精品小說 洞螟 愛下-第七百八十二節 血鑄金身與從革展示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毕竟,现如今师弋所掌握的螟虫能力虽然独一无二。
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对抗神祇的。
现在,师弋解决不死之神的主要手段,还是三苗氏核心能力犬噬。
并且,这还是受到了历史上,应龙吞蚩尤和夸父的启发。
反倒是螟虫,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建树。
不过,刚才那对话怎么想都不会无的放矢。
师弋决定待会一定要好好看看,新得到的金属性螟虫,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能力。
恰在此时,师弋脑海中那犹如走马灯一般的图影逐渐消失,师弋又回到了平常状态。
而就在这个瞬间,师弋明晰了金属性螟虫了能力。
每一只螟虫的能力,都是由常驻和核心两部分组成。
像火属性的本能避险,水属性的无视痛苦,这些就属于常驻能力。
而像鸩血、溶血这些需要主动使用的能力,就属于核心能力。
金属性螟虫作为五只螟子之一,自然也和其他螟虫一样。
这金属性螟虫的常驻能力,名为血铸金身。
这项能力可以通过血液,记录宿主在某一特定时间的身体状态,并将之常态化保存。
比如,身体在大量消耗体力之后,利用血铸金身将当前状态保存。
那么,这个大量消耗体力的状态,就会被当做常态的身体上限。
在不解除血铸金身能力的情况下,没有恢复的那部分体力,就再也无法恢复了。
这样听起来,血铸金身似乎有些坑自己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就换个角度,再看一次这项能力。
如果师弋在精力转化和灭日佛盒的状态之下,用血铸金身记录下当前的身体状态。
那么,由精力转化所获得的力量,以及灭日佛盒随时间所增加的肉身强度。
就会变为一种常驻状态,一直维持在师弋的肉身之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精力转化所附加的力量,其实还无所谓。
毕竟,力量基于肉身强度,是存在上限的。
而师弋体内的精血存量,不可已道记。
每次使用精力转化所消耗的精血,对于师弋来说,完全就是九牛一毛。
而灭日佛盒就不一样了,灭日佛盒除了增加三围属性之外,还会随时间不断增加肉身强度。
肉身强度作为衡量肉体强弱的根基,那自然是越高越好的。
况且,此时师弋的肉身已然到达化身境。
在没有上升途径的情况下,灭日佛盒所增加的肉身强度,对于师弋而言弥足珍贵。
而血铸金身的出现,不仅让灭日佛盒的加成效果即时生效。
而且,还凭空翻了一倍。
这对于师弋而言,绝对是一个比较惊喜的收获。
不止如此,之前师弋一直发愁的欢兜血脉副作用的问题。
也可以通过血铸金身这项能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总之,这项常驻能力师弋还是比较满意的。
除了常驻能力之外,金属性螟虫还有一项核心能力,这项能力名为从革。
自古有云,金曰从革。
意思即是,金往往由变革中产生。
古人这句话说的没错,毕竟世间自动生成的金属极少。
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经由人工冶炼而成的。
而这项能力,也取了其中的变革之意。
从革能力会让师弋身体当中得血液,产生犹如五行生克一般的性质变化,以此模拟五行衍变。
通过这种生克变化,师弋可以凭空改变,身体之内天地元气的性质。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动用从革能力,将体内天地元气的性质变成了火属性。
接着,师弋直接动运转体内的冰道功法。
随着功法开始运转,周围的温度竟然不断开始提升。
师弋落脚处的草皮承受不住这种热力,呼的一下竟直接燃烧了起来。
在从革能力的辅助下,师弋竟然从一名冰道修士,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火道修士。
未免体内涌出的庞大热力,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焚烧殆尽。
师弋只得将体内的功法,给停了下来。
虽然没有尝试另外几种性质变化,但是师弋知道。
有从革这个具有变革性的能力,其他几种属性自己应该也能顺利使用出来。
并且,如果深挖下去的话。
师弋觉得,就算是五行属性所下辖的分支,也是能够捣鼓出来的。
从革的出现,一下子将师弋从一名单纯的冰道修士,变成了五行皆可运用的全才。
最妙的是,从革只是通过血液。
来改变师弋身体之内,天地元气的五行属性。
这让师弋根本不需要再修炼其他功法,仅凭借广寒至圣心诀这门冰道功法,就可以实现无缝切换。
从革能力大大丰富了师弋的对敌手段,配合圆觉境层次的功法强度,可以令敌人防不胜防。
师弋从一开始就知道,螟虫能力是不会令自己失望的。
金属性螟虫的两项能力,放在师弋身上完全可以用如虎添翼来形容。
不过,要说这两项能力可以对抗不死神祇,似乎还是差了点意思。
之前,黄帝与巫觋的对话中。
他们明明说了,螟虫是对抗不死神祇的大杀器。
可自己明明已经将螟虫全部都集齐了,也没有发现专门用来对付神祇的功能啊。
难道,这螟虫还有什么隐藏功能,是自己没有发掘出来的么。
对于这件事情,师弋有些想不通。
而恰在此时,一道人影正从远处向着师弋这边飞来。
有血铸金身能力帮师弋稳固状态,师弋的视力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差了。
那道人影一经出现,师弋就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等待的降府府主夫人。
师弋见状,便没有再去考虑螟虫的事情了。
既然降府府主夫人已经出现,接下来两人还要继续启程。
对方要寻找重启境界的方法,而师弋也想要进一步探索域外之地。
原本,师弋还有一个打算。
那就是为八威策填充修炼真意,以此助推本体的修为提升。
然而,在见识了霍冬春的心域之后,师弋内心深受震撼。
这圣胎境与其他境界的修士,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阶位差距比高阶层次还要夸装。
面对这样深浅未知的存在,师弋也不想主动去招惹。
所以,填充八威策这件事情,还是暂时放一放。
等自己把圣胎境修士所有手段全部摸清之后,在做定夺也不迟。
捋清接下了的思路之后,师弋腾空而起打算与降府府主夫人汇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心悸,袭遍师弋的全身。
而师弋的身体,似乎也本能的抗拒着,继续向降府府主夫人靠近。
师弋见此心中一凌,心血来潮这分明是危险临近的先兆。
师弋当即选择停在了半空中,并将神识放出体外,朝降府府主夫人的方向探了过去。
以师弋仅次于圣胎境的境界,哪怕没有侦测类法器辅助。
神识可探知的范围,也已经着实不小了。
就这样,在师弋的操纵之下。
神识如同渔网一般,笼罩了周围极广的范围。
在这种状态下,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师弋的感知。
本该是这样的,可不一会儿,师弋就皱起了眉头。
因为师弋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周围除了降府府主夫人以外,再没有他人出现。
而以降府府主夫人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威胁到师弋的安全。
就在师弋不知道,这股威胁因何而起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心域,荡尘劫烬天。”
随着这声音响起,天地凭空被拉来了一道口子。
那裂口宽大无比,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只是一个瞬间,就将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吸入了其中。
裂口之内仿佛是另外一片世界,五颜六色好像雪一样的物质,从天上不断飘落下来。
师弋还没有搞清楚,这些究竟是什么的时候。
就听见一旁的降府府主夫人,发出柯一声惨叫。
此时,她整个人已经化为人形火炬,正在不断地燃烧着。
而每当天上五颜六色的雪花,接触到她身上的火焰之时,就会让那火焰变得更加高涨起来。
而就这眨眼的功夫,师弋发现自己身上也出现了被雪花灼黑的痕迹。
在接触的一瞬间,师弋就知道这些雪花是什么东西了。
这些东西师弋是见过的,没错,它们就是六贼破魔宫当中的色尘。
之前,降府府主夫人对柯千龄产生了极大的畏惧。
这种畏惧之心,导致她的心境出现了漏洞。
而色尘正是专门攻击心境漏洞的,这让降府府主夫人在色尘的面前不堪一击。
而没有心境漏洞的师弋,反倒没受太大的影响。
不过,师弋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当色尘越来越多之后,即便是自己也抵挡不住。
一念及此,师弋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冲到了降府府主夫人的身前。
接着,师弋运转冰道功法。
汹涌的寒气,瞬间将降府府主夫人冰封了起来。
不过,对方身上的火焰依旧没有熄灭。
师弋见状马上就猜到了,降府府主夫人身上的火焰并非凡火。
自己的冰道能力,恐怕很难将之灭掉。
尤其是周围如雪花般不断落下的色尘,正是助长了降府府主夫人身上的火势。
师弋见此,知道不能见死不救。
于是师弋打开神仓空间,直接把降府府主夫人给塞了进入。
脱离周围环境,对方或许还有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之前的声音再度响起。
“呵呵,自身难保还想救人,给我死吧。”
说罢,无数色尘倒卷而来,直接将师弋团团包围。
瞬间,师弋全身上下起满大火。
在这威力巨大的火焰面前,再强大的恢复能力也不济事,反而成为了助长火焰的燃料。
片刻之后,色尘散去。
师弋整个人彻底化为飞灰,再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随后,整个空间彻底化为虚无。
接着,之前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被心域吞没的位置。
忽然出现了一个,面目阴翳的中年男子。
其人稍微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在原地过多停留,就腾空而起向着远处飞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漆黑的空间也在附近打开。
接着,两个身影从那空间之内走了出来。
而那其中一人,赫然就是之前被烧成灰烬的师弋。
师弋从来都不是一个舍己为人的人,自然不可能为了救降府府主夫人将自己给搭上。
原本在事发之前,师弋就已经预料到会出问题,自然要替自己提前准备好退路。
师弋不止是在神仓空间布置好了化身,就算是在周围都有师弋化身散落。
刚刚在救降府府主夫人的时候,师弋不过是用李代桃僵之法,给了对方一个自己死亡的假象而已。
从神仓空间出来之后,师弋搀扶着降府府主夫人坐下。
此时,其人身上的火焰如附骨之疽一般。
还在不断的燃烧,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
这火焰的威力是真心了得,哪怕是在神仓空间。
这种完全没有天地元气的环境,也丝毫不能影响到它。
这种特性除了螟虫的燃血能力之外,师弋也是第一次见到。
据师弋了解,这与劫烬之火的特性非常像。
这种火焰只有在天劫,以及万劫当中才会出现,一般的方法根本不可能令其熄灭。
在师弋的认知当中,这种火焰触之必死,根本没有挽留的可能。
然而,这个时候,师弋却不想看着降府府主夫人被活活烧死。
毕竟,之前遭到身份不明的圣胎境修士袭击。
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攻击两人,这其中肯定有自己所不知晓的原因。
师弋觉得,降府府主夫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哪怕是为了弄清楚凶手的身份,师弋也需要将对方给救活。
一念及此,师弋划开了手掌,将血液滴在了降府府主夫人的身上。
随着师弋激活燃血能力,那些血液也开始剧烈燃烧了起来。
师弋也不确定,燃血能力能不能夺取劫烬之火的性质。
不过,这个时候师弋也只能姑且试一试了。
就这样,在两种火焰不断地交锋之下。
燃血能力凭借不会熄灭和掠夺的特性,让情况开始出现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