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別搖頭熱推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金玄易的无头之躯忽然倒下,他那一双麒麟臂极为沉重,震的风云台尘埃滚滚。
武斗场众人顿时如梦惊醒,定眼再看风云台,只剩下林云一人站立。
直到此时,众人才彻底相信,金玄易死了!
这人王榜上的传奇人物,这将要在盛世中大放光明的黄金妖孽,这传言中斩杀过青元境半圣的狠人,真的死了。
死在夜倾天手中,天道宗后起之秀,传闻中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奇才。
“这怎么可能……”
天道宗众人处,王慕嫣花容失色,不由自主惊呼道。
旁人不晓得,她却是很清楚,金玄易曾经斩杀过半圣。
虽说只是青元境半圣,可这也是拥有圣气的圣道强者,绝非涅槃境可以匹敌。
金玄易明明还有许多手段,都没有使出来,可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了。
死在了那无比惊艳的一剑中,快到让人无法接受。
即便赢也该是惨胜才对,这般结果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圣女何意?”
欣妍面色不善的看了过来,其他天道宗众人,也颇为不解的看来。
王慕嫣惊醒过来,讪讪笑道:“我虽猜到夜倾天能赢,可没想到会赢的如此轻松。”
众人这才解惑,他们其实和王慕嫣一样,也没有想到夜倾天会有如此实力。
石烽长叹一声,道:“我何尝不是,简直做梦一样。”
很快,他就笑了起来,兴奋道:“夜倾天既然杀了金玄易,血神花也就失而复得,今日之后,我天道宗威名也会大增,夜倾天就是人榜第一啊!”
他欣喜不已,原本一步废棋,居然走活了。
欣妍却是很冷静,道:“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王子岳笑道:“关键时候,还是得看夜倾天师兄啊,十八年前剑惊天号称一剑惊天。嘿嘿,我看现在的夜师兄,称得上一剑倾天,谁敢不服!”
“一剑倾天?”
就在此时,明宗久阳半圣旁的张子陵,他丰神俊朗,器宇不凡,冷笑道:“夜倾天,敢问你这一剑叫什么?”
风云台上,林云看了此人一眼,道:“刹那之光。”
“刹那之光,这一剑快到连痕迹都没有,确实称得上这个名字。”
张子陵赞叹了句,而后话锋一转,道:“但终究只是取巧罢了。无论修为还是底蕴,亦或者机缘,你都远远比不上金玄易。”
“据我所知,麒麟共有四大传承,雷、火、风、水。金玄易得到的是雷麒麟传承,他的麒麟之力不仅融进了双手,还融进了双腿之中,他炼化了一枚麒麟宝珠,曾靠此珠杀了一名青元境半圣。”
他这一般话,让众人回味过来,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你想说什么?”林云道。
张子陵不咸不淡的道:“我还说的不够清楚吗?金玄易明显未尽全力,之所以未尽全力,也是顾忌我等五大圣地的翘楚。”
“毕竟,他可是要接受所有圣地的挑战,不可能与你拼尽全力,你只是投机取巧,乘人之危罢了。再交手的话,你恐怕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
林云道:“原来如此,所以这一战,反倒是我输了?”
张子陵慢悠悠的道:“那也谈不上,赢肯定是你赢了,只是胜之不武罢了。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就好,别真以为自己是人王榜第一,可以一剑倾天。”
其他几大圣地的翘楚,神凰山的吴俊,天炎宗成道原,万雷教的张裘,还有神道阁的谷云飞,各自颔首,对这番话深以为然。
张子陵算是说到他们心里去了,若不是他们让金玄易感到忌惮,对方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
张子陵见林云不语,抬头略带不屑的道:“怎么,不服气?非要我将你那一剑的底细全部说穿不成?”
林云抬眸道:“愿闻其详。”
张子陵傲然一笑,冷声道:“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是剑招,就一定会有痕迹留下。你骗的过别人,可还骗不过我张子陵,我有一剑,你也来看看呗。”
他话音落下,右手直接握在了剑柄上。
轰!
一瞬间光芒大作,刺的人睁不开眼,等到众人视线恢复时,风云台上多出两道交叉的剑痕。
风云台有圣纹交织,地面铺就的石板无比坚硬,可这两道痕迹却极为光滑。
可想而知,这剑芒有多锋利。
而这两道百丈剑痕交叉的一点,正好就在林云身前一寸。
众人倒吸口气,目光看向张子陵,神色不由微凝。
久阳半圣面露笑意,看向石烽半圣,脸上露出得色,笑道:“石兄,话可不要说的太满,血神花到底属于谁,可还没有定论,至于人王榜第一,更是遥远的很。”
石烽脸色铁青,不太好看。
“如何?”
张子陵挑衅的看向林云,慢悠悠的道:“你方才那一剑看似很快,实际上是用光线造就的障眼法而已,远远没到无法看清的地步。”
是这样的吗?
众人神色恍然,想了想,好像的确如此。目光再看向夜倾天,似乎也没有那么神了。
张子陵神色傲然,淡淡的道:“旁人不懂其中奥秘,只觉得神奇,可想要骗到我张子陵,没这么容易。”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这一剑虽然威力比较大,可你太慢了。无论是出剑速度,还是你自身身法,所以你才一直麻痹金玄易,让他大意之下主动靠近你,你真实剑道造诣,远没有那么强。”
林云没说话,只静静看着他。
“好像有点道理?”
“这张子陵太厉害了,一眼就看穿了其中门道,不愧是明宗翘楚。”
“我就说嘛,金玄易可是传奇人物,怎么会这么容易死。”
“太可惜了啊,一身实力还未展开,就直接陨落,这夜倾天心机够深啊。”
武斗场上议论纷纷,就连曲端也微微点头。
这样就说得通了,金玄易依旧是人王榜无敌,夜倾天不过是投机取巧,乘人之危。
他真正实力远比夜倾天强,那他自己败给金玄易,也完全不是什么大事了。
“这夜倾天心机有点深啊,连我都被骗了。”曲端轻声道。
“我咋感觉不太对。”
李彦仙小声嘀咕,他感觉那一剑不止是快,隐约间还有开天辟地的异象。
天升地降,好像某种轮回被打开了,等你想要真正看清时,光芒早已消失,一切变得无迹可寻。
那种光和张子陵展现的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其中意境他看不明白,非要比的话,就像是烛火之光和日月之辉。
“有啥感觉不对,待会若是没人登场,我就上去了。”
曲端跃跃欲试,感觉找回场子的机会来了。
风云台上,林云看向张子陵道:“你说完了没?”
张子陵慢悠悠的笑道:“不急,还有最后一点,光芒闪烁间,你只出了一剑,而我却出了两剑。如果碰到我,你很难有拔剑的机会。”
林云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那你上来吧。”
张子陵讥讽道:“这样不好吧,风云台上可是会打死人的,你好歹也是天道宗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奇才,这样死了太不值。”
林云道:“无碍,你说了这么多,总得给你个机会试试。”
说到此处,林云顿了顿,环顾四周道:“其他圣地翘楚若有不服,也可以试试,尽管登台就好。”
神凰山、天炎宗、万雷教、神道阁顿时有四道身影站了起来,眼中战意十足。
唰!
可在他们之前,张子陵却是横空而起,直接落在了风云台上。
“一剑定胜负。”林云道。
张子陵嘴角微翘,双目微凝,眼中神色冷厉之极,咧嘴笑道:“正合我意。”
唰!
台上有光芒重叠,众人眼前一花,林云和张子陵皆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只不过张子陵的剑已经出鞘了,林云的剑则还在鞘中,明宗上下见到此幕,不由神情大震,兴奋无比。
“这张子陵真强啊,如他所言,夜倾天确实没有拔剑的机会。”曲端叹道。
风云台上,林云淡淡的道:“别摇头。”
张子陵收剑归鞘,剑身缓缓末入鞘中,他眼中露出不屑之意,根本就没在意对方说什么。
随着剑身彻底末入鞘中,他微微摇头,笑道:“夜倾天,你已经死了。”
他笑的很轻松,嘴角带着一丝得意,摇头的动作也很平常,一切都无比自然。
可全场众人,却全都傻眼了,吓得脸色苍白,魂魄都在颤抖。
这是何等惊恐的一幕!
不少人掩住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跃跃欲试的曲端,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的心在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他拼命捂住心口,害怕心脏直接跳了出去。
李彦仙有所猜测,可真正看到这一幕,脸颊还是微微颤抖,腿脚都仿佛变软了。
“怎么回事?”
张子陵也看到了这一幕,而后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觉得身体变轻了很多。
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视角转动,看到了明宗上下眼中神色全都惊恐无比。
而后,他终于看到了一具无头之躯,他想露出笑意,告诉同门别害怕,夜倾天已经死了。
可他忽然笑不出来了,在那无头之躯的手上,他看到了一柄熟悉之极的圣剑。
我的剑?
他还在飞,飞到了林云身边,二人四目相对,林云道:“早说了别摇头,会掉的。”
扑通!
话刚说完,张子陵的头就像皮球一样落地,而后晃荡晃荡滚了出去。
这是极为惊恐的一幕,许多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甚至连那抹光都没有看到。
只看到张子陵上台,然后习惯性的摇了摇头。
不摇还好,稍稍一动,整个头就直接飞了出去。
这夸张的一幕,将在场众人都给吓傻了。
张子陵台下说的头头是道,真正上去之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原先跃跃欲试,已经站起来的四大圣地翘楚,脸色无比难看,装作若无其事重新坐了下去,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夜倾天,你好大的胆子!”
寂静的武斗场中,忽然传来一声暴露,却是明宗久阳半圣脸色直接黑了下去。
唰!
他身边带着斗笠的黑衣人,化作一道惊鸿,无声无息窜到了风云台上。
砰!
而后忽然出手,身上黑衣被直接炸碎,一道道青色圣气萦绕出去。
“半圣?”
众人大吃一惊,脸色哗然巨变。
“找死!”
天道宗石烽半圣瞬间大怒,一抬手就准备冲上抬去,可久阳半圣早有准备。
飞身而落,一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嘿嘿,石烽半圣,你想干嘛?”久阳半圣冷冷的道:“别破坏规矩。”
“滚!”
石烽懒得与他诡辩,圣气涌动,直接出手迎了过去。
夜倾天现在可是如假包换的剑道奇才,若是就这么死了,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宗门肯定不会放过他。
“你这狗东西,竟然带了两名半圣,你们明宗真的卑鄙!”石烽怒不可遏。
“哼,东荒早就不是天道宗说了算,风云台上也没说不准半圣登台。”
久阳半圣争锋相对,冷笑不止。
二人对上三招,圣气激荡之下,将周围众人全都震飞出去。
半圣之间的战斗,旁人根本无法插手。
可忽然,武斗场上又响起一片哗然之色,无数人的目光显得惊奇无比。
就连半圣交手都懒得去看,目光全都看向了风云台上,神色显得极为震惊。
这怎么可能?
“石烽长老!”
王子岳忽然失声颤抖道:“夜师兄他……”
“他怎么了?”石烽半圣心急如焚的问道,这小子可等撑住啊。
王子岳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语气道:“夜师兄他……他好像不惧半圣。”
“什么?!”
石烽半圣当即怔住,顾不得许多,直接朝风云台上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当场傻眼,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