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mdl人氣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第三百五十九章 怎這麼牛逼?【第一更!】展示-19dig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良久。
一曲终了。
所有人几乎整齐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心中复杂翻涌的情绪,让气氛有些安静。
然后丁部长才迎了上来,满脸笑容,迎向叶长青等。
但叶长青总感觉丁部长这个笑容,有些怪怪的;心下怪异感觉愈发的重了。
“丁部长!”
叶长青很尊敬的行礼:“见过大帅,参见西门大帅,参见北宫大帅。”
“长青,你干得不错。”
很是有些沧桑味道的丁部长,身材颀长,足足有一米八的身高,有些削瘦,头发略略有些斑白,面容清癯。
满身尽是自然而然的洵洵儒雅风度,走起路来,四平八稳,风度翩翩。
东方大帅哈哈一笑,道:“长青,很不错。你们这几个人都非常不错!离开东军之后,没有给咱们东军丢人,很好,非常好。”
很平常的一句赞誉,但叶长青,项狂人,成孤鹰,刘一春四人都是只感觉心头猛地一阵烫热,鼻头一酸,差点就要流出泪来。
自从当年因伤无奈离开东军,一直到现在多少年的心酸苦涩,尽数涌上心头。
一时间,心神激荡,居然语不成声。
终于还是叶长青勉力镇定,颤声道:“丁部长,大帅,请……请入内详谈。”
这才将众人让进了学校的大接待室。
最是让叶长青倍觉不能理解的是……
这后面的所有人,居然全都跟了进来!
一个个如同闲庭信步,就如同逛自己家后花园一般,悠闲自在就进来了。
叶长青心下郁闷之极了。
接待室……
纵然是潜龙高武的接待室ꓹ 但毕竟不是会议室,一下进来一百多人ꓹ 哪有这么多椅子?
几位副校长都是皱眉。
这些年轻人实在是太不懂礼数!真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弟子?
一个个的怎地如此没有家教?
要是自家的弟子,不打死也得暴打一顿!
丁部长见状,似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ꓹ 道:“长青啊,咱们另找个大点的地方。”
叶长青也是挑通眉眼的人ꓹ 自然不会问出来‘这些人是谁’这种脑残问题。没看人家丁部长都有顾忌么?
肯定是来头很大。
丁部长这要给人家留面子啊……
叶长青急忙笑道:“是我考虑不周了……哎,人一上了几岁年纪ꓹ 总是糊涂……提前准备居然没做好ꓹ 一会儿一定要罚酒三杯,向各位赔罪。”
盛世婚寵:總裁欺上癮 漫妮
急忙带着一大群人,直接去了大会议室。
刘副校长在最后面,悄然脱离队伍,偷空一闪身去安排茶水,原本准备得远远不够……
几位校长都是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现在来的可不是丁部长自己啊!
还有三军大帅呢!
若是那些强大到了一定地步的隐世门派ꓹ 丁部长这般顾忌也就罢了,但怎地连三位大帅也都不说话呢?
这是什么来头ꓹ 怎地这么牛逼?
……
此刻ꓹ 星芒群山那边。
樓蘭詛咒:暴君,只準寵我
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在最高处ꓹ 一脚踩住探出来一块大石头。目测此人足足有两米四出头的高度ꓹ 长发如同大海狂浪中的海藻一般,在山顶狂风中挥舞。
只是这么在山头一站ꓹ 自然而然生出一种‘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气势!
似乎群山万壑ꓹ 天下苍生ꓹ 无数高手,都在他面前低了一头。
在他身边ꓹ 还跟着十来个人。
仙典
而南正乾部长赫然位列其中。
仙株 佳奇
此刻南部长正竭力的挺直了胸膛,周身隐隐的有银色元气升腾,站在这魔神一般的大汉面前。
南部长身高也足有两米二多,身材魁梧,算得上是一个巨汉。
但是他此刻站在对方面前,虽然竭力的想要保持分庭抗礼的架势,却还是力有未逮,气势明显被压住一头。
而对面的魁梧大汉,分明并没有刻意的展露什么气势。
他甚至没有动用任何的精神力和星元气。
就这么肉身往这边一站,却自然而然的就是天下无敌。
天下英雄,无一能与我并肩!
目无余子!
“洪前辈的修为,越来越难以捉摸,高深莫测了。”南部长轻轻叹了口气,神色间有尊敬之意。
对面,正是洪水大巫。
洪水大巫古铜色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道:“今日并非前来交战,你身为晚辈,就算在我面前气势弱一些,也属该然,无须太过在意。”
南部长吸了一口气,道:“前辈说的是,南正乾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南某身为一军之帅,却必须要正面对抗前辈威势,纵使粉身碎骨,也要硬顶!”
“否则,将来战场相遇,岂不要未战先败?”
洪水大巫淡淡道:“就算你现在硬挺,将来战场若是对上我,你仍旧还是要败的,绝无侥幸。”
南正乾淡淡的笑了笑,道:“但那样,最少是拼命战败的,而不是未战气势先衰,不战而败。”
洪水大巫赞赏的笑了笑,道:“说得好!果然不愧为南军之帅!”
他转过身,问道:“酒宴可曾备好?”
对面,一身青衣的摘星帝君飘然升上山头:“洪水想要喝酒,随时都有!”
洪荒之鯤鵬至尊 樂兒氓
洪水大巫负手微笑:“帝君客气。”
蓦然间眉头一皱,立即转身。
看着身后的一身金色衣衫的人,眼神中突然间露出来奇怪的神色,隐隐有些愠怒:“丹空,烈火,冰冥……这几个哪里去了?”
丹空,烈火,冰冥,乃是巫盟之中,与洪水大巫距离最近的几位大巫。
风帝大巫不明其意,笑道:“那几个家伙根本就闲不下来,这不,东方他们说是要去什么视察……烈火家嫂子说要去城市里购物……于是他们三个就跟着一道去了……”
洪水大巫的脸色,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隐隐的怒火升腾。
阴沉沉道:“又不是自己家里,乱蹿什么?一个个的如此散漫!成什么样子!忘记了自己什么身份吗?”
风帝大巫与几位大巫都是低头,不说话了,心下却不禁奇怪。
这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这次的初衷本就是出来玩的……更何况他们这次去,也是有正事儿的。
只听洪水大巫冷冷道:“赶紧电话叫他们回来!这边有空间遗迹,如此重要的事情,他们居然不顾大事,就这么跑了!等回去之后,自己去领家法!”
风帝大巫急忙拿出电话打过去。
半晌,脸色精彩的抬起头:“这……可是怪了,一个个的全都关机了……居然没有一个开机的……”
爆笑王朝
洪水大巫深吸一口气,气势升腾,天空竟为之风云色变。
摘星帝君哈哈一笑,道:“难得来到星魂内陆,让他们去玩便是,我们先喝酒也是一样,相信几位大巫不会没有分寸。”
洪水大巫眼神阴鸷,似乎在压抑着暴怒,冷冷道:“老夫数十万里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来喝酒的么?!”
冷哼一声,拂袖转身,浑身气息莫名涌动,竟有几分难以遏制的随时勃发的样子。
摘星帝君心下不满,溢于言表,喃喃道:“你装什么逼……不是为了来喝酒你是来干鸟毛的?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蒜……”
洪水大巫霍然转身,低吼一声:“你想打架?!”
这一声闷吼,登时让苍天都为之乍然黑暗了一下;众人的感知中,就好像是一头能够吞噬世界的绝世猛兽,突然张开了吞天巨口!
森然惊悚!
纵使是摘星帝君,也觉胸口一闷,心下震撼不已。
想不到洪水大巫这一次化生红尘之后,实力居然进步了这么多。
但摘星帝君的心头更有一股子郁闷涌动。
我又没说什么,只是拉你喝酒而已,你干嘛就突然间发这么大火?活像是揭开了你的伤疤,碰触了你的逆鳞一般……
“你急了?”
摘星帝君怒道:“你怎地还急了?你急个什么劲?”
洪水大巫也自知失态,闷哼一声,闷闷道:“老子才没急!”
摘星帝君哼了一声,翻着白眼:“洪水,我感觉你这次化生红尘回来后,人变了许多。怎么,心态出问题了?”
洪水大巫恨恨的说道:“喝酒就喝酒!游星辰,今天看谁能把谁喝趴下!”
竟是第一时间转变了话题。
心中更是打定主意。
等烈火他们几个回来,老子势必要在他们身上练一练千魂梦魇锤!
狼王的小嬌妻
否则心头的这口郁气怎么宣泄得了?
……
这里要单独说一句。
洪水大巫化生红尘历练这件事,包括左长路以命运恩怨纠缠的灵魂方向追着下去制约这件事;起因和前半部分,星魂大陆的绝对高层都是知道的。
但洪水大巫历练的最后部分,收了一个干儿子,乃至被坑的事情,却是知道的不多。
星魂大陆这边,其实也就只得吴铁江一个人知道而已。
而吴铁江为了这件事,直接躲了出去,就是唯恐自己一时嘴快秃噜了,凭空树立下两大,不,应该是两大加一更大之巨仇,尽皆不可匹敌。
嗯,这里的更大巨仇,不是洪水或者左长路,大家自行体会,心知就好,千万别说出来,那人脾性不太温柔,容易被盯上,倾家荡产,身无余财得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关于这点,连南正乾都是不知道的。
甚至说,左长路化生红尘,居然老蚌生珠,有了个儿子这件事情,目前整个星魂大陆知道的人,也不过就是吴铁江,南正乾,左天王夫妇,摘星帝君,还有右路天王。
寥寥几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