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66y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牧龍師-第545章 你可有意見?看書-k01wd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众军卫看着眼前被他们抵挡下来的山峰,又看了一眼他们的国辅军师,一时间不敢相信。
守卫矿脉的这些军卫可都是肉体凡胎,最多算训练有素,略懂武技,正常情况下这样恐怖的神凡力量碾来,他们连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我家皇後有病
祝明朗同样惊诧,望着这个以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郑俞。
似乎感受到了祝明朗的目光,郑俞谦虚的说道:“在皇都,我借宿你们祝门,正好结识了归顺你们祝门的棋宗。以前我还是一介草民时,便研究算术兵法、八卦五行、奇门遁甲,与棋宗人闲聊时发现这棋阵之术颇为简单,于是就学了一些皮毛,用来掌兵。”
“这叫皮毛啊?”祝明朗没好气的说道。
那妇人修为,怎么也得有个准王级,否则怎么敢嚷嚷着要将整个芜土城邦的人都杀光。
她施展的岩藏法术也不是什么落石之术,怎么可能是普通棋法就可以抵挡得下来的。
恐怕,他所谓的皮毛,已经是将棋宗的精髓给全部学走了!
“你专心杀敌,矿民们我会保护好。”郑俞说道。
棋师自身境界要高的同时,其实也看棋阵中的活棋,没有这四千军卫顺应棋线排兵布阵,他的棋术就一文不值。
祝明朗点了点头。
那岩藏师妇人脸色铁青,她死死的盯着郑俞。
明明一个修为并不高的棋师,竟利用那些军卫布阵,将自己的岩藏术给抵挡了下来……
不过,这种做法也是徒劳。
她掌控着更强大的岩藏之术,对方如此大费周章也只不过是抵挡了自己一道法术罢了,更何况这种棋师布兵之术非常笨拙,她唤出地下岩魔来分散开,见人就杀,这些必须站在棋阵之中才有几分作用的军卫便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矿工被杀!
来此,本就是大开杀戒的,先要让对方知道恐惧,再慢慢折磨,最后将他们杀死,不然怎么化解自己心头之怒!!
“岩魔四起!!”岩藏师妇人双瞳再一次变为褐色,她发狠的道,“都给我去死!!”
“唰!!!!”
突然,一道凌厉冷辉划过。
她的脖颈位置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血线,渐渐的血线变粗,溢出的血液如泉水一样涌动。
岩藏师妇人的脑袋滚落了下来,头发散开,沾满了地上的污垢。
她的面孔还保持着愤怒至极的状态,而她的眼睛却没有了光辉,对自己的死亡感到几分疑惑不解!
是什么划过?
对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
自己这是死了吗??
几个念头在她头颅落地前闪过,但很快她就无法发出任何疑问了。
她原本要杀光这里所有人,曾经有人打了他宝贝儿子一个耳光,她便活埋了那一个镇子的人,今日这种事情,一个芜土城邦尸横遍野都不够。
可她绝对不会想到第一个死的人会是自己!!
地面上,瘫在那里的常浩也看傻了。
在他心目中,自己母亲应该是无敌的存在,什么大国国君,大势力位高权重的长老,都要对自己母亲礼让三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从始至终没有将离川放在眼里,自己想要的东西,更没有人敢于自己争抢,说话肆无忌惮嚣张至极……
只是常浩想不到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一个比自己更嚣张,更魔鬼的人!
“爹……爹……娘死了!”常浩痛哭流涕,心中已经有几分后悔了。
都市大天 夢青丘
就是不去死
“我要将你们整个离川都化为血海!!!!”二宗主常奂怒发冲冠,如疯了一样嘶吼着。
山王龙感同身受,怒气滔天,它身体突然直立了起来,一时间周围的山峰全部崩碎,可以看见那些碎开的山岩如同一场海啸那般从高处恐怖的席卷了下来!!
山崩之啸!!
山王龙可谓在岩地中翻江倒海,气势恐怖骇然,别说是这一个紫矿脉要遭殃,怕是方圆百里的山体都可能倒塌!!!
“原来你还没有明白一件事,你的山王龙在我的面前,就是一只山王八!”祝明朗冷笑着。
祝明朗的身后,一对黑暗天翅慢慢的舒展开,天翅一直扩大,翅翼甚至可以触碰到天边,由南到北,浓浓的昏暗天地之间,豁然傲展着这样一对黑暗龙翼,大到无穷,让体格庞大至极的山王龙也如同一只山龟!
“呶!!!!!!!”
一声龙鸣,天煞龙在天幕之下变得如始祖魔龙一般,遮天蔽日,它缓慢的挥动着翅膀,卷起的黑暗世风却可以将那山崩之啸给化为尘埃!
帷幕
它飞向了山王龙,如神鹰捕捉山中野龟,竟将山王龙给叼到了空中!
笔直冲天,黑暗之天如同一个倒映的魔渊,黑暗天龙像是将自己捕捉的猎物叼到自己的巢穴中一般,山王龙威武而霸气,去完全无法挣脱!
在达到了天渊顶点时,天煞龙松开了山王龙。
山王龙穿过了一层又一层的黑暗,坚硬如山的外壳被不断的侵蚀,当它接近这被黑暗笼罩着的大地时,它坚硬的山王盔已经破烂不堪,然后上万倍的坠力撞向地表!!
坚不可摧是不存在的,哪怕它龙山盔还在,这样冲撞地表也会让它的五脏六腑震得粉碎……
天鹰在想要吃山龟之肉时,便将其捉到高空,然后朝着尖锐的岩石位置抛去,将它的无敌龟壳砸得粉碎,然后慢慢享用山龟肉。
同样的,天煞龙对付这山王龙正是用这最原始却有效的捕食方法!
男校黴女 六月二十二·筱
躲在古钟角内的常奂也被震了出来,他跌向了一片残壳的地面,摔得满脸都是血。
“岩藏宗二宗主,我踩碎你狂妄自大的儿子下半身,你可还有意见?”祝明朗走到了常奂的面前,微笑着问道。
二宗主常奂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这年轻人,是魔鬼的化身吗!!
“岩藏宗二宗主,我杀你恶毒之妻,你可有意见?”祝明朗再一次问道。
“他们……他们咎由自取,还请……请阁下放过常奂,我们不知阁下隐居在此,绝对无心冒然!”常奂爬起身来,急急忙忙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