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3cs好看的小說 夢迴大明春 ptt-474【哇,金子!】相伴-exagy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哈哈哈哈哈哈!”
朱厚照笑得前仰后翻,他是故意让群臣走近看,然后等着被喷一脸口水。
重生之創界女
至于皇帝为啥知道?
因为朱厚照也被喷过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多几个人被喷才显得公平嘛。
杨慎觉得颇为有趣,也想上前看看。刚踏出几步,就听父亲一声咳嗽,他只能悻悻然回到班次。
萬丈紅塵湮沒誰
以杨廷和为首的一帮保守大臣,觉得此刻太不像话了,好好的朝会居然真变成菜市场。
林俊本来神在在站着,听到杨廷和的咳嗽,他估计站出来,拢着袖子围观草泥马:“这畜生恐怕拉不得磨吧?”
良緣多磨 夜塵風
朱海说:“塔万庭苏龙国没有石磨,因此不知这畜生是否能拉磨。但其地多山岭,此物可以驮运货物,就像大明百姓用驴骡驮货一般。”
林俊赞道:“既能驮货,那便是好畜生。可惜死得只剩一只,下次可多运几只回来,若能在民间繁衍推广,黎民百姓又可多一样有用牲畜。”
杨廷和终于忍不住了,出列说:“陛下,探海提督此次东行,确实收获颇丰,于万民有利。但既已带回诸多新作物,那就没必要为了这畜生,靡费钱财、万里蹈海再跑一趟。这塔……塔……”
朱海说:“塔万庭苏龙国。”
杨廷和说:“这塔万庭苏龙国,能够想到进献新作物,其国王也算有心了。可赐金印,封藩王,礼送其出境。若他们没有大船,那就以封舟载其回国。只再跑这一趟,封舟能带回多少物事,便带回多少物事,今后不可再劳师动众。”
朱厚照说:“就依杨阁老所言,着令礼部铸印局,为塔万庭苏龙国王铸一金印。再赐宝钞十万贯,绢三千匹,棉布五千匹,以彰其忠诚之心。”
杨廷和道:“陛下圣明!”
朱厚照笑道:“不过嘛,这极东之地,今后还是要去的。”
杨廷和眉头紧皱,知道无法直谏,只能退而求其次:“陛下,民间若有海商,愿意万里蹈海,自然不便阻止。但朝廷就不用再派船过去了,去一趟必然靡费不菲,只是空耗国库而已。”
朱厚照笑得更加灿烂,突然说:“探海提督,这次还带回一样东西。来人,都搬进来!”
你們練武我種田 哎喲啊
这次动用的侍卫更多,两两抬着一个麻袋,袋口还绑有承运库封条。那些麻袋虽不大,却死沉死沉,力气小的直接被压弯了腰。
天才狂少 夜獨醉
整好八十麻袋,至于零头嘛,朱海拿去跟船员分了。
平均下来,每人也就分得四十两黄金,而那些中途死亡的船员,家里还有几两金子作抚恤费。
朱海自己一分钱没拿,但这次回京面圣,从南洋运香料到杭州,又从杭州带货去旅顺口交易,贸易所赚的大部分银子,都进了朱海的私人腰包。
朱厚照笑道:“众卿可猜一下,这些袋子里究竟是何物。”
户部尚书黄珂,走过去试图抱起麻袋。他也算有力气的,谁知竟抱不起来,顿时惊道:“这些麻袋并未装满,如果是银子,一袋顶多百来斤,臣自负还能挪动。刚才试了试,一袋怕在两百斤以上吧?只能是金子!”
金子?
文武百官不可置信,八十袋金子得多少两啊!
朱厚照感觉非常没劲,居然一下就被猜到了,他下令道:“把封条拆了,众卿都亲眼目睹一下。”
一个麻袋打开,露出里面的金沙。又一个麻袋打开,里面还是金沙……打开十多袋以后,众臣都麻木了,不再质疑此番出海的收获。
朱海跪地说:“这次出海,共带回黄金二十六万余两。还有些零头,臣自作主张,拿去分给船员,还给死去船员的家属一些抚恤。请陛下责罚!”
朱厚照高兴道:“那就罚你多跑几趟。分金子是应该的,抚恤费更该有。听说这次出海九死一生,船员死了超过四成,活着的也个个带病带伤。常言道,皇帝不差饿兵,如此伤亡应该大赏。记住,下次你不能私赏,由朕亲自下令赏赐。这回你既赏过了,那朕也得表示表示。所有死去的船员,每人赐田三十亩,逃户可回原籍落户,军户、匠户、灶户都可转为民户!”
朱海连忙谢恩:“臣代船员们谢过陛下!”
朱厚照和朱海的对话,根本无人理会,因为文武百官都已经傻掉,是被二十六万两这个数字吓傻的!
明代初期,官方金银比价是1:4,正德初年已经变成1:5。这些年随着开海港口增多,外来白银不断涌入,民间金银比价已经变成1:6。
二十六万多两金子,折算成银子就是将近一百六十万两白银!
便是云淡风轻的林俊,此刻都瞠目结舌,缓了一阵才问:“朱提督,你出海一趟怎搞到这么多金子?”
杨一清也问:“难道塔万庭苏龙国,不以黄金为宝,因此赠送这许多吗?”
朱海回答说:“塔万庭苏龙国,也喜欢金银,这些金沙跟他们无关。在下之前说过,船队登岸的地方,被咱们命名为福山。福山附近没有国家,只有茹毛饮血的部落。福山之西北,有两条河,河中多金。河边土著,不懂金银珍贵,在下便让他们淘金,再用斧头跟他们交换。斧头换得差不多了,就用铁刀、布匹、丝绸等物交易。”
群臣绝倒,一堆普通物品,竟换来一百六十万两白银,果然都是些没脑子的野人。
吞靈神體 地瓜燉紅薯
杨廷和疑惑道:“两条河,便淘来二十多万两金沙?”
朱海说:“杨阁老不知,那里的金沙是真多,太阳照着都金灿灿的。因此,那两条河,一条被船员们称作流金河,一条被船员们称作闪金河。数千土著淘金几个月,才淘得这么多金沙。如果下次再去,恐怕就没那么便利,因为附近河段的金沙已经所剩无几。不过嘛,在下派人往上游探过,上游数十里皆有金沙存在!”
雍正小老婆
大殿轰然,群臣震惊,还有数十里河段的金沙等着去淘!
历史上的美国淘金热,大概吸引了三十万人淘金,加州金矿的年产量接近四十吨。这还只是十年平均数,刚开始那两年淘金很容易,年产量很可能有五六十吨——这些数据出自官方,还有无数黄金,直接民间交易,并未计入其中。
而五十吨,换算成明制,约为一百三十四万两!
(注:三十万美国淘金者,真正暴富的是刚开始那一万人,淘金就跟下河捡金子一样。后来的淘金者,虽然也能淘到金子,且收入是打工的好几倍,但那里的物价翻了十倍以上,到头来还特么不如打工呢。更扯淡的是,不良奸商坐地起价,比如在酒馆里喝酒,老板只收金子不收钱。)
朱厚照洋洋得意:“出海一趟,便运回二十六万余两黄金。杨阁老,你还怕国库空虚吗?”
杨廷和很想反对,但欲言又止。如果再反对,户部官员估计要掐死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陛下刚才所言,出海之船员,死亡超过四成,活着的也人人带伤带病。黄金虽贵重,人命亦无价,须减少出海次数,每趟多带一些金沙回来也可。”
王渊突然出声:“船员多死,皆因淡水腐败。物理学派弟子,正在研究储水之术,或许可以减少出海伤亡。”
朱厚照说:“二郎有心了,若你的学生能有所获,届时朕必定不吝赏赐。”
秦非得已
“谢陛下!”王渊说道。
明代的税收,很多都是实物,除了漕粮必须入京之外,许多都变成了地方官府收入。而且还分门别类,米多少石,麦多少石,粟多少石,草多少束,丝锦多少斤,绢多少匹,布多少匹……
而中央能收到的税银,主要有户口钞、杂课、盐课、茶课、金银课等等——盐税、茶税虽然算钱,但也有一部分折算为布米统计。
林林总总加起来,去年中央收到的赋税(不含实物),一共有七百多万两白银。而且其中有两百多万两,是靠陆续开海和整顿浙江北关所得,否则中央税收只有四百多万两白银——朱厚照很纳闷,为啥杭州市舶司税收那么多,其他开海的市舶司税收远远不如呢。
11處特工皇妃 瀟湘冬兒
前往美洲一趟,就能带回价值一百六十万两白银的金子,都超过大明(货币)岁入的五分之一了!
谁敢反对去美洲啊?
另外,如果把这些金子也计算进去,今年的货币岁入很可能超过九百万两银子。其中接近一半,都算王渊变相带来的。
都说王渊是佞臣,如果换你当皇帝,且不论战场立下那些大功,只让中央货币税收几乎翻番,这样的大臣你不倚重信任?
中央现在已不缺钱了,只是缺粮而已,各地大灾耗粮太严重。
朱厚照正在慢慢屯粮,他打算再屯一年,明年秋天就去收复大宁城。
王渊要信任,朱海也要封赏!
朱厚照突然说:“御马监朱海,探海有功,擢升御马监少监,仍旧提督探海船队。特赠探海伯!”
秀色可餐:田園俏佳人
太监封爵?
文武百官全部愣住,随即集体劝谏:“陛下三思!”
朱厚照又补充道:“从今往后,探海伯朱海,不得在京城和地方任职,只得督理海外事宜。历任探海提督皆如此,当为大明定制。”
“陛下圣明!”这回没人反对了,只要别在国内瞎搞,太监在海外当伯爵也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