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41x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就是要橫練討論-第兩百一十六 古史中的發現讀書-5gr35

我就是要橫練
小說推薦我就是要橫練
“前辈是在开玩笑吧,如果真有这种怪物,应该早就流传千古,人尽皆知,晚辈却是从未听说过。”
楚枫心中根本不信,下意识以为是前辈为了激励他杜撰出来的故事。
因为,如果是真的,那就太恐怖了。
玄黄大世界至高盖世仙帝的那些无敌传说,在那人面前都要黯然失色,形同小丑。
他的认知,他的世界观,他的信仰,根本不允许他接受这样离奇的事。
“唉,所以说,你的眼界太小。”
山洞中的声音带着感慨,似乎不想过多解释,意味深长道:“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见到他的,不过……我却希望你永远也不会遇见他。
好了,你的路还长,有些东西太早知道是祸不是福。
把你搜集到的东西放在洞口吧,如果我满意,说不定还会再传你一法。”
“嘿嘿,多谢前辈!”
楚枫原本还处在久久的震撼惊骇之中。但一听到前辈还会再传他法,顿时把所有的疑惑抛在了脑后,将收集来的古籍哗啦啦倒在了洞口。
他现在还太过弱小,珍稀当下才是,哪怕前辈说的那个人真的存在,也不是他能接触到的,想太多除了徒增烦恼,没有任何意义。
嗡~
一声轻鸣,洞口摆放的古籍消失不见,如同从天地间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楚枫眼中满是艳羡。
因为,如今的他在洞中的前辈出手时一丝空间波动都未察觉到,想必其空间造诣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也不知何时他能学到这种道法。
与此同时。
“仙人板板的,终于摆脱这鬼东西的钳制了。”
山洞最深处,一片梦幻晶莹光泽笼罩之中,传出一声似男似女的骂声,好似被困无数载,一朝脱困而出,有着无尽的快意。
哗啦啦~
水晶般的光华消散,一块块晶石碎片洒落在地,化作无数光点消散。
随后露出了一位穿绿色仙裙,扎双马尾,身段似成熟水蜜桃,容颜如仙的女子。
“要是让葫爷知道谁弄的这鬼玩意,非得把他毛拔了不成!”
葫芦娃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从鼻孔中,衣裙里抠出一块块残留的神秘晶石,骂骂咧咧个不停,怨气很大。
直到整理干净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将目光转移到眼前的古籍之上,神念涌入,飞速查看:“让我看看这个劳什子玄黄大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大罗神墟又跑哪去了!”
当初进入青铜巨门与江无夜和叶安晨分开之后,她也遇到了和江无夜一样的情况,遭受神秘晶石的镇封。
唯一有区别的是,似乎幕后之人对她并没有多大的恶意,镇封的晶石强度远远弱于其他人,让她保留了一丝意识。
但这对她却是一种折磨。
整整一万年啊!
每天都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之中,那一点点神魂之力连一块石头都移动不了,终日与黑暗为伴,要不是葫芦娃活得够久,早就心态崩了。
好在,情况在一年前有了好转,晶石不知为何开始逐渐解体,葫芦娃能探出的力量也越来越多,但也仅限于山洞范围之内。
也就在那时候,楚枫这个葫芦娃一万年中遇到的第一个活物来到了崖底。
起初葫芦娃还吓得半死,以为是晶石的主人来收网了,但当他发现楚枫不过是个相当于圣域真帝境的小修士后才放下了心。
为了得知这方世界的信息,他才装出一副高人模样,用一本很久以前搜集到的古神经《十变真龙》忽悠了楚枫让其为她搜寻玄黄大世界的古籍史册。
之所以用古神经,则是葫芦娃猜测这方世界既然和大罗神墟有关,里面的生灵修炼的必然是古天庭时代的道法。
若是用圣域仙道纪元的,楚枫看不懂是小,流传出去引来这个世界的大佬,那她就遭殃了。
而为什么不从楚枫口中询问这个世界的信息,则是葫芦娃多疑的老阴比性格作祟。
忘记一些事可以理解,也可以用曾经受过魂伤解释,但若是连这个天地的基本信息都不知道,那傻子都会怀疑她了。
“太古时代,天地初生,玄黄大世界凶蛮纵横,黑暗灾祸横行,人族先祖不懂道,不得法,沦为妖兽血食,几近灭族,此为黑暗纪元。”
神魂念动间,成千上百本的古籍知识已进了葫芦娃脑袋,但仅仅只是第一个信息就让她皱起了眉头。
幫主萬歲
因为,她从这个世界文明诞生之初的信息中并未找到一丝一毫提及大罗神墟的地方,就好像真的是一个和大罗神墟完全无关的世界。
“圣域一天,大罗神墟百年,一个时代一亿载,大罗神墟内已是无尽岁月过去,一定是某个时间节点发生了什么,我就不信找不出问题所在。”
葫芦娃不死心,继续翻动着脑中信息,想找到隐藏的细节。
镇封万年,圣域百天。
而正常来说,她们到这个世界的一百年之后青铜门就会出现,强行把他们接引出去。
可整整一万年岁月,圣域百天过去,青铜门都没出现,不用想也知道,此时的圣域必定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毕竟,进入大罗神墟的天骄几乎占据了仙道,神道的两三成,更有楚无敌那般能影响一族气运的至尊人物在。
圣域各方纵使有再大的体量也不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必然是竭尽全力的营救。
但葫芦娃却清楚,大罗神墟乃是古天庭时代那些大佬祭炼的一块异土,防御完全不下造化天兵。
哪怕圣域一方察觉了不对劲,短时间内就算是禁忌巨头持天兵也攻不进来,她们想要逃出去,多半还要靠自救。
而自救的前提便是查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
比如,先从历史中找到那该死的青铜巨门!
“黑暗纪元末期,人族岌岌可危之际,九天之上出现神门,喷吐无数道法神兵,人族先祖凭之荡扫寰宇,镇压黑暗。
玄黄纪元初,人族诞生第一位仙帝九妙仙帝,九妙仙帝自神门中获得九秘仙法,以经天纬地之才,万古无双之姿,征战寰宇,平定世间动乱,开创了人族新纪元。
举世无敌后,九妙仙帝孤身踏入称为黑暗之源的天谴之地寻找长生轮回之法……
后世诸帝也具都追随九妙仙帝步伐,踏入黑暗之源,一去无踪。”
神门?
九妙仙帝!
葫芦娃瞳孔紧缩。
如果她猜测不错。
所谓的神门应该就是青铜巨门,而那九妙仙帝,就是他们在大罗神墟外围,那片金色海洋中遇到的棺中生灵!
“神门,被称为九秘的三十六天罡神通,这个世界……这个世界!”
葫芦娃念头不断翻涌,脸色变换不定,已经隐隐窥探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生猛小蘿莉:老公輕點撩
如果九秘真的出自神门。
那这个世界就绝对和古天庭脱不了干系,或者说是大罗神墟内的那些如今消失不见的神墓!
不止是九秘的关系,她也曾不止一次窥探过楚枫的修行,发现其所修所学都是古天庭时代的道法经文。
而这些经文,也就只有那些神墓中才存在!
那些旧神或许是并未完全复苏的原因,所以才借着青铜巨门,布道世间!
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代!
难道古天庭已经有了卷土重来,改天换地的底气?!
而以那所谓九妙仙帝对圣域生灵如看生死仇敌的厌恶态度来看。
这个所谓的玄黄大世界,其本质就是古天庭的练兵场所!
那我们……
嘶!
葫芦娃倒吸一口凉气,越想越害怕,似乎隐隐看到了一场席卷诸天万界的浩劫正在渐渐逼近!
少將夫人帶球跑 脂艷齋
“不行,得尽快找到江小子,不然等那些死鬼旧神开始练兵,那葫爷一旦被发现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葫芦娃知道,那些旧神之所以选择在圣域生灵进入之时将其镇封,而不是立刻开始练兵。
肯定是当时他们复苏的力量有限,亦或者说当时玄黄大世界的“兵力”还不足以应对降临的圣域天骄!
而如今一万年过去,镇封之力最弱的她已经解封,其他圣域天骄也必然会逐步开始解封。
这说明那些旧神已经有了练出一支铁血凶军的必胜把握,同时,也意味着古天庭很快就要卷土重来!
“一万年前,世间突现数量众多的黑暗禁区,笼罩一方方天地,其内滋生无数恐怖怪物与不详格局,各方圣地联手将之封印。”
一万年前,黑暗禁区?
这个时间节点,难道?
葫芦娃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却没有确认。
毕竟这个世界太过畸形,而那些旧神为了炼兵搞出的黑暗祸乱在古史中又多不胜数。
因此那些一万年前出现的黑暗禁区,不一定就真的和圣域降临的人马有关联。
念及至此。
葫芦娃看向了外面的楚枫,微微犹豫后,用一种清冷的语气开口问道:”后辈,你听说黑暗禁区吗,没想到我沉睡了这么久,天地间竟然发生这等大变。”
史书中或许是为了避讳,并未过多记载黑暗禁区的事情,葫芦娃也只能放弃猥琐,希望从楚枫那得到有用的信息。
恩?
声音和态度怎么变了?
原来前辈是女的,这清冷不沾人间烟火的性格才是她的本性?
楚枫神情一震,因为以前葫芦娃一直用一种虚无缥缈分辨不出性别的语气和他说话,性格也是喜怒无常,他还以为葫芦娃是个鹤发童颜的暴躁老头子呢。
但他也没有多想下去,恭敬回复道:“前辈,因为禁区代表着大不详,所以各方圣地都严禁禁区的信息流传,寻常修士知之甚少。
晚辈只知道,那些黑暗禁区是一万年前突然出现的。
最重要的是。
里面被黑暗之力影响的那些怪物似乎对玄黄大世界的生灵先天上就有一种厌恶感,修士遇到也会莫名其妙产生不死不休的想法
有仙王猜测,这些黑暗禁区是天地邪念化生,所以才会对世间生灵有这么大的怨恨情绪,恨不得毁灭整个世界。”
絕色辣妃:腹黑王爺寵太深 慕千凝
將愛鬥到底 孤巖蕊溦
彼此本能上的厌恶?
这不就和当初遇到九妙仙帝之时一样吗?
虽然,葫爷我好像没感受到什么厌恶被厌恶的。
葫芦娃一听,顿时明白八九不离十了,那所谓黑暗禁区,就是坠落的圣域生灵,道法力量影响下诞生的。
之所以没被发现。
则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仙王境界,最厉害的也顶多相当于中千主宰,只有传说中进入黑暗之源消失不见的那些仙帝才具备大千主宰级战力。
而这次降临的圣域生灵中,大千主宰一抓一大把,更别说还有楚无敌,天龙帝族少族长那般的至尊主宰!
大能之境的战斗余波就能毁灭一方宇宙,而如楚无敌那般的至尊主宰便是单体宇宙间的最强战力!
这种人物,战斗起来轻易便可崩灭圣域中的一方复合超星系团,换算下来,这个世界的三千州界估计都要被打沉。
如此大的差距,哪怕被镇封了,外泄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玄黄大世界的仙王自然没那个能力探查到禁区核心,发现降临的那些圣域生灵。
“对了前辈。”
葫芦娃思索之际,楚枫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有些不舍道:“晚辈过些时日就要前往紫薇圣教监管的“黑荒禁区”。
此去也不知是福是祸,如果晚辈有幸活下来进入圣教,一定会找办法让前辈脱困,如果一去不回,那就……”
“等等,你要去禁区?”
葫芦娃眼睛一亮,打断了楚枫的离别忧伤,犹豫一会,道:“我和你一起去,有些疑惑,我必须亲自确认。”
“啊,前辈你不是?”
楚枫一愣,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胸口一凉,紫府之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绿裙身影。
“想困住葫……咳咳,本王,那东西还嫩了点。”
葫芦娃刚想原形毕露的吹牛,又想到不能破坏现在绝世高人的形象,清冷道:“我寄于你紫府,但不会过多出手帮助你,你也不要暴露我的存在。
现在我传你一门神通,就当作你送我入禁区的酬劳了。”
话落,楚枫就感觉脑海中多了一篇经文。
“呃,猴子偷桃?”
但当他看到神通的名字后,却又脸色抽搐,感觉前辈清冷神圣的仙子形象瞬间崩塌。
这神通,怎么看怎么猥琐啊!
仙人板板的,忘记我现在的身份了!
葫芦娃老脸一红,却还是一本正经解释道:
“后辈,你莫要轻看了这门神通,若是你将其炼到大成,一双手会和真龙爪一样锋利。如此,你还会小看它吗?名字只是个代号,重要的是内在,懂了吗?”
“晚辈受教了,多谢前辈赐法。”
楚枫忍着心中的别扭,还是认真的感激了一番葫芦娃。
“好了,进入禁区前我会隐去自身存在,屏蔽外界,如果不是生死存亡之际,不要打扰我。”
葫芦娃说完这句话,气息便从楚枫体内消失了。
楚枫仔细探查之下,果然一丝一毫葫芦娃存在的信息都没察觉到,心中惊叹连连,很是羡慕,相比于猴子偷桃,他更喜欢这种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