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2sq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980章 再出發(下)-rmboc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神策军大营内,上上下下都在忙碌,命令已经颁布下来,明日即将开拔去河东,痛击晋阳叛军!
如果说之前神策军从上到下对打败段韶没什么信心的话,那么此刻他们的心情,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
甚至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特種兵穿越之大宋親王 小城山人
“当我穿上了这件神奇的铠甲之后,似乎老天爷都站在我身后。当时你们是不知道,晋阳的叛军可谓是密密麻麻的,一般人看了腿都发软,但是我不怕呐!”
李达站在装纸甲的木箱子上,唾沫飞溅的跟神策军其他部队的人谈自己“破敌”的经验,不过基本上都没什么干货,就是他一个人在吹大牛而已。
明末風暴
“然后呢?”
陈家寨的前少当家陈真不动声色的问道。
他就是想知道细节,李达这厮是怎么让段韶中军大乱的!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我们把手里的红色陶罐点燃引信往敌军骑兵多的地方一丢,就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轰隆!
来势汹汹的敌军就不战自溃了,嘿嘿。要我说啊,那些陶罐什么都是次要的,也没见炸死多少人,关键是本将军,还有这些铠甲的功劳。
看到上面的符文了没有?这是特意请的天平寺的高僧在上面写的梵文!”
先親後愛 一叢花
陈真听到“红色陶罐”四个字,就没心情再听李达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吹嘘自己的纸甲了,至于什么和尚的梵文之类的,更是无稽之谈,他都懒得反驳。
“好了,我知道了,李将军真是神勇啊,哈哈哈哈!”
陈真言不由衷的干笑两声,带着亲兵悄然离开。
“这是主公的秘密武器啊……”
一边走,陈真一边沉吟不语。这次计划有变,本来是要他在对面山上放火,吸引段韶注意的。没想段韶居然就这样败了……他的人马一直在山上潜伏,都没机会发挥!
最后变成了全军战功最少的部队。而那个喜欢吹牛的马大哈李达,他率领的什么“纸甲军”,居然战功排第一!而且各部都没什么争议。
这其中的关节,除了对方出击的时机恰到好处外,恐怕秘密就在那些“红色陶罐”里面。只是,这种东西,闻所未闻,它到底是如何做到逆转乾坤的呢?
陈真虽然是江州山寨出身,但脑子好用,会思考,吃亏就吃在文化不高,又不像杨素那样世家出身,也不像张彪那样战绩出众,当年跟侯景都掰过手腕。
而高伯逸那位“义父”所率领的“兔头军”,更是甄选军中善于搏击的好手组成,以一当百,骁勇异常。这是高伯逸的秘密武器,陈真连想都不敢去想。
所以他就常常拿李达作为参照物,来对比自己的境况。结果李达这厮现在居然也能走狗屎运,拿下头功,真是苍天无眼。
“如果把那种红色陶罐点燃了往段韶帅帐内一扔,那不是战争就可以直接结束了?”
心中涌起这样一个念头后,他就再也按捺不住了,迫切想向高伯逸询问相关情况。
……
帝凰:邪帝的頑妃
“宰辅大人,我替神策军上上下下两万将士谢谢你。粮秣辎重已经就位,杨宰辅功不可没。”
说到政务,杨愔比唐邕给力多了。高伯逸在滏水河打仗的时候,只要一句话,需要什么,杨愔立刻就给他准备好了!
这次他说要准备运粮的箱车,杨愔二话不说,两天之内,数百箱车连带马匹、粮草、弓弩,全都备齐,一件都不少!
甚至连走水路的船只,杨愔都已经提前征调了,就等着高伯逸出发!
“晋阳那些如狼似虎的鲜卑蛮子,你也能硬拼打赢,这个我不得不服。”
杨愔客气的跟高伯逸拱手说道。
时移世易,如今的高伯逸,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年了。如今他的地位,可以说稳稳的压杨愔一头,像胖子这种老油条,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双方地位不一样了,说话的语气与分量也不一样了,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再说,杨愔是真的服气,高伯逸这一仗确实有运气成分,可运气也是战争的一部分,赢了就是赢了。
不然现在哪里还轮得到他在这里谈笑风生?早就蹲监狱了,甚至被处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河东不比邺城。邺城不但你熟悉,而且支持你的人大把,哪怕你在滏水河输了,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力量。
開掛闖異界
你把邺城里买了债券的人叫出来,让他们出人出武器,都能武装一支大军。
可河东却不是你的地盘。在那里,你其实跟段韶是在同一个起点,你真的有把握在那里决战么?”
杨愔当年曾在葛荣军中当文书,绝非是对战争一窍不通之人。河东自古乃是兵家必争之地,那里民风也是彪悍的很。
你一句话,说自己是朝廷正统,难道当地人就会不假思索的站在你这边?
目前表态的,其实只有河东裴氏一家而已!虽然他们是当地势力最大的一家!
如此形势,还远远谈不上轻松。
但是晋城又不能不去救。如果不去救,六镇鲜卑这个癌细胞扩散,整个齐国都会元气大伤,这样不仅无法保持现在的优势,反而有可能会被北周打进来。
甚至南陈也有翻脸的可能,那样扬州就保不住,商路也要断掉。所以这场战争,段韶虽然输不起,实际上高伯逸亦是输不起的。
双方都可以算是“客场作战”。
邺城高伯逸主场赢了,这次河东之战他还能赢么?
“无妨的,肯定能赢。”
高伯逸拿起尚书府的印信在手中把玩,继续说道:“放心吧,我说能赢,就一定能赢。独孤信已经打前站去了。
段韶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独孤信。
等他们打得精疲力尽了以后,神策军再出马,可以一战而定!”
杨愔听出些许“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味道,不过他也是颇有城府之人,见高伯逸不愿多说,他微微点头表示认同。
段韶一定想不到,最后到河东地区决战的时候,双方兵马谁多谁少,那还真不一定呢!
只不过,这场战争下来,就算赢了,齐国也残废了晋阳重镇,那里可是防备周国的前沿大本营!
这么巨大的损失,指派不是一年两年就能缓过来的。
就算是刮骨疗毒吧。
杨愔拱手对高伯逸说道:“那就祝高都督再接再厉了!”
“好说好说,邺城这里,也请杨宰辅多担待了,有事直接找张彪即可。”
只用五月來愛你
两人相视一笑,未尽之意都已明了,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