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ane都市言情小說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第二百七十七章 躺槍_(:з」∠)_推薦-awvqh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你先等会。”
店员跑出十几米时,裴幼清才叫她,以显示自己是临时起意,而不是刻意使然。
别的不说,就为这事死去的那一群脑细胞,就值当赵守时在门口跪三个小时的。
店员回来后,有些忐忑,总觉得这到手的买卖药丸。
“女士,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你别害怕,是好事。”裴幼清一摆手安抚住店员,略一沉思后她开口道:“是这样的,我们因为演出需要一批夏季军#装,最好是海、陆、空、警都有,你们家、、有货吗?”
店员明显轻松许多,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我冒昧的问一句,您是干什么用的?演出还是、、”
“演出。”裴幼清想了想,补充道:“话剧演出。”
店员挠挠头,道:“这个可能不大合适。”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不合适?”
“这类衣服什么的我们都有。但不是很实用,就是,就是、、”店员犹豫再三,道:“有点偏助兴方面的作用。”
裴幼清心中一乐,这就是她要找的啊。脸上不动声色的她疑问道:“还不都是一样的衣服,这能有什么不同,我就是演出临时用一用,也没打算传出去诈骗,不用太像,差不多就行。
这样吧,你一样给我拿两件做样品,我回去让朋友帮着看看合不合适再说。至于尺寸嘛,你先照着我来。”
“那那套灼凰凤夭呢?”
“当然要拿过来,这是我自己要的,其他的都是帮别人捎带。”
“诶,好的,您稍等。”满脸带笑的店员大步迈开,风驰电掣一般。
苏宁还是站在原地,但此时的她完全不是刚才的她。如果说之前的她踏进这家店还有一丝难为情的话。
那等裴幼清问‘海陆空警’时,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裴幼清是艺校大学生,课间作业等等确实有很多演出机会,要是题材是红色的献礼剧,那采购一些警服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某个货竟然在人家几乎明示的提醒下,还假装听不出来的将错就错。
这一刻的苏宁想砂仁。
就在她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店员终于离开。脸色铁青的苏宁快步走到裴幼清的面前。毫不客气的拎着她的脖领子,质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是说给你姐买比赛服吗?”
裴幼清梗着脸死不承认;“刚才咱们看的那套灼凰凤夭不好吗?你没听见多贵啊,就算裴韵书亲自站在这,也挑不出我的不是来。对了,咱三个体型差不多,等店员拿过来,咱们穿穿试试,要是合适,咱俩一人一套。”
“你少给我胡扯,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打着你姐的幌子,就为买哪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苏宁一甩手,气道:“我刚才就应该给你姐打电话确认一下再说的。”
“现在都进来了,你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再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衣服啊,那都是演出服。”
“演出服?”苏宁嗤笑一声,压抑着火气的他说道:“人家店员说是助兴,那都是收着说的,就差指着你的鼻子跟你说卖的是‘情#趣用品’。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要,你说你是傻,还是以为我傻?”
裴幼清瞪大眼睛,问道:“等会,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为什么这么清楚?难不成你买过。我去,姐姐你玩的够野???”
苏宁脸色一红,一把捂住裴幼清的嘴,急声道:“你快给我闭嘴,我个连对象都没有的单身狗,我买个屁。我是自学日语,看过很多樱花国电影,这才知道这些事情的。绝对不是你脑子里想的那样。你信不信?”
“信信信,呜呜呜,快要憋死了。”裴幼清张牙舞爪做求饶状。
苏宁当然没有松手,眼神微眯的她确认一遍:“你真的信?”
没有说话的裴幼清伸出四根手指,疯狂点头。
苏宁松开手,犹犹豫豫的再次确认:“真信啊。”
裴幼清长叹一声,怜悯的眼神看着苏宁。锤了垂胸口,一副我懂你的样子。
苏宁同样长吁一口气,吊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这一放不要紧,她突然发现这事不对啊。
明明是批判裴幼清来着,怎么搞得自己有点负罪感???
可热度已过,贸然再提那事就显得有些刻意。心中委屈的紧的苏宁低声怒骂一句:“艹,赵守时个臭流氓,lsp。”
裴幼清正庆幸呢,听到苏宁的这一句国骂,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突然骂起守时来了?他惹你了?”
苏宁瞪着裴幼清,手指摁在她的额头上狠狠一推:“他有脸做这事,我凭什么骂不得他!还有你也是,不能这么没有主见的,要不然真的要被他拿捏死。”
生活系遊戲 噸噸噸噸噸
额头有点疼的裴幼清嘟着嘴唇抱屈道:“我哪没有主见了,我很有主见的。”
“有个屁,你要是有主见,就不应该答应他这么过分的要求。让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来买这种玩意,他也好意思。”
裴幼清都傻了,她都不知道苏宁怎么联想的是赵守时让来买的。但既然苏宁给主动搭了梯子,她也没有不下来的道理。
猛地一点头的裴幼清抱屈道:“可不是呢,这人真的讨厌。下次见到他,你替我狠狠的说他一顿。”
“还等什么下次啊,一会我要当面骂他个狗血淋头、、”
苏宁还想再说,却不得不收声,因为刚才离开的店员回来了。
而且还是好几个,有捧着灼凰凤夭的,有抱着一顿花花绿绿的衣服的。
哎,买这玩意,真让人难为情啊。
~~~
卫视节目中心六楼,这里是《好声音第二季》的筹备现场,也是去年第一季的筹备现场。
演播厅最中间自然还是选手们证明自己的战场,还是一如既往的极具现代科技美感。
背景光依旧是代表激情与斗志的‘红’,但相比于去年,有了一年时间去探索的灯光比去年要改善很多,在激情中还给人一丝的温情,有那么点家的味道。
舞台的两侧还是一排排、一列列的观众席。当然现在并没有观众,毕竟节目录制还没开始呢。
今天的导师阵营没有改变,还是王青、汪花火、杨申、哈森四人。当然,他们目前也不在,毕竟还没开始比赛呢。
观众没来,导师没来。但不代表这演播厅里没人,而且恰恰相反,这一屋子全是人。
全都是为了过几天能够顺利录制而卖力的工作人员。即便是空调呼呼的吹,都吹不散这群人额头的汗,即便繁琐的工作都熄灭不了他们的热情。
《好声音》作为台里吸金能力当之无愧的NO.1,对于他们这些参与者来说,都将在工资条的绩效那一栏,以数字的方式呈现。
相比于去年的忙碌与慌乱,有了工作经验的大家要井然有序许多。各个岗位上的工作人员负责好各自的一摊工作,虽然不免有些失误,但总体瑕不掩瑜。
···
赵守时离开《祝丹有约》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先去食堂祭了下五脏庙,然后就直奔《好声音》而来。
漫无目的的把这一层转了个遍,除了要看看今年的准备工作如何以外,还要对这里熟悉下,毕竟过几天就要录制《好声音第二季》。
虽然真正的主角是选手与四位导师,他这个主持人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咸鱼角色,但来这里彰显下存在感,还是有些必要的。
去年的赵守时几乎事无巨细的参与到每一个环节当中去,这一次他可以当好一个称职的看客,只负责好主持人职务就好。
最终,来到二楼的赵守时停下脚步,扶着扶手,看着下面这忙碌的人群,颇有点居高临下的爽快感。
冷酷總裁薄情妻 流蘭
舞台下的阴暗处,有一群人围城一团,一位头戴鸭舌帽的中年男子,正在比比划划的对身边人说着什么。
这位是金世,两季好声音的总导演,负责包括拍摄、剪辑、配音等工作在内的一线制作。
总控室里,曾晨正在音响总监就各个角落的音响效果进行调度与测试。
曾晨还是担任总统筹,兼任监制职务。他是真正干苦力活的马仔,一个类似于大总管的角色,除了一线制作外的后勤工作,其他全归他负责。
总监制还是总工程师田方的。与去年深入一线不同,今年的他只需要在宏观上把控节目进展就行。
是以,今天的他并没有在现场。
通天鏡
有道是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吃饱喝足的赵守时有些百无聊赖,就想着找个地方猫一觉。
就在这时,他听见一声招呼:“守时,过来。”
顺着声音望去,赫然是金世所在的那一个小圈子。
恐怖電臺
“这就来。”
回应一句的赵守时强忍着想要直接翻越护栏跳下来的欲#望,转身向楼梯走去。
下了二楼,很快就来到金世旁边,这里人确实不少,但绝大多数还是认识的,赵守时一一打过招呼后,看向金世,问道:“金导,你这找我有什么吩咐?”
《好声音》的总导演是金世现在的工作,他在电视台的职务是娱乐部门的总监,跟曾晨一个级别。
金世没有开口,上下端详着赵守时,啧啧啧三声后:“这么客气的嘛?我记得某人去年可不是这个风格来着。”
赵守时讪笑道:“嗨,去年我不是从电台借调的嘛。外地的和尚会念经也架不住你们不听啊。不装的厉害点,还不被你们欺负死啊。”
屍魂落魄
“那现在呢?不怕被欺负了?”
“呵呵,现在还说啥。”赵守时虚划一圈,把大家全都笼罩在内,又道:“咱们可是一家人啊,再说两家话,那岂不是不像话。”
金世赞同的点点头,“看出来了,你小子确实没把自己当外人。”
“是吧,是吧。”赵守时连连应和。
谁想金世不喜反恼,胡着个脸的他说道:“你还真当我夸你呢?”
“难道不是吗?我觉得没什么毛病啊。”
“当然不是。”金世吹胡子瞪眼的指着周围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员,说道:“你看看大家都忙的要死要活,就你小子悠哉悠哉的在二楼看戏。这要不是把自己当成自己人,谁好意思这样?对了,要不要给你来一把瓜子?”
赵守时双手做捧状,向前一伸,笑道:“有原味的吗?我不敢吃咸的,过两天录节目,可得保护好嗓子。”
金世啪的给了他一下,气道:“你还真好意思要啊。既然来了就别闲着,你也算是经验最丰富的了。看着哪里有不足的地方,就给指点一下,该开口就开口,这时候不能把自己当外人。要是谁不服,你就让他来找我。”
“这不好吧,毕竟我这小半年没大来台里,也算是远来是客。”
“有道是【客随主便】,小赵,跟我走吧,我统筹组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轻松不累。”
“统筹组的活有什么技术含量,不如来我商务组吧。别浪费了小赵的嘴皮子。”
“老李你别闹,人家小赵现在可是紫禁城影业的总监,正缺广告投放呢,小心挖你的墙角。”
赵守时看着这群频频开玩笑的人,虎着脸道:“我小赵是那样的人吗?咱不能够啊。”
“那可说不准啊。”
“可不是,这小子现在这么客气,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金世抬手虚压几下,道:“你们啊,也别开小赵的玩笑。这样吧,让他自己选,想加入哪个组就加入哪个组。”
寶珠 幽非芽
赵守时环顾四周,对着观众席中间区域停着的一台设备,好奇的问道:“这玩意是干什么用的?”
副导演之一的张立主动开口道:“哦,那是Motion Controle(摄影机运动控制)。可以同时同步控制摄影机、拍摄物、灯光等运动动线。有跟踪摄影、旋转、升降、手臂延伸、镜头角度、左右转动、快照、变焦、对焦、淡入、淡出等各种功能,这些功能之间可以相互组合、搭配、重复使用。
稳定性与精度大大超越以前咱们用的普通设备。这么说吧,只要熟练掌握这台设备,那人人都是摄影大师。”
赵守时兴奋的道:“我就来这个。”
金世汗然,道:“你小子可真有意思,有当师傅的机会你不去,偏偏上赶着给人当学徒。”
“老哥,其实我刚才来之前就转了一圈,咱们这次的工作在你跟曾主任的带领下井然有序,完全不需要我参与。反而、、”
略顿片刻的赵守时眼神火热的看着那台Motion Controle,“对于这种陌生事物,我倒是很有挑战的想法。”
“可你一个主持人,学这玩意也没用啊。”
“现在没用,不代表以后用不上。我现在在北电导演系进修研究生啊。”
“行吧。不过你给我小心点,这一台设备好几百万,弄坏了我心疼。”
Motion Controle是国外进口的设备,国内极其的稀少,甚至这都有可能是第一台,台里自然没人能够熟练的掌握。
所幸,厂家配备了两名技术员。虽然每天一千美元的补助不低,但相对于这种先进的设备,用金钱换技术,其实还行。
赵守时手里拿着一个小本本,成为一名虚心求教,不懂就问的小学徒。
毕竟,学会一样本事,就可以少说一句求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