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11o精华小說 後漢長歌-第550章甘寧中計鑒賞-rw7r3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果然不出周瑜所料,等蒋钦和周泰二人领着数千健儿冲入甘宁大营时,营帐中果真空空荡荡,只有两条悬挂的黑羊蹬着后腿拼命的在大鼓上挣扎。
“兄弟们,快撤,狗日的水鬼头使诈!”
蒋钦和周泰相视一笑,脸上立即换上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手中的三尖刃倒拖在地直奔帐门外,而周泰却是扶着腰间的宝刀惶惶不安的朝着刚刚冲入营帐的兄弟们嘶吼鬼叫。
“咚!咚!咚!”
“杀!杀!杀!”
连珠炮在黑夜里蓦地炸响,仿佛惊雷一般落入众人耳中,紧接着两侧的草丛和密林里又响起无边的呐喊声,宛如海潮撞击在礁石上一样起起伏伏振聋发聩。
“下江仔,来了就不要想出去了!”
无数火把骤然点燃,山坳中亮如白昼,两彪军马从山坳的两侧飞也似的奔了出来,熊熊的烈火映衬着他们的刀剑和杀气,壮若熊罴,冷若寒冰。
为首一员武将面目狰狞,铁甲森然,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挥舞着双甲刀杀到周泰和蒋钦二人身前,“下江仔,一别数年,怎么再见面还是那副熊样?
老子还以为你周幼平和蒋公奕这两个吃人的魔头还在水中称王称霸逍遥自在呢,谁知却被人从江中赶到了岸上。怎么样,要不要老子上你一口饭吃?”
原来,当初甘宁还在长江中上游扯起锦帆贼大旗干些不要本钱的私活的时候,周泰和蒋钦二人同样也率领着一帮水鬼在长江中下游帮人渡江,顺便问问客人是否要吃板刀面或者馄饨。
因为地盘接壤的原因,双方私下里多有摩擦,甚至还因此约架斗了几场,沉于江底的冤魂中不但包括了哪些渡江的豪客地痞,也包括了他们手下的勇士。
我是特種兵2
不过,或许是他们的侠义和职业类似,三人不打不相识,心中倒起了几分惺惺相惜的心思,对阵之时彼此间倒也从未下过死手。但,他们毕竟都是一方豪雄,轻易之间却也放不下架子,所以见面之后的狠怼总是避免不了的。
“放你娘的臭屁,你这狗日的说话还是那么臭不可闻!”一口唾沫吐到地上,又狠狠的朝甘宁鄙视了两眼,周泰冷冷一笑,“水鬼头,你特娘的想让老子投效于你,简直就是在做春秋大梦!”
“既然你们两个下江仔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老子要替冤死在江中的兄弟们报仇了!”甘宁勃然大怒,一声怪笑,手中的双甲刀已朝周泰狠狠的劈了过去,而蒋钦自有大头和其他几员副将和校尉对阵。
刀起刀落,剑去剑来。
血絲玉戒
旌旗蔽野,尘土遮天。
滚滚的杀伐中,就连天上的那道明月也被遮盖的严严实实,双方将士怒吼着、嘶叫着,奋力的舞动着手中的兵刃狠狠的扎向对面的勇士,舍生忘死,义无反顾,仿佛眼前那些人天生便是他们的仇人一般。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众者胜。
两方的健儿都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勇士,他们的鲜血中都潜藏着暴烈好战的因子,初次接触或许一时间难分胜负,但是如果一方人员数倍于对方呢?更何况,周泰和蒋钦二人身上还背负着引诱甘宁的重任?
渐霜风凄紧,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盏茶的功夫,这座未知名的山坳中就已经厚厚的铺上了一层层士兵的遗骸,鲜血顺着他们的遗体流到路上,浸染着路旁的树木草丛,一簇簇残红摇曳冰寒,好似霜风打过一样。
“公奕快撤,这狗日的水鬼头根本就不讲究,他们这是想以众凌寡!”
看着身边的亲卫和袍泽一个又一个倒在他的眼前,周泰的双眼犹如火燎,嘴角也急的起泡:特么的与军师说好的是诈败,可千万别当真了,老子麾下的兄弟可禁不住这么折腾!
蒋钦虽然还算不上江东名将,但他毕竟也是江东主将之一,他手中的三尖刃倒也堪堪抵得住大头几人的武器。
茶室生香 素巖
听闻周泰告急,蒋钦就地把三尖刃一撩,一刃劈飞迎面而来的长枪,然后再猛力一荡,脚下小碎步走起,飞速的脱离出大头他们的包围圈来到周泰身前。
接着双臂一震,九牛二虎之力灌注全身,与周泰同时发力,三尖刃和宝刀同时狠狠的撞击在甘宁的双甲刀上。
“嗡!”
一声脆响,金戈之声在阵中悠然飘远。甘宁但觉手臂一麻,胯下的战马已经狠狠的退了几步,蒋钦一把扯过周泰转身就向身后跑了过去。
主将已逃,麾下将士如何拼命?一瞬间,江东的儿郎们就像放逐的羊群一般漫山遍野的溃散。
“追!”
異界逆天法神
呼卢百万终不惜,报仇千里如咫尺。
蒋钦和周泰与甘宁在江中争斗了数年,说他们俩是甘宁一生的冤家也不为过,而今他二人不在千里,就在咫尺,甘宁又怎么能够容忍他们在眼前逃离呢?
眼见二人抛下已经离他数十步之远,甘宁一声怒喝,山摇地动天崩地裂。
战马飞驰铁骑纵横,天上的明月也被吓得躲到了乌云背后,血红色的腥味重新弥散在无名山坳之中,刚刚消失的哀叫和剑影再次在黑夜中绽开,堆积的残肢遗骸狰狞可怖,浓厚的死寂让人几乎窒息。
甘宁率着万余铁骑漫延在山坳里,这铁甲的长龙无情的吞噬着前方所有的拦路虎。
鬼島奪寶
终于,在一番搏杀之后,甘宁他们沿着山路追击了五六里,阻挡他们前进的江东士兵再也站不起来,他们的脚下和马蹄下也再次堆积起数百具残尸。
穿越太子妃之雲想衣裳花想容
“格老子的下江仔,你们还想往哪里逃?”
远远的看着数百米外的那两道熟悉的背影和两三千江东士兵即将消失在眼前,甘宁残忍的咧了咧嘴,手中的双甲刀再度高高的祭起。
“嗤!”
一支利箭突然从前方的草丛中钻了出来,越过荆棘灌木,飞过戈林炬海,一头扎在那名举着大纛的脖颈之上。鲜血如喷泉喷射而出,旗手僵硬的转了转头,向甘宁看了一眼,全身的力气潮水般退却。
“砰!”
大纛应声而倒,尘烟四起。
甘宁心中微微一震,只听道路尽头一声鼓鸣,无数的喊杀声在道路两侧响起,数千只利箭暴雨一般腾空而起从天而降,仿佛泻地的水银,无孔不入。
一支支利箭从阵中划过,带起一蓬蓬飞溅的鲜血和凄厉的惨叫。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路转。甘水鬼,你特么的还真的以为老子兄弟二人怕了你吗?”但听得一声大笑,周泰和蒋钦二人停下步伐,将手中的武器一扬,那两三千名江东士兵已经跟着他们掩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