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4kz熱門都市小说 重生之鉅變 線上看-第1118章 死不認賬熱推-v0qrk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胡铭晨用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将毛巾扔回到躺在地上的一个人的身上。
此时在干蒸房的小房间里面,横七竖八的躺了几个裹着浴巾的人,他们也并不都晕了,有三个就还保持着清醒,只不过,身上的疼痛使得他们根本就爬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哀嚎,而且还不敢放出声音来,生怕引起胡铭晨的不快,又得吃苦头。
此时房间里面依然浓雾弥漫,热得不行,在离开房间的时候,胡铭晨还给那滚烫的石头上又浇了一瓢水。
“里面有几个人可能需要帮助,可以的话,就去看一下。”胡铭晨冲了水,换上衣服离开的时候,在门口,才对那聊天的两位男服务员随口道。
胡铭晨目的就是教训他们一顿,而不是为了要他们的命。在那个干蒸房里面,对于已经晕了的人,要是不及时救护的话,是有可能会因为炎热和缺氧而出意外的。
胡铭晨是掐着时间,感觉差不多了,才通知服务员去给与救护。
胡铭晨来到餐厅的时候,焦急的郝洋正站在餐厅门口看手机,也不知道是看上面的时间还是准备要打电话。
见到胡铭晨出现,郝洋急忙迎上去:“怎么样?你怎么样?他们没怎么你吧?”
“你不应该问我怎么样,应该问他们怎么样才对。哎呀,泡了澡,又做了剧烈运动,肚子有点饿了,走,先去吃东西。”胡铭晨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淡淡的一笑道。
“他们真的去找你麻烦了?那你……”郝洋跟上胡铭晨的脚步道。
“我不是好好的嘛,至于他们……现在应该热够了,呵呵。”胡铭晨耸了耸肩轻轻松松道。
胡铭晨看起来丝毫不担心他刚才做的事情是惹麻烦,或者说,胡铭晨根本就不怕麻烦。
这顿饭胡铭晨倒是吃得胃口大开,而郝洋却是提心吊胆的,他没有胡铭晨那样的心态和底气。
吃完了饭,两人就离开餐厅上楼,这回胡铭晨没有去郝洋的房间,而是回到他的1708房间去。刚进门,他一眼就看出自己的房间被人动过,只是他不以为意,先是去窗户的窗帘上拿下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之后再打开包查看少了什么东西。
冰山惡少冷冷愛 顏北煙
当看到自己的那张金卡不在了,胡铭晨并没有显得紧张和担忧,反而是会心的笑了笑。
清朝求生記 405~832章 完
胡铭晨刚完成这一系列的互动,房门就被人很大力的敲响,显得很是粗暴。
胡铭晨皱了皱眉,过去将房门打开,出现在他眼前的,除了一个楼层服务员,一个酒店工作人员之外,还有三位身穿制服的JC同志。
“有什么事吗?”胡铭晨扫了五个人一眼,不慌不忙的问了一句。
最後的日記
房门打开之后,酒店里的两个工作人员就闪到一边,那三位JC同志俨然才是找胡铭晨的主角。
兵王王兵
“有人告你故意伤害,请和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一个领头的同志板着脸先将胡铭晨从头到脚扫而一遍,随即露出疑惑的神态,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倒是没有任何情绪的一本正经。
“胡铭晨,这是怎么了?他们……干嘛抓你啊?”这时听到动静的郝洋也打开房门出来,见到胡铭晨要被带走,他就担忧的急忙问道。
“郝洋,没事,JC叔叔只是找我核实一下情况,并不是抓我,不必担心,你就在酒店里等我。”胡铭晨平静的安抚郝洋道。
“你们是一伙儿的?”那位JC同志打量了郝洋一眼问道。
“我们就是同伴,谈不上什么一伙不一伙。”胡铭晨纠正对方对他们的关系描述道。
“同伴就是一伙儿,别给我抓字眼,要是这样的话,他也要跟着我们去。”另一位JC同志蹙着眉头道。
“JC叔叔,他就是个无关人等,他去干什么呢,你们来的目的,就是找我的嘛,是不是?其实,你们就算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们。”胡铭晨看着那位领头的警官道。
“找我们干什么?”那位JC同志凝眉问胡铭晨道。
“我被人偷盗了,那自然是要找你们报警的了。既然你们来了,要不,也来帮我看看?看了之后,我和你们去一趟也没关系啊。”胡铭晨说着闪身站在一边,给他们让开了进入房间的通道,“你们来之前,我就正在忧心的呢。”
“你可别乱说啊,我们酒店怎么可能会有小偷?除了你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进入你们的房间。”听说胡铭晨被盗,那位胸牌上写着经理职务的酒店工作人员就立马撇清道。
“呵呵,是吗?你们这里是世外之地?怎么就不可能会有小偷?难不成小偷作案,还得先向你们报备?或者说你们是一伙儿的?”胡铭晨冷笑一下,一连串的反过来质问道。
“胡铭晨,你被偷了?丢了什么东西?”郝洋站在一边关心的问道。
“丢了一张银行卡,上面有几十万的金额。”胡铭晨回答道,他明着是回答郝洋的问话,实际上这个话是刻意说给那些IC和酒店的工作人员听。
听说丢了有几十万金额的银行卡,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这可不是小数目,也不算小案子了。
郝洋嘴巴张得大大了,对胡铭晨有几十万的卡,并且还带在身上,他是觉得不可思议,一直就没听胡铭晨提起过。
“你可别血口喷人,这怎么可能,你以为你说了就是啊。”那位酒店经理愣怔过后,急忙撇清道。
胡铭晨完全将酒店经理的意见给漠视,不但不回应他的话,甚至看都不看他,他就盯着那位领队的JC同志,等着他的意见。
“既然你说你丢了贵重物品,那我们就进去看看。”稍作沉吟,那位领头的JC同志道。
盛唐太師 tx程誌
胡铭晨既然找他们报了案,他们就不得不看看。如果是真的,那这个案子就得重视,如果是虚报,那后面再两样一起严肃处理。
三位JC进入房间,两位酒店方的工作人员也急忙跟上,生怕自己不进去盯着,会让酒店被坑了似的。当然了,他们也想看看,胡铭晨的房间,是不是真的被偷盗,要是真的,那他们的责任就不小了。
进到房间,看到里面的物品比较简单,酒店里面本身的东西就没怎么动过,就是胡铭晨的那个行李包打开了,衣服显得凌乱些而已。
“你说你的东西被偷了,东西是放在哪里被偷的?”将房间里的状况瞄了一圈,那位JC同志问胡铭晨道。
胡铭晨扯开自己的行李包:“就是这里,我的银行卡本身是放在这个夹层的,可是现在它被打开了,银行卡也不见了。”
“哦,你说你被偷就被偷,你说是银行卡就是银行卡,搞笑,都是你自己说的,有什么凭证?”那位酒店经理也凑上去看了看胡铭晨的行李包,然后不以为然道。
“我的东西被偷了,还需要凭证,这是何道理?法盲吗?我报警说我被偷了,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需要警方的调查,这都不懂?我有义务和权力报警,而JC同志有责任破案和找出真相。如果你们酒店的职员都是这样的水平和素质的话,也怪不得会在酒店里面发生这样的事情。”胡铭晨反唇相讥道。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现场都别动,我们会调查和了解。行了,既然你要报案,那就和我们去做一下登记,顺便啊,将那个故意伤害给讲清楚,弄明白,走吧。”现在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也找不到什么佐证,领队的JC同志干脆先将胡铭晨带走。
等到了所里面,再好好盘问下他,看是恶作剧报假案还是真有其事。
胡铭晨很配合,他们说去,胡铭晨半个字都不说,就跟着他们去。
到了所里面,胡铭晨就被要求先说清楚大山他们几个人在酒店的桑拿房被打倒的情况。
“JC叔叔,你觉得,我一个人能够对他们几个壮汉形成伤害吗?我要是遇到他们,怕是我躲着他们还差不多,怎么可能对他们下手呢。坦白点说,我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即便有那个胆,也得需要那个能力。”胡铭晨一口就做了完全的否定。
胡铭晨才不会去逞英雄,什么好汉做事好汉当,扯淡,那种人是傻瓜。胡铭晨之所以选择在桑拿房动手,是有考量的,那个地方本身不可能有监控,而干蒸房当时又雾气弥漫,正适合“草船借箭”。
“可他们就咬定是你埋伏袭击了他们?”
“JC叔叔,这个话我听起来……怎么那么觉得好笑呢。我,一个人,埋伏袭击一群壮汉,而且还是在一丝不挂的桑拿房里面。接过还他们都有事,而我却啥事没有,全身而退,可能吗?我就是个大学生,不是蓝波啊!”胡铭晨就是从可能性上去着手反驳。
“可他们……”
“JC同志,难道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当时还以为是他们互殴出现了状况,还是我同志服务员的呢。如果真是我干的,那我偷偷溜了,装作若无其事就是了嘛,何必还救他们,不觉得这个逻辑矛盾吗?好,就算是要赖账给我,那起码也得有点基本的证据不是,我想知道证据是什么。”胡铭晨装出很无辜的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