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6f0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線上看-第一千零三章 騷擾公主-p29cl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滴沥嗒嗒……”
喜庆的奏乐之声,回荡在洛阳北城的几条街道之上,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查看。
那新的馆驿,距离此地也是不远,这声音,自然也引起了各国使节纷纷走出大门,前去一探究竟。
“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大响动?”精绝国使节朝前方张望着。
所有人都看向了车师国的使节,车师国距离大汉国土很近,许多风土人情,也自然而然受到了大汉的影响,因此他们对大汉的习俗,自然比其余国家要清楚一些。
车师国使节是一个五十上下的男子,他捻着胡须说道:“汉人向来重视礼仪,无论喜事还是丧事,都有一套典礼制度,我看这喜庆的动静,不是有人成亲,就是有人乔迁新居。”
“喜事?那过寿也算喜事啊?”皮山国使节一脸疑惑。
车师国使节摇了摇头:“不会,如今还在当朝皇太后的寿诞当月,据我所知,依照大汉律例,皇太后、皇帝,还有皇后三人寿诞的当月,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是不可以大张旗鼓过寿,必须有所避讳。”
“嗨,你们在这里瞎猜,又有何用?找个人问问不就清楚了。”
乌孙国公主嚷嚷了起来。不过她现在又恢复了那全身包裹住的装扮,因此其他使节只当她是个随从。
这公主倒是雷厉风行,说干就干,这边话音刚落,她就已经跑了出去,难铎赫想要阻止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也赶紧跟了上去。
她动作倒是迅速,很快就问清楚,跑了回来,只是她先将情况告诉了难铎赫。
难铎赫随即对众人说道:“是那位鲜卑单于,步度根统领来到了洛阳。他诛杀了鲜卑叛贼轲比能,又协助大汉斩杀了高句丽的国主,被大汉皇帝陛下,赐予刘姓,取名刘步,受封定阳县侯,这是大汉朝廷给他配了车马仪仗,让他游街示威。皇帝陛下还赐给他一座新的宅邸,听说比咱们这馆驿还要大,还要华美,还有许多其他赏赐。”
一听有赏赐,这些使节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比咱们那宅院还要大?不得了,那得是多大的院子啊,里面得有多少仆从,才能伺候得过来?”
“这日子,怕是连咱们各国的国王陛下,也难以企及了,当真令人羡慕。”
“这鲜卑一族如今算是彻底成为大汉的附庸了,连他们的首领也在大汉朝廷中封侯做官,这一族迟早要融入大汉之中了。”
“大汉国实力太强,而且他们的物资如此富饶,这几日我在街市上,看到那些丝绸,瓷器,漆器,啧啧啧,这要是运去贵霜、安息等国,定能翻上百倍,甚至几百倍的价格。我看呐,能生活在大汉,可实在是一件美事。”
大家都沉浸在与大汉通商往来后,能赚取巨大利益的美梦之中,却有一人打破了这份美好。
“可是,我听说,大汉的那几个叛臣,如今已经攻下了数十座城池,眼看就要集合大军,攻到洛阳城之前了,你们说皇帝陛下能守得住么?”
众人扭头看去,却是大宛国的使节。大宛国与贵霜帝国还有北匈奴王庭同时接壤,这些年可没少受这两方的压迫,这次他们来大汉,未必就没有想寻求靠山甚至援兵的想法,因此眼下关注这些事,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的话确实也引起了诸位使节的疑虑。
“你不说我也险些忘了,听说那什么曹操,跟其他两个叛臣联手,聚集了百万大军啊,当真骇人,这要兵临城下,万一皇帝陛下失守了……”
“呸呸呸,你说点好听的,我等好不容易攀上了这颗大树,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倒下了,否则谁知道那些叛臣得胜后会怎么对待西域各国?”
“话是这么说了,不过叛军如此势大,那可是百万大军啊,就算要把咱们这些国家全部横扫一遍,也是绰绰有余了,对付一个洛阳城……”
这人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众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馆驿之中,乌孙国所在的院落,那位公主殿下,在自己房内,自然换上了女装,不过即便是在这里,房中的桌案上,也依然摆满了各种美味的糕点。
“殿下,难铎赫求见。”
“进来吧。”公主随手抓起一块糕点就塞进了嘴里,脸上当即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难铎赫推门而入,看见公主这般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公主殿下,小臣和不少使节商议过了,如今大汉叛军攻城在即,我们以为,这洛阳城未必能守得住,因此,我们决定,明日去向大汉皇帝陛下,请求提前回国。等大汉皇帝平定叛乱以后,我等再来继续朝拜。”
他满心以为这个主意最是稳妥,毕竟这是大汉的内政,他们身为外国使节,不便干预,也是无力干预,不如及早脱身为好。
谁料公主却一个劲摇头:“为何要走?我看那位皇帝陛下气质不凡,肯定本事不小,不用担心。”
“这……”难铎赫犹豫道:“叛军实力实在不小,绝不是那高句丽,乌桓之流能比,且不说我等留在城中,万一城破之后,会有性命之忧,即便保住了性命,叛军取胜,掌握汉国大权,到时候如果认定我等各国是来助拳的,发兵征讨,到时候我西域各国,可就要迎来灭顶之灾啊。”
可尽管他说得苦口婆心,公主还是态度坚决:“不走,我相信皇帝陛下,一定有办法击退叛军的。这时候我们如果走了,岂不是让他觉得我西域各国都是……都是……汉人那句话怎么说的……”
难铎赫提醒道:“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对对对,就是这句。你想啊,如果我们在这个危难关头留下来,到时候皇帝会怎么看我们?那对咱们以后和大汉之间的往来,可是有极大好处的。”
醜顏師”弟”寵你無罪
看着公主言之凿凿的样子,难铎赫也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启禀乌孙国使节,外面来了几个人,点名要见您随行的一位女子。”
难铎赫一听,这是负责自己乌孙国在大汉起居的一位仆从的声音。
“有人要见我的随从?对方是什么人?”
“小人不知,不过……看起来,都是一些城内的纨绔子弟,只怕不是什么善类。对方来的人不少,不过馆驿有禁军守卫,他们也进不来,就是不知您是否与他们相识,若是不相识,小人这就让护卫去赶走他们。”
难铎赫不假思索道:“我们在大汉没有什么朋友,马上赶……”
他话没说完,公主却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直接站了起来:“有人来找我,这多好啊,咱们在大汉没有朋友,如果对方有趣的话,正好可以认识下嘛。”
“公主,对方身份不明,只怕……”
“哎呀,没什么好担心的,你没听见么,这里有他们大汉的禁军,咱们不会有危险的,走,跟我出去看看。”
说完之后,公主自顾自便朝外面走去,难铎赫无奈,也只能跟了上去。
權欲誘惑
两人一路出了馆驿,来到了大门口,外面果然有几个身着锦衣的青年,这几人看到公主出来以后,个个双眼放光,急忙围了过来。
“哎呦,出来了,出来了。”
一群公子哥,很快把难铎赫跟乌孙国公主给围起来,个个都用轻佻放浪的眼神盯着公主不放。
公主倒是丝毫不害怕,她看着这些人,好奇问道:“听说你们想找我玩?”
“没错没错,在下是太原王氏子弟,当今司徒,是在下表舅公,在下没有恶意,就是想请姑娘一同去……去……去赏花,对赏花。”
“在下是博陵崔氏子弟,当朝司空是我的堂叔公,在下也是一样,想请姑娘去赏花……”
我做許仙的日子
“还有我,我是……”
众多公子哥,一个个都开始了自我介绍,听得难铎赫眉头紧锁,这些人都是大汉的达官显贵,他既得罪不起,又不敢让公主陷入险境,实在让他左右为难起来。
不过这位年轻识浅的小公主,显然就没有他这个担忧,面对这些摆明了不怀好意的公子哥,她却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好啊,我第一次来洛阳呢,都不知道哪里好玩,你们知道么?可不可以带我去玩啊。”
一个少女,尤其是绝色的少女,说出这样一句话,哪怕并没有什么撒娇之心,却也实实在在地是一次让几乎所有男子都无法拒绝的撒娇。
众多公子哥当即点头如捣蒜:“没问题,姑娘想玩什么,本公子都愿意奉陪。”
“跟我去吧,我带你坐船游遍洛水。”
“洛水有什么好玩的,还是跟我走为好……”
几人原本结伴而来,是担心对方身为外邦使节,仅凭一人的身份,难以威慑到对方,想以人多取胜,凭借他们这么多人的背景,足以让这些小国的使节不敢拒绝。
不过如今眼见这女子如此爽快就答应了,那这些公子哥,自然就想着自己单独和这位绝色美女相处了,又怎会愿意与他人共享?
因此,这十几人很快就为了谁先带她走,而吵得不可开交起来。
公主看着他们如此争吵,只觉得耳边如同苍蝇一般,“嗡嗡”吵个不停,想出去玩的兴致,也瞬间被败了个精光。
“你们好吵啊,一点也不好玩,我不跟你们去了。”
她一甩衣袖,转身就要回去馆驿,难铎赫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那些公子哥,眼看着刚要到嘴边的鸭子,怎能让其这么轻易就离开?
几人连忙跑上前来,拦在了二人的面前。
“不行,你方才已经答应了会跟我们走,怎能随意反悔?”
难铎赫急忙护在公主身前:“各位都是大汉的显贵子弟,难道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女子么?”
其中一人冷笑道:“哼,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不就是你们使团中的一个侍女么?本公子大不了出钱买下,一千金,怎么样?对你们这些外邦的乡巴佬而言,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钱了吧?拿着钱,快滚,这女子归我了。”
他伸手就要去抓那公主,难铎赫大惊,本能之下便一掌将他的手给拍开。
“哎呀……”那公子哥手背上被重重拍了一下,不禁有些生疼,当即恼羞成怒。
“你这厮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手打我?”
难铎赫眼见对方发怒,虽然有些害怕,可事到如今,也容不得他懊悔了。
“在下并非有意的,只是足下如此无礼,在下也是万般无奈,这才……”
“什么万般无奈,我看你就是找打,来人呐……”
那公子哥一声令下,便有十余名随从护卫跑了过来。
“快,把这个家伙给我揍一顿,然后把那女子带回府去。”
他暴怒之下,直接下令,可身边一名要好的公子急忙劝阻了他:“万万不可。那区区一个侍女,你抢回去也就罢了,这人可是堂堂正正的外国使节,你把他打了,可是不好交代啊。”
那人一想,也觉得有理,便说道:“那就饶了他吧,快点将那女子带回去。”
这边动静闹大了以后,难免惊动了馆驿的护卫,一队禁军直接跑了过来,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对着他们喝斥道:“朝廷馆驿重地,岂容尔等在此喧哗?”
难铎赫如见救星一般,急忙高声呼救:“救命啊……他们……他们要强抢我乌孙国的公……的侍女……”
那队长一听,立刻脸上显出了怒容,这事要是让他们成功了,他们这些负责守护馆驿的禁军,前途也就彻底走到头了。
“尔等何人,如此大胆,还不快些将人放了,速速退去?”
那些公子哥却丝毫不惧,反而一脸挑衅地看着他:“怎么?我们就是不放人,你敢把我们怎样?嘿,不怕告诉你,我们这些人都是当朝显贵之后,凭你一个小小的禁军什长,我呸,连给老子提鞋都不配。”
“就是,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也敢阻拦我们?还不快滚开。”
異世妖孽
馬小虎的成長生涯 馬小虎
禁军队长也看出了这些人的来头,可脸上却没有退却之意:“几位既然都是名门之后,更应该懂得朝廷的体面。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抢夺外邦使节的侍女,成何体统?传了出去,岂不毁了诸位家族的名声?我禁军奉命守护馆驿,莫说是你等,便是你们身后的长辈亲至,也休想从此地带走一个人。”
“哟呵,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几个公子哥大怒不已,当即呼喝来了自家的众多护卫。
“要是你们禁军统领,或者副统领在,嘿嘿,哥几个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不过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什长,也敢阻挡我们?小的们,给我硬抢!”
这十几个公子哥,总共带来了不下二百名护卫,他们一听命令,也不管对方是什么禁军不禁军,便全部一窝蜂地涌了过来,试图将那乌孙国公主给强行带走。
这公主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当时就被吓得花容失色,而难铎赫更是惊慌失措。
那禁军什长一把抽出了佩剑,高呼一声:“将士们,拦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