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s5o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笔趣-第1319章 必須顯擺展示-sh33c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黄小毛好像压根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有多大气味,自豪的把脸就扬了起来,认为圆圆则赞美,是真心实意的。
“那是,小圆圆,你且在一旁观战。
看我黄大将军,保你一家平安。”
这货也是直接上头了,穿上戏服,就是大将军了吗?
小孙睁着模糊的泪眼,真的看不下去了。
刚想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圆圆打消了他逃避的念头。
贴心的给他擦了把眼泪,同时小声的问。
“小孙,这什么情况?”
小孙哪里知道什么情况啊?
植物大領主
“黄大将军,你这是什么情况啊?
刚才不吓跑了吗?”
黄小毛一听这话,当时就不高兴了。
看似威风的,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没有几根红缨的金枪,加强了臭味的弥漫。
本想嘴硬几句,可能是他觉得说违心的话,与自己现在的身份不符,直接把实话说了出来。
“刚才是有点拉胯,送死也没有本钱,太憋屈了。
老太太说的对,确实羞先人。
回去的路上我就想,活得唯唯诺诺,一万岁又如何?
虽然我只是个保家仙,但是当初说好的。
保家,就要保家。
小圆圆今天遇上强敌,我打不过就跑了。
那当初说好的,都是放屁吗?
她把我写堂单上,就是为了让我蹭吃蹭喝蹭可乐吗?
今天我要是躲了,以后还咋照镜子?
虽然我不是人,但是我也要脸。
于是,我…”
说到这,黄小毛面带难色,好像下面的话,不太露脸。
大家没想到啊。
邪惡首席的小醜妻
黄小毛说的这几句话很真诚啊。
老老实实承认了自己的无能。
魔王也瘋狂
小女人 南宮祁
農場仙途
直面自己的胆小与你懦弱。
为了守住了自己的道德底线。
最后他还是决定勇敢面对诺言。
这些都让人不禁肃然起敬呢。
“于是,我趁着黄三太爷不在家。
偷了我们黄家祖传的宝贝。
有了祖先的庇佑。
我觉得,自己能够守护,应该守护的诺言。”
提到诺言二字,黄小毛用金枪一指举钵罗汉。
“阿罗汉,你休要猖狂,我不怕你。
黄大将军我是拜三清的,你的佛祖我不认。”
也不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壮胆,还是在给自己找心理依靠。
反正这句话说出来以后,黄小毛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被那恶臭的金枪指着,举钵罗汉真的退后了两步。
没有搭理黄小毛,而是在地上找起东西来。
黄小毛一看,自己这是被无视了啊。
穿着祖传的宝贝,偷出了黄家所有的家底。
竟然被对方无视了吗?
这让他怎么能忍?
从小到大,每逢年节。
黄家长辈都会把这几件宝贝,请出来祭拜。
一件一件的赞颂,每件宝贝的来历,用处,经历,战功。
同时高歌,他们黄家的先祖,是如何在封神一战中,奋勇杀敌,百转千回的光辉事迹。
每个黄家子弟,最原始最单纯的梦想,就是穿上这身宝贝,征战沙场,四海扬名。
今天,自己虽然是偷摸穿了出来,但是毕竟是穿上了从小的梦想。
王牌狙擊:老公快臥倒
被人无视,忍不了。
黄小毛想要直接动手,干死这个没有眼力见的臭喇嘛。
可是,好不容易穿上这身行头,不显摆一下,更忍不了啊。
就像你明明娶到了校花,完成了从小的理想。
结果同学校友死光了。
你想要炫耀一下,没人理解你的幸运。
那是得有多郁闷啊?
也不顾举钵罗汉的无视,黄小毛把金枪往地上一插,大马金刀的开始炫耀起来。
“今天,既然你们都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我就让你们开开眼。
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宝贝。”
大伙瞬间都石化了。
没人想开眼啊。
老公比我小三歲
更没有人想知道你那是啥宝贝啊。
大家忍受着刺鼻的气味,没有任何怨言,更不敢搭茬。
就是想着,你赶紧打完,赶紧回去,让大家喘口气。
咋还给自己加戏呢?
还成了地摊卖货的了?
就差腰上挂个小音箱,耳朵上别个麦克风了。
人家毕竟是来帮忙的,但凡懂点人情世故,也不好意思打断人家的炫耀,只能默默忍受。
黄小毛摆好姿势以后,一指破败的金枪。
枪头,枪柄,还算完好,只是枪尾短了一截,好像被人砍去了一样。
原本的红缨已经掉得不剩几根,离远了看是柄金枪,距离近了,上面还有这不明物质的污垢,好像上锈了,又或者是镀金。
“这柄枪,名叫勾陈枪,勾陈大帝的勾陈,想当初…”
小孙在他讲解的同时,还是把眼睛闭上了。
实在受不了,他在那吹牛掰。
圆圆的想法就比较简单了。
自己家的黄师傅,再臭,也是来给自己保家的。
所以责无旁贷,充当了捧哏的角色,适时的表达震惊。
省着冷场,黄小毛尴尬。
穆恩其实也没在意黄小毛在那吹,而是更关心举钵罗汉的行为,有点古怪啊。
捂着鼻子,凑到了举钵罗汉身边。
“罗汉爷,您啥玩意丢了,我帮你找。”
举钵罗汉正在翻找着地下的碎冰,刚才震碎大冰瘤子的时候,碎冰很散,满院子都是。
“我在找口罩。”
口罩?
对了,刚才被冻在大冰瘤子里,被强摘下去了,也算是啸天猫的功绩。
只是,为什么找口罩吗?
你已然长成这样了,现在才想起来遮脸,有点晚了吧?
“罗汉爷,何必在乎这些细节呢?
外表只是皮囊罢了,没必要执着吧?”
举钵罗汉一下就炸毛了,正反双抽,把穆恩给抽倒在地。
“要不就帮忙,要不别哔哔。
这么臭,你闻不到吗?”
捂着脸,坐在地上的穆恩,没有任何羞耻。
好像刚才没有抽在她脸上一般。
除了有点小惊讶,也不是因为挨抽。
“罗汉爷,嫌臭,您可以捂住鼻…”
说到鼻子,穆恩不敢往下说了。
举钵罗汉的脸,已经被共康惠撞成了扭曲在一起的菊花。
哪里还找得到,鼻子在哪里啊?
总不能把整个菊花都捂起来吧?
赶紧低头,趴在地上,帮着举钵罗汉找口罩。
石火珠站在楼上,本来捂着鼻子,还算过得去。
看着旁边的李赛氏,好像没有嗅觉一般,很是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