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blq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ptt-231 嬴天律:子衿纔是我親妹妹【1更】讀書-abmke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这家甜品店是一对夫妻开的,纯手工,每天限量,所以也只有沪城旁边的那座城市有。
但因为味道绝佳,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去排队。
沪城曾经就有家族出资说帮那对夫妻扩大店面,但被拒绝了。
嬴天律是中午去的,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买上。
这两天,他也想了很多。
他能做的迟了这么多年,也弥补不了什么,只能从各个方面去补偿。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哥,但他会认真去做。
嬴玥萱的耳朵嗡了一下,她的手停在了空中,就这么和嬴天律完美地擦肩而过了。
邪龍道
她面上的笑意一点一点地凝去,逐渐变得苍白。
既难受,又尴尬。
嬴玥萱怔怔地看着嬴天律,眼圈红了。
她就算反应再迟钝,也意识到这些天嬴天律对她的避而不见,不是因为工作太忙,而是知道了她不是他的亲妹妹。
原来那天在门外,嬴天律是真的听到了。
但偏偏也不给她说,让她真抱了一丝幻想。
钟曼华也没料到嬴天律是去找嬴子衿的,还专门把给嬴玥萱的甜品也给了嬴子衿。
她神情难看,脸色铁青,却没有直接开口呵斥。
嬴天律是她生的,她当然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
很固执,很正直。
如果她当下跟他起冲突,他绝对会跟她对峙。
说不定,还会直接让宴会的宴客们知道,嬴玥萱才是真正的嬴家养女。
就算她不承认,这些宴客们还是会怀疑,这样对嬴玥萱的名声不好。
钟曼华又怎么不知道嬴天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他就是在表态,嬴子衿才是他的亲妹妹。
钟曼华捂着心口,气得不清。
尤其是看见嬴玥萱面色苍白的时候,更心疼了:“小萱,别难过,妈妈和爸爸一直在你这边的。”
“你大哥也只是一时这样而已,他最疼的也还是你。”
“没,我不难过。”嬴玥萱迅速低下头,声音颤着,但笑了笑,“我应该高兴,我原本就不是哥哥的亲妹妹,妹妹也受了很多苦,哥哥又怎么可能不疼她。”
虽然是这样说着,可她还是没忍住,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她抬手去擦,却越擦越多。
钟老爷子对她的态度有变化,她是能接受的。
毕竟她知道,她是外孙女,自然是比不过钟知晚这个姓钟的。
当然,以前钟老爷子对她们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嬴玥萱一直都给自己留了心理的缓冲准备。
这样一来,就算以后钟老爷子偏心钟知晚,她也不会有什么落差感。
可嬴天律不一样。
嬴天律只有她一个妹妹,自然什么事都惯着宠着她一个。
没有人分享这份亲情。
所以她才会怕。
可她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巧手神偷 於兒
嬴玥萱缓缓地呼吸了几下,低声说:“妈,我去趟洗手间。”
钟曼华也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放下手中的酒杯:“妈妈陪你一起去。”
好在这个时候来宴会上的人还不多,也就几个公子哥和千金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挺奇怪的,但也没去问。
嬴子衿看着嬴天律递过来的袋子,稍稍沉默了一瞬。
她向来是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真心的好意。
又因为她身体有缺陷,所以谁对她好,她会百倍地还回去。
只是嬴天律,她目前还没有接受他的打算。
傅昀深靠着餐桌,修长的腿微屈着,容色俊美,纨绔劲儿尽显。
盛情難卻:少爺,請你放了我
他伸手,把一袋子的甜品接了过来,唇勾着,笑:“真是麻烦嬴公子跑那么远了,小朋友认生,还和你不熟,我帮她拿了。”
嬴天律的手一顿,眼神渐深。
他当然知道,傅昀深从O洲那边回来后,和嬴子衿走的很近。
但也确实没做什么越轨的事情,反而帮了她很多。
即便沪城人人都说,傅昀深是一个只知风月、只会讨女人欢心的纨绔公子。
可嬴天律一直都没把这当回事。
如果傅昀深真的是一个纨绔公子,就算有傅老爷子护着,能够在波涛诡谲的傅家一直活到现在?
看不透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嬴天律也知道,想让嬴子衿接受他,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甚至,他已经做好了一生去弥补的准备。
他还是将甜品袋子放在了傅昀深,但走之前,警告了一句:“她年龄小,你不要欺负她。”
“小朋友,你这个大哥——”傅昀深将甜品袋放在餐桌上,顿了顿,声音含着几分笑,慵懒,“好像对我敌意不浅。”
嬴子衿微一挑眉,不紧不慢:“那你应该没发现,我外公也对你敌意不浅。”
傅昀深闻言,桃花眼轻轻地扬了扬,勾魂摄魄:“因为我爷爷偷他的零食?”
“不是。”女孩倒了一杯果汁,喝了一口后,说,“因为你想顶替他的位置,当我外公。”
“……”
**
嬴天律给嬴子衿送完甜品后,也没去找钟曼华和嬴玥萱,而是去和他关系很好的一个公子哥姜珩碰了面。
姜家也是沪城的一个大家族,仅次于四大豪门之下。
姜珩和他一般大,交情也最深。
两人走到吸烟区。
“天律,你这是怎么回事?”姜珩终于能够把心中的困惑问出来了,“你怎么去找你们家那个养女了?”
“我刚才可看见了,玥萱都哭出来了,不过去安慰一下?”
嬴天律将西服外套脱下,递给一旁的侍者,神色很淡:“子衿才是我亲妹妹。”
姜珩猛地怔住,瞳孔一缩:“什么?!”
“那个被我姑姑偷走扔掉的婴儿,也是子衿。”嬴天律说,“当时我爸妈其实就没把她找回来,为了不让嬴氏集团的股票发生动荡,让其他豪门嘲笑,他们领养了小萱。”
姜珩微微地吸了一口气:“竟然是这样?”
豪门内的狗血事情不少,但像这种的,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要不然还被蒙在鼓里。”嬴天律点了根烟,自嘲一笑,“我要求公布子衿的身份,但我爸我妈不让。”
顿了顿,他又说:“你知道我给我爸打电话,说他们不公布子衿的身份没关系,我也可以帮着做亲子鉴定,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姜珩顺着他的话问下去:“说什么?”
“他说我做了也没有用,就算其他人信了,他也不会动小萱嬴家大小姐的身份。”嬴天律淡淡,“你也知道,比起我爸妈,我在沪城的名流圈子还是根基浅薄。”
“所以我爸妈那一辈,我奶奶那一辈,都不会信,可他们的承认,才更重要。”
不被承认的身份,根本没有什么用。
并且,四大豪门一直也只是表面对付而已。
实则,暗下的勾心斗角很多。
他若是和钟老爷子一起出来澄清,指不定会被其他人认为两人合力谋取嬴家的财产。
这样一来,钟家和嬴家的一些旁系分家,就有理由发难了。
“你这爸妈……”姜珩摇了摇头,好半晌,才慢慢地吐出来一句话,“不过倒也正常。”
大部分豪门,只重利益。
手足相残的事情,也不在少数。
嬴玥萱有多优秀,众所周知。
她虽然不是那种绝世美人,但亲和力很强,和陌生人也能够很快地聊到一块去。
姜珩也挺喜欢和她相处的。
而且他也听说,嬴玥萱在O洲那边的公学留学一年,却已经加入了一个科研团队。
据说这个科研团队的领头人,那是学术界知名的教授。
她才17岁,前途无限量。
更不用说,嬴玥萱本就是钟曼华和嬴震霆看着长大的。
情夢柝 蕙水安陽酒民
十六年的养育,感情肯定要比一个找回来才一年的亲生女儿要深。
以前,姜珩见过嬴子衿几次。
无论从气质还是学识上,是真的没办法和嬴玥萱比。
不过这一次再见到,他惊艳了好久。
“我要想个办法。”嬴天律将烟灰点进烟灰缸里,拧眉,“找个更加德高望重的人,帮子衿澄清身份,我爸妈还没办法去否认的那种。”
“有些不太可能。”听到这话,姜珩摇了摇头,“这样的人,沪城没有,除非你找的是帝都穆家聂家这种,还必须是穆沉舟爷爷那一辈。”
可这怎么可能?
这些帝都大家族,哪里会有那个闲心情管沪城四大豪门的事情?
東北仙家那些事 機動巴人
惡少的小小新娘
姜珩正说着,视线不经意地一瞥,忽然定在了宴会厅的门口处。
他怔了怔,推了推嬴天律的肩膀,抬起下巴示意:“天律,你看。”
“怎么?”
嬴天律转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