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dmp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106.我心既光明,何以合爾道展示-48yha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此时的感觉,就好像处于一种长眠状态里,却又格外清醒。
他已经没有半点心思去顾及其他事了。
他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细胞都在与黑潮交锋。
这种交锋,每一处单独拿出来,都可以说上十天十夜都说不穷尽,然而此时这样的“单独”却有不知多少个。
此时的他坐于酒海盆地之中。
在努力地控制着一念去计数。
他默默地数着,以便不忘记时间的流逝。
只要时间还流逝着,他就是还是自己。
然而,这种对抗,根本就没有一个时间概念,或许是有,但这个时间概念却是一个宇宙的时间概念。
在宇宙里,一颗星辰需要多久才能形成?又需要多久才会毁灭?
以星辰比作人,人类生灭不过百年,这百年是人类的计数,但星辰的百年却不知比人类多了多少亿倍。
在这无穷念头里,他有时候也会偶然去想…
如果这世上,一切都是有等级的那多好。
天道是100级,老祖可能是50级,正常修士们都是20级左右,然后不停地打怪吃经验,就可以提升到100级…
如果这世上,在宇宙里有着无穷种族,通过种族不停地对抗,然后进步,然后强大,那该多好。
可…并没有。
这样的宇宙,人类是孤零零的,没有异族侵略,没有异族邻居。
如果这世上,还有着许多大能,就如同人类世界一样,你力量强了、地位高了,就自然能看到他们,自然会被卷入更高层面的对抗之中,然后总有着对手能让你进步,让你提升到可以去灭杀“天道”的程度。
那该多好。
可…并没有。
絕世風華,廢柴狂妃惹不起
若从凡人通往“天道”的路有一千米长,那么人无论如何努力、哪怕到合道,也不过才走了一米的距离。
如果这世上,修行了一门功法,就可以毁天灭地,拯救世界,那该多好。
就好像…穿越前在地星上看过的一些影片,影片里无论多么可怕的灾难,最后都会通过“找到一个东西”就能解决“世界末日”的危机。
他多想真实世界也是这样的,他只需要找到“这么一个东西”,就能够拯救自己,拯救亲人,拯救一切。
要么,就是修炼了功法,突破到了“天道层次”,然后与“天道”厮杀,就如同两个武者厮杀一样。
如果,真有这样的功法,那就好了。
如果,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人类永远不相信自己不是主角,似乎如果“自己不是主角了”,然后就不需要努力了,就可以自暴自弃、怨天尤人,说几句“努力了有什么用”“傻子才努力”之类的话,又或者口出狂言、洋洋得意地说一些蠢话,然而这不过是软弱无能狂怒的表现罢了。
人类永远会给自己留下一点念想上的希望,然而这希望之渺小对于宇宙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连尘埃都不算的生命,怎么让巨人去侧目?
万物皆有法,这法却不是为人类而生,却不是为宇宙里的任何存在而生,
就如同人的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五脏六腑的功能不是为了一个细胞里的细胞核里的粒子的再小粒子而存在的。
宇宙冰冷黑暗,在其中,人类其实从不是主角,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超脱。
夏极越是对抗,就越明白这一点。
他比谁都清楚他在做的事,他想要做的事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除非双眼一闭,进入自己构织的梦境之中,自欺欺人地骗着自己,那才能从这冰冷黑暗残酷无情的真实里跳出去。
他再清楚不过自己的渺小了,再清楚不过哪怕九位老祖口中所说的太上,以及那位阿弥陀佛,也是再渺小不过了。
小一点的蝼蚁,与大一点的蝼蚁,又有何分别?
哪怕意志再坚定的修士,亦或是贤人,经受到这种念头上的冲击,尤其是这一切还不是谎言的情况下,道心怕是会如“千里之坝上的那一点蚁穴”,再一念就是彻底溃败。
一念之差,就可以覆灭一切。
即便不覆灭,也是前途没有任何光芒。
人类熙熙攘攘,修士厮杀争斗,所做的一切,哪怕到了合道层次,也永远都在“天道”的五指囚笼之中。
这囚笼是人类自认为的囚笼,事实上,“天道”根本就没想过这一点。
是的,人类就好像无法接受自己不是主角一样,同样无法接受自己做的事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同样会寻找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去为之辩驳,甚至闭上眼不去看,塞上耳不去听,似乎只要看不到真相、真相就不会存在,否则就会自暴自弃,怨天尤人,迷失自己。
夏极再清楚不过了。
然而,即便如此。
他还是要对抗。
还是要孜孜不倦地继续对抗。
去逆那“顺天者,醉生梦死”的“天”。
逆天,只是因为心底这熊熊燃烧的人类之火,还未曾灭。
火未灭,与能否燃尽这黑暗的世界,又有什么关系?
少年从地星而来,跨越时空,一脚踏入大商皇都,虚度十余载,苦读三年经,独自守孤城,再战八方敌…
他一步一步走高,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再回首,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距离那些同行之人太远太远了。
再仰头,却又发现不远的前方根本就再没有道路了。
黑黢黢的虚空,危险神秘的宇宙,终点的合道。
再不会有其他道路了。

黑潮如无上魔龙,在无穷星河之间腾挪着。
每一张人脸,可能都是人类曾经奋斗过、努力过、厮杀过的先贤。
每一个古主,荒主,浩劫之主,甚至虚主,都是人类圣贤癫狂之后互相融合的意识。
即便如此,黑潮还是遵循着既定的规则,在一股玄奇力量的牵引下,绕着既定的轨迹向着人间缓缓而来。
然后,黑潮会从人间带走新一批的“大能”,壮大自己的“血肉”,就如人体完成了一次寻常的“新陈代谢”。
继而,它又会扭动着以光年计的长躯,向着宇宙再深处而去。
等一万两千年,再稍稍靠近人间一次。
等二十八万八千年,再靠的更近些。
周而复始,直到永恒。

天风忽起,从星河而来的万般宇宙之风降临了月星,这些风携带着极度浓郁的灵气。
天风一边撕裂着月星上“机缘到了”的修士。
同时,这些宇宙之风携带的灵气凝聚的如有实质,化作“灵气流星”轰砸在月之光面和暗面上,形成了一个个奇异的环形山、陨坑。
风又卷起着月星上的灵气。
如同当初人间升腾起一座通达月星的天梯,如今月面也产生了变化。
就如一个出现了“豁口”的气态之球,这球的一边忽然开始爆发出极多的“喷射物”,这些“喷射物”都是灵气。
灵气在月星更远处组成了一个个巨大云团。
这些云团很快开始了“冷却”,然后凝聚。
逐渐地,灵气云团又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致密灵气空间。
这空间逐渐地稳定下来,而神奇的灵气、宇宙的规则,竟使得的这空间有了形态。
从月星仰望,竟能见到其中有灵气山河,有一座座浮空的灵气岛屿,场景之美,之辽阔,令修士界的修士们都不禁乍舌。
苏甜知道的…
这是天仙界。
天仙劫虽然还没到,但是风劫却已经到了。
风劫持续五百年,度过了风劫就是天仙了。
到时候,天仙界也稳定了,这是更在修士界之上的一界。
她侧头想看夏极,却已经看不到了。
没有人知道如今夏极如何了,以他为中心,尽是黑潮。
尽是人类先贤圣贤的尸骸残骨、精神残存。
只是,他们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和疯狂之中…

这些混乱和疯狂,终于把夏极的躯体完全的碾碎了。
夏极的身体已经彻底地融入了黑潮。
只不过,那金色小婴儿还在。
婴儿体内黑色的血管纵横交错,火红的心脏跳动不息。
他右手指天,左手指地。
星辰在变,万物在变,山成平原,海化桑田,唯他不变。
逐渐地,那金色开始变大…越来越大…
直到化作了一个横亘于虚空,端坐在月星旁的少年,少年双手合十,口中似在诵着什么。
如果从更高的视角去看…
夢回大明春
愛情休止符
不见人间,不见月面,不见天仙界。
宇宙里好像只剩下这全身散发金光的少年,还有远处那体长足有光年的黑潮魔龙。
少年独坐在这残破世界的中心,独坐在濒临毁灭的宇宙边缘,诸道神念皆在一一对抗,他的心神已经化作了一种本能。
昔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今日,少年在此,亡魂不安,便不醒来。
一人度化,悠悠亿载圣贤大能。
一字一句,皆是发自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宏愿。
心是太阳,血流黑潮。
錦娘妙匠 亦函
无穷无尽的宇宙之热,无穷无尽的黑潮与他交融,此情此景,令人已经失去了震撼之心,甚至连膜拜都已经忘记了。

苏甜仰头望着。
小苏仰头望着。
苏月卿仰头望着。
七十二弟子里还活着的人仰头望着。
人族仰头望着,妖族也仰头望着。
这一世又一世的妙妙仰头望着。
诸多回忆开始爆发,开始冲击。
也许因果在这里都该有一个句号了,又也许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是的。
才刚刚开始。

夏极此时的意识已经飘飘渺渺,他恍惚只见天穹之中的一缕规则,便是抬手抓住,那规则化而为印,却又瞬间消融,附着于他体表。
再恍惚之间,他见到滚滚洪流糅杂着诸多灵宝,从星河深处而来,如同一条璀璨的九色神带环绕四周,他抬手一点,那些神带便是飘到了他周身。
他仰着头,看着那无比遥远之处越来越近的黑潮,心中无比宁静。
他已经彻底习惯了这躯体每一处的对抗,而这么多的对抗又形成了他的躯体。

又过了许久。
他忽然心有所悟,竟然从这虚空里起了身。
他踏步往星空深处而去。
星空深处,也有一道飘飘渺渺的影子走来。
那影子周身充斥着根本不是人能够窥视的玄妙,仿是看上一眼,都会因为过多的信息而使得脑子直接爆炸。
春宮繚亂
那影子看着夏极。
以一种可以被理解的声音道:“你来于彼岸,成于我道,此时不合,更待何时?”
夏极静静看着这道影子,他没有任何犹豫,因为他所有的信念都已经坚定无比了。
他缓缓道:“天下至阳为我心,黑潮魔龙为我血,五百年一次的生灭,五百年一次的铭心刻骨……”
那影子静静等着。
夏极继续道:“道友,我立了愿,承了大因果,这愿这因果皆不在你这边,你让我今天如何与你合道?!”
“道友?”
那影子似是发出一声无有情绪波动的嘲讽。
祂抬起手,玄之又玄的力量化作一只可以被当做是拳头的拳。
这力量,已经难以用任何词汇去形容,去比拟。
夏极闭目,默然承受了那一拳。
嘭!!!
他周身竟是瞬间崩溃。
金身瞬间化作虚无。
然而…
他的心还在跳,他的血还在流。

那已经靠近的黑潮,忽如挣脱了“维系它在既定轨迹上运行”的力量,以光年计算面积的“怨灵之海”向着夏极翻滚着扑来。
虚空里,一道意志、无数意志汇集成一句意志:我们就是你,你就是我们,你既与天道厮杀,那我们便助你,便成为你。
隐约之间,好似有无穷的身影,无穷的圣贤,在破灭擂鼓声里,奔跑在这杀伐黑暗的大地上,高举战旗,前赴后继。
然而,却尸山成海,血流成河,直到最终,那最后一道孤零零的的身影走到了这片大地上。
他接过了战旗,站在了对手面前。
而诸天的怨灵忽然都沸腾了,向着他疯狂而去,使得他超越了自己原有的局限,原有的束缚,一瞬间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再是蝼蚁的存在。
已经崩溃、虚无的金身又重新凝聚了起来。
夏极看着面前那道玄之又玄的黑影,道出一声:“我心既光明,何以合尔道?”
声落。
一股恐怖到极致,无法描述,无以形容的力量,化作拳头向着那黑影轰去。
这也许是自开天辟地以来,人向着天道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的挥拳。

PS :今天没了,另外,别担心,如果是传统玄幻到这来很可能就结束了,但小水要说,真没结束….后面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