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ci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發生了什麼看書-6yp4c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那么首先,第一个吧,Avenger吗?这个应该是最有可能的吧。”不知何时,这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战士”站在了远坂家附近的一个屋顶之上。
没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
騙婚101天
毕竟无名英灵正在和因为黑化间桐樱转化成Avenger的美杜莎,不,或者应该说戈尔贡比较正确一些。
因为此时的美杜莎,毫无疑问的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非常符合戈尔贡这一个说法的概念。
“人的话,暂时不用管应该可以吧。”骷髅面具看向了就在戈尔贡身边的间桐樱。
他本身并不是英灵,甚至应该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游走在生与死之间,一如既往。
幽谷中生死的境界暧昧。
持续接触死亡的剑士,虽已死亡却仍在生存。
Avenger,也就是复仇者的意思,在正常的圣杯战争之中,理论上是不可能出现的存在。
所以说,一旦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情况,那么找Avenger的话,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了。
最少,在他的思考之中是这样。
毕竟人生哪来那么多思考的时间,直接将对方砍了就行了。
本来的话,他不应该出现在圣杯战争之中。
毕竟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对圣杯的渴求,然后圣杯战争的大圣杯也没办法将他召唤出来,虽然说如果通过一些比较特殊的方法,在他的同意之下的话。
那么就能够让他像现在这样,召唤出类似于他分身一般的存在。
虽然说,就算是只有分身,但是还是拥有他的一部分的能力就对了。
至于说这一次,他为什么会出现。
毫无疑问是为了人理,才会出现在这里。
就如同林云他们所推测那样的情况。
这个半位面的确是类似于世界投影一样的感觉。
但是因为资料的不完全,然后,要说林云他们之中,最像施法者的,也就只有看上去是猴子,实际上也是猴子的狂法师,还有林云。。。。。。
总之,这些人之中,就没有正经的施法者,更不用说是学者那样的施法者。
如果有那样的存在的话,那么他们就能够通过一些探知位面的法术,就能够知道一些事情了。
比如说这一个半位面,虽然说在被破坏了之后,就会恢复完整。
但是让人感觉诡异的是,在这里的一切破坏,都会反馈到主世界,并且还是所有在盖亚以及阿赖耶掌控之下的所有的平行世界。
对,就是所有的平行世界。
也就是说,理论上来说的话,这一个半位面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也会反馈到物质位面之中。
总之,这样的情况,明显不对劲。
放着不管的话,最终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也因为这样,在阿赖耶找上他之后,他也就顺水推舟,来到了这里了。
不过,因为这个半位面的限制,他似乎并不能将自己的本体进入这里,所以只能够通过分身,以从者的身份进入这里。
在这一点来说也是非常奇怪。
毕竟去一些奇奇怪怪的世界,或者是半位面,他可以说是经常去,而且还是没人能够察觉到的那种。
但是,现在却是发生这样的情况。
只是,他虽然说有一点点的战斗力,但是他并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除这样的状态。
对此,阿赖耶的建议就是。
将所有从者强行送回英灵殿再说吧。
于是,翻译过来就是,将所有从者砍死。
当然,可以的话,他其实并不想杀死太多的存在,毕竟他虽然说见惯死亡,但是可以的话,无辜之人,还是不要受到伤害。
这也算是他的信仰。
于是。。。。。
因为戈尔贡乱开炮的行为,毫无疑问,在物质位面那里,绝对会受到不少的伤害,加上他降临的地方就在周围,所以虽然说看到了远处的海魔。
但是他还是直接来这一边了。
毕竟海魔那一边,看上去似乎快被解决的样子了。
伴随着仿佛风一般的流过。
那一个站在屋顶上的身影已经消失了,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不,不对,因为伴随着一阵嚎叫的声音,戈尔贡还在通过那其实是头发形成的蟒蛇,向着周围到处射光束,破坏周围,同时阻挡着无名英灵的接近。
只是,就在突然之间。
无名英灵却是突然感觉一股恶寒的感觉,那是他心眼自然而然传来的恐惧感。
然后不知何时,在他的面前,一个以全身披着黑袍的人手持巨剑在那里,缓慢地走动着。
看上去缓慢,但是。。。。
“覆天七重圆环。”以平生最快的语速,无名英灵连忙喊道。
而伴随着他的投影,仿佛樱花一般的护盾出现在他的面前,数量为7个。
但是,几乎瞬间,这7个的护盾全部都化为了碎片,不过最少。
在这样的千钧一发的时间之中,无名英灵最少向后后退了那么一小步,勉强躲开了那一把让他充满恐惧的一剑。
萬象神 為刀癡
“反应不错,少年。”明明看上去非常缓慢,但是几乎可以说是眨眼不到的时间,这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他的千里眼在那么一刻,能够看到在这一个骷髅面具身后那仿佛淹没一切的死气。
假婚真愛 殺千刀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派的感觉。
我們終會海角天涯 愛言
千里眼前所未有地集中起来,为的就是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以能够做出进一步的反应。
同时,并不知道这一个骷髅面具身影真实身份的无名英灵,只是下意识地以为,这也是这一次特殊的圣杯战争之中的从者。
所以,此时的他,下意识地开始咏唱了起来。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吾为所持剑之骨)
“固有结界吗?很抱歉。”看着无名英灵快速咏唱的样子,骷髅面具之人已经挥舞下手中的巨剑。
虽然说在咏唱,但是无名英灵还是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他的攻击。
完全没有想要格挡的想法。
甚至应该说,面对这样的存在,他甚至连格挡的想法都没有,躲开,只能尽可能地躲开。
只是。。。。。躲不开。
完全躲不开。
根本就不能躲开。
因为他此时的思考甚至已经有些停滞的感觉了,“快。。。离开。。。。。凛。”
在仅存的意识之中,无名英灵下意识地说出他最熟悉的人的名字。
然后,就在眼前即将变得漆黑一片之前,他看到了。
那刚刚还仿佛怪物一般的戈尔贡,她的腰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伤口,仿佛就是被什么东西捅了一剑的感觉。
然后,此时的她腰间爆发出大量的血液,简直就是比起动脉爆破还要可怕的感觉。
已经死了吗?
那么,樱,也快跑吧。
不过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无名英灵此时已经意识完全模糊,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就在一般人,正确来说是远坂凛和远坂时臣的视角之中。
没有任何的预兆,甚至就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总之就是,突然之间,无名英灵用出了樱红色的宝具。
然后戈尔贡的身上仿佛喷泉一样爆发出大量的血液。
随后,无名英灵直接就被从肩膀到腰间,直接砍成了两块,只留下无名英灵的右手还在微微动弹。
最后就是,站在那里,顺手甩了一下手中巨剑的黑影。
“吾名哈桑,使用魔术之人,不需要惊慌,就目前来说的话,吾不会杀死你们。”哈桑微微点了点头。
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远处的间桐樱身上那仿佛裙子一样的黑布条却是伸出了大量的黑布,向着哈桑就缠绕了过来。
至尊進化 黃毛小鬼
“可悲之人,也罢。”哈桑仅仅只是看一眼,就已经知道间桐樱的情况了,无论是那千仓百孔,还有一些奇奇怪怪东西的身体,还有就是那从圣杯之中流出来的人性之恶。
虽然说,理论上来说,作为从者他不能接触那样的玩意。
不过,他可是哈桑。
冠位之人。
所以,他只需要承担自己的行为带来的后果而已。
而现在,他只想要。
一瞬间,哈桑再次不见了。
然后只见间桐樱身上那仿佛黑布组成的连衣裙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间桐樱本身在摇晃了一下之后,似乎就要倒在地上了。
远处稍微有些腿软的远坂凛,看着间桐樱,虽然说有些惊讶,但是他还是飞快地向着间桐樱就冲了过去,然后她总算是在间桐樱摔下来之前,一下子就抱住了间桐樱,保护间桐樱不受到伤害。
“樱,樱。”甚至没办法来得及查看自己身上因为撞击到地面擦伤到的地方,远坂凛抱着一次才处于神奇状态之中的间桐樱。
“还有呼吸,太。。。。。太好了。”稍微摸了摸鼻息,发现间桐樱居然还有呼吸,这让远坂凛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只是当她因为间桐樱还活着而松一口气之后,远坂凛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
只见周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此时的无名英灵还有戈尔贡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仿佛刚刚的一切就好像幻觉一样的感觉,要不是周围的一切都遭到破坏的样子的话。
“这到底是。。。。。”此时的远坂凛稍微有些懵了,她和无名英灵的想法差不多。
因为那哈桑是其他的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