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bgm引人入胜的小說 唐朝小白領笔趣-第1316章 告狀無語(1)讀書-sazh1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松洲的一切都在有理有据地进行,而长安其他的地方却没有改变。
但是呢,人总是会很奇怪。
李世民刚刚坐在了龙椅上,然后就听到有个人站起来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
李世民一愣,这个时候有什么事啊,最近的一切都非常的不错,大家的日子都挺好的,虽然说百官没有捞钱的方式,可是呢,随着日子越来越好,大家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就连房玄龄等人的日子也跟着好起来了,皇帝的赏赐多了一些,以前的话对于这样的清官,日子其实是挺难过的,李世民不管如何,他都有内币,所以,虽然有的时候根本就不能拿出去花,可是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但是呢,也因为如此,让人觉得吧,这个日子过的有点酸楚,而百官呢,因为都是在竭尽全力地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忘了让自己的日子奢侈起来了,但是呢,因为如此,日子反而好了不少。
李世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魏征,这个人是御史台的老大,如果有人弹劾的话,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呢,平时魏征对于一些事都会做出一些行为,比如说提前预知,告诉李世民一下,这个是为了防止出事,也是为了给李世民一个面子,你不要以为过去的聪明的那些御史都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这样子做的人都是傻子,而魏征在历史上作为所谓的御史方面的权威,他能不知道吗?
不过呢,魏征也是一愣,最近皇帝也没有想着纳秀女,没有修园子,也没有没事就出去溜达,甚至于没有做出一些懒政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很祥和的,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孙岚的事情,不过呢,那个货做事真的不行,丢人现眼的,让他都觉得不好,所以就没有理会。
而这个出来的人,竟然是王家的人,叫做王德贵,不过这个人平时都是没有什么话的,怎么会突然出现了。
“爱卿有何事启奏,速速讲来。”
李世民看到魏征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大事,不由得笑着摆手道。
百鬼錄
現實大富翁 湖南小炒肉
“启禀陛下,臣弹劾松洲侯叶檀。”
“哦?他做了什么事?”李世民好奇地问道,他做的事情应该由在松洲的杜如晦来告诉自己,不是他啊,他怎么会说这样的事情呢,而杜如晦来的密信却是说叶檀做事虽然狠辣,却是可以很好地稳固一个地方,特别是松洲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松洲只是一个军事要塞,而现在呢,已经是一个军事加上经济重镇了,这方面需要的处理方式就不一样了,不是简单的所谓的柔和和军队纪律就可以了,有的时候也需要管理经济方面的本事,而这方面,在当时的时代是缺乏的,大家似乎都是觉得只要不是很过分,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呢,这个和叶檀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东西可以吃,衣服可以穿,但是呢,你不能将我当成二傻子啊。
“启禀陛下,臣近日获悉,松洲侯叶檀派人去洪州叶氏家里,将他们东西给抢劫了,而洪州刺史却因为阻止这件事而被他的手下打伤了,陛下,此事非常的不寻常,若是不能严苛地处理此事,恐怕天下就会大乱,百姓就会出现暴动,到时候,我大唐百年基业就会受到影响,还请陛下明察。”
王德贵的想法就是不少人的想法,而且是过去的一种主流想法,只要是过去的事情做的合适了,就行了,至于一些细节,就不用在意了,过去的读书人都不在乎细节,除非是让自己有关系的事情了。
“哦,洪州刺史是?”李世民还真的不知道。
“启禀陛下,洪州刺史是袁成。”王德贵这次倒是不错,要是平时的话,你若是问哪家青楼好,他们是知道的,但是呢,其他的就不行了。
卿本佳人,世子要翻身
“哦,我记得袁成是孔家的门生吧?”李世民沉吟了片刻,突然问道。
“启禀陛下,是的。”
褻瀆 煙雨江南
王德贵的话让魏征头疼一下了,你这个废物,这个时候你应该说的是,都是大唐的臣子,没有什么的门生,你这么说,不是告诉皇帝,这里面有猫腻吗?
毒2(選讀) 韓寒
“你查了没有,为何叶檀要去抢劫洪州的叶氏,是如何抢劫的?你是否知道?”
李世民虽然觉得叶檀可能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做的过分了,但是呢,抢劫,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去做的,因为毫无意义啊。
“这个,臣就不知道了。”王德贵还真的不知道,但是呢,不知道就不能管了吗?
“陛下,此事若是朝廷不给出解决的办法,到时候,天下的人都这么做,可怎么办?”
“嗯,此事爱卿说的在理,朕会处理的。”
看着李世民似乎不在意,王德贵就忍不住继续说道,“启禀陛下,不知道陛下如何处理?现在外面民情躁动,若是朝廷不给出一个好的办法的话,容易出现乱子。”
其实这句话就是扯淡,百姓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个,因为关乎自己什么事情啊。
“嗯,朕会让叶檀亲自来长安一趟,到时候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李世民说完这句话,王德贵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退回自己的班内,结果,他刚退回,就听到另外一个人站起来说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
李世民一看,又是一个御史台的人,不由得瞪了魏征一眼,朕的日子刚刚好过,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着朕舒服了,你不自在吗?
“说。”这次没有什么爱卿的事情了,就直接喊道。
“启禀陛下,臣弹劾松洲侯叶檀,操纵市场,蛊惑百姓。压迫良善人家,还请陛下给与做主,让良善人家有一条出路。”
“哦?你说的是哪个?”在外面,可能会有所谓的良善人家,但是呢,在朝廷上,绝对没有,大家都是吃肉的人呢,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家呢?你说是不是的太多了?
“启禀陛下,此事来自曲阜孔家的孔舍,他是孔家负责外面的一些生意的负责人,是孔家是三房中人,他前些日子给曲阜县令给臣上的消息。”
在过去,不管是任何的家族,都是有生意的,没有做生意的,几乎没有,就连房玄龄等人的家里都有,魏征家里也有,但是呢,为了面子是不能说出来的。
“这等小事,为何要拿出来说?”李世民对于山东的那些家族印象都不好,因为他们都是墙头草,而且喜欢咬文嚼字,却不会真正意义上地帮助自己什么,反而会拖后腿,喜欢说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就像是现在的一些人一样,他们希望别人相信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别人给自己好处,而自己却不愿意付出。
“启禀陛下,本来若是只是孔家的一点消息,臣绝对不会拿出来说事。孔舍是曲阜商业这一个行当的负责人,而且这几年松洲在叶檀的指挥下,商业发达,所以,在大唐境内他们的生意做的不错,虽然说我泱泱大国应该遵循孔孟之道,好好地读书,但是呢,有点生意也是可以的,毕竟商业可以让百姓手里的东西拿出去卖一点,也算是改善了生活,但是呢,这件事却是曲阜的一件大事,因为松洲侯叶檀对于他们执行了一些制裁,而这些制裁本来应该是陛下才可以的,所以,导致曲阜以及兖州的一些本来准备了一些商品打算拿出去卖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很多人家都容易破产了,所以,还请陛下做主,让松洲侯叶檀放开这样的禁制,让百姓日子过的舒坦一点,也是我大唐的一个好事啊。”
一句话,将曲阜的事情变成了兖州的事情,兖州是当时的九州之一,就算是后来变成了十二州了,这个地方依旧很不错。
“兖州刺史是徐朗吧?”
抗戰我在前線 好酒一壺
李世民听到这个话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
“启禀陛下,是的。”这个人直接说道。
“来人,上兖州奏折。”
一个太监很快就将一些资料送过来了,李世民拿起来一看,顿时气糊涂了,这个兖州的刺史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和孔家是一条裤子,竟然也是来弹劾叶檀的。
“果然,对于那里,叶檀的行为过分了,放心,朕一定问个清楚,到时候你们对质吧。”
李世民的话一落,这个人顿时心情好了不少,躬身过后,就退下来了。
“启禀陛下,臣弹劾松洲侯叶檀私自修改价格,造成晋阳物价大跌,民不聊生。”
就在李世民觉得事情有点过了之后,又出现一人,开始喊道。
“为何?”李世民记得晋阳的东西的价格一直都不低,而且日子过得也不怎么地,这个就是一个常识了,为何会如此呢?
“启禀陛下,因为松洲侯叶檀派人去晋阳执行木炭以及石炭事务,让当地的不少的经营这些地方的商家都破产了,所以很多人都没有办法生活下去。”
这句话其实是有点扯淡,为什么?物价降低不是好事吗?是的,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呢,那是针对百姓的,而不是对于当官或者有钱的人家,他们如果觉得到处都是便宜货,这样的日子自己怎么过啊?
没有办法获得一定的经济方面的资助,这个日子是没办法过下去的。
“哦,物价降低不是好事吗?”李世民辛辛苦苦地工作,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为何会有人觉得不满意呢?
“启禀陛下,晋阳是龙兴之地,本来就应该是相对于其他的地方百姓的日子应该过的严谨一点,可是这个松洲侯叶檀却让那里的生意出现了混乱,如此这般的话,到时候就会有不少人离开当地,去其他的地方谋生,时间一长,当地的人就会减少,对于大唐的长治久安可不是好事啊。”
这句话就是废话,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自古哪里有什么这样子的行为啊,只是呢,当一些大户人家觉得当地的百姓和自己的日子过的不错的话,那么就容易出事的。
“此事,朕也会让叶檀说个明白。”
等到这个人退下来之后,另外一个人又出现了,这个人说的却是王家码头的事情,意思就是说,松洲的人破坏了当地的码头使用办法,这样子下去的话,时间一长,岂不是会出事吗?
这个人过去了之后,又有人出来了,说是一些地方的百姓不好好地种地,似乎是都想着打工了,这样子的话,时间长的话,大家都不种地了,到时候怎么办,日子怎么过下去
这些人,有的说的是生意影响了生活,有的说生意影响了种地,反正,都是和叶檀有干系,李世民没想到叶檀的这个手段一出现,竟然影响了这么多的人呢,不过呢,也让他知道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这些人的反扑。
有些事情,一旦出现了,而且开始发展了,你就要小心了,因为这个就说明事情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了。
然后又出现了差不多七个人,几乎都是和松洲有关系的。
exo青春荒唐我不負你
就在李世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崔家的人站了出来,虽然他也是御史台的,而且还是一个不太有身份的人,但是呢,人家还是有点底蕴的,所以他的出现,还是让李世民心中一动,这个到底又是什么事。
“启禀陛下,臣一直都有一个耳闻,这里不知道可否问一下陛下?”
这个人叫做崔永,是个比较有意思的人,这人喜欢的东西不是诗词歌赋,也不喜欢吃酒作乐,就喜欢一个东西,那就是脂粉气,这个倒是也没什么,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不会对于他人造成什么不好的现象,就没事的。但是呢,实际上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哦,崔爱卿,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朕说。”
李世民不喜欢这些家族的人,因为他们不愿意将女儿嫁给自己,还是后来的时候,李治娶了王家的人,可惜,最后还是废掉了。
亂世驚心:月華錦繡時
“陛下,臣听闻这个叶檀打算和陛下的最宠爱的长乐公主联姻,可有此事?”
他的这句话一出来,一边的长孙无忌顿时脸色大变了,这个事情算是一种伤害自己的行为吧。
“哦,为何要如此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