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ode優秀都市小说 世子很皮-第八百二十五章 他們可是父子閲讀-hv062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看着周围将士的伤亡越来越重,好不容易鼓舞起来的士气也渐渐萎靡,燕王的脸色也随之渐渐变得铁青。
他慢慢退到了墙角,全神贯注地盯着城下的动静。哪怕明知朱久炎在耍疲敌消耗战,他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只能被牵着鼻子走。朱久炎能够好整以暇的炮击北平,因为主动权都在南军手中,佯攻随时可以变成总攻;而燕军已经处于绝对被动的地位,要不,他也不会去勾结阿鲁台。
把将官们提议的,让辅兵上来替换一段时间的建议否了之后,燕王咬着牙对各部下达了,十二个时辰轮班守城的死命令。
“任何人都不能放松警惕,一丝一毫都不能!违者,斩!”
……
在朱高炽的暗中帮助下,朱高煦如愿以偿的以副将的身份加入了北上“劳军”的队伍当中。丘福见到朱高煦心中充满了不安的情绪,不过,他又能说什么?
如今的情况之下,燕王谁都不信任,对他丘福也是如此,要不怎么一听旁人建言就将朱高煦给加了进来,还不是对亲生儿子最放心,让儿子跟来监军吗?
可叹的是,连你最信任的儿子,好像也跟你离心离德了……
病王醫妃 風吹九月
丘福没有什么不同的表现,他点齐兵马与物资之后,便与朱高煦一道带着人马向北奔驰而去。
北风吹拂朱高煦的脸庞,这个季节的风虽然很舒服,但他此刻的心情却很沉重,这条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走过千百遍……当年元顺帝带着一众贵族北逃,其身边草原人、色目人、汉人都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靠各种税收供养的职业军人,他们只会压榨百姓,不会耕作,更不会放牧、挤马奶、剪羊毛、制作蒙古包。
专精骑射的他们受到北元朝廷与各部落的派遣,南下劫掠百姓、与大明军队作战是他们、重新夺回江山是他们的目的。
曾经他与张玉、朱能、丘福他们从这里北上抗敌,跟随着父王,纵横天地间,宣扬大明国威。
魔法植物之724慘案 憶淅離晨
当年与这些南下的强盗厮杀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有多少生死与共的战友,死在这些强盗的手中?只记得他们的名字,很多人的样貌都在记忆中有些模糊了……
生存競技場
絕色翻天下 媽媽我愛你你呢
父王从小教育自己要忠于国家、忠于民族,自己觉得理所当然,自己那么的敬佩父王、是如此的崇拜父王。可是父王这段时间里的所作所为,却让自己发现,从小受到的教育,长大后经历的战斗,曾经为之付出一切的拼搏,是多么的可笑!
虽然已经求得了朱久炎的保证,留父亲一条性命,可是这些南下的草原人惹下的杀戮,真能一笔勾销吗?自家的结局又会如何?
朱高煦神情凝重地回头看了看南方,朱久炎此时应该行动了吧?快点打赢吧,免得我背叛父王;父王,败了算了,还有脱罪的机会,朱高煦如是想。
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tfboys之凱爺你敢不服輸
……
在朱久炎十二时辰不停歇地骚扰、轰炸之下,燕军将士不仅疲惫不堪,军粮更是消耗迅速,哪怕燕王打出“平价购买”的名义向城中商户、百姓收集了不少余粮,也禁不住如此消耗。
如今的北平城物价虚高、民不聊生,被“平价购买”收购的大部分粮商开始接连破产,城中只余一间商行还有存粮,那便是有朝鱼国背景的——永丰商行。
惹上惡少:蠻妻欠收拾
这商行的辛掌柜落户北平之后,不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更是结交了不少燕藩文武将官,甚至连燕王府都时常走动,跟燕军做起了买卖,从那些接连不断的军需订单便能看出,燕王对其是十分认可的,这也间接证明了永丰商行的强大实力。
嗜血特種兵:紈絝戰神妃
看来那姓辛的掌柜是朝鱼国前皇室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燕王府的西厂如今已归金忠主持,金忠依照燕王的命令再度派人调查过永丰商行几次,但仍旧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据朝鱼那边传来的消息,这家商铺似乎是朝鱼国内反对派的主要资金来源。
辛家是一心想夺回政权的朝鱼反对派;燕藩是一心夺取帝位的大明反对派。反对派与反对派之间是可以合作的,尤其按照地理位置来说,简直是天然的盟友。现在永丰商行的物资已不再外卖,只专门供给燕军,北平城里的富户、官员都只能按人头从王府分配到每天的定量物资。
燕王看过金忠的调查报告后也就放下了戒心,开始在永丰商行进行最大规模地采购。
永丰商行的总部现在已经搬到了高阳王府外边的大街上,门面很大,装修更是华丽,非常显眼。临街的是北平城中最好的铺面,进门便能看见堆积成山的粮食、盐巴、油盐酱醋、水果、衣物等等,店铺里一般不会有守卫,也没人敢来这里闹事,连过往的行人都没有,因为燕王专门掉来了个百户所专门看管这里,俨然是军事重地的防备机制。
商行里虽然没什么客人,但来来往往的人却不少,帐房、伙计、力夫都在忙碌着,在燕王府文官的督促之下,没有一刻能够停歇。当然,钱财燕王还是照给的,并且还高出市价,毕竟,永丰商行的渠道若是没了,燕军马山就有断粮的风险,岂能不加以笼络?
所以,“负责保护”此地的燕军将官对于辛掌柜自然是恭敬有加,这不,见到辛掌柜过来,他们连规定的搜查程序都免了,直接笑脸放行。
辛掌柜还礼之后,便从前厅走过,往后头走去,这里是库房重地,放置着商行里的囤货,里面只有一个首席账房负责看货以及统计进出。这个账房的身后是一间小办公室,这就是辛掌柜的办公场所,每天进货出货的总账都在这里完成。
辛掌柜落座之后,外头的总账房就走了进来。他是真正的朝鱼国前朝皇族,叫辛禑,辛禑从小对于中国的算术极为痴迷,更是熟读四书五经。他来大明是想参加科举的,但走到北平的时候,听闻建文朝没了,燕王又正跟建业新朝打仗,南下之路断绝,科举时间错过,只得留在有朝鱼国背景的永丰商行中当了个总账房,等待下一次的科举考试。
辛禑来到辛掌柜面前,用朝鱼话说道:“朱高煦闯进了朱高炽的世子府,两人屏退宫人,单独密谈了半个时辰……没过多久,燕王便改了主意,让朱高煦加入了丘福北上的队伍当中,当了个副将,队伍已经离开了北平一个时辰。”
歷史是個什麽玩意兒2 袁騰飛
天神的後裔 桃桃魚子醬
辛掌柜听后满意地笑了,同样用朝鱼话说道:“好!看来果真如太子殿下所料,不仅是朱高煦看不惯朱棣的行为,连朱高炽都对朱棣的行为产生了不满,南下的草原人这下都回不去了!”
辛禑有些不放心地问道:“朱高煦真会帮我们反朱棣吗?他们可是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