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k1x妙趣橫生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第五百九十九章 力壓三人熱推-o4gtp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张玄的光罩陡然破裂,好像是玻璃一样的在空中消散,几个金色的符文也是同一时间变成了碎片。
张玄的符道修为虽然厉害,但是面对三个天师修为的高手围攻,如何能用仓促的符文抵挡得住。
“该死!”
玄青在一旁陡然脸色一变,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是将判官笔拿在了手上,目色极为凝重。
若非知道张继先三人不会轻易下死手,以及还没看到张玄使出轮回本源,他只怕已经是冲进了场中了。
张玄搏前路秘密这件事很重要,但是他另外一个身份却还是茅山弟子,就冲这一点,玄青就不会任由他拿命去搏。
烟尘逐渐散去,但是张继先三人却没有一个人露出轻松的神色。
他们是场中决斗的人,比起一旁的玄青有更加清楚地感觉。
虽然说张玄的符咒光罩被他们三个人破了去,三人的攻击也都是打在了张玄的身上。
但是攻击的刹那,他们才是陡然发现,这攻击好像是打在了什么极为坚硬的地方上面,丝毫没有刀刃入肉的感觉。
“三位前辈好手段,是晚辈大意了。”
烟尘散去,张玄身形显露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烂了大半,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肌肉之上,符文闪动,好像是游鱼一样在张玄的皮肤上游动。
符文不多指甲盖大小,模样古怪,透着淡蓝色,好想是电弧一样的闪烁着。
“大意?我可没见你大意,不过是我们三个狡猾了一点罢了。”
说话的是离子风,他手中紧握着那一柄如墨一样的黑剑,目光却依是比起方才动手的时候还要凝重。
张玄身上的衣服的破痕,毫无疑问,背上那一道是他的黑剑斩破的。
但是斩破的也仅仅是张玄的衣服,裸露的皮肤不见有半分的伤痕,这才是他觉得可怕的地方。
想到这,离子风不由得暗嘲一句:“玄青这老小子走了狗屎运,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后辈。”
诚源和尚看了张玄一眼,也是接口说道:“没想到是老衲看走眼了,小友的肉身,比起修为还要厉害数倍。”
“巫文,所学还真是不少。”
億萬BOSS:甜妻來求愛
张继先依旧是少言寡语,但是却一语道破张玄身上肉身横炼有巫法的痕迹。
造個系統來讀書 火車大王
这一点确实让他刮目相待,巫法易学难精,尤其是到了后期,那更是比起道法难以精进天师。
如今眼前不只是灵力修为突破了天师,肉身修为更是强横,法体双修不外如是。
张玄笑了笑,他道:“让前辈见笑了,晚辈本是茅山巫蛊一脉的出身,母族是月儿寨一脉,会点巫法并不奇怪。”
张继先道:“谦虚了。”
离子风倒是若有所思道:“原来是月儿寨一脉,难怪还有这般肉身修为。”
他微微一顿,却是摇头道:“不过,这般我们三个却是危险了。”
月儿寨一脉的人虽然不经常行走江湖,但是离子风这人却是听说过这个巫寨,也说过月儿寨的化纹之术。
张玄道:“既然前辈知道,那么晚辈就不藏拙了。”
张玄说罢,手中的黑棺印记泛出黑光,飞翼冰蚕以及化生蛇立刻飞了出来。
一个是数十米的庞然大物,投下了阴深深的黑影。
另一个一出来就是带出了淡蓝色的寒气,将这地面冻出了无数的冰棱,森森然极为可怖。
张继先脸色一变,口中道:“好灵兽!”
诚源和尚目中透着震惊,他可是没想到张玄竟然还有这么两个极为逼近天师修为的灵兽。
要知道,灵兽不比人族。
突破天师更为困难,需要消耗更多的资源,但是也意味着更加厉害,更加难缠。
张玄的这两个蛊兽,虽然只是半步天师,但是斗起来,就算是天师也不能轻易将它们拿下。
人教
诚源大师想到的是,张玄的两个蛊兽拖住自己这边的其中两人,破开联手之势,好叫张玄逐个击破。
但是他却是没有注意到一边的离子风脸上的一抹苦笑。
诚源大师想的的确不差,但是就他知道的月儿寨的秘术,所是张玄能够化纹两个这么厉害的蛊兽,那只怕是更加可怖了。
怕什么来什么,张玄看着三人微微一笑,然后道:“三位前辈,小心了。”
话音落下,化生蛇与飞翼冰蚕发出一阵可怖的嘶吼,然后身上冒出了光芒。
下一刻,身形化作晶蓝与乌黑两道光芒,直直的遁入张玄的身体当中。
三國之望子成龍
惡漢
张玄的皮肤上,陡然出现了两道纹身,身上的气势更加的可怖起来,虽然还是天师,但是去给人一种比之天师还要厉害的感觉。
张继先三人心中陡然一沉,知道事情不好。
张继先反应最快,虽然不知道张玄这是什么秘术,但还是想要趁着融合完成之前将张玄击败。
他手中雷电重新凝聚,掌心雷冲着张玄打了过来。
但是这一次,张玄避也不避,伸手出来,竟然是赤掌对了上去。
雷光好像是无数条狂暴的毒蛇猛然轰击着张玄的神奇,好像是下一刻就要将张玄的手臂烧成焦炭。
但是声势浩大之下,仔细一看,却不见张玄的手臂有半分损伤。
张继先脸色沉了下来,但是张玄的攻击已经来了。身上雷光猛然爆发。
力證武道 瘦陀
竟然是顷刻之间席卷过去,将张继先整个人都击飞了,身上焦黑一片,跌落在地。
张继先一时间只觉得经络当中充斥着雷电,身体麻痹,动弹不得。
解决了张继先,不过是瞬息之间。
张玄身形忽然一闪,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了诚源大师的面前。
“大师小心了。”
张玄出声提醒,但是诚源大师早就是下意识的将数十颗佛珠凝聚在了身前,神色凝重,张玄的厉害已经远超出他的想象了。
张玄见到诚源大师如此防御,不见半分迟疑,左手忽然泛起了淡蓝色的寒气,对着这些佛珠屏障,猛然一拳打了下去。
“咔嚓”
顷刻之间,佛珠屏障直接被张玄的寒气冰封起来。
这般冰封的不只是佛珠,还有诚源大师不停灌注的佛力。
佛力被冻结,诚源大师脸色大变,但是张玄这一拳却是压了下来。
登时被冰封的光幕碎裂,佛珠激射而出,诚源大师也是别张玄这一拳打飞出去。
身上布满了冰霜,若非张玄留手,只怕这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命。
“阿弥陀佛”
诚源大师打了声佛号,驻足化解寒气,不再动作,输了便是输了。
张玄身形一转,便是要冲向离子风。
离子风此时目中凌厉一闪,口中道:“好小子,看剑。”
胜负结果,离子风早就是心中有了答案,但却还是拔剑相向,想要看看张玄的真本事。
张玄右手一招,雷纹桃木剑激射而来,被他握在了手上。
之间两剑交织,下一刻离子风的黑剑就被张玄挑飞出去,雷纹桃木剑的剑尖,削落了离子风的鬓角。
交锋之下,离子风也是败下阵来。
“败了败了,茅山的小子好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