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6zp超棒的小說 韓娛之崛起討論-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惹人煩看書-oufby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
这种略微有些招人烦的状态,李顺圭和允儿真的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体验过了呢,这可不是说她们成为了明星后就飘了的缘故。
哪怕是当初在当练习生的时候,她们也很招人喜欢的,年纪小、长得可爱都只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她们足够成熟懂事呢。
深愛
当然这种话她们现在可以说出来的,其实每一个懂事的孩子背后,都会有些心酸的,否则哪个孩子不想再这个年纪好好疯一回呢?
至于说少女们完全是因为过早的进入了社会,别看练习生这边名义上还算是学生,上学的同时兼顾着练习而已。
但只要时间长了些之后,就会发现练习生这里跟个社会没什么两样的,溜须拍马、勾心斗角,努力争取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同时也要防着背后可能出现的小人。
总之在那种情况下,想要活的如同朵白莲花一般,这真的很难呢,需要一些运气和机缘的。
像是徐贤能够以古板的性格一路“存活”到出道,这真的可以说算是个小小的奇迹呢,这其中离不开郑秀妍几人的照顾。
只能说这都算是人生中所谓的财富吧,尽管她们确实不太想回忆起来,毕竟绝大多数相关的记忆都是心酸呢。
帝國重生
豪門閃婚:獨寵嬌妻
当然这带来的也不全是坏处,至少她们从很小开始就已经成为了大人眼中乖巧懂事的孩子。
更不用说出道之后了,这单单靠着美貌就几乎不会让人反感的,只不过今天似乎是让她们难得的经历了一次啊!
按理说知道了自己在这边不招人待见后,就完全可以离开了,但这两位的脑回路还是有些迥异的,越是如此她们越想要证明下自己呢,凭什么徐贤可以融入进来,她们两个就不行!
超級仙俠世界 雙子流星淚
于是乎这原本就异常忙碌的办公室顿时变得有些乌烟瘴气了呢,就仿佛一台运转精密的仪器,突然蹦进来两个不相关的零部件一般。
尽管这多出来的零件算是特别金贵的那种,但终归不是这部机器用得上的啊,这强行加入进来的唯一结果就是耽误机器的正常运转。
“不好意思,我这边有些紧急的文件需要加印,你看……”
“哦,那你先,我等一会没关系呢!”守在打印机前面的允儿相当和蔼的说道,甚至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试图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温暖。
只不过那位现在满脑子都是工作的事情,为数不多的抬头看的也是墙上的钟表,不敢说要求一秒钟都不能差,但真的不能耽误太久的。
至于说允儿这完全是给自己找的工作,她林允儿又不傻的,自然也看得出自己在这边有些多余,但没有人生来就是废人啊,要善于找到自己的价值呢。
看了一圈后,允儿觉得也就是复印机这里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呢,而且还能发挥出她的优势:来复印的时候有一个大明星来帮忙,会不会心情特别好?
事实上允儿还是做出了一定成绩的,她手里要复印的文件就是证据啊,至少有人愿意把事情委托给她。
尽管对方当时没有对自己的出现表示出过多的欣喜,只是急匆匆的又走去了另一边,但允儿觉得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他们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好呢。
果然被允儿谦让的那位在结束复印后,一面向后退着一面对允儿道谢,弄得允儿还有些不好意思呢,她真的没做什么啊。
“我的文件复印好了吗?那边急着要呢!”
“啊?马上马上,再给我两分钟就行!”允儿乖巧的说道,毕竟能看得出对方是真的有些着急了。
侍君側:冷宮代嫁妃 醉太平_1
话说察言观色真的算是她们出道时的科目之一呢,虽然本意是让她们能够更好的讨好粉丝、适应节目,但用在这边似乎也都很有用嘛。
尽管不太熟练,但话说复印这种事真的不需要什么技术的,允儿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无情的复印机器呢,特别冷血的那种!
“不好……”
“不要说不好意思啊,大家讲究个先来后到,我这边也很急的!”允儿不等对方说完就率先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我这边是真的急,李梦龙都要骂人了,可怜可怜我吧,拜托了!”
看着对面那位壮汉双手合十的不停求饶,画面真的很有冲击感呢,如果不是被逼迫到了一定程度,应该不至于这个样子吧。
毕竟在她林允儿面前丢人,那是普通的丢人吗?对方一定是真的着急!
一想到这里,允儿还不由得有些埋怨李梦龙呢,大家都是同事好不好,固然职位上有些区分,但人格上都是平等的,怎么能无缘无故就骂人呢?这样多不好。
“那你先来吧,李梦龙那边我过后也会说说他,让他给你道歉呢!”
“那就太感谢你了!”
也不知道对方回答的究竟是允儿的哪句话,不过允儿原本的复制计划算是被彻底打乱了呢,尤其是这位复制的东西超级多。
在确认了下对方需要的时间后,允儿直接迈开大长腿向三楼跑了过去,不能在这边傻乎乎的等着啊。
和二楼紧张忙碌的工作氛围相比,整个三楼的节奏顿时就慢了一大截啊,甚至好多人都已经准备下班了,而在这里允儿也收获了二楼没有体会到的关注!
“允儿怎么还在这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要跑这么快啊,地面还是有些滑的!”
“是要找李恩熙吗?她好像刚刚离开!”
面对大家的询问,允儿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呢,李梦龙就在下面加班呢,这帮人直接下班合适吗?
事实当然是合适的,因为他们的工作又和李梦龙没有关系,或者说她们忙的脚不点地时,李梦龙却在休息的次数也不少呢。
在几位热心同事的帮助下,允儿用三楼的复印机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随后又一口气的跑了下来。
少將大人,別惹我 貓千草
这跑着的时候允儿还有些想笑呢,搞的好像是古代送加急情报的信使似得,她是不是还要一路高喊八百里加急啊?
一个脚刹完美的停在了办公室门口,本想着立刻去找那位委托她的同事呢,结果似乎是用不着了。
“东西呢?你过来有什么用,你长得像文件吗?”李梦龙固然声音不大,但在充满脚步声的办公室中还是比较刺耳的。
这位被呵斥的明显新入职没多久,能从很多地方看出来呢,比如说这种情况下试图用眼泪唤起李梦龙的同情心,不知道老虎是没有眼泪的吗?
其次把工作托付给允儿就是个败笔,倒不是说允儿会故意添乱,而是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这怪谁都不合适啊。
娘子別亂來
最后就是现在的状态了,被李梦龙呵斥固然会有些丢人,但不至于上升到害怕这种层面的,在坐的大家谁还没有被李梦龙说上过几句。
还不是该怎样就怎样,了不起就是找准机会狠狠的坑李梦龙一顿作为报复,总之这种事情真的不用往心里去呢,完全就是大家工作时无意识的状态罢了。
眼看着这位新加入没多久的小姐姐,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被李梦龙当众“侮辱”,允儿这真的是胸有不平事啊!
当然允儿这种状况是不对的,首先错的不是李梦龙,最多他就是态度僵硬了些而已,上升不到“侮辱”的层面。
其次就是允儿忽略了身份的限制,哪怕是在强调平等的sw,也不至于说员工犯了个错误,领导要和颜悦色的去主动安慰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错误自己承担嘛。
其实只要把李梦龙换成个外人,允儿分分钟就能冷静下来呢,但现在对面的人实在是太熟了,熟到了允儿在这种场合下缺少了几分敬畏感。
好在理智的少女还是有的,徐贤到没有关注到允儿这边,她只是本能的觉得自己该站出来了,否则就任由对方在这边默默的流眼泪吗?
先不说这种情况不合适,单就这种行为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啊:“缺了什么文件啊,我过去复印好了呢,这位一定是刚来不久不太会用复印机呢!”
“不会用那还不去学?你顺便教教她!”李梦龙说话间又喝了一大口咖啡,而后就转头找另外的人了。
重生悠閑小地主
事实上这就是工作状态下的李梦龙,很好骗的,他也不想想复印机这东西还有会不会的说法?
末世資源大亨 暗黑獸
徐贤这边安抚好李梦龙后,抽出几张纸巾递给了那位,而后把她拉去了洗手间,这种时候还是需要冷静一番的,当然徐贤也会做些思想工作,至少别把李梦龙当成坏人就是了,果然忙内的工作就是复杂啊!
至于说允儿那里原本是打算上演一出女侠斗恶霸的戏码,不过这女侠还没等起飞呢,就被提着个咖啡壶的李顺圭给拦了下来。
没错了,这就是李顺圭给自己找的工作呢,流动咖啡员是不是特别的适合她?
左手提着大大的热水壶,而腰间则别着一次性杯子、咖啡和方糖之类的,看着哪位工作有些疲惫,立刻过去冲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再附赠上一个完美的阳光笑脸,这谁不喜欢啊!
不得不说这就是对自己定位的不同呢,李顺圭可没想着非要从事些脑力劳动呢,难道说从事体力劳作就低人一等吗?
事实上李顺圭的策略很是成功,大家接到她的咖啡后先是受宠若惊,随后还要表示感谢,而把咖啡喝下后还不由自主的会表示赞赏,这大明星泡的咖啡就是好喝!
当然这就有些硬捧的味道了,咖啡这东西还考验冲泡的手法吗?可能高级的咖啡馆会有些不同,但现在只是速溶咖啡而已,如果味道有区别的话,那第一反应是要看看生产日期,这不会是过期了吧?
相对而言允儿就有些小小的好高骛远呢,倒不是说复印这活她不能做,而是不需要她来做啊,这颇有些画蛇添足的意味呢。
现在还想着过去主持正义,就先不说这么做了后会让李梦龙如何想了,允儿有考虑过那位落泪的女孩嘛。
原本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李梦龙不会记着这么点的小事,那位女孩日后是否过来道歉也都取决于她自己,总之不会有人来主动提起这件事就对了。
一旦允儿现在强行过来替对方出头,那女孩岂不是被强行架在了李梦龙的对立面,会有人想在公司里当李梦龙的敌人吗?
道理一时半会是说不明白了,李顺圭能做的就是把允儿给拉出去呢,而恰好她和徐贤选择的规劝地点都是洗手间。
面对李梦龙的时候,允儿还能愤愤不平,但当面对这位被她坑了的女孩时,饶是以允儿的厚脸皮也是有些害羞的。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耽搁的,那帮人总是过来插队呢,我跑去三楼帮你复印的!”允儿晃了晃手里的文件试图证明自己的青白。
只不过那份文件在刚刚允儿愤怒的驱使下,已经变成了皱巴巴的一条,看的允儿自己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呢。
实话实说,别管允儿是出于什么心理,但整件事中无疑是她的责任最大呢,只不过不太好怪她就是了。
那位哭鼻子的女孩明显已经冷静了许多,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幼稚和失误:“没关系的,你也是好心帮忙,都怪我自己呢!”
“这……”允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怪自己把这件事托付给她林允儿?
就在四个人面面相觑的时候,李梦龙的声音又阴魂不散的飘了过来:“都挤在洗手间门口做什么,还有你,文件已经复印完了吗?”
“我现在立刻去准备!”这位立刻答应了下来,咬着嘴唇用手背抹干了残余的眼泪,而后立刻跑动了起来。
“你们三个看我做什么,有什么事就说,没事我还要去洗手间呢,这咖啡喝的有些多啊。”
“看什么?看看职场里的冷血动物呢!”
“谁冷血啊?我啊?”
“哼,难不成是我们吗?”
“拜托,你们也要讲点道理吧,我从头到尾除了要文件之外,有说什么吗?”李梦龙摊着手反问道,这怎么搞的他像是坏人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