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lx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戰士 二流高手-1045.鑒賞-dot52

我真的是戰士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戰士
时间一连经历了好几个月。北方战争之神的疆域之中几乎到处都是战火的痕迹。
正常来说向往和平的普通人此时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唾弃战争之神不曾将他们保护好。
最起码这是教皇和卢奇等人所认为的。
可真实情况出现在他们的眼前的时候他们这才陡然发现。
战争之神的疆域范围之内不仅没有一个信徒会因为信仰的战争之神未曾他们他们而对信仰选择抛弃。
反而因为他们的入侵造成的死伤和不安更加的坚定了对战争之神信仰的决心。
为此他们这些战斗之神的信徒十分的迷惑为何会如此?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甚至教皇更是想到了在和战争之神的战斗结束之后,他也一定要好好的研究研究,学习一下李凯这边的制度。
可惜即便是学习了过去他背后的战斗之神也是绝对做不到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战争平台能顾保证只要是信仰战争这个泛概念那么战争平台就可以吸收到信仰。
就好像是学院平台一般,只要是认可学习这和泛概念,那么学院平台就可以接收到信仰。
而战斗之神可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而他做不到就没办法如同李凯这般对信仰的定义进行更改。
时间拖得越久。教皇和卢奇等人就越发现难以对战争之神的信仰进行摧毁。并且随着这种信仰的更加坚定。
甚至有些人坚定的如同狂信徒一般的状况更使得战争平台吸收的信仰之力变得更加精纯从而还让李凯又召唤降临了两个半神之后。
他们就连应对战争平台的半神都有些束手束脚的了。
毕竟有着圣·安娜的辅助战斗的关系,敌人的数量不够,那么他们就容易被李凯一方活捉了去。
占据了战斗之神维持这个世界之中之中半神的数量还对战争之神一方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而人数一旦多了,那么战争之神这边的人要不就是不出现。更是随便你去哪里去撒气。他们都一副不曾理会的模样。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将之记录下来然后发给周围的其他的各大势力。
要不就是单独好或者结伴的对你进行骚扰。然后仗着速度快让你向追吧也追不上,能追上的敏捷属性顶峰的半神追上了也打不过。就好像蚊子和苍蝇一边就在你的的身边晃来晃去的让人厌烦。
所以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虽然他们还占据着上风。但是一来战争之神这边的家伙一个个滑不留手的让他们很是郁闷。
二来北方各大势力的半神们也集合凑了上来一副你们再敢对普通人出手就对你进行制裁的模样让他们有些束手束脚的。
“该死的,此时这般的状况拖得越久对我们就愈发的不利。毕竟我们帝国周围可是还有着其他的敌人的。
虽然最近接到的情报都在表示还在坚持,可时间一旦过长谁也不能保证一定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的不是吗?
所以我们必须加快对战争之神信仰毁灭的速度。否则……”不曾继续说下去,但是教皇又怎么听不出来卢奇意思呢。
但是他喵的他有什么办法?早在之前他就想过各种办法来应对战争平台的半神那如同游击战一般的做法了。
甚至于之后他都从一开始的和战争平台的吧半神们不硬碰硬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枕邊有誰
星空之子
就好像从一开始的试探之后改为了想要打正面了一般。完全就是一副:“来啊,正面硬钢啊。同归于尽吧!”的样子。
为此在之前的一个月的时间之中他都不曾到处去摧毁战争之神与各地的信仰了。只想要找到属于战争之神在这个世界的标记。
找到了标记就可以让战争之神麾下的半神们出来和自己等人正面硬钢了。
但是他喵的,他们找了许久都不曾在任何的一个战争之神的神殿之中找到。
獨家最愛:惹上大明星
就好像战争之神根本就不曾有着和这个世界连接的标记一般。
这样的情况一出现之后更加的让对方感觉到头疼。教皇整个人登时感觉脑袋都要炸了一般。
“喂!教皇陛下,想想办法啊。这样的状况我们该如何解决?另外陷入到对方手中的那七八个兄弟该怎么处理啊?难道就让对方那样一直关着吗?”
教皇看了一眼上蹿下跳的卢奇。他知道对方这是在给自己上眼药。就是为了打击自己的威信。
也就是自己实在是懒得搭理对方。不然就凭借着对方这股子让人厌烦的劲儿。他就想将对方掐死。
“对方很聪明,对方发展信仰的方式也和正常的不同。基于此,我们的很多种办法都不曾来得及发展就已经失效了。所以我们必须再思考一些其他的不是常规的办法来应对对方。”
“说的倒是容易,而且说我也能说。可行而有效的办法呢?没办法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处吗?”卢奇小声的嘀咕着。
可此时在身边的人都是半神,哪一个不是耳聪目明的?所以卢奇的小声嘀咕就和在他们耳边说话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所以教皇看着卢奇的眼神愈发显得有些不耐烦。有些不爽。甚至于更是气愤了。
可卢奇就一副我没看见,我只是说出了大家都想要知道的问题的样子。根本无视着教皇的威胁。
教皇也不可能够随随便便的将对方怎么样,因此只能够继续在心中对卢奇不爽。
坐在一边的一个半神忽然开口说到:
“看看被战争之神麾下的那些半神抓起来的那些同伴。几乎每一个都是我们之中速度足够名列前茅的。
所以我更有理由怀疑其实他们早就明白一旦时间拖延的过长,他们也不可能每一次都逃得掉,
因此提前将我们这边速度快有可能给对方造成干扰的人都抓了过去。”
停顿了一下另一个半神也说道:
極道毀滅
“没错,这几次倒是因为熟悉了战争之神那边的半神的打法,有着好几次其实我们是有着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即便不能打杀掉,但其实我们也是有着可能,也应该可以抓到一两人的。
但是因为他们个体的实力普遍要比我们强大。并且每一个人的速度都不慢。
还不等我们布置好包围圈之前就可以找到破绽从而冲出去。
所以我想是不是从后方调来几个速度快,实力不弱,生存能力也不错的半神过来帮忙呢?”
教皇眼前一亮,在没的办法之前,这好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但是一边的卢奇马上就说到:“呵呵!你们是在想屁吃。白日做梦呢是不是?
我们的那几个同伴是怎么被抓到的?还不是因为因为和我们距离过远而被对方抓了?
而这般情况下,在战争平台的半神更是没事就在我们屁股后面晃悠的情况下。
你觉得要是按照你的这个办法的话,让多少的人回去找支援合适呢?
一个、两个那是送菜好不好?没有七个八个的话根本就没希望的。
而不说即便是七个八个其实也不保准。
就说即便七个八个成功了。那么我们剩下的这些人呢?
你们觉得对方的真实实力真的就像是此时展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吗?
可要知道,战争之神的标记可是还不曾找到。也就是说对方说不准……不,一定是还有着其他的后手。
很大的可能就是其他不曾暴露出来的半神。一旦走了七八个。
剩下来的人面对几乎每一个都可以以一敌二的战争之神的半神。
想想这个后果吧。我认为会出现的损失比之我们计划之中大多了。”
虽然卢奇是反驳其他人的想法。但是教皇其实也不得不承认跟卢奇说的但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的。
毕竟战争平台这边的七阶的实力普遍比之对方强大的多是真真切切的所有人都承认的事情。
因此这个想法好像在卢奇给一条条分析出来之后的的确确是不可取的。
“那不然我们就都全部退回去。等到汇合了更多的人之后再打出来。”
卢奇听到之后诧异的看着说出这番话的那个半神。目光带着怪异的盯着对方,将对方都盯得有些发毛了之后,卢奇这才开口:
“你是打算将和战争平台战斗的场地转移到我们的信仰之地当中去吗?你怎么想着说出来的呢?
可要知道,一旦场地变换的话,那么之后就不是我们在这里持续的压制他们了。而是他们在我们这里不停的搞破坏了。
相比较我们还不曾发现的对方战争之神的标记,我们的标记可是十分显而易见的。一旦被对方拿著作为威胁。
那个时候我们可就真的只能够看着对方到处戏耍而没有阻止的办法了了。所以绝对不能退的。”
这个办法也不行,那个办法也不行的。这让原本一个个靠着自身实力就可以解决一切事情的他们显得都极为烦躁。
要知道,以前这样的状况可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而现在他们去忽然发现。
自己引以为豪的实力在面对更强大的实力的时候什么用处都没有。而自己的计谋就更不用说了。脑子空空不是开玩笑的。
重生之前妻難為 月亮糕
因此他们就这么突然的发现了自己等人的弱点了。
“既然我们说出来的办法你都否决了。那么卢奇,你来一个能够让我们解除掉现在困境的办法吧。”
十分不满卢奇一副得意洋洋样子的半神忽然开口说道。毕竟此时对方的样子看上去真的是十分的让人心情不爽到了极点了。
但是卢奇只是看了看对方之后就轻蔑一笑:“怎么?我虽然不曾有着什么解决的办法。
但是我也不曾用一个有可能会将我们所哟人都坑进去的办法来获得其他人的注意。
我将你们办法之中的漏洞说出来还有错了吗?难道你们就真的打算执行这个很可能将你们坑死的办法吗?还一个个看我不顺眼。
没有我,你们现在执行之前的那两种办法说不准几天之后就好像那几个被抓的伙伴一般被战争之神麾下的半神给抓起来了。
所以少跟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告诉你们。你们再这样,之后你们自己商量办法去。死了被抓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三言两语将之前对自己满肚子不满的那个家伙本打算继续对自己吐槽的话语憋了回去。然后看着周边的一个个身影,卢奇叹息的说道:
“我说一句话大家都不要不喜欢听。其实此时我们现在已经陷入到了一个不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十分为难的境地之中了。
因此我觉得与其继续这样拖延下去。那么还不如趁早撤退的好。这一次虽然不曾将战争之神麾下的底牌都探知清楚。
但对于对方的情况我们也都有着一定的了解了。所以现在趁着损失还不曾变得更大的时候,抓紧时间撤退我想是最好的选择。”
其他人听完这番话之后,目光闪动着看着自从之前就一直不再开口说话的教皇。
而教皇思索了一番之后摇了摇头:“不行,不能后退。一旦后退了我们的发展可不一定能够及得上这边。
你们难道看不到战争之神对于对方麾下的信仰的影响吗?
要知道,正常一个帝国的子民之中有着三成信仰神灵都就算是很不错了。
我们发展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过是让图鲁帝国一半接近六成的人对战斗之神有着信仰。
而其中信仰坚定的人在这不到六成之中都不曾占据到一半。
而你们再看看这里那些战争之神的信徒们。
冷王熱寵:毒辣醜妃太誘人
信仰比例九成以上。其中有着坚定信仰的更是高达百分之八十。
阿鬥
更不用说那些狂信徒了。这样的一个人在经过战争之神麾下的那些半神培养起来之后一个人就不知道能够抵上多少的人。
你们确定要和这样的一个敌人比拼发展?还是在我们犯了这个世界各大势力的那条忌讳的时候去比拼?”
卢奇:MMP……(へ╬)
皮狐子仙傳奇
你说就说,没事将犯忌讳这件事情说出来干什么?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心中的小九九。
你不就是想着有事儿没事儿让其他人都想起来我做的你们眼中的蠢事儿吗?
你就是不想让我建立起来属于我的威信。你这个老东西简直坏的流脓。
“没错,教皇陛下说的有道理。战争之神发展的这个信仰有问题。很多人对战争之神的信仰坚定不移。
在即便帝国轮回战结束之后都不一定能够安稳下来、结束战争的情况之下。一旦我们的发展受到了限制。
而这边的信仰却可以快速发展的情况之下的话。那不需要多说。我们会被对方一点点的吃进去的。
因此我们的身前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一鼓作气将战争之痕的一切全都毁灭掉、然后将对方的标记找到献祭给战斗之神。
一劳永逸的将这里的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 不留下丝毫的其他方面的可能。”
听着这番话,卢奇看着转眼之间自己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被教皇和这个半神你一言我一句的破坏的干干净净的模样。
他不曾继续反驳,只是坐在一边看着其他的半神也都一副被说服成功的模样开始继续讨论着该如何应对战争之神麾下的半神。
然后之后讨论讨论之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再一次陷入到了僵局之中。
“争权夺利教皇你的的确确是有几手。但只要你拿不下战争之神。那么即便你是战斗之神最信任的人也依旧逃不过惩罚。
我就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你上蹿下跳的然后被战斗之神召回神殿之中去。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一点点的陷入到绝望。
哼!我已经站在胜利的终点前一步的位置上了。我就不相信你这个跑偏了的老杂毛还能够赢了我。”
風卷殘仙 老典
教皇的视线忽然和卢奇的双眸对在了一起。双方眼中智慧的流光伴随着互相对视在一起之后化作了冷光。
然后两个人十分有默契的将目光错开。继续讨论着的该如何应对战争平台七阶的问题。
……
“我就说了这帮脑子全都塞满了肌肉的家伙就是不行。你看看。王琦那个家伙只是带了一波节奏,这些打架打架弱的一匹,智商智商更是没有的家伙一个个就鉴定不了自己的决定了。”一个抽着雪茄,盘腿坐在地面上的汉子对着圣·安娜轻声说道。
而他们此时面前所展示的就是之前教皇、卢奇和其他战斗之神麾下的半神们商量怎么对付他们的场景。
“行了,不要小看这些家伙,毕竟都是半神。都不是好相与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