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q12精华都市言情 李逵的逆襲之路 txt-第600章 耿直老種讀書-ifcns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骄兵必败!
种建中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想到这个词。
但是李逵的行动,太肆意妄为了,以至于让他忍不住就朝着失败的方向去想。
可有一个要命的问题横在种建中面前,李逵是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实力的人。而他?除了一个将门子弟的身份之外,什么也没有。
冷情校花pk霸道少爺
他要是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就算是安焘对他有所信任,也会疏远他们之间的关系。毕竟,李逵才是安焘最为器重和依仗的王牌,种建中永远不过是安焘的随意为之的手下。
尤其是,他还是李逵推荐给安焘的官员,大宋官场,官员说升迁需要上司的举荐,李逵就是种建中的举荐人之一,也是种建中官场的贵人。他甚至不能在背后说任何关于李逵不利的话。
要不然,他就是小人行径,名声就臭了。
我家後院是唐朝
反倒是安焘对种建中没有任何期待,这也是为什么种建中稍微做出点成绩,就让安焘有种捡着宝贝的感觉。
“彞叔,你不舒服,脸色这么差?”许是看出种建中脸上的不自然,安焘难得心情很好的体谅了一下下属。毕竟李逵首开奇功,给安焘黯淡无光的军事生涯开了个好头。就算是之后秦凤路再无军功,他也能挺起胸膛,回到京城,在枢密院的地盘上,将章惇驳斥的脸面全无,气势上压到对手。
种建中急忙躬身道:“下官原以为天下豪杰不过如此,却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建中孤弱寡闻了。还请学士恕罪。”
安焘哈哈大笑起来,之前他真没底,打仗还是他的弱项,加上蔡京的才干不弱。能够瞅准机会从西夏手里拿下兰州。虽说,最后兰州因为青塘吐蕃的出兵,最后丢了。可蔡京当初下手的机会非常好,可见这家伙虽然人品很差,但眼光还是很好的。安焘没有信心在这方面强过蔡京。
但现在安焘心定了,蔡京眼光好又如何?
他有李逵,就足够了。
“彞叔,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李逵这小子不服管束,他师叔祖都管不了他。但才干在绍圣这一科之中是绝无仅有的。能文能武,只是性格孤傲看不起人,且性子惫懒不敦促啥也不干。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颇为爽利起来。你是稳扎稳打的人才,不用和他比。”
安慰的话听起来让人嘴角发苦,安焘虽安慰着种建中,但里里外外就一个意思:“彞叔,你不如李逵。”
谁让李逵太强了呢?
种建中愣了愣,受教道:“学士所言极是。”
不过种建中还是担心,李逵的胜利来的太容易了一些,他担心原本的好局面稍事即纵,万一出了岔子,辜负了恩主安焘的期待。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担心,建议道:“学士,下官就怕李大人兵力不足,兰州又远离安西州,且少有援兵,是否……”
话说到这个份上,安焘岂能不知。这是种建中好心,想着如果有援军去增援,确保万无一失。颔首道:“彞叔所言不错,老夫将此重任交于你,你看如何?”
校草別囂張 涵羞草
“建中定全力以赴,不让学士失望。”种建中本来就担心李逵孤军深入,想着如果自己去,还能有所照应。
安焘抚掌欣慰道:“有彞叔这句话,老夫就放心了。就让德顺军……”
“五千兵马即可。”种建中也不敢将所有的军队都拉出去,秦州也需要防御。大战过后,时士气也成问题,需要更多的兵马在后方。
若愛能不朽 另一夏
安焘似乎有些为难,却不得不开口:“只是彞叔,你应该知道李逵这小子的性子,不服管束。你要是去了?”
鴻蒙之位面道尊 情哥哥我要
话说半句,种建中怎么可能猜不到?当即表态:“定以李大人为首。”
“好,你且准备,三日后老夫给你践行。”安焘探手满意道。
种建中能够和安焘搭上线,还是李逵的举荐,对他来说,李逵无事即可,一旦出事,他必须第一个去营救。与其如此,还不如提前出发:“学士,兵贵神速。建中愚钝之人,不敢狂妄,还请学士海涵。”
“既然这样,算了,你自行决断吧!离开之前,你要任何补给装备,只要秦凤路有的,都可以带走。”
安焘当即拍板,表现出对种建中极大的信心。
种建中感激涕零道:“下官必不负学士期望。”
安焘不是那种不舍得放权的高官,他来西北,更多是为了抵挡章惇的手伸进枢密院,不得已而为之。他希望在西北拉拢一个属于他和李清臣阵营的军方大员。原先这个人的最佳人选是李逵,可惜,李逵不可控制,皇帝也不会允许。
要不然,等李逵光复了兰州城,他就可以上书朝廷大摇大摆地回到京城,继续给章惇添堵。
但李逵突然拿下兰州,还是在兵力上略逊对手的情况下,拿下兰州。这让安焘有了更多的想法。功劳不小,但能否再立大一些?人会贪心,也会膨胀。安焘面对如此轻易得到的军功,有了更多的想法。章惇为了插手枢密院,手段用了不少。如果在枢密院的斡旋之下,大宋能够轻而易举的拿下河湟之地,肃清西北困局,章惇还有脸对枢密院指手画脚吗?
到时候,章惇就该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想到李逵,安焘总觉得这家伙是个福星啊!自己用他就对了。
一天之后,筹备妥当的种建中带着五千步兵,离开了秦州,一路朝着安西州的方向进发。
大军急行,抵达安西州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押运粮草的年熹。两军汇合成一处,种建中这才听到了李逵打下兰州的经过。
“嘶——”
即便是他是将门出身,也为李逵的胆大妄为暗暗心惊。同时他也惊骇的发现,李逵竟然没有动用所有的飞廉军去进攻兰州。而是骑兵先行,四千步兵随后。在步兵抵达兰州之前,就已经打下了兰州城。
这等速度,这等强势,他闻所未闻。
就算是章楶在西北屡挫败西夏兵锋,数次大战,都没有李逵来的惊艳和疯狂。
拯救巫師世界 斯蒂文斯
三千骑兵歼灭一万五千骑兵。这样的仗,别说赢了,他都不敢打。
青塘吐蕃再不行,也不能比羊都不成吧?
年熹瞅着种建中,上下打量,一路上也询问了一些情况。他估摸着德顺军一直在秦州没有像样的军功,种建中又是文官带兵,需要有立竿见影的功劳。
这是什么?
潜在客户啊!
种建中需要军功,飞廉军有啊!两千首级还没有全卖出去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德戎军和其他禁军穷的很,也没有买多少。还有一大半正瞅销路难找。没想到种建中就这么傻乎乎的送上门来,年熹觉得自己不争取这个好机会,肯定会后悔。
飞廉军卖军功的时候,有提成。
十个点,也就是一层。
李逵定下的规矩,这也是给军官们的福利。吃空饷没有了,贪墨更是被稀奇百怪的制度卡的死死的,一点几乎都没有。
将军们的开销又很大,连吃糠咽菜的权力都没有。售卖军功的提成也是一笔大钱,晚上宿营的时候,年熹就偷偷的来到了种建中边上,摒退了周围,低声对种建中询问道:“种大人,是否有难言之隐?”
种建中一张惆怅的老脸,给人一种日子越过越回去的愁苦。当然,他也有苦楚,只是不太好说出口。见年熹问上来,只好摇头叹气道:“种某想为帝王立功,却苦于无门。”
“种大人,别怪下官多嘴,您老是文官和我们这种用命搏的粗汉不同,大好的前程就在眼前。如今机会来了,就看种大人愿不愿意把握了。”年熹如同个江湖郎中售卖多子丸似的故弄玄虚。
种建中担心李逵孤军深入,这是真的。
同时,种建中立功心切的心思也是真的,他如今算是彻底投靠安焘了。
大佬让他投靠,他不拿出一些让人信服的功劳,凭什么安焘会给他当靠山?听年熹的话外之意,似乎对立功有办法,种建中听着听着就陷了进入,表情虽还稳重,但语气却颇为急切:“年将军可有门路,还请指教一二,种某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
年熹搓着手,心里却乐开了花,有种大生意撞上门的欣喜:“种大人,立功要有机会,有道是天时地利人和,才能立下不世功业,说难于上青天也不为过。但有时候,立功很简单,只要付出一点代价,就能唾手可得,您说呢?”
“年将军言下之意种某不太懂。”
种建中世家子弟出身,不缺钱,也少有参与官场的蝇营狗苟之事,年熹说的话,他一开始还真听出深意来,才有此问。
年熹急切的用胳膊肘轻轻点了一下种建中,蛊惑道:“大人,何苦如此执着呢?我飞廉军库中有一千首级,又不需要大人出钱,只要你给德顺军中将校说明,大家都懂的。不过,价钱不能太低,太低了我家大人哪里不好交差。”
“你……这是徇私舞弊。”种建中闻听就急了,他如此纯洁高德之人,怎么可以去买入军功,用来换取朝廷官职?
至于出钱,确实如年熹所说,不用他出。德顺军底下的将军校尉们就能凑起来这笔钱。德顺军如今的情况很不妙,将军和校尉几乎人人戴罪立功,要是能够立刻入手军功首级,立马可以将身上的罪责洗刷干净。这个送上门的机会,他们不会放弃。
可是种建中却如同张嘴吃了个苍蝇,还是在茅坑边上吃的,让他脸色骤变,心头翻滚,怒不可赦地跳起来,指着年熹怒骂道:“贼子,尔敢欺蒙圣恩。”
年熹张了张嘴,见种建中油盐不进的样子,不像是嫌弃价格贵要讨价还价。反而像是错了丑事被撞破的恼羞成怒。他也不是好惹的,站起来拍拍屁股没好气的冷哼道:“好心当成肝肺,你好自为之吧?”
傻瓜王爺特工妃
“怪不得秦凤路的官员背后说你怪话,还是有道理的!”
“你敢去你家将军面前当面与某对峙?”
种建中此举肯定是破坏了官场的规矩,把藏在水面下的规矩亮出来,多数官员可是要翻脸的。可没想到年熹根本就不怕,顶着种建中的怒气毫无畏惧道:“去我家将军当面,我也是这个话。再说了,给你机会,是看得起你,你不买,有的是人来。”
“你这蠹虫,本官要当面和李知州论道论道。”种建中被年熹气地半死,可年熹不归他管,他想要给年熹穿小鞋办他都做不到。但是把事情捅破到李逵哪里,按照他的心思,年熹肯定要倒霉了。
可种建中哪里想得到,卖军功首级,还是李逵定下来的买卖。
年熹怕李逵不假,但这件事上,他无所畏惧。再说了,售卖军功首级,还是李逵定下来的规矩,他怕个啥?
翌日。
等到年熹醒来之后,早就没了德顺军的影子。他随即琢磨道:“不会是半夜就起来跑了吧?什么人呀!买卖不在仁义在,就凭你德顺军去了兰州城,还不得吃我飞廉军的小米饭?”
在年熹看来,种建中绝对是给脸不要脸的傻子。
好好的机会不把握,还以为跟着飞廉军能捞到军功似的。
痴心妄想!
更何况,年熹根本就不怕种建中去告状,兰州城说话管用的就他将军高俅,还有监军童贯。高俅倒是对售卖军功不怎么上心,主要是他不是将门子弟,和秦凤路的将门搭不上话,冒然上门,让人怀疑。但是童贯,童公公对售卖军功非常上心。
到时候种建中即便提前抵达了兰州城,还得面临童贯的推销。
三天之后,一路急行的种建中终于远远看到了地平线尽头的兰州城。
他心思凝重的带着亲卫,在城外适合做战场的地方跑了一圈,还真让他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地上的血早就干透了,但是有些零散的武器,尤其是损坏的箭矢,还能看出这片土地在不久之前经历过一场野战。
斯人獨憔悴
种建中面色狐疑道:“难道真的是打下来的?”
城内,高俅和童贯百无聊赖,修城墙的蕃兵走了。飞廉军又需要准备随时开拔,准备增援李逵的骑兵。以至于,喧闹了才几天的修城工作被耽搁了下来。
当然,高俅和童贯也没有闲着。他们在城内的官舍里玩起来了兵推。
将偌大的河湟之地的舆图摆在房子的地板上,然后俩人拿起各种木头制作的小兵人玩起了推演。高俅是基础差,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学了个外表光亮,童贯是理论雄厚,但没有实战经验,看似扎实却心虚无用。两人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到了天昏地暗。
除了几个将领约束士兵训练之外,他们俩一直躲在屋子里。
诡异的是,有时候还会发出得意的笑声,让站在门口看门的小校郑屠一阵胆寒。深怕院子里的两位军中大人物,做出人神共愤的丑事。
盛寵世子妃 碧落黃梁
“报,将军,监军,城外来了数千步卒,打着德顺军的旗号。”
高俅放下手中的木头小人,狐疑道:“德顺军?他们来干什么?咱不需要增援,不是给安学士去过公文了吗?”
童贯却冷着脸怒气冲冲道:“是来抢功劳的,咱家早就说过,世上多的是锦上添花的小人。他们想来,也不看看是什么身份,不让他出血出到脸绿了,咱家都没脸在飞廉军呆下去!”
念氣無雙 沈中俠
说完,杀气腾腾地出了官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