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e5j精品都市言情 重生足球之巔討論-第五十一節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一)分享-32ctb

重生足球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足球之巔
回到客厅的王艾放下了报纸,和几个伙伴一起准备早餐。把昨夜的剩饭放在锅里,倒入开水几分钟煮沸,切了点皮蛋和瘦肉进去,煮沸几分钟,关火盛饭。王艾以前吃不惯肉粥,小时候顶多在白粥里加点糖,重点还是菜。后来和队友总是一起生活,慢慢的也受到了影响。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王艾这边收拾好了,其他几人分别制作的早餐也好了,都是年轻人,手脚都快,早餐又不是晚餐可以多用点时间,简便、能量够就行,如果味道再好一点那就完美了。
叉起一颗煎蛋塞嘴里,王艾摊开报纸,三大体育报纸是王艾主要看的,其他的杂七杂八的就不怎用心了,地位不够,影响也一般,但米兰、都灵和罗马体育报就不一样了。创办时间长,影响深远,别看如今米兰的卡卡和王艾名声大到没边,可这三家历经浮沉,什么人没见过?米兰体育报都创办了一百多年了,没有AC米兰的时候就有这报纸了。
所以摊开来,这三家的评论王艾最关注。
“昨天一场意大利杯1 /4首回合的比赛中,尤文图斯和国际米兰对垒,因为各自的问题所以双方都没有派遣全部主力。然而就是在这种并不太为外界重视的比赛中,上演了足以载入史册的比赛。开场前7分钟,米兰冬天引进的王,便送给两个前锋一人一个助攻,尤其是第一个,他出脚时,前锋克鲁斯根本就不知道。在他的准备动作刚做好,足球恰如其分到达脚下。只有从小一起成长的球员之间才能出线这样的高度默契,我们暂时无法知道王是如何与克鲁斯达到这种灵魂沟通的。”
王艾端起碗喝了一口接着往下看:“如果仅仅是这样,昨天的比赛焦点只能是这位寡言少语的金球先生和阿根廷队友的花边。然而,第9分钟,国际队替补后卫被罚下,包括本报记者在内都认为局面将立刻逆转。随后,逆转来了,少一人的国际队压着尤文图斯攻击了20分钟,几乎全部由这位金球先生策动,赛后统计,这二十分钟时间里,他进行了6次射门,5次在门框内,威胁传球7次,如果不是尤文图斯守门员足够出色的话,也许两回合的淘汰赛半小时就结束了。”
超級家仆
搶個少爺來壓寨
康丝挤在王艾身边,对王艾看的太慢有些不满,拉了拉报纸,把第三段显示出来:“在国际队精疲力竭要收缩的一刹那,经验丰富的尤文展开了反击,然而恰在这时,本场比赛最精彩的进球,也可能是意大利近一周最精彩的进球出现了,放佛是14年前世界杯德国与韩国比赛中克林斯曼精彩进球的重现,潇洒的金球先生在斑马们刚要奔跑的一瞬间开了一枪。并在上半场即将结束时,助攻克雷斯波,把比分变成了4:0。”
無盡血途
王艾和康丝撕扯了几下报纸,只好挤着一起看最后一段:“如果不是这个助攻受伤而半场换下的话,昨天比赛的最终结果可能会让国际米兰报了48个赛季前9:1的仇恨。在金球先生下场后,比赛变得索然无味,尽管克鲁斯又进了两个,完成了帽子戏法,尽管皮耶罗的进球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人们的脑海里还是不断回放着已经坐在场边的中国人的身影。本报编辑和记者赛后讨论时就说了一句话:这真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家伙!”
“嘿嘿。”推开报纸的王艾自得的一笑。
“你看看都灵的。”康丝又推过来一份。
《都灵体育报》因为金童奖的关系对王艾一向友好,哪怕昨天被击败的尤文图斯也没有改变报纸的评论倾向,除了夸赞王艾的助攻和进球,带着那么点“我亲儿子”的自得之外,还重点评价了王艾受伤的那一脚之后,主动向踢伤他的扎内蒂伸手的细节。
殿下當心別玩火
《罗马体育报》比较中立,认为历经一年乙级后的尤文,主力阵容的削弱在昨天表现的格外明显。三分之一主力出战甚至还少一人的国际队,即便没有金球先生的发威,双方也将打成平手,下半场的表现就是明证。“国际队今年的夺冠形势依然明朗,罗马的追赶还要更加努力。”
四个人正边吃边聊,脚下的淑女突然叫了一声,几个人顺声去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wiwi偷偷的把王艾的手机拖到地上正摆弄,猛然间屏幕亮了,手机震动,吓的猫飞狗叫的。
赵丹离得近,转身把手机捡起,屏幕上亮着提示,原来是王艾在中央台的朋友发来的短信,王艾瞅了一眼,居然是白岩松,王艾赶忙打开,这位大主持人大概是觉得王艾昨天比赛很晚,现在还在睡,所以发短信和王艾约定时间,有事说。
王艾晃着头,正常节奏把培根、火腿、煎蛋、沙拉一大堆吃光之后,才站起来走到院里,迎着凉爽的晨风给打了回去。连说带笑的说了一番昨夜的比赛情况之后,白岩松就是问王艾,今天春晚能不能到现场。
因为今年他是主持人之一。
瞳神裂天 影裏真宵
“白叔,你这么严肃的合适吗?”
巧克力的愛情 豬奇駿
“领导安排的,我尽量笑着点呗。”
“我那天白天在昆明比赛,我还不知道晚上什么安排。再说,如果赢了怎么都好说,要是输了……”
“你逗我呢?那是叙利亚。”
“是啊,叙利亚,亚洲强队啊。”
“……你什么条件,明说吧,我这还有事儿呢。”
“嘿嘿,就一个,不要给我安排节目,我去了坐哪听你们的,给镜头我也肯定回应,但别太突出我了。终究……我只是个踢球的。奥运年了,足球怎么样还说不好呢,太突出我,给我招恨。”
白岩松沉吟了一会儿:“我会和导演转达你的意见,相信没问题。其实你也是多想了,春晚彩排都马上结束了,临时加塞给你,也不可能。”
“好吧。”王艾哈哈笑道:“算我自作多情,总之,我到时候尽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