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hek超棒的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千年展示-ju48z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每一个战季开始之初,就是整个修仙界的狂欢。到那时,冥山战域内会完全改天换地,新的山川河海分布在大地上,数不清的灵药、矿脉、天材地宝等着修士们去发现去争抢,还有两大势力之间的地盘争夺,几乎可以预见到将会是怎样的激烈和热血场面。
天之驕子:四匹狼的愛情
显然洪光不打算错过那场盛宴,即使还要等上数百上千年的时间冥山战域才会再次开放。
“可惜我是不成了。”洪光感慨道:“能成功晋阶合体,大概已是我修为的极限,不像道友你年纪轻轻已是合体后期,完全能赶在战季开始前到达大乘境界,然后有资格去争夺战域内最强大的顶阶宝物。”
他转过头,笑道:“云清道友,你说是不是?”
柳清欢目光微闪,摇头道:“你我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境,已是天大造化,大乘境界要那么容易修到,这世间也不会有那么多或枯耗寿元、或抑郁寡欢的合体修士了。更有多少同道陨落于晋阶大乘的恐怖天劫之下,呜呼哀哉,不胜枚举。”
洪光叹息一声,道:“也是,一百个合体期能有一个成功晋阶大乘,已是得天道宠。不过嘛……”
他又笑道:“虽千万人吾亦往矣,咱们这些人从踏上仙道那一天开始,不知踏过了多少道难关,大乘就是最后一道关,就算是撞得头破血流、吾命休矣,也绝不肯放弃的。不然你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每天都被雷劈得灰头土脸的,哈哈哈!”
洪光放弃大笑,笑声豪迈而又充满了不屈的壮志,仿佛前面说“合体境界是修为的极限”不是他自己说的一样。
的确,要不是对仙道执着,没人喜欢天天被雷劈,忍受雷霆加诸于身的极端痛苦。
大乘……
柳清欢的确有冲大乘境界的打算,一是他已是合体后期,再修个几百年,已有冲击大乘的基础,二来他身上的魔源虽暂时被雷霆之力压制,但说就此被劈得飞灰烟灭,他并没有这个自信。
但如果是晋阶大乘时的雷劫呢?
就如洪光所说,一百个合体期能有一个成功撑过天阶晋升大乘已是得天独厚,由此可见大乘雷劫有多么恐怖,有时甚至会超过度劫期前两重飞仙劫的威力。
魔源再难缠,但也不可能顶得住大乘雷劫吧?柳清欢想不出其他彻底袪除魔源的办法,就把主意打到大乘雷劫上。
不过他又有一层犹豫和担忧,大乘雷劫已经够恐怖了,再加上魔源的因素,很难说会不会增加度劫的变数和难度。
柳清欢心下暗叹,修仙路上处处艰险,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待真修到合体境大圆满再来考虑这些吧。
不过他并不急着提升修为,准备先将万劫不朽身功法修至大成,如此以后度劫的底气才能更足。
万劫不朽身作为天阶功法,已是人间界最顶阶的功法,虽然修练过程艰难了些,也没有任何可取巧之处,但其强大之处柳清欢这些年深有体会。
一遍遍的承受着雷霆轰击,又引雷霆之力粹炼肉身,看着外放的光芒青色渐淡,如阳光般璀璨的金色越来越多,柳清欢便十分满足,完全沉浸在修练中。
仙道漫漫,寂寞如长夜,也只有柳清欢这样的苦修之士会觉得修练亦有无穷的乐趣罢。而千光泽无时无刻不被震天的雷鸣声包围着,深处的雷域更是人迹罕至,没有合体以上境界根本不敢踏足这片区域,也算是难得清净的修练之地了。
第一个百年……
太阳照常东升西落,修仙界也照常繁荣又热闹,并不因为冥山战域内战火的停歇而变得安静些。这世间总是这么的喧闹,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勾心斗角或争权夺利,总没消停的时候……
第二个百年……
女主她總是不來
文始派又多了不少新弟子,这些年纪尚轻的弟子每日习道、练功、上早晚课,或是出门历练,只有在偶尔经过太一殿看到大殿内的画像时,在师兄弟口中才知道门内还有位青木老祖。
听说那位老祖在很多年前传回一道讯息后,便在某个隐秘的地方闭关了,已经很久没在门派里出现过……
第三个百年……
洪光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来辞行,很快离开了千光泽,不过那边的罗刹阴火池又来了一个人,只是那人显然不喜与人交往,并未过来打招呼……
第四个百年……
柳清欢抬起手,看了看指间如同熔金一般的光芒中那抹不掉的淡青之色,不由陷入沉思。片刻后,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又闭上眼。
第五个百年……
沉睡在火中的凤凰睁开了眼睛,它打量了下四周,华美的尾羽如同最绚丽的云霞一般散开,一个女子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火焰中。
第六个百年……
第七个百年……
听说灵空山的太乙道尊寿终坐化了,从此青冥四极尊只剩下三位。而九幽的凤凰双尊不知因何事闹翻,大打出手后从此断绝往来,行同陌路……
第八个百年……
第九个百年……
一千年。
九針神醫 釣魚1哥
重生悠閑小地主 沐雙
雷元界是一个很小的界面,因为雷霆气息太过浓厚,不适宜草木生长,也不适合凡人居住,所以此界很多地方都显得极为荒僻。
不过这不妨碍雷元界的声名远播,但凡雷修或修炼雷灵术法,都愿意到此界走一趟,或是在千光泽里修练些年月,或是寻找希罕的雷系灵材灵物。
所以雷元界凡人不多,反倒是修士云集,来自各界的修士让这个小小的界面十分热闹。
總裁強制掠愛
这一日,雷元界便传开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不少人兴冲冲地往西边飞去,引得更多人纷纷跟上,并连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了不得,有位前辈正在咱雷元界外的虚空度劫呢,咱们这些人都是赶去观看的。”
“度劫有何好看的?”问话的人一头雾水:“谁还没度过劫似的。”
“你以为是度你那些小劫呢,虚空度劫,懂了吗?!还没懂,你怎么这么蠢啊!怕咱们这样的小界承受不了,只能去无尽虚空中度的劫,你觉得是什么劫?”
“嘶!难道是……”
“没错……”
“大乘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