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d74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地上道國笔趣-第449章 地級市槍王展示-l9v7h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庾献此话说的平淡,然而话中的力量,却如高山崩摧,河水倾覆。
张松听的目瞪口呆。
其他人也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庾献目光左右一扫,平静的问道,“如何?”
众人心中都有些寒意。
这妖道……
只有张松在刚才毁掉圣旨的时候,就对庾献的打算有些猜测。
这会儿大胆的说道,“只凭我等的力量,在这关中之地,恐怕连水花都掀不起一丝。国师拿什么攻打长安?”
庾献已经让他们明白了利害,这会儿也不藏着掖着。
“我在关中找寻了一番,发现除了凉州牧李儒的兵马,另外还有一支西凉兵残余。这些人乃是渭阳君董白的部属。”
“董白痛恨李儒背叛董卓,决心要诛杀李儒,夺回西凉兵。”
“我和董白有师徒之缘,若是我们相助董白,做成此事,那就有了撼动长安的力量。”
庾献这话并不夸张。
在真正的历史上,就算董卓死了之后,仅凭李傕郭汜等辈,就在贾诩的鼓动下以飞熊军攻破了长安,将吕布、张辽和他的并州狼骑打的仓皇东去。
接着,这支兵马又马不停蹄的回头和跑来趁火打劫的韩遂、马腾连番大战,将他们撵回西北不毛之地。
若是董白能夺回这支兵马,可以说潼关以西,都能任她横行。
张松听了,目光闪动,飞快的思索着其中的利益。
一旁的星妖师见这两人自顾自筹划,不由担心的说道,“这件事牵扯不小,要不要征询下州里的意思。我有灰雁可以传书。”
庾献听了一笑。
张松却急忙说道,“不可。”
说完之后,深深的看着星妖师,咬牙说道,“有些时候,咱们也得替州牧拿拿主意。”
话音一落,又觉得此语有些露骨。
连忙不动声色的向庾献甩锅,“国师以为如何?”
庾献本就知道张松是自私自利的小人。
不过用在此处,却是自己的快刀。
庾献从容说道,“不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今朝中的局势变幻莫测,谁敢保证执掌朝堂的不是下一个董卓?与其把这麻烦丢给州牧,让州牧背上不义的恶名,倒不如由我们这些人来把问题解决掉。”
星妖师不是很爱动脑筋,听庾献说的像模像样,颇觉有理。
“既然国师也这么说,那我就听从你们的差遣。”
庾献趁机向巴山鬼王问道,“鬼王,你觉得呢?”
巴山鬼王早就打定了观望的主意。
他也不表态,扫视了一眼底下的巫鬼宗门弟子,问道,“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底下人互相看看。
贺玄见骆平和梁思不出头,封明封亮又对自己马首是瞻,当即大着声音愤然说道,“我们是为了刘焉的事情卷入这场纷争,他若半途而废,又把我们巫鬼宗门置于何地?抽身而走的事情,他想都不要想!”
迷糊嬌妻娶一送一
庾献见其他人不答,当即也不拖延,“那好,既然大家意见相同,咱们就先去扶风郡见过董白。等到配合她杀掉李儒,夺回长安,那时圣旨怎么写,就由咱们说了算了。”
庾献说到这里,望了张松一眼,“我记得巴郡太守的官职一直空悬,这也太不成样子了,等论功行赏的时候,张从事别忘了提醒我一声。”
张松闻言会意,顿时心花怒放。
庾献将这些人手笼络了,随即让人去叫来还在眼巴巴张望的常乐,一行人加快速度,赶往扶风郡。
临近长安的时候,庾献让张松去打听来些消息。
就在数日之前,有人忽然打着西凉军的旗号向东攻打潼关。那些兵马甚是精锐,为首的武将又极骁勇。
打臉之王
潼关守军大意之下吃了败仗,不但损失了不少兵马,还战死了两个校尉。
本来佯攻到这个阶段已经足够了,长安朝廷震怒之下,一定会派兵支援,和潼关守军内外夹击。
徐晃也正好可以虚晃一枪,抽身而走,绕道去扶风郡和董白会合。
但这些守兵远比徐晃想的还要不堪,吃亏之后,竟然直接弃关而走。
大好潼关在前,徐晃脑子一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将潼关夺了下来。
这一下可彻底捅了马蜂窝。
潼关是长安朝廷控制天下的咽喉,失去了潼关,就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
长安朝廷直接派出了老将徐荣前来攻打,就连吕布的并州军也让张辽和高顺各领一支骑兵前来支援。
徐晃原本还为夺下潼关欢喜不已,谁料转眼就被这些强人堵在里面,成了笼中之鸟。
徐晃若想全身而退,只能弃关向东,退向烧成一片废墟的洛阳。
可这样一来,徐晃手中这支兵马就被驱赶出关中了。这枚董白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就算彻底废掉了。
徐晃心中不甘,又怕坑了董白,索性继续在潼关坚守。
可惜张松打听来的消息,并没有董白的动向。
长安朝廷的注意力被潼关吸引去,原本这该是董白和李儒火并的最好时机。
可惜庾献为了稳妥,特意嘱咐李肃拖慢董白的节奏。
一来二去,竟是让徐晃单独陷入危险之中。
庾献虽有些担心,但心中却明白,解决一切问题的症结,仍旧是在李儒那里。
李儒此人修有五色神光,实力不俗,另外还有李傕、郭汜、张济三校尉相助。
张济的侄儿张绣,更是有一手出神出化的枪术,在后世还有个北地枪王的称号。
校花的貼身保
据说此人使一杆虎头金枪,耍出的“百鸟朝凰枪法”甚是惊人。
虽然目前北地郡治下只有富平,泥阳两个贫困县,北地枪王大约只相当于后世半个地级市枪王,说服力不是很足。
不过,也很厉害了。
最让庾献担心的,还是李儒手中那神秘的鸩龙之毒。
想到这里,庾献又去找了巴山鬼王,向他询问鸩龙之毒的事情。
巴山鬼王听完鸩龙之毒是个什么玩意儿,双眼都有些放光。
“鸩龙之毒,这可是好东西啊。”
全球制造
追欲之旅 徐二少
庾献皱眉问道,“怎么讲?”
巴山鬼王说道,“制备鸩龙之毒需要的仪式极为复杂,其中最重要的贡品,就是一位天子的性命。这需要在仪式举行的过程中,将天子毒杀,随后取出天子的心头血,重新炼药。”
巴山鬼王看着庾献的眼睛,压低嗓门着重提了一句,“传说见了此毒,就连神祇都要畏惧三分。”
“嗯……”
庾献闻言若有所思。
巴山鬼王高兴了一会儿,有些奇怪,“你不激动?”
说着挤眉弄眼一通暗示。
庾献回过神来,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嗯,是挺好的。那当敌人拿着这玩意儿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