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kjn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804章 自錄痕跡以掩天機熱推-7szf3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老牛不算,汪幽红和尸九都是聪明人,计缘稍一提点就能领会其意,他也就不多说什么,反正只是个由头,他们自己发挥就好了。
计缘走到桌前拿起之前那个酒壶,摇晃了一下发现里头还有酒水,显然刚刚老牛和尸九在他短暂离开之后,没有一个人喝过这酒,否则剩下半壶早就没了。
“这壶酒我就拿走了,你们三个可以再自己商议商议,不过也尽快离开这城为好。”
计缘提起酒壶,转身朝外走去,酒楼内的嘈杂声也随着他的脚步在慢慢变得响亮起来。
“计先生此去何为?”
尸九这么问了一句,计缘回头看了他一眼,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再次离去。
而在老牛的耳中和尸九的耳中则同时响起计缘的声音。
“这次妖魔所掳之人,还有人畜国的事,查清楚。”
计缘一走,老牛和尸九他们这一桌人仿佛又融入了酒楼内嘈杂的环境,好一会过后,一直站在桌边的汪幽红才狠狠松了口气,浑身虚脱般坐到了桌边空着的一张长凳上。
“呼……”
这个少年模样的邪异修士的神情满是疲惫,实话说老牛和他分组在一块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家伙露出这般疲态,而一边的尸九看着汪幽红,莫名有些感同身受。
良久之后,汪幽红抬起头来,冲着不远处店小二叫唤一声。
“小二,上一壶酒,和刚刚这桌上一样的那种。”
“好嘞,客官您稍等,马上给您取来!”
店小二吆喝一声,迅速走到柜台,取了酒之后匆匆给老牛他们这桌送来,留下一句“慢用”就又被其他客人招呼了过去,小酒楼内的大堂里就这么一个帮工实在是有些忙不过来。
汪幽红难得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犹豫一下之后先给尸九也倒了一杯,然后再给老牛也倒了一杯,毕竟现在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
“三昧真火着实可怕,蛛夫人连个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还有计先生那大袖一挥的神通,此前闻所未闻,逃走的那些家伙全都是被这一袖给收走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尸九将杯盏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声音低沉道。
“应该是活不了的……”
老牛沉默不语,也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但心中却在思量这汪幽红的话,估摸着那神通应该就是闻其声不曾见面的袖里乾坤,他忽然有些羡慕汪幽红,这种通天妙法他老牛都没亲眼见过呢,早知道刚刚走出客栈瞧瞧了,说不定有机会窥得一斑呢。
妖道蠻荒 不要對我好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聿天使
“对了汪兄,你和计先生说了没有?”
尸九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老牛也竖耳倾听,汪幽红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如今也无所谓了。
“当然说了,那人或许计先生也猜到了,便是神秘至极的涂思烟,但她现在并不在天禹洲了,而应该是在玉狐洞天。”
“真的是她?”
尸九诧异出声,老牛也略显瞠目地说道。
“不会吧,这狐狸此前可是和乾元宗掌教斗法,死在那真仙御雷法剑之下,应该死透了才对啊!”
“呵呵,那狐狸手段多着呢,若非此番起事,我等谁也不会想到她能有九尾的道行,除了她恐怖的背景,据说我们天启盟最先同两荒之地尤其是黑荒建立纽带的也是她,如今还活着也并不奇怪。”
尸九眉头紧锁,再给自己倒了杯酒,想了下也给老牛和汪幽红续上一杯。
“那计先生此番是去找她?”
汪幽红端着酒杯思绪不定。
“这就不清楚了,虽有此可能,但玉狐洞天乃是狐族圣地老巢,其中狐族高修不知凡几,九尾天狐也不止一个,纵然计先生修为通天,应该……也不会直接上门去把涂思烟怎么样吧……”
老牛只是闷头喝酒,他远比眼前这两货要更了解计缘,心道,那还真说不准!
“对了,若涂思烟真的在玉狐洞天中也还是出事了,必然会有人警觉是否她是遭人出卖,这要是追查下来……”
老牛故意这么说了一句,汪幽红则面露冷笑地看向天空某处。
“这不是蛛夫人遁走之后就失踪了嘛!”
尸九也露出一丝笑意,同恍然大悟的老牛对视了一眼。
“嗯,言之有理!”“对,正是这么一回事!”
老牛这会完全充当了一个问题宝宝,但挑起一个问题都会引导到点子上。
“那二位,计先生会去干什么已经不是我等该想的了,依老牛我的意见,我等也该快些离开这里才是……”
極品小魔妃:邪君別亂來 千淳果果
老牛这时候出声点醒了汪幽红和尸九,两人纷纷附议。
“不错!”
“对,喝完这一杯我们立刻动身。”
老牛点点头,赶紧将手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只是心中不免有些叹息,朝着城中某个方向望了一眼,隐隐有些哀伤。
‘哎,这就要错过好多好姑娘呢……谁让老牛我得以大局为重,难顾儿女私情,哎……’
“走,小二结账,钱放桌上不用找了!”
尸九豪气的拍下一锭银子在桌上,然后率先站起来,刚刚还哀伤的老牛看着这银子顿时眼睛一亮,也跟着站了起来,随后三人匆匆离席而去。
在片刻之后,城中三道遁光升起,朝着之前那些妖魔逃走的方向飞遁而去。
……
走出酒楼计缘双眼微微眯着,眼神深处满是思索的神色,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涂思烟就是另外执棋者手中的那一枚所谓“枢一”。
这一招棋是天禹洲之乱的关键,所谓棋招自然就此而止,毕竟试探不可能无止境,现在的情况对于幕后执棋者来说差不多了。
只是计缘不清楚对方是否会撤去这一手,在他看来,最好是把这“枢一”毁去。
计缘是老乞丐的好友,老乞丐也是乾元宗的重要人物,然后也遇上过蛛夫人,真要细究起来,他计缘来天禹洲臂助一手完全合情合理。
“不过还有一点需要补全……”
此刻计缘已经在城中一处角落踏风而起,在空中之时也望向还在汇聚的乌云,这是出自他手,但现在也不算是法术了。
计缘眼神有些深邃,良久之后运起浑身法力,更有一串法钱在手中化为虚无,神念运转之间,自悟的天地化生之法由心展开,一股无形之念带着天地奥妙的气息随着天地化生之法不断延伸。
恍惚之间,好似有另一个计缘脱身而出,随着天地化生之意的扩散,这一个“计缘”化为无数微光散去。
以前不论是谁,卜算计缘的事情都是一片空白,也就青松道人居然能窥得一丝,而这回计缘施法留痕于天地,虽然算他依旧是一片模糊,但道行高出某种层面后的人算他也并不会给人一种测无可测的感觉,终究还是天地之间一修士而已。
“呼……”
计缘缓缓舒出一口气,这么做完,反倒居然更有种与天地契合的感觉,不由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一催遁光,向着西方飞去。
……
天禹洲某处,老乞丐本来正坐在院中和自己的师兄喝茶,两个人虽然相对而坐,但都摆着一张臭脸。
神算大小姐
纵然是修为通天之辈,可毕竟也有极限,天禹洲这么大,世上的妖魔又这么多,哪怕正道占据了压倒性优势,可这乱象却仿佛并没有尽头,永远有妖魔冒出来残害生灵。
虽然比起之前局面要好了不少,但却十分恶心人,所幸人族展现出惊人的韧性,更是似乎有某种变化在产生,哪怕被残害的天禹洲,整体气运居然隐隐有种上升的感觉。
老乞丐对自己师兄没什么想说的,而道元子其实有很多话想对老乞丐说,但有时候就是开不了口,导致两人单独在一块的时候气氛比较沉闷。
若是计缘在这,看到这局面,肯定会腹诽一句:道元子虽是真仙道行,却是个傲娇的主。
“师弟……”
“嗯?”
道元子刚想说什么,老乞丐惊愕的声音似乎有些反应过度,随后也发现老乞丐神色异常地看着自己的袖口。
海賊王之海賊王
一道金色细绳忽然从老乞丐手中探出。
“怎么回事?难道是计先生所招?”
老乞丐愣神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捆仙绳能有这反应,定然是因为计缘。
果然,也应了老乞丐的猜测,捆仙绳主动脱离了他的手腕之后,在空中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自它身上溢出,随后金光一闪,刹那间化为一道逆天而起的流星,消失在老乞丐和道元子的视线中,而两人都没有出手阻拦。
“计先生忽然招走捆仙绳,难道遇上强敌?也不对啊……”
老乞丐望着捆仙绳离去的方向皱眉思索,喃喃自语间转头看向道元子,却发现后者瞪大了眼睛正望着他。
“呃师兄,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做什么?那是捆仙绳吧?计先生的捆仙绳!它居然一直都在你身上,而你竟然都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你身上有捆仙绳,怎么能不借我端详端详?你算什么师弟,眼里有我这师兄吗?”
老乞丐咧了咧嘴,侧身端着茶盏侧过半身,斜着眼阴恻恻顶了一句。
“没有!”
……
PS:向一直支持本书的书友表示感谢,也在这郑重声明一下,那些煞有其事说“作者换人了”的消息,都是不实消息,有节奏党刻意为之也有人是不明真相以讹传讹了,不过正如网络上无数误导信息一样,希望书友们理性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