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s4x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興風之花雨 ptt-第七百四十章 敵特綠,變貓讀書-lakrc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门开了又合,孟凡居然没听到半点足音,甚至连呼吸声都欠奉。
孟凡心知易夕若武功极高,没想到会在这种无法看见的情况下,真正切切的感受到了。
他的心中不禁生出些疑虑。
风少的身手他很清楚,就是没有任何身手,其体质比寻常人还要孱弱一些,唯一对人有点威胁的手段,就是袖中的手弩。奈何正在睡觉,光着呢!
如果易夕若突然暴起,光凭他姐姐绘声绝对拦不住,就算加上守在门外的纯狐姐妹,也是实在不太可能是易夕若的对手。
风少到底从哪来的底气,居然敢在私房之中见易夕若这种层次的高手?
易夕若的娇笑声响起。
“好久不见风少,我好想你。对了,我现在不但是圣门的圣女,还是明教的圣女,往后更能为风少出力,我这么能干,你该怎样奖赏人家?”
近墨者嬌
孟凡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坏掉,听错了。
这就是一贯冷漠凛然,从来对人不假辞色的夕若姑娘?
这种发嗲的语气,他倒是经常听到,那就是风月场的姑娘。
易夕若的话落在风沙耳中可不是发嗲,态度转变十分明显,话语中充满威胁之意,更是直接讨要好处。
“呀~早知道你有这层身份,昨天我不该灭了打瓦尼寺,幸亏你来得及时。绘声你待会儿吩咐一声,动作全部停下,如果把魔教连根铲了,易姑娘要怪我了。”
连孟凡都听得出风沙话里那强烈的威胁之意。
易夕若叹道:“此来除了心里实在想念风少,也是为打瓦尼寺而来。魔教这回真的火了,好像要对您不利,夕若好说歹说暂时压下,不知道能够压住多久。”
“夕若姑娘不必为难,柴兴正联手四灵灭佛,可能会殃及池鱼,魔教肯定自顾不暇。四灵这边正好归我管,看在你的面上,我会适当松松手,给魔教留条根。”
孟凡心道好嘛!果然是神仙打架,嘴上都是客客气气,实则威胁一套接着一套,一个比一个狠。
易夕若勉强笑道:“这个……”
风沙打断道:“对了,韩晶前些时候吵着想做圣门行走,我不知道是你,所以答应了。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帮谁都不好,奈何不好食言,夕若不会怪我吧?”
易夕若沉默少许,撒娇道:“风少~人家当都当了,又被换掉,多没面子嘛~”
风沙笑道:“要不这样,我在别的地方补偿你?张驸马现在是殿前司都点检,我和晋国长公主的关系很不错,或许能够说服张驸马帮你点忙。”
易夕若花容色变。
张永是司星宗高层,于司星宗拥有莫大的影响力。
司星宗对同为阴阳一脉的易门又拥有莫大的影响力,正是易门在北周立足的最大依仗,也是易夕若敢在汴州抛开风沙不理的底气所在。
从魔教到魔门再到司星宗。
风沙这是把她的依仗给一层层地扒光了。
“咦,你的脸蛋怎么白了,不舒服吗?”
风沙柔声道:“南唐的纪国公夫妇给我送了一支真正的千年人参,五官分明,一根须都没有断,临走让流火取了给你。”
孟凡已经听不懂了,易夕若可懂的很,这是威胁断易门于南唐的扎根。
易夕若明显有些慌了,推辞道:“感谢风少恩赐,夕若没事的,千年人参只有您才配享用,夕若不配。”
风沙又道:“过来让我摸摸,你看,额上都是冷汗。看来不仅气虚,体也弱。我写封信给王夫人,楚地富饶,物产丰富,应该能寻摸点不逊千年人参的好药。”
王夫人就是负责东鸟秘密驻点的主事。
威胁之意类同南唐,而且更狠,因为易门的主根就扎在潭州。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时间长到孟凡以为易夕若忍不住要动手了。
青春情殤
结果噗地一响,易夕若颤声道:“主人,夕若知错了。”
躲在屏风后面的孟凡再也忍不住,偷偷地探头窥看。
一向冷若冰霜的易夕若正双手按着并腿,怯生生地跪在地上,仰着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的绝色脸庞,美丽的异瞳之中充满乞求之色。
风沙摸宠物般抚摸着易夕若的头顶,柔声道:“你没错,是病了。你精擅医术,应该知道讳疾忌医是不行的,得病要治,要好好的治。知道这是什么病吗?”
易夕若道:“是贱病,贱婢得了贱病。”
烽火傳說 商君書
孟凡做梦也想不到,这种话居然会出自易夕若之口。
就在今早,易夕若还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冷冷地扇他耳光,冷漠地往他脸上倒着热茶。
孟凡不禁有种错乱的感觉,完全无法把两种脸孔合而为一。
风沙笑了起来:“贱病还得贱药医。这里有条山狸的尾巴看见没有?什么时候你够资格戴上它,什么时候你的病就好了。”
他不光要让易夕若戴上猫尾,还要易夕若争着戴、求着戴,不给她戴她还不同意。
易夕若都快哭了:“主人不要再逗弄婢子了,婢子永远是主人的奴婢,再也不敢犯贱,求主人赏一条活路。”
风沙冷冷地道:“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对了,上次你就跟我这么说过一回,我当时真的信了。被骗一次是大意,被骗两次是愚蠢,你看我蠢吗?”
易夕若结巴道:“主人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是婢子太愚蠢。”
风沙见易夕若异瞳闪烁,娇躯绷紧,有点想要暴起的意思,冷笑道:“就在你到来之前,我发了两封密信,走陆路。估摸怎么也得两三个月才能到地方。”
易夕若绷紧的娇躯陡然一僵。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两封密信将会分别抵达东鸟和南唐。抵达之日,就是易门被铲绝之时。
风沙淡淡地道:“走水路的话,也就一个月,还来得及取消前信。如果两个月之内,你还是戴不上这条尾巴,恐怕这辈子没有机会戴上了。”
易夕若的娇躯像泄气的皮囊一下子软了,再也鼓不起半点勇气,抖着嘴唇颤声道:“婢子一定竭尽全力讨主人欢心,一定尽快戴给主人看。”
风沙居然把羞辱她的行为,变成她必须要争取获得的奖励。
夜戀花街 米洛
心中倍感屈辱,偏又无可奈何。
风沙轻声道:“圣门行走归韩晶,你安心当你的净风圣女,凡事必须跟韩晶和云本真商量。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切记不要再擅作主张。”
易夕若如同打蔫的茄子,垂头丧气地应是。
菩提劫 鬼燈君
韓定食 靜候輪回
风沙的意思:往后她想做任何事情,至少要获得韩晶和云本真至少一人的同意,形成二比一的多数决,否则风沙就会出面,如同现在这样,强势地迫她屈服。
这无异于剥夺她所有的权力,尤其是决策权。
至少戴上尾巴之前,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风沙冷不丁地道:“有空把先意明使带来我瞧瞧,看看你们俩般配不般配。”
位面女神攻略 萌丸丸
魔教之中,先意明使和净风圣女注定是夫妻。
易夕若娇颜瞬白,惊惶地道:“我哪会看上那乳臭未干的小子,仅是虚与委蛇。我心里只有主人,身心也只属于主人,主人现在就可以把婢子的红丸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