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unc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1249 破釜沉舟鑒賞-gsz3r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在罗克身边工作的时间长了,都会受到罗克的严重影响。
政要夫人
不是说罗克不遵守法纪啊,而是罗克更善于使用法律之外的其他因素解决问题,过程不一定守法,结果一定要正义。
踏墓 小彰彰
和罗克相比,开普州政府有些人确实是幼稚,加尔布雷斯扣押了税务官杜平之后,开普州政府派人去和加尔布雷斯谈判,结果不仅没有把杜平救出来,开普州政府派去谈判的官员也被加尔布雷斯扣押。
这时候开普州政府还在幻想使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
只可惜已经没人再敢前往麦克莱尔和加尔布雷斯接触。
开玩笑,之前前往麦克莱尔的官员已经被扣押,再派人去麦克莱尔,只能让加尔布雷斯手中的筹码越来越多,让开普州政府越来越被动。
进入二月份,加尔布雷斯组织的民团人数超过千人,据称加尔布雷斯已经开始对民团进行军事训练,这时候开普州政府依然拒绝联邦政府的插手。
“开普州政府有能力解决麦克莱尔的问题,不需要联邦政府帮助,没有开普州政府允许,联邦政府不能派遣一兵一卒进入开普州。”开普州长艾德蒙·劳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坚决,联邦政府法律确实是有这方面的规定。
“州长阁下,加尔布雷斯叛军——”司法部副部长罗德斯·弗兰克早在亨利担任比勒陀利亚警察局长时期,就是亨利的心腹。
“弗兰克,麦克莱尔没有叛军!”艾德蒙·劳果断纠正,如果麦克莱尔的民团被定义为叛军,那么联邦政府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插手。
窮小子的美國情人 gzg1010
“好吧,麦克莱尔没有叛军——”罗德斯·弗兰克不纠缠,是不是叛军不重要,关键是开普州政府有没有能力解决问题:“——加尔布雷斯已经开始训练他的部队,他的部队现在有上千人,拥有包括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在内的重型火力,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联邦政府很久以前就不允许民间拥有军用大威力武器,为什么加尔布雷斯有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
罗德斯·弗兰克问题尖锐,在这个问题上,开普州政府执行的并不彻底。
得过且过的后果很严重,没有引发问题的时候,谁都不会重视,一旦问题爆发,肯定有人要被追究责任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可能派人挨家挨户收缴武器,有人要故意藏匿,总会想出办法——更何况,当时也不是我当州长——”艾德蒙·劳推得一干二净,这就是民主的真谛,要追究责任是吗?追究前任州长去,别找我——
迫妃再嫁:暴君放了我
前任州长好像是斯塔尔·詹姆逊博士——
咦,这家伙居然还没死?
连塞西尔·罗德斯和路易·博塔都死了,这个在1900年就声称病的要死的家伙居然还没死!
太不科学了。
“可是既然你知道事实,在你担任州长之后,为什么不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罗德斯·弗兰克一脸崩溃,成绩都是自己的,错误都是前任的,能力不咋样,倒是耍的一手好赖。
“首先我要纠正你,我此前并不知道加尔布雷斯拥有重武器;其次我要说的是,我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并没有推卸责任。”艾德蒙·劳一脸正气,尼亚萨兰州政府公认的有效率,罗德西亚州政府公认的有钱,德兰士瓦州政府公认的没有存在感,开普州政府——很努力。
嗯,一直很努力——
尼玛一个管理着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州政府,居然除了很努力之外找不到任何优点,跟十四亿人挑11个组成的足球队一样low。
“那么问题解决了吗?并没有,方向出现错误,过程没有任何意义。”罗德斯·弗兰克不客气,开普敦是司法首都,司法部在开普敦还是很有实力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你这样的话,侮辱的是整个开普!”艾德蒙·劳感觉自己受到莫大的侮辱,当然他这时候就很擅长利用州长这个身份。
“别转移话题州长阁下,我想说的是,联邦政府的耐心是有限的,不会允许某些人的私心,影响到整个开普州的稳定,不要等到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到那时候,你和你领导的州政府,要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罗德斯·弗兰克不想废话,话说到这个份上,艾德蒙·劳要是接著作,那等联邦政府追究责任时,就不要怨天尤人。
“你是在威胁我吗?”艾德蒙·劳脸色难看,州长不要自尊的啊。
“州长阁下,现在我还称呼你为‘州长阁下’,希望你所做的,无愧于这个位置带给你的荣耀和责任。”罗德斯·弗兰克起身告辞,开普州长权利虽大,但却管不到司法部。
司法部在开普州的工作,也无需看谁的脸色。
说句不好听的,司法部工作人员也希望取消开普敦的司法首都地位,那样司法部工作人员就可以去比勒陀利亚这样真正的大城市生活。
别的不说,比勒陀利亚不管是环境还是城市面貌,以及医疗资源和教育资源,比开普敦已经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凰尊九天 風若天涯
罗德斯·弗兰克离开艾德蒙·劳的办公室之后,艾德蒙·劳在办公室沉默良久,才打电话叫来自己的幕僚长克里斯多夫。
“我们如果对麦克莱尔动用武力,那么有多少胜算?”艾德蒙·劳虽然不甘心,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如果麦克莱尔的“民团”真的发展到“叛军”的程度,艾德蒙·劳就算是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也肯定要承担责任。
我的鬼妻在等待 幣子達人
联邦政府会不会追究艾德蒙·劳的责任先不说,开普州在野党也不会放过艾德蒙·劳。
这也是民主政治带来的后果,执政党面对的不仅仅是敌人,还有来自在野党的监督和掣肘。
监督当然是好是,掣肘就让人很难受。
“进步党不会同意对麦克莱尔动用武力——”克里斯多夫一句话否决了艾德蒙·劳思考一下午的成果。
现在开普州执政的虽然是艾德蒙·劳代表的自由党,进步党的势力依然很庞大,按照开普州的州宪法规定,获得选票最多的自由党获得开普州执政权,则选票第二多的进步党,自动获得主导州议会的权利。
这种政治框架下,州长的权力会受到议会的强力限制,如果议会不同意州长的决定,那么州长就只能想办法说服议会,不能强制命令议会通过决议。
“那特么怎么办?进步党如果反对,那就让进步党去和加尔布雷斯谈判。”艾德蒙·劳暴怒,面对自己的幕僚长,艾德蒙·劳不需要掩饰。
“州长阁下,和加尔布雷斯谈判,是州政府的责任——”克里斯多夫的话简直让艾德蒙·劳绝望,加尔布雷斯摆明了是不想谈,派去一个扣一个,州议会还要求州政府只能谈坚决不让打,这尼玛找谁说理去?
艾德蒙·劳现在突然很羡慕安东那样的州长,在尼亚萨兰,安东行使的是州长和尼亚萨兰侯爵领地大臣的双重职责,州议会并不能限制州长的权力,即便州议会和州政府意见相左,州议会也只有监督权。
“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宣布开普州进入紧张状态,这样我们就可以绕过议会,武力解决麦克莱尔。”克里斯多夫剑走偏锋,州政府还是有办法绕过议会的,不过一旦艾德蒙·劳宣布开普州进入紧张状态,那么联邦政府也就有了插手开普州的借口。
别忘了联邦政府也是南部非洲的合法政府。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如何在拒绝联邦政府的前提下,解决麦克莱尔的危机!”艾德蒙·劳失望,克里斯多夫这个幕僚长也不怎么合格。
克里斯多夫也无奈,又想把联邦政府拒之门外,又想绕过议会,好事都让你一人占完了——
艾德蒙·劳似乎没有意识到,当初设计这套政体的人,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
位面走私大亨 火頁
抗聯薪火傳 老哲
民主的政治框架内,个人的力量被无限制削弱,除非某人能力大到能打破这种框架。
艾德蒙·劳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
蠻荒征途
“可以派人直接把加尔布雷斯干掉——”克里斯多夫想不出办法,那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艾德蒙·劳不说话,派人干掉加尔布雷斯虽然无耻了点,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备用选项。
之所以是备用,因为这个方案风险太多。
能不能干掉加尔布雷斯先不说,即便能做到,艾德蒙·劳也怀疑,叛军会继续推出另一个加尔布雷斯,这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藏獒3
“安德森,给我接麦肯齐将军——”艾德蒙·劳不能坐以待毙,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才能摆脱困局。
麦肯齐接到电话后,就直接来到艾德蒙·劳的官邸。
“直接派人把加尔布雷斯干掉,并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麦肯齐的担心和艾德蒙·劳一样。
“说不定可以呢?我们总得做点什么,否则我们就等着生活在尼亚萨兰的阴影下吧——”艾德蒙·劳破釜沉舟,尼亚萨兰距离开普虽然远,不过尼亚萨兰在开普的影响力却不小。
开普境内也生活着很多华人,现在橡树镇依然是华人聚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