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ben火熱言情小說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無聊的魔方-第440章熱推-yp6u6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第440章
“不知秋少今天找我有何事?应该不会那么无聊的,就是让我来看你和林小姐秀恩爱吧。”钟意深喝了一口咖啡,气定神闲的看着他们。
落寒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当然不是,你又没给钱,怎么能给你免费看呢。我只是有一事不解,所以特地来找钟总问问,前段时间暖儿被人给绑架,幸亏被好心的人给救了回来,我知道钟总人脉很广,所以想将这件事拜托给钟总。”
“不知钟总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落寒扫视了钟意深一眼,钟意深依旧气定神闲,没有一丝闪躲。
钟意深思考了一下,“那不知林小姐对绑匪是否还有印象,他们是几个人?而他们又有什么特征?自己又是在哪里被绑的,又绑到了哪里?”
钟意深一连串的问题甩了出来,林风暖抓了抓脑袋,委屈巴巴的说,“我,我没印象了,他是,他们把我的眼睛给捂住了。然后我们就知道很黑很黑,好像还有男人的声音。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说完林风暖趴到落寒的手臂上,眼眶泛起泪花,落寒拍了拍林风暖的后背。
“秋少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这个忙,而是林小姐能提供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这样广撒网的话,那么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你我都有可能了。”钟意深眸子发出微弱的光亮,这个女人明明就是装风卖傻,为什么他不直接告诉,要继续装疯卖傻的骗落寒。
落寒的眸子黯淡了一些,这个人真的心思缜密,很难发现他的蛛丝马迹。
林风暖突然坐到了钟意深的旁边,趴在桌子上痴痴的看着钟意深,花痴的问道,”哥哥的钱比你要哥哥多吗?”
落寒的脸色突然暗沉了下来,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突然坐到他的旁边?还调戏她。她是当自己不存在吗?
说着林风暖便将手放在了钟意深的脸上,纤细的手指划过钟意深的脸,林风暖丝毫没有在意落寒那警告的眼神,反而动作越做越惹火。
落寒一把抓住林风暖的手,将林风暖扯了过来,警告的看着他们二人。
“易遥哥哥,你为什么要把人家扯过来?人家想看看哥哥。”林风暖不满的瞪了回去。
钟意深冷冷一笑,满脸不屑,“真没有想到林小姐爱好这么广泛。看来以后秋少得有的忙了,要把林小姐看近一点,要不然,到时候头上戴有颜色的帽子就不好了。”
钟意深大笑了起来。
“易遥哥哥,这么高档的餐厅怎么会有猪叫呢?”林风暖不解的看向落寒,双眉紧促,一脸纠结。
落寒一听林风暖的话,忍俊不禁,堂堂百阅总裁竟然被说成是一头猪。
落寒笑着打圆场,“哎呀,钟总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暖儿生气,暖儿就是一个小孩子,你也知道他脑子有问题。你可千万不能跟他计较。”
腹黑王爺囂張妃
钟意深感觉一口恶气下不去,被人骂猪,而且还得忍气吞声,不能跟他计较,因为自己要是跟他计较的话,自己就成一个傻子了。
钟意深突然后悔来这自取其辱了,明明都知道林风暖每一次都不按常理出牌。
自己还是来了,只不过是想知道,林风暖到底知道多少不应该知道的。
“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林风暖看着钟意深,一双桃花眼瞪大。
钟意深的眼神有一丝躲闪,“没,秋少,时间也不早了,既然秋少没有什么别的吩咐,那我就先走了?”
“意遥哥哥,意深哥”一个甜美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息。
三人望去,看见白诺站在这,惊喜的望着她们。
林风暖暗叹不好,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遇到白诺,如果白诺不小心将自己是装疯卖傻地,那自己的处境就会很恐怖。
競技無雙
刚想跟林风暖打招呼的白诺,看见了她眼中,惊慌和闪躲。
白诺戏虐的看了一眼落寒,“意遥哥哥,身边有一个那么好看地美女,不打算介绍介绍嘛?”
“她叫林风暖,算是我地女朋友。”落寒将林风暖拥入怀中,指着白诺说道,“这是我发小的妹妹,常年在国外生活,最近几天才回来。”
“你好,我是林风暖,落寒的准妻子,很高兴认识你,你长得真好看。”林风暖抬起头,冲着白诺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零號專案 三生石3
白诺笑了笑,没有拆穿。虽然他不知道林风暖此刻在此为何要装疯卖傻,但这些对于自己来说并不重要,他们肯定是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亂門引之美人夜妝 常埋
“小诺,什么时候回国的?”钟意深看了一眼白诺,没想到以前哪个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喊哥哥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这么大了。
百诺笑着答道,“回来几天了”。
禁忌遊戲:總裁的夜寵
“是吗?纪北也太不够意思了,你回来都不告诉我们一声,我们好给你准备一个热闹的欢迎会。”
“哥哥给我开了,那天给意深哥打过电话,但没有接,意深哥公司的人说你有可能去了郊区呢。”
钟意深想了起来,那天自己正好抓到了林风暖,将手机关机了。钟意深的眼底有一丝倦意。
“对不起,小诺,我错了。这样吧,待会我请你吃饭,算是给你欢迎并且赔罪。”钟意深温柔的说道。
“好啊,不如一起吧,我也饿了,意遥哥哥。”林风暖笑嘻嘻的看着落寒。
白诺也随声附和着,“也好,很久都没看到两位哥哥了,不过先说明,你确实是你们买单是吧?”
“他买”,落寒看了一眼钟意深,指着她说。
林风暖拍了拍手,开心的像个孩子。
钟意深没有说话,但突然有一瞬间,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像是回到了他们的小时候,没有算计,打击,阴谋,每个人都可以是开心的。
钟意深起身,四人向门口走去,白诺上了钟意深的车,刚做好的她,突然感觉有了东西膈到了自己,她将手小心伸过去,拿到了一张被揉成一团的纸。
林风暖哭了很久很久,白诺走到林风暖的身边,擦去他的泪水。“姐姐你别哭了,虽然我不知道失去至亲的感觉,但是我知道,父母都是很爱你的,他们不想也不愿意看到你那么难过。我妈妈每次看到我难过的时候,他都会说,他宁愿那个受伤的人是他,伤心的人是他。”
林风暖眼眶通红,一把抱住了白诺,声音哽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诺。姐姐不该推你的,都是姐姐不对,对不起。有没有摔到哪,刚刚是不是摔到了疼不疼?”
白诺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姐姐没事,我耐摔。”
林风暖笑了,这个女孩,刚刚被自己凶的摔在了地上,现在反倒安慰起了自己。
噬道 狂鯊
重生之血繼限界 蘇子1990
“姐姐,我希望你可以给意深哥一个机会,我去找他,问清楚这件事好不好,如果他真的做过,而且不认错的话,那就认你处置好不好?”白诺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风暖,她害怕又突然惹她不高兴了。
林风暖摸了摸白诺的脸,看着她受惊的眸子,一个那么单纯的女孩子,他真的不忍心拒绝他,“好”。
白诺开心的笑了,笑的开怀。
白诺将林风暖搀扶了起来。
纪北和秋意遥相视一笑,这两个人前一秒还吵的那么凶,现在就那么好了。
秋意遥和纪北说了几句话后,就带着林风暖离开了。
看着天色已晚,白诺又受了惊吓,所以纪北就将他留在我自己的家。
秋意遥让白诺去洗漱,等白诺洗漱完,就让她回房休息了。
可白诺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样子,让纪北心疼坏了,这个妹妹从小就天真无邪的长大,现在却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他很心疼。
“哥,你可不可以陪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白诺的眼眶带着泪水,手拉着纪北小心翼翼的样子。
武之神域
纪北摸了摸白诺的头,“诺儿没事的,哥就在外面,有什么事你喊我好不好?而且今天林风暖姐姐不是故意凶你的。他只是失去了亲人,所以才会那么激动。”
“我,我不是因为林风暖姐姐凶我,才会那么激动,而是当姐姐说。我体会不到的时候,我想到了爸爸妈妈和你,如果你们也离开了我,我会怎么样?可能我会比她还更激动吧。我真的不敢想象,我害怕。”白诺无助的看着纪北,他不知道为什么落寒要做那样的事情,他记忆中的意深哥不是那样的,他正直温柔善良。
纪北笑着摸了摸白诺的头,这个傻丫头,“诺儿,你乖。我和爸妈都不会有事的,我们会一直一直一直的陪着诺儿,直到你长大,嫁人,然后再生小诺儿。快进去睡觉吧,别想那么多了。”
無限之完美基因
白诺甜甜的笑了,然后转身进了房间。哥,你为什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了?那么多年你始终不明白我。难道就因为我喊你一声哥让你退缩了吗?可是你并不是我哥哥呀!那么多年,我为了放下你,跑去英国。可是我还是放不下你,所以现如今我又回来你,你却一直躲避着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便有意的避开我,不再对我那么好了。难道你真的讨厌我了吗?
看着白诺失望的背影,纪北的心里也开始不好受了起来。
纪北来到厨房,拿了一瓶啤酒,打开喝了起来,坐在了白诺的房间门口,看着白诺熄灯以后,过了一个小时后,纪北蹑手蹑脚刚走进白诺的房间,没有开灯,而是直接来到了白诺床边。
白诺听到了声音,他知道是纪北回来了,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闭上眼睛装睡,他不想让他尴尬。
纪北抓住白诺的手,看着眉头紧皱的白诺,一时之间更加心疼。
诺儿,对不起哥必须那么做。对于我来说。你很重要干嘛要很重要。虽然我只是他们养大的,但是在他们心里我就跟他们儿子没区别的,所以,你不懂事,我不能不懂事啊。你知不知道你小的时候去英国?爸妈都陪你去了,但是我为什么没有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外人的眼里我就是亲兄妹。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
现在你还小,一时的喜欢又能坚持多久呢?只要过了这段时间,你熬过去了,那就好了,你以后可以找到更多更爱的男人,宠爱你。给尽你幸福。没必要跟着我一个孤儿,受尽委屈。从小到大我都沾着父母的光。
纪北的鼻头一酸,他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白诺的脸,握着他的手,睡在了他的旁边。
白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秋意遥把林风暖带回了家,林风暖坐在沙发一言不发,沉默的让人害怕,情绪已经没有了刚刚那么激动,可是他缄默不言的样子让秋意遥也心疼坏了。
“暖儿,你跟我说一说话好不好?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的,我永远都会是你的后盾。”秋易遥蹲在林风暖的面前,第一次像一个卑微的孩子一样,去乞求她跟自己说话。
神國紀元 今晚吃魚翅
林风暖一把抱住了秋意遥,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对于这个男人来说那么重要,app秋意遥在外面是那么霸道无情的,他此刻却想一个孩子一张蹲在自己的面前,林风暖此刻心里都是感动。
秋意遥也搂上了林风暖的腰,“我一定不会放我落寒的,我一定会为你为林家讨一个公道。”
林风暖捂住了秋意遥的嘴,没有在让他说下去。他知道秋意遥和落寒从小就是兄弟。现在虽然他们剑拔弩张,但是让秋意遥对落寒下死手,其实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痛苦的事。
“易遥,这是我们林家的事,跟你们秋氏无关。这个仇我会自己报的,谢谢你帮我。”林风暖落下了眼泪,要说那么长的时间是对这个男人完全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说实话他也已经沉沦在秋意遥的温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