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0y4爱不释手的小說 全職藝術家 愛下-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要跟你決鬥鑒賞-fbkwz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冷光心态崩了,隔着电脑屏幕,他仿佛感受到了来自楚狂的浓浓恶意!
为了想出答案,冷光花费了半个小时!
结果,冷光想了这么久,小说里却来一句——
“冷光是只卷毛狒狒”?
在冷光的心里,猿猴与卷毛狒狒是同一个物种。
而叙诡可恶的地方就在这里!
試愛成婚:甜心再結難逃 叁娘煮面
你可以对作者破口大骂,但你又不得不承认,作者的解释无懈可击!
卡特的证词是:
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走过独木桥。
确实没有任何一个人走过独木桥。
冷光是猴子,是卷毛狒狒,他不是人!
而身为猿猴的冷光,可以轻松的用一条缆绳达到彼岸。
这是合情合理,且合乎逻辑的。
就是有点贱!
难怪有人说楚狂是老贼!
的确是老贼,而且还凑表脸!
更可恶的是,哪怕冷光想要强行找出破绽,文中也都一一给出了解释:
“文中没有一句话把猿猴写成人,所以不存在欺骗读者。”
“另外,书中还有几个暗示,年老的冷光啃着米槠子,孩子们裸露全身四处玩耍,这不都是说明他们是猿猴的伏笔吗?”
“冷光一族把外人视为洪水猛兽,为什么?这是暗示他们和人的关系,乃是人与动物的关系。”
“……”
可恶的叙诡!
竟然没有破绽!
就是这个结局,太过于简单,形成了天坑,坑到让推理爱好者的思考都失去了意义!
冷光越想越气。
但冷光绝对不是一个人。
他是一只卷毛狒狒……
咳,开玩笑。
冷光确实不是一个人,因为就在同一时刻,无数在电脑前刚刚看完《咚咚吊桥坠落》的读者也抓狂了!
“楚狂老贼恶心读者有一套的!”
“卧槽,冷光先生是只猴子,天知道我看到这句话有多懵!”
“叙诡就是愚弄读者!我刚开始不同意,现在我认可了!”
“楚狂重度心机婊!”
“阿西吧,这特么也叫推理?”
“冷光:感觉有受到冒犯。”
“楚狂这么黑冷光是不是有点过分,冷光不过是抨击了几句叙诡而已。”
“啥过分啊,有他把自己描述的那么过分吗?直接在书里把自己写死了,还让读者感觉,这货死的罪有应得!”
“好吧,我承认我输了,楚狂这个小贱人真会玩!”
“我看到后半部分的时候,以为这是一部正经的推理小说,还认真的猜答案呢,结果楚狂玩了一手脑筋急转弯,秀弯了我的老腰。”
“别具一格,乐趣无穷。”
“相信我,喜欢传统推理的读者,大概从这部小说开始,会把楚狂斥之为推理界的异端。”
“行吧,楚狂才是玩叙诡的王者。”
“……”
有个读者不想承认又必须承认的事实。
同样是叙诡,这个凶手比《罗杰疑案》更难猜!
前者还有人能猜出来,这个直接让读者全军覆没!
不久前,还有无数读者在评论中叫嚣着,无论楚狂的叙诡怎么玩,自己都能猜出答案呢……
但也的的确确有读者绷不住,觉得《咚咚吊桥坠落》很无聊,并和冷光一样破口大骂的。
至少在今天,和冷光感同身受的人是非常多的。
之前的《罗杰疑案》只是有争议。
这次的《咚咚吊桥坠落》,则是彻底的两极分化!
傾城懶妃鳳霸天下
有人认为这是楚狂的“卖萌之作”,跟读者大玩脑筋急转弯的盲点游戏。
也有人认为,这部小说是单纯的无趣,把推理当儿戏。
……
作为推理界有名的大喷子,冷光可不是一个被楚狂愚弄还能一笑而过的人。
还是那句话。
他可以不介意自己是卷毛狒狒,但他不能接受这种完全娱乐化的推理!
所以他急眼了,直接通过部落,发了个大长文:
“第一人称是凶手的《罗杰疑案》我忍了,但这次的猿猴作案是什么鬼,叙鬼吗?”
“不可置信,无法接受的形式!”
“这是对推理的亵渎,明明案件布置已经颇为高级,为什么要采取娱乐化的结果处理?”
“这是对天赋和才情的浪费!”
“天才作家也不带这么任性的!如果你真的懂推理,请认真对待!”
“我,冷光,在此正式向你发起一场关于推理的文斗!”
“……”
冷光这波是真的被气坏了,竟然要跟楚狂进行文斗!
文斗是燕洲的文学界传统。
就像武侠小说里会有比武一样。
那是武斗。
有武斗,就有文斗。
而文学界,恰恰就有“文斗”的说法。
娛樂圈之神
尤其在蓝星燕洲的文学界,经常有同类型的作家展开文斗。
燕人崇尚这种文学比拼形式。
什么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燕人的概念里就是放屁。
既然文人相轻,那当然要一争高下!
这就是燕人流行文斗的原因。
文斗的形式也很简单,甚至有些幼稚,就是由两个作家在同时期发布同类型作品,让外界评价优劣。
这种文斗形式,在整个蓝星,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不过除了燕洲之外,其他地方对这种文学类争锋并不是特别的热衷,除非两个作家真的互相看不对眼才会进行文斗。
冷光不是燕人,所以冷光对于文斗的风气也并不热衷。
这次他是真的被楚狂气急了,才直接要和楚狂决斗!
这下就不仅仅是两极分化的争议了。
冷光以前喷归喷,还没到要和人决斗的程度,现在他竟然要和楚狂决斗……
圈内震惊了,推理爱好者们也有点被吓到了!
冷魅惡少纏寵無良前妻 浸月
紧接着,大家就乐了。
“气坏了这是?”
“哈哈哈哈楚狂会接战吗?”
“楚狂要真接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文斗是燕洲传统,他们那边的作家看谁不爽就挑战,蓝星其他洲很少有作家展开文斗,这应该是老冷第一次要跟人玩这个。”
諜海之狐 粉色袈裟
“冷光真是反叙诡先锋啊!”
“其实我觉得冷光有些反应过度了,别忘了,书中的作家楚狂对叙诡也是破口大骂,所以我觉得这部短篇更像是楚狂针对叙述性诡计的游戏与反思之作。”
“我也想这么说来着,这确定不是楚狂的自我吐槽吗?”
“这个春节期间拜访的青年,像不像是一个对叙述性诡计疯魔的人去折磨楚狂本人?”
“……”
其实这个解读,一定程度上就是《咚咚吊桥坠落》原作者的写作意图。
要不然楚狂犯不着于改编的时候,在书里把自己黑的那么狠。
显然冷光没有看透这一点。
但,当冷光发出文斗的战书,大家又确实在好奇,楚狂会不会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