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9f都市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討論-第1432章 升級任務:二維世界34閲讀-leglv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芩谷早就看好一件的灵魂防御法器,一颗高阶灵珠,相当于给识海再加一道铠甲。
霸劍獨尊 大櫻桃
最为关键是,它的防御能力还能随着主人的灵魂成长而升级!
狐妃妖嬈:賴上冷血陛下! 小邋遢
不过它的价格是五百万魂灵石,芩谷想,若是每次都是这样的任务,要不了几年就能赚够。
芩谷在鬼城里逛了好几天,上次战斗把她准备的所有手段都消耗一空,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些阵盘和灵符,才为她争取了的宝贵的机会。
这次财大气粗,购买十几个各类阵盘,上百张灵符,至于铜镜和束灵袋,这都是高等级的法器,芩谷还买不起。
卡牌籃球
花去将近六万魂灵石,让芩谷小小肉疼了一把,不过,这却让她更有战斗的资本和底气。
珑和楚玉也休整完毕,邀请芩谷组队中级任务。
芩谷以还在为由婉拒,她看得出两人是有意要“带一带”她的意思,不过她这个老太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巖忍者日誌 夏侯龍城
明显两人之间情义正在培养阶段,自己就算是想蹭酬劳也不可能当超级电灯泡。
而后,他们分别将自己的传讯符给芩谷,表示不管是在地府还是在任务小时空里,只要激活传讯符,他们便能知晓并及时赶来帮助。
这个“人情”就比较重了,相当于一次“随叫随到”的机会。
芩谷收下楚玉的那一张,如果不收,对方肯定心里会一直对上次任务的相救之恩念念不忘,甚至成为心结。
珑的传讯符则没有收,在两次任务中,彼此合作彼此成就,互不相欠。
收了的话反而会让人家心里惦记着:啧,那家伙究竟什么时候使用传讯符呢?
珑和楚玉相视一眼,然后看向芩谷,三人爽朗笑开。
芩谷大概说了下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大概会去找一些比较简单的初级任务,磨练魂力赚取魂灵石。
两人则是准备再进行一两次稍微难一点的任务后,就打算帮珑完成从中级执事到高级执事的升阶任务了。
…………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芩谷与珑和楚玉分开后,第一次去鬼城中心的任务榜上扫任务时,就扫到一个初级任务。
再見了 我的純真 血雲糖
任务信息:一个初级文明小时空的法则出现裂痕,一个被害死的灵魂在机缘巧合下没有回归地府,留在人间报复了曾经的仇人,不料意志无法遏制魂体的恶念,变成一个只剩下杀戮的戕害生灵的恶灵。怨气凝聚,让普通人的灵魂也无法进入地府,致使阳间阴阳混乱。
任务要求:除掉恶灵,使小时空回归秩序之中。
任务酬劳:5000魂灵石
失败惩罚:5000魂灵石
“除掉”有两种解释:一是像珑那样,建立传送门,将恶灵传入灵魂中转站,法则自然会清算一生功过。根据其罪孽值计算任务者额外酬劳。
二是直接灭杀,其罪孽值等于任务者的功德值。
芩谷有过几次对付恶灵的经验,根据信息,这个恶灵形成不久,应该问题不大。
将自己全身上下装备检查一遍,便直接踏上传送门。
在通过传送甬道时,芩谷正在消化新任务中的身份设定。
“拾荒老太”?
芩谷在意念中“观看”自己新的形象设定,花白的有些糟乱的头发,身上衣服陈旧,左手一个蛇皮袋,右手一摞废纸板。
虽是一次性任务,但是仍旧会与凡人世界有接触,所以暂时给与一个临时身份。
芩谷心道,大概这一类的身份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吧。反正芩谷并不觉得一个捡废品的身份设定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这种临时身份即便后期被小时空里的人识破,也不算是违规。
掌櫃攻略
毕竟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文明空间都存在虚假身份和很多空白户头,“查无此人”太正常不过。
临时身份的目的是不让地府使者以超出那个小时空规则的出现,初级文明小时空里只允许普通生命体,地府使者则是纯粹的灵魂体——芩谷本身任务者身份也需要一步步修炼出真正的身体,并通过试练后才有资格在普通小时空里存在,便是这个道理。
我的極品女房客
或许也有人说,不管安排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其本体不还是“灵魂”吗?搞这一套自欺欺人的把戏干什么。
这就比如每个人身体长得都差不多,眼耳口鼻四肢…明明自己长得并没比别人多一个脑袋也没比谁少一条胳膊,但却仍旧要穿衣裳一样,就是一种尊重。对法则的认同,对公序良俗的遵从。
芩谷对新身份的适应很快,当穿过传送通道进入任务小时空时,她便俨然一个拾荒老太太的模样,站在一栋大厦前拐角的几个垃圾桶旁边。
超級反派師兄
芩谷低头看了看手中一个大大的蛇皮袋,里面装着几个塑料瓶易拉罐,右手正从垃圾桶里翻出一个小纸盒…
——拾荒老太,没错了,这就是她在这里的临时身份。
重生大反派
異世重生之逍遙遊
芩谷几乎是没有任何违和和迟疑,便“熟练”地将那个小纸盒拆开再合拢压平,变成一块扁平的纸板。
拐角另一边便是一条主路,车流不息,主路两边都是林荫路,高大的银杏树如卫兵一样笔直地矗立着。
林荫道的另一边则是一片开阔的空地,环形矮树丛里面有一些健身器械,一些老人或是坐在银杏树下聊天,或是健身。
阳光初露,一派和煦。
这座城市还没有所谓的垃圾分类,不过人们还是会下意识地把觉得可能还有回收价值的东西放在一边,方便拾荒者拾取。
比如会刻意把自己不需要的半新旧的鞋子或衣物单独打包放在旁边,或是把一些塑料瓶纸板用袋子装了。
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带着大概两三岁的小姑娘摇摇晃晃地往垃圾桶走来,老太太一手牵着小孩,小孩另一手拿着一张用过的纸巾。
老太太弓着腰迎合小孩的步伐,一边用温和慈爱的声音循循善诱地道:“……对,我们要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我们家宝儿做的很好哦……”
小孩没有垃圾桶高,老太太便把小孩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