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ltqp精品都市小说 緝兇進行時笔趣-第九百六十二章 案件難纏閲讀-6t6s8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相比第一个被发现的死者,第二个在新闻报道上可就详细多了。”
宋何嘀咕一声,翻看着通过手机找到的新闻照片,啧声道:“拍得这么清楚,难怪迫于舆论变成重大案件了。”
由于率先发现第二具尸首的是几名有心出爆款新闻的记者,所以他们拍摄了大量的现场照片后才将这一发现通知了警方。
而他们的这一行为不仅导致大量现场照片流出,引起了柯城民众的广泛讨论和一定程度的恐慌,更是在仓促拍照的过程中对案发现场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所以说第二名死者所在的现场中,最具价值的恰恰是这几名记者拍摄的照片了。”宋何不爽的哼了一声,一边翻看新闻照片一边摇头道:
“可惜他们只考虑画面给人造成的冲击力,因此将大部分镜头都集中在死者身上,导致那些遗留在案发现场地面上的部分重要痕迹,还没来得及被拍下来就被破坏了。”
“遇到这种记者,柯城警局也真是有够倒霉的。”
感慨一声,宋何找出几张最清晰的新闻照片,一一放大到可供辨认的极限,然后逐寸逐寸的在脑海中还原,终于大致还原了一个并不完整的案发现场。
“这就是极限了。”再次翻阅了一遍新闻中的现场照片,确认自己没有出纰漏的宋何关掉手机的同时缓缓闭上双眼,开始审视自己脑海中构建的案发现场。
早安:總裁老公大人 汝南
禦妖至尊 蠱真人
这是一个缺乏阳光照射的树林深处,一棵近十米高的柳树伫立在正中央。
由于位置偏僻,再加上无人剪裁修整,这课柳树长得并不直顺,树干间横七竖八的伸出好些或纤细或粗壮的枝桠。
在距离地面约三米的位置,一根大腿粗细的枝桠从柳树主干上横着长了出来。
而在枝桠的中间位置,一个人悬吊其上,悬空的双足离地约有一米。一根橙色的登山绳一端系在这人颈间,另一端在枝桠上饶了半圈后被拉下来,死死地捆在了柳树主干上。
宋何视线下移,看了眼因为缺乏照片而被他模糊化处理的地面,无奈的将视线集中在死者和绳索上。
“男性,身高约一米七,体重在七十公斤左右。从面部及四肢的腐烂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在三天以前……”
“死者身亡时所穿衣裤鞋袜的尺寸与死者体型契合,搭配无异常,穿戴大致整齐,可以确定这身衣服就是死者自己的衣服……”
“这些衣物鞋袜的价格在中下等价位,说明他经济状况一般。且其手脚关节粗壮有力,因此所从事的工作很可能是体力劳动……”
“目前看来死者身上无外伤痕迹,双手干净,右利手,面部及暴露在外的躯体部位除死亡后的腐烂痕迹外,没有其他伤痕……”
洪荒祖巫燭九陰傳 小小妖道
“不过,尸体腐烂的状态和颜色有点不对,难道死前中毒了?……”
片刻后,宋何见无法再从死者身上分析出更多东西,便将视线挪向绑缚在死者脖颈位置的绳索。
“登山绳,亮色系,明显为事前准备。绳子用途广泛,为市面上常见型号,登山、攀岩、安保以及职业蜘蛛人都会用得到……”
“套在死者脖子上的绳结为中世纪欧洲执行绞刑时惯用的绞索绳结,虽然手法简单,但是一般人并不懂其捆扎方式,所以应为凶手刻意为之……”
“绳索所在的树干上有与绳索粗细相符的规则磨痕,说明凶手是先将绳索打结套在死者脖子上,再将另一端抛过树枝,然后在地面用力将死者拽上去,同时死者全程没有反抗……”
“磨痕的方向为垂直向下,显然凶手在将死者拽上去的时候,就站在死者身边,也表明凶手体重应该在七十五公斤以上,体型健壮,具备一定力量……”
另類灰姑娘 古淩
“登山绳固定在柳树主干上的另一端的捆扎方式,是进行户外活动时典型永久性绳结的一种,手法繁复极难解开。”
仙帝歸來當奶爸
“而在这种情况下,还出现了用这种绳结来固定绳索的行为,说明其中带有凶手极强的个人情绪和倾向,不希望让死者轻易地落下来……”
“而看永久性绳结所在的位置,大致能判断凶手的身高,再加上体重,基本能够确定为一名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在八十公斤左右的男性……”
想到这里,宋何微微摇头,觉得能够从新闻照片中分析出来的信息基本已经被他挖掘完毕。
可是很快宋何就发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他感觉自己所推测的凶手体貌,似乎有些熟悉感……
“熟悉感?怎么会?”宋何皱起眉头,一边思索一边嘀咕:“身高一米七五……七十五公斤以上……力量大……体型壮硕……该死!”
豁然间,宋何只觉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双眼蓦然瞪大!
只见他飞快的打开手机搜索新闻,翻找出有关第一名被发现的死者的报道!
眨眼之间,一张远景照片被宋何找到,照片中一名男子被吊在一棵歪脖树上,而宋何很快就从这张照片中的大致轮廓推测出了死者的体貌特征!
身高接近一米八!
体重八十公斤以上!
体型壮硕!
“不会吧……”宋何不敢置信的低呼一声,打开追凶系统细细查看,却见其中根本没有任何符合条件的任务,心头不由一沉:“真是这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
“但愿第一个被发现的案发现场有足够的线索和痕迹遗留吧,否则真就不好办了……”
一个小时后,宋何走出夜色笼罩的柯城动车站,一眼就看到了一辆停在接站口外的警车,以及一名站在警车旁焦灼等待的中年男警官。
“你好,我是宋何。”宋何快步走上前去,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掌。
“你好。”中年男警官迅速上下打量了一眼来至自己面前的宋何,点点头与宋何握了握手后便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柯城警局刑警队长,张军华。”
“张队辛苦。”宋何感受到了张军华的急切,简单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坐进副驾驶席。
“我也不想辛苦,可尽遇到没办法的事情。”张军华长叹一声,飞快坐进驾驶席发动汽车,勉强按捺着心中焦灼询问道:“我给宋警官说说案子吧……”
“还是我先说说我了解到的情况吧。”宋何拦住了张军华的话头说道:“如果有什么新发现是我没有说到的,麻烦张队帮我补充补充,可以吗?”
“案子是这样……嗯?”刚刚驾驶汽车开出去不到五米的张军华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宋何在说什么,不由诧异到:“宋警官,你……”
“新闻。”吐出两个字权当解释后,宋何就见张军华面露带着几分苦涩的了然,便宽慰的笑着说道:“这种事情谁也不想遇到,可是能躲开的实在少。”
“我根据新闻上的照片,还原了一下第二名死者的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些细节……”
一只哥斯拉的時空之旅
说罢,宋何就将自己的发现说了一遍,却唯独没有将自己对第一个被发现死者的怀疑说出来。
毕竟体型相近的人有很多,宋何也没有办法通过那种初步的案发现场还原,就百分百确定他就是杀害第二名被发现死者的凶手。
可是即便如此,宋何所说的内容也让负责开车的张军华差点握不稳方向盘!
“宋警官,这些……”张军华喉结狠狠地滚动一下,伴随着吞咽声瞪大了眼睛,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宋何。
“张队,您开着车呢。”宋何下意识的抓紧了副驾驶位置上方的把手,指了指前方车窗外夜色中空无一车的公路。
“哦哦,不好意思。”张军华闻言连忙回过头去重新看路,然后扭了扭方向盘将车头摆正的同时诧异道:“刚刚说的那些东西,都是宋警官通过新闻照片发现的?”
“差不多吧。”宋何对张军华表现出来的反应早已习以为常,点头道:“其实还有一些关于凶手心理层面的分析和一些暂时不能确定的猜测,需要具体了解案子调查进展之后再具体分析。”
“看来这次秦都派您过来是有原因的。”张军华啧声称赞一句,心中焦灼减轻不少的同时也生出几分期待。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案件中的疑难之处,不由摇头苦笑道:“您不知道,我们赶到第二名被发现死者的案发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了。”
“而在那种情况下,现场勘查工作基本已经没有必要开展了。并且我们除了做尸检和确认死者身份以外,剩下的大部分精力都被那些记者和舆论牵扯住了。”
撿個美男當老婆 花心者
“至于第一个被发现的死者,我们倒是做了详细的勘查,可是这次不光是现场勘查没有收获,甚至连确认死者身份都遇到了大困难。”
张军华的话让宋何心头一跳:“第一名被发现死者的案发现场被破坏的更严重?指纹和相貌也被破坏了?”
“是啊……”张军华再次苦笑:“现场有发现死者的小孩子的活动痕迹,不过他们胆小,没太敢靠近,痕迹也还好分辨,仔细勘察的话干扰不大。”
“反倒是报案的那些村民一个个凑到跟前看热闹,把现场踩了个乱七八糟。我们到现场的时候,不少村名就聚在尸体周围无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小孩子仗着大人在四下乱窜。”
“而经过勘查发现,其实在小孩子们发现尸体之前,凶手就先一步把案发现场的痕迹破坏了个干净,根本没给我们留下多少有价值的线索。”
“更要命的是,死者的指纹和相貌全都被毁得一塌糊涂!可是就这,凶手还要把他吊起来!我都不知道他图啥!”
“图什么暂时还不清楚,只能说凶手反侦察能力很强。”宋何想了想询问道:“张队,尸检报告、现场勘察结论和相关的调查结果在吗?”
“有!”张军华挑起大拇指向后排指了指道:“都在后面,除了那些,还有走访摸排的记录和相关报案人员的笔录。”
“还是张队准备周全。”宋何闻言也不客气,探身后排将一个个档案盒子拿到怀中,一一打开翻阅。
“第二个被发现的死者……体内有少量氰化物遗留的痕迹?”宋何皱眉问道:“确定曾服用达到致死量的氰化物?”
“没错。”张军华对于尸检报告已是倒背如流,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经法医检验,他的死因为口服氰化物中毒。”
“而且他身上穿着整齐的便衣,身上又没有搏斗和外伤的痕迹,极有可能是被凶手先行下毒杀害后,再运送到案发现场吊起来。”
“确实很有可能。”宋何点点头:“如果是口服氰化物的话,那就只能是别人给的食水或者自愿吞服。”
“而根据他本人被发现时的状态来看,自愿吞服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死之前一定服用过凶手给他的食水……”
说着,宋何迅速翻阅尸检报告,寻找有关消化道残留物质的检验报告。
隨身帶著番茄園 三十九
無敵是什麽
“找到了!”宋何很快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迅速看了一遍之后思忖道:“成分分析还原后发觉大分子蛋白和膳食纤维居多?”
“就是说还没来得及吃主食,就死在了饭桌上,那么他死在饭店的可能就很小了。”
“而不管是点外卖还是自己做饭,第一案发现场都只能是某个不受打搅的公寓或者僻静的位置。”
听着宋何的分析,张军华点点头道:“我们也有过类似的考虑,先后走访了案发现场周边的小区和可疑的位置,但是却并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氰化物的来源呢?”宋何想了想问道:“这东西应该在咱们的管控之下吧?”
九州·縹緲錄6·豹魂 江南
“查过了,还是没线索。”张军华气恼的摇摇头:“化工厂电镀厂所有相关的地方都查过了,没有不明去向的氰化物,也没有可疑的人员。”
“但是你也知道,这种东西对人来说致死量小的可怕,即便是流出去或者被偷个百来毫克也很难察觉。”
深知张军华所言非虚的宋何无奈点头,然后看着手中的案件资料缓缓说道:“看来只能从人着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