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bv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王者時刻 起點-第八十章 劍來讀書-0d949

王者時刻
小說推薦王者時刻
孙尚香复活。
然而发育路一塔告破,红区被6队围剿。作为队伍中的大核,她竟然沦落到了无事可做的地步,全图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收获一点经济的位置。肩负侦查使命的庄周,此时只敢在外围徘徊,看到6队的人影就向后撤,一点具体敌情都摸不到。
孙尚香也不能一直站在泉水里,她走出来,跟庄周会合,再加上中路的王昭君,也算抱了个小团。可6队抱团是杀他们的人,拔他们的塔,侵占他们的野区,他们这抱团呢?好像是因为无所事事。
“对抗路那边有机会吗?”甜粥问着。
“不太有。”已换到这线上的廉颇说道。
“白起跟我打的都时候很小心,从不往上压。”从对抗线换下来的王昭君说道。
“那就……中路看看情况吧。”甜粥有些无奈地道。
中路随后一波接触,对面干将嗖嗖几剑就把线清干净了,7队这边呢……总算是给孙尚香蹭了点钱。
再續錢緣:先生你別鬧 腐敗貓貓
这接下来就该去吃发育路兵线,可往发育路一看,双方兵线依旧在差不多河道的位置相遇,可6队却没有人上去清兵,兵线竟然就这样卡在这个位置了。
没有防御塔保护,孙尚香哪敢独自跑这个位置去清兵?心下憋屈就别提了。6队这边,藏在草丛中看着兵线相耗的苏格,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孙尚香这会的心情,我可能有点心得。”苏格说道。
6队其他人互相看了看。
“呵呵……”何遇干笑了声,知道苏格指得是校际联赛决赛交锋时,苏格的孙尚香大核被浪7针对死的回忆。
“他们过来吃线师兄你就走。”何遇没法跟苏格一起回味,毕竟他们都是罪魁祸首。
“可怜呐。”苏格继续感慨,也不知是为当初的自己,还是看到何遇和莫羡两人摸进7队的蓝区为甜粥感到悲伤。
发育路的兵线,甜粥终究是要来吃的。单独不敢,就带了保镖。庄周头前探路,复活的张飞也直接朝这方向赶来。连清好中线的王昭君都跟着一同向这一侧移动。苏格刚看到视野里出现一人,立即钻出草丛,清兵,后撤。
網遊之末世三國 朦朧的殤
孙尚香最终吃到了两个兵。因为马可波罗已经清掉兵线的缘故,虽然他们在这一侧集结,却也无法向前推进。
甜而不膩 念笑
“进对面蓝区!”甜粥果断下令,7队四人朝6队蓝区涌来。
新鲜刷新的蓝BUFF就在眼前,7队很小心地侦察了一下草丛,一拥而上。一波奋力输出后,咻咻咻咻,六剑飞来,蓝BUFF飞向干将怀抱,近身跟蓝BUFF缠斗的庄周也被扎了个半死。再看干将,六剑扎完直接护主邪冢,瞬间就已退走了。
7队郁闷啊,气啊,只能拿小野怪泄愤,杀完退走时,干将又露头,咻咻两记远剑,丢完就退,刮没刮着,7队自己验伤。
就连苏格这时也得了启发,也有样学样。马可波罗虽然没干将手那么长,但更灵活啊!干将这边咻咻两剑撩完,他那边马可波罗又冒泡嗒嗒嗒嗒一串子弹,也是不管打没打中,反正扫一下就退。
7队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最后穿过河道返回自家红区。那边清完他们蓝区的鬼谷子和橘右京又过来了。7队看一眼经济,不敢打,只能退却。不过因为人齐,6队总算没敢随便就往里冲。可就一个鬼谷子在那飘来飘去,有闪现有大招,实在让人片刻都放松不得。庄周、张飞顶在前,小心翼翼地把孙尚香护在后方清野。鬼谷子左右徘徊,看起来是在找机会,弄得庄周和张飞也不得不跟着摇摆。
鬼谷子看来是找不到什么机会,向后退去,可是6队的语音里,却是响起何遇的叫喊。
“剑来!”何遇叫。
咻咻。
干将的飞剑应声而至,孙尚香野怪被抢。庄周很生气,追着鬼谷子就要拱,橘右京跳出,刷刷刷就是一套,庄周魂飞魄散,玩命朝回游。
很快红区一圈野刷完了,孙尚香的收获是三只野猪中的两只小猪,看着干将身上的红蓝BUFF,气得牙痒。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兵线上来一波又一波,野怪刷新一茬又一茬,7队却始终没有想到好方法破解6队的这个套路。比赛来到十分钟时,甜粥打开对战面板看了一眼经济,他的孙尚香都没有资格跟对面比较,在己方五个英雄中,他都只能排名第二,次于本队的廉颇。
随着白起开始参团,6队开始了水银泻地般的全面进攻。鬼谷子开着大招开启奔狼纹章就带着全队往前冲。控制?他们好像已经不是很需要,鬼谷子似乎就是一个运输队长,把6队的英雄们直接往7队的脸上运。每当这样突脸的时候,都能听到7队的语音中蒙达焦急却无奈地叫喊声:“我没大我没大我没大。”
伴随着蒙达的最后一次叫嚷,6队突进了7队的水晶。白起开大,马克波罗开大,杀得7队一片狼藉。但不得不说,他们的四保一体系还是很有些功底,这样的情况下,甜粥的孙尚香还是被他们掩护进了泉水。她站在泉水中,以饱满的状态看着泉水外的6队群雄乱舞,打爆了他们的水晶。
第一局,6队胜。
邪魅王爺嬌寵狐
危險戀人
腹黑懶人大小姐
“打得不错。”徐鹤翔又是算好了时间一路快跑,从观战室赶回到了6队的比赛室。看到何遇他们正在摘着耳机,一边拍手一边走上前。
“徐队BP做得好。”何遇这次挺上道,连忙回夸。
“呵呵……”徐鹤翔尴尬地笑了笑,实在是受之有愧。比赛打到10分钟后,6队胜局已定,他和周进一起详细讨论了一下这一局中鬼谷子的作用。开团、隐身侦查给干将视野,这些事前分析出的作用他们都在比赛中看到了。但是除此以外,拥有全局视角的他们还看到了何遇是如何利用鬼谷子营造千军万马的感觉来恐吓对手的。
据他俩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一半的时刻,仿佛要上来开团的鬼谷子身边其实是没有队友的。尤其配合干将一起骚扰孙尚香发育时,并不是每次都有橘右京带刀护卫左右。这些时候,如果7队反打出来,6队只能撤退。
可是7队一次都没有这样做。视野的缺乏让他们掌握不到6队英雄的去向。在贸然上前被橘右京有过一次输出后,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十分小心,最终也没对鬼谷子大动干戈。
娘子兇猛
这个进攻型辅助英雄的特点被何遇运用得淋漓尽致,说让两位顶尖大神大开眼界似乎也不为过。而这手鬼谷子是何遇自己BP的选择,也是自己利用鬼谷子特点定制出的本局套路。徐鹤翔的BP在其他几个位置上确实也没毛病。只可惜这个大放异彩的辅助位偏偏不是他的手笔。
“我觉得我对你们来说其实有些多余啊。”徐鹤翔发自内心地感慨。
“那怎么会呢。”6队几人连忙道,语气倒也不全是客气。
“不过还是要站好今天的岗。”徐鹤翔说着,看向何遇:“你的位置就你自己决定拿什么,我不参与了。”
“那怕什么,说出来大家讨论嘛。”何遇说。
“我怕你个头!”徐鹤翔气,何遇缩着脖子,似乎是想把头藏起来。
“7队这局吃了视野的亏,下局应该会重视起来。”徐鹤翔把话题回到比赛上。
“嗯。”何遇点头。
“这局的干将效果非常好。下局我建议还是拿这种手长能直接威胁到后排的法师英雄。”徐鹤翔说。
“那就是沈梦溪了。”何遇看向高歌。手长的法师有不少,但像赢政的大招,又或是墨子的二技能,虽然也都很远,但容易被前排阻挡。沈梦溪的大招却可以从天而降,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
“练也练了,但不敢说太娴熟。”高歌说。
“配合沈梦溪,最好再有个能绕后强力收割的。”徐鹤翔说着,看莫羡。6队几个的定位,他基本已经搞清楚了。对抗路虽然也不乏绕后进场的英雄,但6队的这位上单却是从来不负责这种工作的。
“这个可以看对面阵容后再具体选择。”何遇说,莫羡点头。
“那就都BP时再具体定吧,经过刚这一局,你觉得7队有什么问题?”徐鹤翔说。
“就是你刚才说过的,视野问题。太过于围绕射手,导致他们的视野布局过于狭小了。基本是以防御保护为主,不太关心对手在做什么,这就有些不太好了。”何遇说。
魔獄
“说得对。即使他们打得是不变应万变,后发制人的套路,但是缺乏对对手的观察,才会把刚刚那一局打成那个样子。反过来说,大家在对局也要惯于隐藏自己。在你自己眼里你离队友很远,可在对手的意识里,只要没看到你,就不能排除你在队友身边的可能。什么时候需要隐藏自己为队友虚张声势?什么时候又需要露出自己牵制对手注意?这是在比赛中要不停思考抉择的问题。不是只有数据上的助攻才是助攻。”
“是。”六队五人齐声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