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i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生原始時代》-第四十五章 龍鯨心語閲讀-ijjy9

重生原始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原始時代
“师妹有礼了。”
散宜昧离自以为潇洒的对女女稽首,露齿微笑。他最喜欢这种白白胖胖的女娘了,也不知道等会儿一拳打在她左眼会不会哭。
女女看到他散发寒光的牙齿,不由打了个激灵。
紅纓記 東郊林公子
渊海里面最凶残最冷酷最无情最没有道德底线的食人蛟也是这样,它们最喜欢张嘴露牙给人看,然后一口吞下,再吐出一整排完整骨架来。
女女寒毛直竖,身体紧绷,十分紧张。
也顾不得和对手行礼,只是匆匆的颔了颔首,就往后疾退。
散宜昧离咧嘴一笑,这妙道仙宗的白胖女娘真可爱,等会儿要手下留情才行,免得输掉比赛后哭得太厉害。想到得意处,散宜昧离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在擂台边站定的女女远远看到对手笑的样子,忽然想起第一次和娘亲出海玩的情景。
那一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湛蓝大海和青碧长空交相辉映,蔚然成趣,让她傻傻的分不清哪个是天,哪个是海。
她和娘亲坐在一头超级巨大龙鲸背上,从望渊河口出发,往渊海深处去。
时间仿佛过得很快,又好像很慢。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看到一条大船从远处水平面上的东边缓缓驶向西边。那船好小,比桃核还小。娘亲却说那船很大,比龙鲸还大,只是她们远远的看,感觉小了。
她自是不信,就瞪大眼往大船看。
就在这时,一条超级无比巨大的食人蛟从海中跳出,张开恐怖大嘴,一口将大船吞下。
到现在,她依然清晰记得,那头食人蛟吞下大船对她们的咧嘴一笑,那嘴里还有个血糊糊的人影在白白牙齿间挣扎。那一幕,是她永远的梦魅,也是她一辈子最深刻的记忆。
虽然最后食人蛟被娘亲所斩,但她永远也忘不了。
本来就惴惴不安,生怕无法晋级的女女看到散宜昧离恍若食人蛟的凶残模样,慌忙闭上眼睛,拿起玉化骨笛放在嘴边,吹奏起来。
“哈哈哈哈”
看到妙道仙宗白胖女娘一脸紧张的小模样,散宜昧离又是一阵大笑。
“偶要用口水吐他,让他又痒又痛又难受。”
看到他嚣张的样子,米谷在台下说道,周围好朋友纷纷出声表示支持。
圆滚滚想到以前被小屁孩吐口水的非人日子,暗暗为散宜昧离捏了把冷汗。这已经不是米谷它们第一次这么做了。上次有个把女女打吐血的人也没逃过它们的毒手。
虽然女女最终获胜,但它们也没让他好过,还是让他尝了一把毒口水的洗礼,让他有机会洗心革面做人,深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虽然它们都是偷偷摸摸下手,没人知道它们是谁,但口号很重要。
这种事魁礨宗和各宗大能怎可能不知道,只是看没什么危害,就当做小儿辈玩闹,放任自流罢了。
只是苦了输给女女的对手,不仅要接受失败教训,还要面对米谷毒口水惨痛洗礼,真是悲乎哀哉!
女女将玉化骨笛放到嘴边,心灵变得无比空静,便吹动骨笛。
“呜…”
脩然,擂台上出现一道奇景。一条可爱小龙鲸轻声叫着从虚无钻出,将擂台当成渊海游玩,时而跃起,时而沉没,时而围着女女翩翩起舞,眼中不无孺慕之情。
女女紧闭眼睛,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悠扬的笛声,飘零流转,以她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那里面,系着女女的所有过往,无穷思念;那里面,有娘亲的爱,父亲的笑,小伙伴的欢乐,还有自己的…。一切切,都化成一枚枚美妙音符飘向远方,飞上云天,钻入深空,和漫天星辰皎月曼妙轻舞。
往下俯瞰,飘荡的音符将天地渲染得如同一条美丽锦绣,又似一幅灵动画卷。
细细听,却是一曲无比动人的玄妙天籁。
女女的笛声并不高亢,也不激昂,而是像潺潺流水,悄悄钻进心间,让你欲罢不能。
听到声音的人莫名其妙的安静下来,好像神魂得到升华,心中感觉空荡荡,又无比充实。但无一例外,听到笛声的人都对女女放下警惕,再无防备,提不起半点敌对之意。一颗心好似被团团缚住般,只要有对女女不好的念头,就无法动弹。
惡靈女騎士
意淫萬歲
良久,声歇。
比赛场地和附近的人都沉醉在优美笛声中,久久无法自拔。
笑八仙之呂洞賓傳奇 辰雨星痕
“好久没听到这么动听的龙鲸心语了,果然美妙啊!”听完笛声,心印宗领队长老感叹道。忽然发现比赛场地所有人都陶醉在笛声中,连忙从衣袖内取出一口小钟敲了下。
“咚…”
一道并不是很大的轻柔钟声,如水波纹般向四周荡漾。
比赛场地,沉迷在悠远笛声中的人慢慢醒转过来。
只有女女对面的黑莲宗弟子散宜昧离苦笑不已,听到她的笛声,心灵好像被束缚般,根本对她起不了半点敌意,更不用说伤她了。他有感觉,自己若出手伤她,最后伤到的可能会是自己。
全球緝捕金主萌妻 楚昕晨
这样还怎么比赛?
“我认输。”
散宜昧离洒脱的叫道。
其实心里别提有多苦,原以为是个可以随便捏拿的白胖女娘,没想到一不小心中招。看来以后要吸取教训,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能给对方任何机会,任何机会,任何机会!!!
“噢…女女赢了”
穿越時空的修道人
“女女好厉害”
“女女真棒”
听到对方认输,女女还没反应,擂台下的灵宠水族就已经沸腾起来,一个个大声嚷嚷,欢呼出声。米谷双手抓锤用力敲打天鼓表示庆祝,圆滚滚当场摇起迷人的大肥臀。其它灵宠水族看了,也纷纷跳起舞来。
云层上的公良捂着脸,表示不认识这些家伙,太尴尬了。
女女却一点也不尴尬,一下擂台就和好朋友们大肆摇动肥臀庆祝,快乐得不得了。
终于晋入前十。
这名次她虽然想过,却只是敢奢望一下而已,从没想过实现。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晋入前十,让她怎能不开心?晚上一定要让公良做一顿好吃的庆祝一下才行。
想到公良做的美味佳肴,女女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
她已经很久没吃过一顿好的了,公良就是懒,来魁礨宗就没再做过东西,还整天和魁礨宗女娘到处跑,回去一定要跟无静姐姐说。
公良感觉比窦娥还冤,简直是夏日四十度高温飘雪。
她比赛晋级关他什么事?他和魁礨宗女娘出去玩,又关她什么事,还去打小报告?一小屁龙鲤哪来那么多事。
“米谷,晚上我们还去吐那人口水吗?”开心过后,一灵宠悄悄问。
“吐,那人太嚣张了。”米谷非常肯定的说。
于是,快天黑的时候,米谷就带几个精通遁术的小伙伴悄悄往黑莲宗下榻处遁去,另外还有灵禽在空中翱翔侦查敌情。为防意外,还有些机灵小伙伴随时准备接引。
夢中的臺海之戰 吳琦
等到地方,米谷打开第三竖眼观察那人所在,就取出从粑粑那里拿来的蜃珠遮住身形遁入地下。
到那人住所,米谷趁其不备往他身上吐一口水,迅速返回,一点也不留恋。
这一切自然瞒不过黑莲宗领队长老,但没什么反应。等到第二天口水毒解除,听到散宜昧离传来的惨叫声,才无良的笑了起来。
顧惜朝也不好當啊! 赫連宇夜
“这些小东西,真有意思,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