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7yc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討論-第兩百五十一章 馬虎-f3epz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赵琦有正事要做,就先不去拜访那几位认识的朋友了,他闲来无事,也没有游玩的兴致,想着就去潘家园瞧瞧,可惜今天不是周六,否则肯定是要去逛早市的。
不是周六日,赵琦就没有赶早过去,到了那,眼见行家零落,大多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
潘家园的周一至周五,小贩们出摊也只是把高仿、高赝摆出来当做纪念品做做游客和外国人的生意,说白了就是懵买懵卖。
只有周六日这两天的行家才多,好藏品也多。小贩们自然能买上价钱,买家自然也能淘到真货。
所以行家平时都不怎么来,用他们的话来说,基本是瞎耽误功夫。
驅魔龍族之極品言靈師
踏入異界的渡劫強者 奮鬥的蝸牛
现在的情形,就像前世几年后,赵琦从同行里听到的一句话,潘家园如今都是假货,“捡漏”早已成为传说,去了不打眼就是烧高香了!
如果是前世的赵琦,眼力有限又静不下心来,可能真和这句话说的一样,哪怕周六日来这潘家园,逛一天也淘不到好东西。
现在赵琦自觉自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实也是如此,转了一两个小时,花了一万多块钱,到手了好几件玩意儿,把他带来的一只布包都装的满满当当。
赵琦不能保证,这些东西里面,每一件都是真品,但至少能保证应该没花冤枉钱。
其实逛地摊,要有准备上当受骗的觉悟。不想被人捡漏,就要炼出一双火眼金睛来。这个圈子里的专家有几个没打眼的?乾隆皇帝桌上还摆着假货呢,更别说你我了,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一件好东西错过了,错过了也就错过了,没必要耿耿于怀。偶然打了眼,吃亏了就吃亏了,就当交了学费,以后注意就是了。
这就是赵琦现在坦然的心态,但话又说回来,这也得益于他现在鼓囊的钱包,钱是英雄胆,没钱的时候他也只能扣扣索索。
快到中午,赵琦看到前面好几个人正围着一个摊主争论,他好奇之余,也过去凑热闹,只见一位中年妇女蹲在摊位前,手里拿着一只青花瓷盘和卖主讨价还价。
赵琦见了到是觉得有些稀奇,不管前世今生,他在古玩市场,都很难遇到女性藏家。
女子开了一个价,卖主坚决不卖,女子就碎碎念,半天又加了五十块钱,卖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就是不同意。
女子低着头,反复打量着青花瓷盘,嘴里也不知道嘀咕着什么,既不加价,也不把盘子放回去,围观的人之中有好几个等不及走了,没一会,现场除了当事双方,就只剩下赵琦跟另外两个中年人。
那两个中年人也都对青花瓷盘有意思,只等着女子把东西放回去,他们就出手买下,不过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一伙的,如果不是,到底谁先谁后,说不定到时又要争上一争。
深夜書屋 純潔滴小龍
卖主等得不耐烦了,让女子把盘子放回去,还有其他人等着呢。
少年榮光
但女子就是不肯,她又琢磨了一会,加价到八百,卖主又坚定的拒绝了,说是不到两千他不卖。
其中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很不耐烦了,让女子不买就把东西放下,语气极其不友好,但女子还是自顾自的,就是不放下手里的盘子。
中年男子气得想打人,他看了看手表,转身边走边气呼呼地说:“真是什么人都有!”
现场就只剩下赵琦跟另外一个中年男子看热闹了,他们还相互微笑着点头示意。
命運是一座橋 可蕊水晶
在卖主的催促下,女子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放下了青花瓷盘,非常吃力地站起身来,赵琦都担心她会不会摔倒。
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赵琦只能让着中年男子,男子蹲下身拿起盘子看了一会,显得很满意。
只愛你的偏執狂
“老板,我身上就带了这些钱。”男子从口袋里掏出1800块钱,递到卖主手里。
婚後相愛
卖主摇了摇头,直接表示了拒绝。
“我真没骗你,身上就这么多,你看……”男子把身上的口袋都翻开来,给卖主看,除了一个五毛的硬币,确实没有其它钱了。
卖主可能被刚才的女子惹火了,又因为现场还有赵琦在场,他还是没有同意。
男子有些着急,左右看了看,却没有发现熟人,又向赵琦看去,赵琦转过头,装作没有看见。
男子拿出手机,准备给朋友打电话救急,却没想到卖主的手机先响了,他接了电话后,把钱递回给男子:“抱歉了,我有急事要收摊了,你现在如果拿不出钱来,就把东西放下吧。”
“唉,看来是与我无缘啊!”男子没办法,长叹了一声,只得收回钱,把盘子放下。
其实,这种情况在古玩买卖时很常见,赵琦虽然有些同情,但又不是朋友,关系到自身利益时,当然不会心软。
赵琦很自然地拿出两千块钱,递给了卖主。
卖主往手指上沾了点口水数了钱,笑着说:“正好,东西是你的了。”
中年男子眼睁睁地看着青花瓷盘到了赵琦手中,心情很郁闷,又追上了赵琦:“小哥,东西能不能转让给我,我再加三百!”
赵琦微笑着摆了摆手:“抱歉,我暂时没有出手的打算。”
“小哥,你看咱们也是有缘,交个朋友怎么样?”男子套着近乎,赵琦当然不会同意,转身就走了。
男子大声喊道:“我再加五百!”
慕先生,別來無恙
誤惹邪魅殿下 櫻菲童
赵琦朝后面挥了挥手,径自走出了潘家园,准备找个地方先把咕咕叫的肚子填饱再说。
从潘家园出来没几步,赵琦突然闻到了孜然的香味,引出了他想吃烤肉的欲.望。
他想到前世来潘家园的时候,在附近吃过一家味道非常不错的烤肉店,也不知道那家店现在有没有开着,不管怎么说,先去瞧一瞧,如果还没开再去吃别的。
赵琦凭着记忆向那家店的位置走去,路过一家茶艺馆时,从身后突然跑过来一位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赵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年轻人拉住了手,把赵琦吓了一跳。
这年轻人力气还不小,拉着赵琦就往茶馆跑,一边跑还一边说:“哥们儿,来不急了,还慢慢腾腾的,不怕被长辈骂啊!”
赵琦本来挣脱,又担心另一只手上拎着的瓷器等物,只能莫名其妙又哭笑不得的被这位马虎的年轻人拉进了茶馆。
年轻人一直拉着赵琦通过茶馆的大厅,轻手轻脚地进入里面一个房间。
赵琦跟着年轻人走进去,只见大厅里坐着好几个人,在他们面前的台案上,放着两只漂亮的锦盒,其中一只锦盒的盖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放着的是一件青花瓷大盘。
两个人走进房间,大家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其中一位老人对着赵琦身边的年轻人狠狠瞪了一眼,年轻人抱以讪讪一笑,连忙拉着赵琦在一旁的空位坐着。
让赵琦有些意外的是,吕会令居然也在其中,他看到赵琦,同样也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朝着赵琦微微点头示意。
年轻人轻轻长呼了一口气,嘀咕道:“幸亏及时赶到了。”
赵琦对现在的情况两眼一摸黑,便小声问道:“大家这是要讨论台上东西的真伪吗?”
戰天殺神 不要對我好
年轻人点了点头:“对呀,这回的交流会,就是为了辨别台上的那两件东西。那两件东西不少前辈见过,有说是宝贝,有说吃药了,看法不一,所以诸老联系了大家过来一起会诊。”
说到这里,他反应过来觉得有些不对劲:“诶,不对呀,你难道不清楚此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