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cc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氪金劍仙李太白 愛下-第152章 自成一統的丹書符推薦-swlgp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禁”
断龙石门前,一块刻着古篆体“禁”字的巨大石碑,阻隔住了李白与后方断龙石的视线。
而且虽然只是一个“禁”字,只是一块石碑。
但李白能明显感觉到,在这石碑的前方,自己的神魂感应以及灵元气息都受到了约束。
“为了防止有人误看了断龙石上的那道丹书镇龙符,工圣在门前立了一块碑。”
異界韋小寶 王孫溪
这时十方巫主上前解释道。
“只随便留下的一块石碑,都充满了法力道韵,在建造这座城时,只怕修为已经到达了大乘飞升境,真令吾辈自惭形秽。”
李白盯着石碑感慨了一句。
因为有系统在身,他以前对于修行一时,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一丁点自负的,但如今面对工圣,他开始为以前那点自负感到羞愧。
“千年前世间灵气充盈,修炼环境,自不是如今这末法之世能够比拟的。”
十方巫主十分委婉地安慰了李白一句。
李白很想说,就算放在这末法之世,这五圣应该也同样是首屈一指的人杰,不过这话说出来就有抬扛之嫌,所以只是笑笑,然后岔开话题问道:“我们现在是要绕开这石碑吗?”
“不必。”
这次回答李白的是云葭圣女。
而在说话时,她已经站在了李白左手侧一座石墩旁。
“太白先生你跟十方巫主若是准备好了,我便来移开这块石碑。”
她手按在那石墩上笑道。
李白闻言收回目光,然后略略闭门凝神将气息调整到最稳定状态,而后才看向一旁的十方巫主:
“十方巫主,你去帮云葭圣女吧。”
他知道以十方巫主如今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断龙石上的丹书镇龙符。
“有劳太白先生了。”说着他将一支笔递给李白,“这支笔也是工圣他老人家当初留下的,太白先生您只需握笔,将元力注入笔杆,沿着那丹书镇龙符的笔迹描摹一遍即可。”
“至于元力消耗你无需担心,这整座石殿就是一座聚灵大阵,能汲取整个洱海之中的灵力汇聚于大殿内,你尽管施展功法吸收即可。”
虽然是事先已经核对过一遍的事情,但十方巫主还是一脸郑重地向李白嘱咐了一遍。
“谢谢巫主提醒。”
李白点了点头,随即拿着那杆笔走到那石碑前。
而十方巫主则是走到了云葭圣女的边上。
王牌特衛3
變身女記事
按照事先商议好的计划,两人会在李白描摹那丹书镇龙符之时催动石殿中的聚灵阵。
虽然跟比起正面近距离注视丹书镇龙符比起来,这件事情要安全不少,但因为要控制这么庞大一个聚灵阵,也同样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以前六诏共同修复丹书镇龙符时,都会分两拨人,六名巫主轮流描摹丹书镇龙符,六名圣女轮流控制聚灵阵,这样的话就会轻松许多,也要快许多。
黑萌狂妃:極品煉藥師 七寶玲瓏
“我好了。”
李白在刻着“禁制”字的石碑前站定,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身后招了招手。
“好!”
云葭应了一声,然后双手握住那石墩上的龙首用力一转。
“轰隆隆……”
在一道如同石碾滚动般的沉重声响过后,李白面前那巨大的石碑缓缓缩入地底。
“咣当!——”
在最后一道沉重的撞击声响后,石碑完全沉入地底,而那块玄铁色的巨大断龙石,以及那密密麻麻闪烁着金色符文光华的丹书镇龙符,跟着出现了李白面前。
我的美女房東
“轰!~”
李白视线才刚刚落到那些符文字迹上,石殿内顿时响起了一道雷鸣般的轰隆声,整个石殿为之一颤。
不死聖禽 落水滿江紅
汹涌的气浪,随之从那门前呼啸而出。
云葭跟十方巫主即使站得那么远,也依旧被这股气浪震得身形有些不稳。
“怎么……怎么封印的反应这一次会如此剧烈?!”
云葭既震惊又担心地望向不远处的李白。
“这不是丹书镇龙符的反应,这应该是太白先生的神魂与丹书镇龙符力量碰撞造成的反应。”
十方巫主的眼力还是要比云葭强一些。
“太白先生的神魂,居然这般强大?”
云葭圣女满脸的诧异。
“能一剑三百里的剑修,神魂不会弱到那里去,刚刚他应该是在用神魂抵御书圣在镇龙符留下的神念。”
十方巫主神色复杂地解释道。
在面对镇龙符时用神元抵御符上溢出的神念,是六诏每一位巫主接任巫主之位是考验之一,因为只有成功抵御住镇龙符上的神念,日后才能够进来修补镇龙符。
在这千百年间,经过一代代巫主的总结,早已有了一套完整抵御镇龙符神念的方法,何时睁眼、何时闭眼,面对那个字时需要怎样用神元抵御都是有讲究的。
而李白刚刚面对那镇龙符的反应,明显是没有用这些技巧,而是选择直接以其深厚神元与之抗衡,这才导致了刚刚石殿内发生的那一幕。
按理说李白如此鲁莽他是要说两句的,但问题是看现在的情形李白是实打实地抗住了这股冲击,再去说的话就显得有些多余了,因而他的神色才会如此复杂。
“抱歉,我刚刚有些好奇,就想试试能否承受住这股神魂冲击,接下来不会如此鲁莽了。”
首席的替婚新娘
李白其实也没想到神元碰撞之后这石殿内的反应这么强烈,所以在气息平复了之后,当即向身后的云葭跟十方巫主道了声歉。
“太白先生言重了,法有万千,本就不必拘泥一种,只要太白先生有把握,尽可尝试。”
十方巫主爽朗一笑。
他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人,只要最终能够修补好镇龙符,李白用何种方式他都不介意。
十方巫主的这番话让李白好感顿生,他冲对方投去了一个善意的笑容,然后又重新注视向面前的断龙石跟上面的镇龙符。
而这一次,石殿内不再有任何反应。
“居然能这般随意的观看镇龙符,这太白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就算是长安的剑神大人都不敢这么做吧……”
看着眼前背着手,像是在观赏壁画一般注视镇龙符的李白,云葭圣女额头惊得冒出了一层冷汗。
要知道她就算站得这么远,也不敢将目光直视那镇龙符。
“呼……”
一旁的十方巫主则是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才一脸如释重负道:“无论他是何方神圣,至少这次我们找对人了。”
修补镇龙符最重要的一步便是直视镇龙符。
如今李白能够轻松做到这一点,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另一头的李白,此时则已经沉浸在了这道丹书符的玄妙之中。
其实他能如此轻松地阅读这道丹书符,主要还是因为之前书圣留下的那卷竹简。
那竹简的本身,其实就是一道丹书符。
这些日子,为了锻炼神魂,他几乎每天都会在脑中回想阅读一遍,久而久之神魂也就适应了这种冲击。
“不过读起来还是费劲啊……”
李白暗暗叹了口气。
“说起来书圣能用丹书符压天下道门符箓一头,天资这种东西还真是不讲道理。”
就在李白艰难地将脑海之中那一个个字符串联起来的同时,他忽然想起了以前在青羊宫藏经楼里看过的,关于丹书符来历的介绍。
按照那上面的介绍,与道门符箓相比,书圣的丹书符可谓自成一统。
因为它既没有什么玄妙符号图案,更不讲究什么符头符脚,完完全全以“书画”与“神韵”入符。
“书画”好理解,就是书法与绘画。
但神韵这东西就太玄乎了,神韵既可以是书画之中的气韵,也可以是读书人的气节,甚至可以是他们的一腔怒火。
总之,玄之又玄,无迹可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