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3kj妙趣橫生小說 DC家的騎士笔趣-第一百一十章 交談,佈局。展示-hgtii

DC家的騎士
小說推薦DC家的騎士
11月13日,晴,生活在纳新诺市的丽莎·贝尔按照往常一样,起床,吃完早餐,化好妆,就开始自己的日常生活。进了公司,打了招呼,在忙碌了一个上午后,也到了准备午饭的时间了。
“丽莎,你快点,那家餐厅位子很难排到的!”
“知道了,我现在就出来。”
洗手间外,朋友的催促让丽莎应了一声,在上完厕所后,也急急忙忙在洗手台那里进行清洁。只是就在她低头的瞬间,在镜子中的自己,却没有跟她一样做出洗手的动作,而是站在洗手台面前,带着笑容看着自己。
?!
猛的抬头,丽莎看向自己,并没有任何变化。
“我眼花了吗?”
嘀咕了一句,此时的丽莎并没有注意到,本来应该在洗手间外等着自己的好友已经离去,整个楼层里,就剩她一人在洗手间对着镜子发呆。而刚才这种看到镜中自己做出异常举动的不适感,也在丽莎打了个寒战后,就将其抛之脑后,比起这个,洗好手就去吃午饭才是重点。这样想着的她,在洗完手关上水龙头的时候,手指也不小心触碰到了镜面。
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她手指触碰到镜面的瞬间,镜子也像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一颗石子那样,泛起涟漪。
“诶?什么情况?”奇异的变化让丽莎忘记了此时还要去吃午饭的想法,她只是看着面前波动的镜面,伸出手指,再次触碰了一下。
镜面再次泛起涟漪,波动的涟漪将镜子中的自己变得模糊不清,让丽莎看不清镜中自己的表情。看不到此时镜中的自己其实并没有做出跟她一样的动作,镜中的自己只是站在那里,带着阴冷笑容看着她。
“好奇怪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我是不是该报警?”镜子的奇异变化让丽莎不由嘀咕了一句,此时的她,依旧将手放在镜子前,她很好奇当镜面的涟漪恢复平静后,自己再触碰,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她等到了,当镜子的涟漪恢复平静后,她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站在镜子面前,带着微笑,却没有与自己动作一致的自己。
刚才我看到的不是错觉?!这是丽莎在看到镜子中另一个自己时最后的想法,因为接下来,这个镜子中的自己突破了镜子,伸出的手直接抓住了她,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从这只镜子里伸出的手传来,她连一声预警都没有,就被拽入了进去。而随着丽莎·贝尔被拽入了镜子中,所有的画面都停止了,空气中的尘埃,飞溅在空中的水滴,都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而在丽莎·贝尔被镜中的自己拉入镜世界的洗手间里,三道人影也由虚化实,凝聚了出来。柯文的身形,以及另外两个,一男一女,隶属于柯文所在的少年泰坦新生代成员的火星少女和野兽小子。这两位早早就是泰坦的成员了,只是因为柯文的缘故,本该在旧宇宙里作为泰坦元老成员的两人,事实上一直在编外活跃。
野兽小子成了美剧演员,火星少女则作为自己弟弟(认的)经纪人负责处理这方面的事务,至于那些苏醒的旧宇宙记忆,野兽小子无所谓,这种记忆对他这种乐天派来说,一觉睡醒基本忘的差不多了。而对于火星少女来说,本身就是火星遗民的她,在精神能力方面更为突出,也更能分清旧宇宙的记忆不代表着新宇宙的自己。
也许在过去的旧宇宙,自己曾经跟康纳也就是超级小子是一对,但在这个新宇宙,两人的生活圈几乎没有什么交集,没有理由去给自己自寻烦恼,关于过于旧宇宙的记忆,也被火星少女利用自己的能力,在保留一部分需要之后,也将其抹除了。他们这次出现在这里,也是接到了钢骨的通知,让他们过来协助柯文办事的。
而柯文要她做的,就是给这个名为丽莎·贝尔的镜中生命构建梦境,一个真实无虚的梦境,这样的能力只有她能做到。
“怎么梦境停在了这里,”同样入梦的柯文,在以上帝视角看完镜中人自我构建出来的梦境后,也对火星少女询问道。
“因为我不清楚接下来该怎么构建了,而且,是她停止的。”恢复自己绿皮火星的模样,火星少女对于柯文的询问也带着几分无奈说到。
養奴成妃 金六
“怎么会不知道怎么构建,你可是专家啊,姐姐。”一旁的野兽小子也对此感到疑惑,当了一会捧哏的。
女神愛上我
看了野兽小子一眼,火星少女也看向柯文,指了指周围构建出来的梦境。“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我们精神进入的这个目标,是来自镜中世界的生命,吞噬了原来现实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对吧。”
懾宮之君恩難承 苡菲
v5穿越:只愛鬼眼王妃 依馨
柯文点头,在这方面他可没感应错,眼前这个名叫丽莎·贝尔的女士,妥妥是诞生于镜世界中的生命。来迟一步的他,并没有救到原来那个丽莎·贝尔女士,吞噬,合为一体的速度太快,快到当柯文察觉到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也就是说,这个镜中生命,是有着自己独立意识的生命,可看看这个基于她潜意识构建出来的梦境,她的潜意识里可不认为自己是那个镜中人,她认为自己才是丽莎·贝尔,她才是那个被镜中生命吞噬的受害人。依据潜意识生成的梦境可不会骗人,如果是这样,那你让我构建这个梦境真的没多大意义。”
火星少女基本能猜出柯文让自己构建梦境的原因,无非就是通过梦境试图去扭转这个镜中生命对自我的认知,变成自己人,可现在她也没招啊,人家就把自己当成被吞噬的那个现实自己,梦境的构建没有了意义。
“有的,肯定有的梅根,没多大意义只是我们构建的不够深。如果她真的把自己认为是那个被吞噬丽莎·贝尔,那么丽莎·贝尔已经死了,那她的自我认知里,她也死了,可她还活着,就说明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现世的丽莎·贝尔,她只是把这份潜意识保护的很好,所以我才需要你,你有着超过火星猎人的精神力,只有你才能挖掘出来她的本质。”
“所以,你为什么要让我帮忙构建这个镜中生命的梦境?你想做什么,盗梦空间?”
对于柯文的请求,火星少女也没说不答应,反而是进一步询问柯文这么做的意图,作为精神力强大的火星人,她很清楚柯文这样让自己构建多重梦境会对这个镜中生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如同电影盗梦空间一样,多重梦境的构建,从而去修改入梦者在潜意识里的一些认知。
对于火星少女的猜测,柯文也只是笑一笑,没有承认,反而说道:“你构建好多重梦境就行了,不用去刻意做什么,如果她真的把自己认为是被吞噬的丽莎·贝尔,那你就让她在这个梦境里这样一直循环下去,如果不是,就让她在梦境里表现出来,至于其他的,不用去做,拜托你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搞不懂你了,果然跟一个新生的朋友打交道挺麻烦的。”
“这样不也挺好的嘛,这样的生活才有新意嘛。”
三生三世枕上書全集 唐七公子
總裁太霸道
回了火星少女一句吐槽,柯文也在一旁看着火星少女那庞大的精神力漫出,对着这个镜中生命的精神世界,梦境开始了新一轮的构建。一层套着一层的梦境基于这个镜中生命的潜意识展开,作为上帝视角的柯文也能看得明白火星少女这个梦境的可怕,她在基于镜中生命吞噬现世自己的条件下,制造了一个莫比乌斯环。
既然此时的镜中生命将自己当成那个被吞噬的丽莎·贝尔,那就让她把这个受害者视角的梦境持续下去,被拉入镜世界后的冒险,然后回归,接着重新开始新生活,结婚生子,老去,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个梦境的发展是基于这个镜中生命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梦境构建者的火星少女。
不同的地方在于,当镜中生命在梦境中认为自己死去的时候,作为构建者的火星少女就会将梦境重置,让这个镜中生命重新开始做梦。做完这一切后,三人也从镜中生命的梦境中退了出来。
“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们两个在这看着她,并且记录下她每一次梦境的表现了,只管记录就行,对你来说,没有什么负担吧?”
退出梦境后,看着此时依旧在沉睡的镜中生命,柯文也对火星少女问道。
“我没什么问题的,这个梦境是她的,我只是构建出来而已,只是我没搞懂你这样做的意义在哪,既不去修改她的潜意识,也不在梦境中安排其他,就这样让她一直做梦?”
“是的,就让她一直做梦,这可比盗梦空间刺激多了。”
神秘兮兮说了一句,柯文也不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关押镜中生命的这个房间,而火星少女和野兽小子互相看了一眼,对于柯文这番让自己过来帮忙的缘由,想不明白的两人也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就点起了外卖,在正义大厅里担起看守镜中生命这个任务。
从关押镜中生命这个房间离开后,柯文也没有离开正义大厅,而是转了个方向,就去往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关押着的是异虫,源自于假面骑士宇宙中,假面骑士甲斗的怪人,异虫所在的房间。在之前的怪人爆发事件中,柯文提前感应到它们所出现的城市是中心城,给沃利和闪电侠发了预警。
然后这两个能够完美复制人类记忆,情感,将自己伪装能力点满的异虫就打出了GG,时间流加速在世界最伟大和最快的闪电侠面前,就跟小孩爬一样的慢,被轻松解决,带到了正义大厅。看着被关押在特殊牢房里的异虫,柯文也有着好奇,异虫这种生物,在假面骑士的宇宙里,是属于天外来客,其他文明的种族。
强大的伪装能力和蜕变成成虫后的时间流加速,让这个种族在人类社会如鱼得水,而出现在DC宇宙的异虫,在伪装能力方面得到了强化。在骑士宇宙里的异虫,伪装能力很强,但并非无懈可击,能够完美复制被复制的人类记忆,情感,但本质上还是虫,血液,器官,温度方面只要检测的话,都是异于常人的。
可这两只不同,如果不是自我暴露出对人类的敌意,是没法检测出它们是异虫,无论是从哪方面,都是一个完美的人类。这种伪装能力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就如同现在,当柯文踏入这个房间的时候,一直在房间内不断用时间流加速,试图冲破牢笼的两只异虫停了下来,看着柯文进来,身形一阵蠕动,就在柯文面前变化成他的模样,站在那里,看着柯文。
超級異世霸主
“伪装能力挺出色的啊,闪电侠和闪电小子都说你们能够完美的伪装被复制体的全部,那么告诉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给自己搬了张凳子坐下,柯文坐在那里,看着自己两个复制体说道。
虛擬穿越 穿越榮譽勛章
“当然,柯文,1996年生人,于六年前,也就是18岁的时候莫名有了能力,能够使用能力多样的装甲着装自身,少年泰坦的元老成员,经历了多次大事件,战斗力不在超人之下。”异虫甲回答道。
“这种修改过的资料就不要说出来了,说点真实的,例如,我是谁,你们又是谁,如果你们能够完美复制我的记忆,那么你们应该很清楚自己是从何而来,不是吗?”
听着异虫甲所说的生平,柯文摆了摆手,将自己身子前倾,再次说到。
上天
而这次,在柯文面前的异虫陷入了沉默,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柯文,隔了一会,另一只异虫也往前走了一步,对柯文问道。
“所以,我们是虚假的?来自某个宇宙人们所遐想出来的造物,包括出现在这里,都是因为你对这个宇宙所做出的改变,而由这个宇宙意志借鉴其他宇宙从而创造出来的东西?这样的话,我们到底是什么?”
好家伙,这异虫直接摇身一变成哲学家了?虽说已经知道了由DC宇宙意志创造出来的异虫能够完美复制被复制的生命全部记忆。但眼见为实,柯文还是第一次听别人道出自己的来历,还是一头异虫,一头本不该存在于这个宇宙的异虫,看到眼前这两只异虫面孔上出现的困惑,柯文笑了。
“这个问题得问你们自己啊,某种程度上,我算得上是你们的造物主,因为我,你们才被这个宇宙的意志创造出来。但作为造物主,我不会去告诉你们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你们是打算遵循这个宇宙意志刻在你们DNA里的本能去行动,还是去做些自己觉得该做之事,为恶为善,都是你们的选择,不过在这之前,得让这个游戏公平一点。”
站起身,柯文一个抬手,在这两头异虫身上就出现了无数道锁链,没有实体的锁链直接穿透了这两头异虫的身体。随着锁链消失,两头异虫复制柯文的面孔也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它们作为成虫形态的模样。紧接着,轻打一个响指,传送门开启,就将柯文和这两头异虫都从正义大厅转移。
等到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东南亚的某个城市市郊了。看着周围的环境,从柯文脑海里得知一切记忆的两头异虫此时漂浮在自己头顶的柯文,没搞懂自己的造物主想要做什么。
“放心,我既不会杀你们,也不会去控制你们,你们想找到答案,那就得自己动手。只是为了公平一点,我锁住了你们能够用来加速的能力,只保留你们的伪装能力。你们想去通知你们的同类也好,自己浪也行,都随你们,再见。”
“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是异类,是怪物,你是假面骑士,杀掉我们不正是你的使命吗!”面对柯文这番动作,两只成虫形态的异虫也没搞懂。
可以说,在复制柯文的瞬间,从柯文脑海里得到一切记忆让它们有些幻灭。有着智慧,同时也被DC宇宙意志植入到DNA里,那天生对人类有敌意的本能,正在互相冲突,让它们完全搞不懂接下来自己的方向该往哪走。既然这样,死掉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然而柯文却选择放走它们,这就让它们很迷茫了。
軍長難過前妻關 赫連蕭
“到底要做什么?嗯,我也在找原因啊,所以,滚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
挥了挥手,柯文也从这两头异虫面前消失了。而看着周围的树林,还有远处的城市,两头异虫相视一眼,从诞生之日算起,满打满算也就15天的它们,第一次对这个全新的世界感到迷茫,本能与智慧还有真相的冲突,让它们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想了一会儿,借助伪装能力,切换成之前复制的沃利还有巴里的面孔,朝着远处的城市走去。
而在远处,目送着这两头异虫的柯文这时候也哂笑一声。
“有时候,太完美也是一种缺点啊,你的棋下完了,接下来,就让我看看我这几步暗棋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吧~”
说着,从柯文的系统空间里,几个罐头机器人飞出,遵循着柯文的指令,在将自己切换成隐身模式后,也跟在这两头异虫的身后,开始监视它们的一举一动,而柯文,也从这里离开,回到了自己所在的侦探事务所,还有人在那里等着他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