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vkh熱門連載小說 第一贅婿 線上看-第2284章 後記 (大結局)推薦-jqu0j

第一贅婿
小說推薦第一贅婿
清晨!
日出东方。
阳光穿透窗棂。
将房间染得一片金黄。
暖洋洋的,也刺人眼,催促起床。
秦昊缩在被窝里,享受难得的温暖,十分美好。
咚咚咚——
急促敲门声袭来。
金馬刀玉步搖 空軍海上陸戰隊
“师弟,我们得去练剑了!”
秦踏雪的声音传来。
顿时!
秦昊一惊。
“差点睡过了头。”
他赶紧洗漱一番,推门而出。
秦踏雪青葱可爱,笑容灿烂,如同晨间的阳光。
“快走,姐姐又要生气了!”
異界童養媳 冰禾
二人结伴而去。
很快。
到达一处剑崖。
秦涟漪已经等待许久。
她一袭青衣,抱剑映着曦阳。
宛若剑中女神,透着一股超脱世俗的清冷。
“小昊,你们今天来晚了。”
眼中有詭
“对不起姐姐!”秦昊低头认错。
秦涟漪没有责备,而是说道:“我们开始练剑吧!”
“还是如同之前的课程,学习父亲的《纵横十二道》,如今也该传授第八剑!”
随着日升。
三人勤修不缀。
秦涟漪已经剑道无敌。
她算是摸到了秦立的衣角。
不过秦昊秦踏雪两个小辈,就差了很多。
“就到这里吧!”
秦涟漪收剑。
离开之前,她忽然说道:
“剑道,讲究一个勇猛精进,无畏求索。”
“越是危难中,进步越快。虽然父亲为我们争取了和平时代,但你也不该怠惰。”
“若不摆正心态,你是无法觉醒血脉之中,父亲遗留下的一剑破万法的。”
说罢!
飘然而去。
秦昊羞愧的低头。
姐姐这是教训自己的懒惰。
“明天起早点。”秦踏雪一旁安慰。
秦昊好受一些,露出笑容。
二者随之离开剑崖。
很快。
到达一个岔路。
“师弟,我回去了!”
秦踏雪摆了摆手,精灵似的离开。
而那条岔路的尽头,是等待她的秦逆天、魔妖娆。
“明天见!”
秦昊莫名有些苦涩。
回家的路上,总是提不起精神。
“外孙,被姐姐训了吗?”
一道稳重声音传来。
秦昊侧目望去。
不远处。
一处石台之上。
夫子魔君,正在弈棋。
一黑一白,杀的难解难分。
“是我的错。”秦昊不禁尴尬一笑。
夫子捋了捋白胡子,微笑道:“年关将至,即将开春,今天晚上会有一场年会!”
魔君指了指远方一片绯红地带,说道:“你母亲让我转告你,说是去一趟梅花林,弄一坛梅花酒,你父亲一定会喜欢的。”
“好!”
秦昊双目一亮。
然后告别了外公与师公。
小步快跑,靠近梅花林,路上遇到许多神。
林中的高贵精灵鹿,那是森林之神;河水鲲鱼,那是大海之神;山中云霞间,藏着龙神……
这些都是神朝的诸神,他们负责推动气候轮回,就连天上的太阳,仔细瞧,不正是端坐的老村长吗?也就是光明之神,与原始魔祖相对,分别控制昼夜。
很快!
秦昊进入梅花林。
这里气候严寒一些,飘着白雪。
梅花朵朵盛开,傲骨不屈,红艳艳的,暗香浮动。
如果能凑近一些,还能闻到阵阵酒香,扑鼻芬芳,令人食指大动,还能听到开怀笑声。
“如何,我这酒酿的可好?”妖雄得意说道。
剑雄点点头:“清冽如泉,后劲如火。”
“要是再绵长一些,就好了。”道雄笑道。
魔佛则是侧目看来:“我们有一位小客人。”
“拜见前辈!”
秦昊毕恭毕敬地说道:
“母亲让我来取一坛梅花酒。”
三雄反问一句:“你是自己喝,还是你父亲喝。”
“我父亲喝。”秦昊答道。
魔佛说道:“寻常梅花酒,我们不缺,但是既然是秦立想要喝,那看来需要居士的美酒,他们就在林子深处。”
秦昊道谢后离开。
继续深入。
便见大雪纷纷下。
梅林深处,一座茅草木屋。
这里还有一口暖泉,咕咚咕咚的蒸腾热气。
梅花居士手持暖玉剑,就在泉边练剑,成长速度极为的吓人,都快赶上秦昊了。
旁边。
就是柔然仙子。
端着玉琴,弹一曲清音。
梅花与雪,琴瑟和鸣,此景胜过世间万般美好。
“我刚才都听到了。”梅花居士收剑。
“酒已经准备好了。”柔然仙子起身。
她一起来,明显能感觉到肚子略凸,有些鼓。
因为柔然仙子怀孕了,为这个小家更添一份温馨。
“多谢居士!”
秦昊感激,拱了拱手。
随后得到了一坛陈香的梅花酒。
告别居士之后,秦昊马不停蹄,前往梧桐苑。
院落清净。
梧桐成林,冷冷切切。
这里是母亲与姨母们居住的地方。
“母亲,你在吗?”秦昊穿梭园林长廊之中。
很快在花园中,看到了发呆的母亲,容颜绝美,一袭白衣裙,双目平淡,看着天空,喃喃道:
“这一场混沌冬季,很快就会结束!”
“到时候就是新的开始。”
秦昊也不禁看去。
目光远眺。
混沌譜
就能发现此地并非诸天。
他们所有人复活后,都生活在葫芦岛上。
而极远处,就是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化作雪花,簌簌而落,落则分清浊,飘然玄黄中。
很显然,这是在开天辟地,依稀能看清楚,混沌雪花中酝酿的十九个世界,正是秦立梦寐以求的九天十地,有飞升通道,也有轮回之所,还在构建功德体系。
新編入黨培訓實用教材(2017圖文版)
“年关之后,就是第四纪元,大同时代!”
秦昊若有所思。
“怎么?”
叶轻语莹莹一笑:
“你不去练剑,跑我这里作甚?”
秦昊取出了梅花酒,笑道:“母亲,这就是梅花酒。”
“你做的很好,我差点忘记了,居士的酒,你父亲一定很喜欢。”叶轻语笑靥如花。
秦昊恍然,外公骗了自己,母亲根本就没有让他取酒。
“昊儿!”
叶轻语感慨不已:
“你长大了,也能担事了。”
“你去蟠桃园,那里在准备大宴,你去搭把手。”
秦昊明白,这是母亲想锻炼自己,也好摆脱小孩模样,做一个担责任的男子汉。
“好的。”
秦昊告退母亲。
前往葫芦岛的中央处。
塔防世界
娛樂怪才
这里承载着天外天,是一处秘境。
远看没有什么,进去之后,琼楼玉宇,别有洞天。
“大宴好像在蟠桃园中举办!”秦昊飞遁而去,进入了蟠桃仙院。
昔日!
这里枯树鬼蜮。
如今生机勃勃,仙光笼罩。
三千六百蟠桃树,花枝招颤,垂下紫金白果。
但见桃花朵朵开,灼灼如焰,芳香四溢,还映衬翠绿仙叶,点缀肥美蟠桃。
可谓是,一枝花果叶,人间太平年。
入仕 寂寞一刀
“动作倒是快一点。”
“金樽玉杯龙牙筷,珍馐圣丹不能少。”
丹仙急得团团转,指挥者一群仙圣孩童,忙前忙后的。
“宴会讲究礼节,别暴发户似的粗俗。”儒仙絮叨着。
器仙抱着头道:“儒,你的繁文缛节,让我头疼啊!”
一伙人正在讨论。
秦昊上前几步,询问道:
“几位前辈,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来的正好,咱们正缺人手。”小龙与小白冒了出来。
他们也来帮忙,毕竟这几个月内,陆续有亲朋好友苏醒复活,这场宴会邀请了很多人。
一番劳碌之后。
终于整理好了宴会一切。
此时光明神落下,天空少了一轮太阳。
因此更能清晰看到,极远处的开天辟地,混沌冬季。
蟠桃园中也摆满了长桌圆桌,各种珍馐仙丹。
小龙小白秦昊的工作,就是小心翼翼的摘蟠桃,发给众人。
终于!
年关大宴开始。
蟠桃园中,热闹起来。
许许多多的朋友强者,陆续到来。
百里剑,李平安,天帝,武功山君,灵台观主。
混沌,佛崖老僧,寒心舞,遨星海,石无名,蝶羽衣,君子剑,祖龙,九耀星君……
“辛苦你们了,这是给你们的红包!”
韩英走了过来。
一脸和善,满脸堆笑。
给秦昊发了个红包,一团和气。
自从韩英复活后,她换了一副脾气,和蔼可亲。
“别傻愣着,都入座吧!”世界树起身,作为宴会的主持人,招待众人坐下。
于是桃花树下,一群亲朋好友,纷纷落座。
此情此景,无以复加。
慕川向晚
只是。
空了一个位置。
一个最高最上的尊位。
空荡荡的,只是摆了一些仙果。
秦昊眸光一暗,因为那是父亲的位置。
至于父亲……
啪!
一声轻响。
最后缺席者登场。
重逢情未晚 璇之之
秦渊博,温淑缓缓走了过来。
他们手中捧着一块灵位,赫然刻着秦立二字。
“儿子,你看到了吗?过年了,大家都来了。”
“你最喜欢这种热闹气氛了。”
夫妻俩边说边笑。
好像领着秦立,絮絮叨叨。
只是嘴角笑容,掩盖不了眼中的哀伤。
众人沉默。
或有两句恭迎声。
但更多是暗暗的落泪声。
特别是楚清音,夏雨妃,云诗雨,莫妖,血姬,白茹云,苏晴雪,赵天喻几女,看着秦立牌位被端上来,心中根本压抑不住痛苦。
“昊儿,快给你爹倒酒。”叶轻语装作坚强。
秦昊抱着梅花酒坛,走了过去。
“爹,孩儿给你敬酒。”
话语带着颤音。
小心倒酒。
好像倒出的不是酒。
是难以言喻的苦涩,令更多人低头哀悼。
砰!
一声爆响。
独孤老魔敲桌子。
一脸愤然,起身说道:
“把这晦气的牌位,给我撤了。”
“秦小子登临彼岸,活得好好的,立什么牌位?”
世界树无奈一叹:“秦立了断凡尘,莫种意义上就是死了,如此才能在彼岸开始新的生活。”
楚清音心如刀绞,追问道:“那为什么我们无法团圆?明明大家都复活了,天道也死了,大同开启,一切都是如此完美,偏偏是少了他。”
“不能!”
五大至尊,异口同声。
“我们都去过彼岸迷雾,因此都明白。”
“彼岸与此案,真实与虚幻,永不接触,无法相遇。”
“秦立他太伟大了,抬手复活我们,开启第四纪元。别看诸天寰宇宏伟,但是对于他而言,只是一场幻梦,吹口气都能覆灭。”
“因此他降临的时候,就是寰宇毁灭的时候。”
所以为了众人,秦立绝不会降临。
他们早就讨论很久。
这就是结果。
闻言。
许多人泪流不止。
独孤老魔铁骨铮铮,亦是泫然泪下:
“彼岸那里,他会不会很孤独,其实我们也很孤独。”
秦昊看着落泪的众人,咬牙说道:“我不孤独,因为我有一种感觉,父亲一直在我身边。”
众人看着他,脸上流露出了惊容。
“我们也有这种感觉。”
“还以为是错觉。”
世界树笑了。
啪!
他一抬手。
打碎了秦立灵位。
“一定是秦立,在彼岸眺望我们呢!”
众人心中一颤,不自觉地抬起头,透过绚烂桃花,看向了深邃的无,想要与秦立对视。
忽然。
莫名一股风。
吹得仙枝微颤,桃花飘落。
一朵桃花,恰好落在了秦立的杯子中。
美酒浮花,微微涟漪。
“你们快瞧!”
“秦立对我们笑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