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ud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修真必須敗笔趣-第九百六十九章白忙一場-skblz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鲸鱼岛,这里是围剿蜃海的总部所在。沈轻衣担任总指挥,他的工作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及时有效的,推进围剿进程。另外一部分是,由他,何颖,江上鸥,上官麟,李慎秋,景劲松既然组成特别搜查队。这支搜查队的唯一目标,就是侦搜,小魔神丁乙的下落。
小魔神丁乙,已经出现在了蜃海的外海。他灭了丛浪那群人,总算是暴露出了他的行踪。
血珊瑚岛的布置,其实就是他们的杰作。除此之外,他们还有诸多的布置。
景劲松坐在一艘小舢板上,他赤着脚,两只脚都泡在海上当中。
风暴洋海妖猖獗,即便不是海妖,一些水生生物也非常危险,不过景劲松浑不在意。
景劲松是麒麟组的组长,他是一只‘水麒麟’,他的水系功法,能排进帝国前十位,但是他的潜力无人能出其右。
去年,他因为坐关,没有跟众人一起行动,这一次,道源专门把他带了出来。
景劲松有些男生女相,他的相貌,据说是特勤第一。不过修真者,尤其是男修,不是特别在意这一块。
这个家伙最了不起的本事,不是别的,而是泡妞,据说没有他泡不上手的女修。他的麒麟组,清一色俊男美女,是非常另类的存在。
“找到了小魔神,姐姐再给你点甜头。”小舢板的船头,黑凤凰何颖亲自操舟。
景劲松笑道:“何姐,要是我这次找到了小魔神,我要你手下的狂凤陪我三天。”
何颖笑道:“别说狂凤了,就算是姐姐我,也豁出去了,陪你三天,这又算得了什么?”
萬丈星光 醉夢歌
景劲松笑道:“狂凤就行了,何姐,你就算了。小弟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何颖撩拨景劲松,痴痴笑道:“你是怕那只骄龙么?”
景劲松一本正经道:“我是怕小天师。”
何颖脸上顿时勃然色变。
“麒麟小子,骄龙有逆鳞,国师有禁忌,你可别忘了我没提醒你。”
景劲松身子一僵,好一阵,他才低声问道:“不是听说小天师和小魔神是总角之交,两人既是邻居又是同窗好友么?”
何颖轻轻‘嗯’了一声。
景劲松又道:“我原本以为,他是国师对付小魔神的一步暗棋,这么说来,不止于此。”
傲武蒼穹
何颖道:“你现在才知道么?”
景劲松闭上了嘴巴。他的双脚胡乱的拍打着水花,实际上,这是他的水系秘术‘水中捞月’,是非常强大的侦搜型秘法。
景劲松秘法发动,方圆五百里,水下近千米,一切物什,都难逃他的搜查。
突然景劲松停止了拍打海面,他急速的从水中收回双脚,俯身贴向海面,两只手伸入水中,双手在水里面双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相抵,摆出一个‘口’字形。
顷刻间这口字型的,方框框里面,出现了一副景象。
“何姐,找到小魔神了!”景劲松大声叫道。
何颖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切。
她的凤目圆睁,脸上露出妩媚了微笑。
占妻入懷:金主大人纏上癮
特勤在顷刻之间,都通过万里符得知了这个消息。
血珊瑚岛上,俘虏营里面,再度出现了几百名俘虏,这一次,道源和袁真他们的身份没有被揭穿,两人成功的和那些俘虏混熟。
道源看过创世神教的两大典籍,《创世纪》、《创世福音》,哪怕是与那些俘虏讨论经文,也毫无窒碍,他很快就和那些俘虏打成一片。
袁真原本话就不多,他在俘虏营很少开口说话,众人只道他畏惧死亡,俘虏营里面有不少人,像他这样,他的表现并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
吉永涛收到何颖传来的讯息,连忙奔到俘虏营,他看道源正在给人正骨疗伤,他赶紧束音成线,将情报及时传了过去。
此时,道源正在为一名凡人接骨。
“水生兄弟,你忍着点,千万不要叫出声,你腿骨断成三截,不取出碎骨,只有截肢,大家伙按紧他,铁蛋,堵住他的嘴……”道源完全进入了角色。
“……魔崽子打断你一条腿,你还有双手可以和他们斗,哪怕用牙齿,也要生生咬魔崽子一块肉下来,我们蜃海没有孬种……你断了一条腿,留着另外一条腿还有什么用?你们这群低贱的蝼蚁,给我死去!”慈眉善目的元石,在得知了丁乙的消息,顿时原形毕露,变回道源。
他一拳捣去,那名叫水生的凡人,身上所有的骨骼,哔哔啵啵,只在瞬间尽数碎裂。水生大叫一声,顿时咽气。周围的凡人,吓得四处散开。道源心情大好,仰天大笑而起。
道源变脸比翻书还快,原本在他的救治下,有好几个伤患,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缓解,众人真的把他当成了创世神教的教友,没想到这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阿吉,一个不留,干掉这群渣滓。阿真,我们走。”道源快活的大叫。
袁真站了起来,他身边有几个凡人,这里面还有先前试图安慰他,鼓励他的凡人,这时,众人的眼中除了恐惧,还有憎恶的神色。
道源飞到了半空,袁真叹了口气,也张开了他的灵翼,突然他降落下来,发了疯一般冲向那些俘虏。
“不要这样看我,不许这样看我,去死吧……”袁真大声的吼叫着。
天灵师有着诸多法门,袁真选择了最暴戾,最血腥的方式,他像个疯子一样拳打脚踢,每一拳,每一脚,都具有无上威能,只在两三个呼吸间,他就屠戮了整个俘虏营。
道源没有责怪袁真,相反他的眼中还带有几分赞许。
袁真飞向高空,接着一个强势俯冲,一头扎进海里,片刻后,他从水里钻出,已经换回了原来的服饰。
道源也变回了原来样貌,身上的衣衫也换了回来。
“你总算斩断了尘缘,认识到了自我。阿真,这世上只有强者,才配得享殊荣,才能无视规则,与凡人为伍,这不是自甘堕落么?那群蝼蚁,凭他们也配和我们平起平坐?”道源说道。
袁真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发泄完了之后,是无边的疲惫,他的心乱了。
道源心里有数,他故作不知。道源发动天元秘术,包裹住袁真。袁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刹那间,他和道源出现在了小舢板的上方。
何颖和景劲松连忙站起身,规规矩矩的向道源和袁真行礼。道源摆了摆手。
盤生 牛肉蓋飯
“景小子,你发现丁乙了?”道源问道。
景劲松点了点头,他将双手再度比划出一个口字型,轻声喝道:“疾!”
婚碎愛已涼 紫千紅
空空无有的口字里面,顿时出现了一副画面,一大群游鱼簇拥着一个奇怪的水泡,水泡里面,一个青年头枕着一头花豹,一只小猞猁,正蹲坐在他的肚皮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青年的头四处不安的扭动,突然间他望向了这边……
道源脸上笑意盎然。
網遊之大航海 龍騎
“小魔神,久违了。”道源轻声说道。
“告诉我目标方位!”道源扭头问景劲松道。
景劲松口中念念有词,他的双手上下移动着。
“西南方两百里,水下五百米……”景劲松报出方位。道源的身形,嗖的一声,已经消失不见。
袁真的心提了上来,他非常矛盾,一方面他不想见到丁乙被道源杀死,另外,他又不想让自己,一直这样患得患失。
袁真跳到舢板上,提心吊胆的与何颖,一起观看,景劲松用法术制造出来的景像。
只在顷刻间,景劲松的用手比划的口字型景象,画面变得白茫茫一片。
袁真不知究竟结果,他眉头深锁,呆呆望着景劲松。
“小天师,画面没有了,你……”景劲松被袁真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丁乙被老师杀了么?我方才没看清,两位是大能,你们能否告诉我?”袁真神情严肃的问道。
景劲松和何颖,都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舢板上空,道源再度显现身形。
“这是替身傀儡,花豹,猞猁都是。傀儡身藏烈性爆炸物,我分开水面,一眼就看破了他的把戏。”道源向众人解释道。
何颖这时说道:“这里既然有他的替身傀儡,这说明他应该还在附近,要不让预测小组的几位大师,过来再瞅瞅?”
道源哼了一声,这才道:“那群废物也发现不了什么,小魔神花样很多,我有预感,他的真身应该不在这边。”
说到这里,道源扭头对景劲松道:“这小子花样百出,小景你这次能发现他的替身傀儡,也算是立了功,希望你再接再厉。”
景劲松看道源不仅没有责备他,还对他有所勉励,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道源又问何颖道:“只有这样一艘破船么?”
何颖连忙放出她的法宝七宝花船出来。道源登上了船,袁真和何颖这才上船,景劲松准备收了舢板也跟着上花船,何颖道:“水麒麟,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找小魔神。”
景劲松这才讪讪的回到舢板上。
“国师,小魔神是当世制造大家,人力终有穷,他占着炼器的便宜躲在水底,他身边又有吞天兽,那种洪荒异兽,即便是水灵大修士,也拿他没办法,总得要想法子逼他出来才行。”何颖这时向道源说道。
道源有些恼怒,他和袁真两次混进俘虏营,两次都半途而废,不仅袁真在俘虏营憋了一肚子怒气,其实他这个天下第一人,他也并不喜欢继续再假扮凡人。
他思忖片刻,问何颖道:“幻彩儿,还没到么?”
何颖道:“她的人已经过了鳌峰洲,算时间,也就这一两天了。”
道源这微微点了点头,他自顾自的去了花船的舰首。何颖目送他离开,轻轻嘘了一口气。突然她整个身体被打横抱起,她先是一惊,待看清楚是袁真,她的脸上露出了妩媚的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