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iw2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愛下-第八百四十二章 爲族爲己讀書-9nspy

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小說推薦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此时的病毒还不具备采集者的思维,也不具备思考能力,它们在完成增殖后,就会绕过身体的防卫体系,直奔向波浮爾人的大脑。
挑选某条大脑的神经纤维后,附着在上面,然后逐渐取代那条神经纤维。
不滅狂神 摩北
这个阶段结束后,采集者的意识才会诞生出来,才真正引起宿主灵域感知的注意。
被寄生的宿主在其它同胞的灵域感知里就是一个‘异类’,没过多久就被发现了,并且被追捕。
軍工科技
宿主就此开始被迫逃亡。
逃亡的过程中,采集者主动与对方联系上。
“你好啊,宿主。”
紅警之索馬裏 華麗的虛偽
“你!?你会说话?!”
被寄生的波浮爾人又惊又骇,他显然是没有料到,寄生在自己身体里的怪物,居然会说话。
这就好比癌症病人忽然发现自己的肿瘤会说话了一般。
采集者发出邀请,“与我们合作吧,一起颠覆现在的波浮爾统治政权。”
“你们把我害得这么惨,现在居然还想着和我合作?”
面对质问,采集者很平静的回复。
“我并没有做什么伤害你的事情,只是单纯的与你的身体融洽到了一起,伤害你的是你的同胞们。”
“和我们合作吧。”
混在韓國踢球
采集者再次发出邀请。
宿主已经有所意动,被作为异类抓捕并不是件多么愉快的事情,而被成功抓捕后的结果是什么,宿主是想都敢想。
唯一的出路就是和阿米巴族合作。
然而,若是选择了与阿米巴族合作,这就意味着要背叛自己的种族,而且顾虑到成为阿米巴族的苗床这个因素。
这是两个选择一个是为了自己而背叛种族,另一个是为了种族而背叛自己。
若是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自然是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苦恼,但宿主并不是,他在作出决断之际,他仿佛看到了万千的同族的婴孩在向他露出万般可爱的笑容。
想到了这些孩子后,宿主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不与阿米巴族合作!
閃婚神秘老公
“休想!我是不会背叛我的种族!”
“我相信你会同意的,我们的邀请一直都有效,你不必现在就给出答复,可以再好好考虑考虑。”采集者如此回答。
这个被寄生的宿主,还没过去一天就被紧急动员的波浮爾战士抓捕。
被寄生的宿主心系着自己的种族,自己的那些同胞,可他的同胞们却不这样想,前来抓捕他的战士见到他后,直接就粗暴的钳制住他的脖子防止他逃跑。
“抓住你了!外星杂碎!逃得还挺快!”
“放开我!咳!我是波浮爾的子民!不是什么外星杂碎!咳!”
絕情首席的臨時新娘 楓葉
“呦呵,学的还挺像,可惜我们波浮爾和你们阿米巴族过去遇到的那些异族不同,虚假的躯壳骗不了我们。”
灵域感知让战士无比的确定自己抓到的是一个非他们同胞的异类。
“别浪费时间,快点抓回去,上面的大人物们很重视他。”另一名战士提醒。
正如采集者们所料的那样,在获知了有同胞被采集者寄生后,波浮爾霸权者的统治阶层第一时间下达抓捕命令,迫切的想要抓捕到这个首个案例,然后公之于众,用来当做他们此前所说的‘证据’。
公开的行刑场上,一名高层对底层的民众讲话。
“波浮爾的子民们!刚刚我们抓到了一个阿米巴族寄生的案例,这个可怜的宿主已经被阿米巴族完全侵占了思维,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如今,我们要公开对这个阿米巴族进行处刑,以告慰被它杀死的同胞!”
花開富貴之農家貴女
说的悲天悯人,高层一脸愤恨对底层的民众演讲。
“我还活着,我没有死!”
被抓捕的宿主不甘的反驳,但回应他的却是一记重踢。
“闭嘴!外星杂碎!”
遭到鼓动的民众纷纷带着仇恨的目光看向了行刑高台上那个为了自己种族而放弃个人利益与采集者合作的宿主。
“杀了它!”
不知道是谁首先高喊,随后这样的声音连成一片。
“杀了它!”
“杀了它!”
……
“看到了吗?就算你再怎么爱着自己的种族,你的同胞也丝毫不会回应你的爱,只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你。”
大脑中,采集者和宿主交流着信息。
“他们是以为我已经被你取代,全部都是你的错!”
宿主不甘的反驳采集者,最后把一切的罪责都归咎到采集者身上。
采集者回答,“我又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单纯的住进了你的身体里,存在本身就是错的?那你的存在又为什么正确?如果是那样,他们现在杀死你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也不该有任何怨言。”
“……”
宿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知道了,我和你们合作,救我离开这里。”
采集者怪异的反问,“我们在这边可没有什么力量,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救你?”
“可我死了你也会死啊!”
听到采集者如此回答的宿主惊愕中带着恐慌,他本以为寄生在自己体内的阿米巴族会有方法救下自己,这才到现在直面死亡都没有表露出惊慌。
此时此刻的宿主,这才涌现出后悔的情绪。
“我无所谓,只是死亡而已。”采集者回答。
“你……!”
宿主话还未说完,便被外界的移动所打断。
“杀!”
行刑者驾驭着灵域,从中导出巨量的光束,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淹没了被寄生的宿主,强劲的气浪辐射而出。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气浪中混杂着一批微小的病毒体。
因为它们没有生命,也就不在灵域感知的范畴里,被围观行刑的波浮爾民众吸入体内,开始新一轮的寄生。
当天夜晚,又有波浮爾人听到来自脑海当中的声音。
軍婚密愛
山村鬼奇談
“你好啊,宿主。”
重生之圍棋夢 七死八活
“谁?是谁在说话?”
新的宿主惊疑不定的观察四周。
“我是采集者,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阿米巴族,我现在寄宿在你的身体里。”
尽管心中已经有所怀疑,可在采集者亲口承认的时候,宿主还是心中咯噔一下。
想到今天见到的行刑场面,宿主顿时头晕目眩,感觉死亡门扉已经朝自己敞开,恐惧瞬间淹没了他。
完了,完了,一切都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