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5id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第二百七十九章 哦嗚,哦嗚嗷嗚嗷鑒賞-hv37z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赵守时终究还是有些不舍弃,想了想,又问道:“那我用一个好消息换线索成不成?一物换一物,很值得。”
“好消息?你还有好消息?你怎么那么多消息,不会是骗我的吧?”裴幼清仰起头来,满是好奇。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我从来不骗你的。”赵守时摇头否认,然后又道:“我【诚实可靠小郎君】的江湖诨号岂是白叫的。只要你给一点点的线索,好消息立马奉上。”
“才不要。”裴幼清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主要是这话真的没法说,也没脸说。
“那咱俩散买卖不散交情。”赵守时一拍巴掌,然后两手摊开,做一拍两散状。
裴幼清心里挠挠的,太好奇了鸭。犹犹豫豫的她为难了好久,才有些不甘愿的说道:“好吧,我就说一点点,就是我买了件衣服。一件你肯定很喜欢的衣服。”
“就这?我不缺衣服啊。”
“赵守时,你混蛋!!!”裴幼清气到不行,狠狠一跺脚,疼的赵守时嗷嗷叫。
倒吸一口凉气的他翻着白眼的承认:“我错了,我错了。我交代,我老实交代。就是最近有一个上升的机会。”
“你又要升职了啊。”
“对啊、”赵守时点头承认,这才反应过来裴幼清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对,问道:“等会,你好像不太高兴啊。”
裴幼清用食指把嘴角撑开,非常勉强的开口:“我高兴,非常高兴。你看,多真诚。”
“你当我是瞎子啊。”
“好吧。”裴幼清低下头,小声呢喃一句:“你这次升迁,是不是跟你上午说的相亲有关系。就你们那个副台长的闺女。”
嚯,赵守时立时明白眼前这妞在担心什么,托着她的下巴,问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为了升迁就出卖色相的人?”
不等裴幼清开口,赵守时直接说道:“当然不是。李副台想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他的儿子调入电视台序列,既想直接迈过基层那一步,还想不被人说闲话。
这些要求对于其他人可能有点难度,但对于我还不是手到擒来。于是,我就给他提了个小方案,我可以邀请他儿子去紫禁城影业担任个副主任的职务。然后再给他儿子一个不错的项目。
有个一年半载的时间,项目出了成绩,他儿子就可以携这份功劳升任制作部主任职务,也就是我现在的职务。前提条件是这次机会他得推荐我。算是你情我愿的交易。”
裴幼清想了想,问道:“那张根哒呢?我记得你说过准备把制作部主任的职务给他吗?”
惡魔,腹黑丫頭我愛你 藍暖兒
“分拆制作部啊,我早就有这个打算。老张挺支持我的工作的,我自然不能让他失望。再说,李副台的儿子就是去镀金,真正的工作还还得倚望老张负责呢。他这人不算聪明,但胜在稳当。”
裴幼清有些欣慰,也有些生气,小拳拳怼在赵守时的胸口:“让你忽悠我,我还以为相亲局是真的呢,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没白担心,是真的。一开始李副台真的打算让我跟他闺女见面的。”说着话,赵守时竖起大拇哥,洋洋自得的开口道:“是哥们一看局势不妙,直接宣称‘哥们有对象’,然后一波有力的操作,力挽狂澜把相亲局给扭转成交易局。哥哥我是不是很棒?”
超級混混 大腳丫
裴幼清才不想让某人更得意,嘁了一声,便转头望向别处。
赵守时正要把她的头给掰过来,非要她亲口说出那句‘哥哥你真棒’。
定影劍 危龍
可就在这时,远处有戏谑的声音响起:“吆喝,是不是打扰你们小两口打情骂俏了?”
顺着声音望去,从前方的阴影里走出一人来,竟然是范阳。
【这货什么时候来的?都听了多少?】——这是盘桓在赵守时与裴幼清心头的问题。
裴幼清与赵守时相处惯了,都是非常知根知底的关系,了解对方的性格,没觉得刚才的对话有什么不同。
但,当这种私密话题被熟人知晓时,就有点挺难为情的,尤其是裴幼清,立时羞到不行。
下意识躲到赵守时背后的她探着脑袋,狡辩道:“阳哥你可别乱说啊,哪有打情骂俏,就是赵老师在这里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范阳一拍脑壳,笑道:“那是我听错了?”
裴幼清连连点头,嘴角浮起像是月牙一般的好看:“你肯定听错了,对,就是这样。不信你问赵守时啊。”
被点名的赵守时不能装死,耷拉着脸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啊、、对。是的呢。”
范阳一甩手,道:“行了,别跟我装模作样的,我来是告诉你个好消息。”
哦?好消息?
赵守时与裴幼清对视一眼,默契的笑出声来,这年头,连好消息也扎堆往外蹦,算上这个,这都是第三个了。
范阳是刚从外面赶回来的,听下属说赵守时去找过自己这才知道这货来台里了。
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货肯定来《好声音》筹备组这里。直接过来的他并不知道《祝丹有约》的波澜,更不知道赵守时与李副台有过一番交谈。
是以,赵守时与裴幼清这莫名其妙的笑,让他就挺秃然的。直接打断道:“你们等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能说吗,能说吗?”裴幼清有些兴奋的看着赵守时,脸上写满了:“让我说,让我说。”
赵守时捂着脸,无语凝噎,心道:“大姐,你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我还能不让你说啊?”
“说吧,说吧。”
裴幼清疯狂点头,一股脑的往外倒:“就是你们台里有个领导看上赵守时了,准备把闺女给他,还说要让他升职加薪,但赵守时宁死不从,最终他凭借自己出色的交际能力,在一波强有力的交流下,把那个领导给说服了,就这么简单。”
范阳傻了,有些不太自信的问道:“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裴幼清看看范阳,再看看赵守时,气得一跺脚:“我就说我不说嘛,你还非要让我说,现在丢人了吧,烦人。”
赵守时长吁一口气,觉得心窝有点疼,还有点累,却也只得慢慢解释:“其实吧,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早上曾晨曾副主任火急火燎的把我招回来,说是我们第五小组的组长王绪犯事了。运气好最多给个闲职养老,运气不好卷铺盖走人。
老曾说今天晚上跟李岭李副台长有饭局,让我作陪,要是能够让李副台帮我说合两句,未尝没有机会。
本来我还没当回事,可谁想我去《祝丹有约》栏目组时,恰好碰见李副台下来视察,被苏方拉着聊了几句。
期间听说李副台有个叫李威的儿子在4A广告公司任什么主管,有跳槽的意向。反正三言五语吧,我准备邀请那什么李威加入我们紫禁城担任制作部副主任的职务。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吧?”
范阳恍然大悟的问道:“哦,你安置老李的儿子,老子安置你。不过,一个连副科都算不上的副主任,能打发了老李??”
“肯定不能啊。我还答应给他儿子一个不错的项目,还准备推荐他儿子接替我的职务。”赵守时搓搓手指,做点钱状:“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范阳用小声呢喃一句,“老李果然是老奸巨猾,还没公布的事情,就开始布局了。”想起一事的他问道:“对了,老李有没有当面给你承诺。或者暗示要推荐你。”
赵守时想了想,摇头说道:“都没有。不过也可以理解,他老李好歹也是个副厅,要是这事传出去,那还不是把脸丢到姥姥家。”
“也对,老李就好脸面这么一个缺点,要不然他都可以直接把儿子弄进来。”
范阳笑着应了一句,然后又说道:“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记住不把好处落袋为安,千万不要急着把自己的底牌全打出去。要不然等老李占据上风,很有可能装傻充愣,他这种人要是混不吝起来,我们也很难奈他如何。”
庶女歸來:邪王的廢柴狂妃
“我有数。”说着,赵守时露出危险的獠牙:“老哥你有没有听说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要那个什么李威到了我的手下,想要搓圆还是捏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你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很好。我们不讲规矩不是为了不讲规矩,甚至恰恰相反,我们正是为了让别人讲规矩。”范阳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晚上我也没什么事,就跟你们凑个热闹。”
赵守时知道范阳这是来撑腰的,自然点头答应。想起刚才的话,他又问道:“对了,你刚才说的好事,是怎么回事?”
范阳噗的一声,笑着说道:“我要说的这事其实就是老李找你的原因,这老货老奸巨猾着呢。但。前段时间台里不是对旗下子公司进行过一次审核评估嘛。
你们紫禁城底子薄,可这半年的发展势头展现出相当不错的潜力,还与央妈、台里都建立了不错的合作关系,顺利的进入前四行列,被称为【四种子计划】。台领导钦点给你们以实质支持。”
赵守时急忙问道:“什么支持?”
范阳伸出两个手指:“资金+项目。第一,如果你们自有项目筹备,总台出30%的资金支持。。第二,如果你们没有合适的项目,可以选择介入台里的项目当中。两种支持加起来不能超过1000W的红线。”
赵守时恍然大悟:“所以说,你过来找我,是准备把《非诚勿扰》的项目给我们紫禁城?兄弟提前说声谢谢昂。”
范阳想都不想,直接开骂:“给我滚。”
“不给就不给,咋还骂人啊。绝交哈。”
范阳气结,无奈的伸出二根手指,“原本只打算给你10%来着,算了,给你20%吧。5000W的投资,20%份额,正好一千万,符合台里给的策略。。”
《非诚勿扰》大电影正在筹备,虽然预期做两部,但谁都知道只有第一部的票房不错,第二部才有可能推动。
帝都卫视占据40%的投资份额;章勋所在的技艺传媒占据30%投资份额;清雨传媒看似占据30%。但这30%里面还有韩君、裴矩以及李青的各自5%。
范阳肯给出一半的份额,算是相当有诚意了,而且他这般急切的上门,估计是怕被别人抢了先。
毕竟他有背景,只是让他不用担心被人针对,但若是台领导发话,以他的级别,也不好硬顶着上。
赵守时有点小感动,然后伸出一根手指,道:“不要20%,我只要10%。但我有个条件。”
范阳反问一句:“你要让李威从我手里要?你小子这是驱虎逐狼啊。”
对,范阳是虎,李威是狼崽子。这事把范阳牵扯进来,不一定能推动事情往有利的方向发展,但起码可以让李岭有点投鼠忌器。
大宋武夫 引弓
赵守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但你得承认,这招真得好用。小弟没有背景,只能玩一把狐假虎威。”
“那你别玩脱了就行。尽快操作,我最多拖一周时间。”
“三天,我只要三天。”赵守时作出保证,看向裴幼清的他又说道:“清雨能不能让出5%的份额来?”
“可以。”裴幼清想都不想的直接点头,然后又问道:“也是让那个什么李威来谈?要不要给他点难堪?”
“不,这一次让张根哒去。直接签合约就行,越痛快越好。”
范阳眼神复杂的看着赵守时,语气幽幽的说道:“你小子真是一把搞斗¥争的好手,刚使了一招驱虎逐狼,又来一招帝皇心术的平衡术。你说你个小小的副科混的比我都刺激。”
赵守时冷嘲一句:“你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哥们我只有背景,只能玩命。而你有背景,躺着就赢。”
“你这事处置的还不错,从目前看来没什么纰漏。王绪这人不怎么样,倒也算是为你做了一件好事,要不然按照咱的计划等下半年,还真可能耽误正事。”
赵守时皱眉问道:“这话怎么说的。”
范阳回道:“台里不可能只选择一条路的,肯定是一正一奇相辅相成。如果明年开春,你们紫禁城能够获得这两个机会之一,肯定要迎来改制,还有吞并几家小公司。
到时候肯定会设立‘副总’的位置。之前的你是以副科制衡艺术总监,本身就属于低配,想要更进一步坐上‘副总’的位置,那是想都别想。
但若是你现在就成了正科,与艺术总监算是相匹配。再有半年的缓冲时间,未尝没有冲击副总的位置。当然,你不可能盛副处,还是跟现在一样以低职务制衡高职责。”
赵守时讪笑道:“这么说来,我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了。”
“不,你这是傻人有傻福。”
范阳上前,站在赵守时的面前,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我家老爷子很看好你,但你要理解,这事层次太低,他不能参与。”
赵守时毫不介意的笑着:“要是我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也不值当老爷子的青睐啊。”
“也对。”范阳释然,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如果你以后真的遇到你认为很重要,又无能为力的时刻,跟我说,相信老爷子是愿意拉你一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