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zth精品都市异能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七重奏01-第三千八百三十九章 鹹魚劍的牌面讀書-hgodd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小說推薦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養鬼的胡大師
像是皑皑白雪覆盖的草原,朝阳初升的第一抹亮光。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Linda雲
遥远,辽阔,冰冷,刺眼。
并非第一次交手,我知道瓦尔特的剑不能用眼睛捕捉,当那一抹亮光刚在你的眼膜上反射出来时,剑已经刺入了心脏。
快,非常快,即便在四翼强者这个层次,也是作弊级别的速度。
如何捕捉他的剑轨?
答案是——用心去感受……才怪呢混蛋,心确实可以感受到,当剑刺入心脏的时候,会发出很疼的声音。
真正的答案是————
熊掌!
一双骤然伸出的熊掌,拿出拍苍蝇的架势在空气中啪一下一合,那一缕朝阳的亮光,便被牢牢捕捉到了。
【瓦尔特大叔,你好弱啊。】
面对着不足一尺的那双狰狞眼目,同样凶狠的倒三角熊眼,投去了调侃目光。
实力压制到五成是一种什么概念?
就等于是说,我的六重焰拳,只能使出三重的程度!
神秘冷帝,來搶親!
什么,不是?错了?
可恶,这可是我自信满满的算法。
总而言之,你让我把实力压制到五成,我大概连拳头都不知道该怎么挥出去,别扭的很。
瓦尔特的人生经历更加丰富,有过各种各样的体验,被吊打,被压制,被囚禁,被嫌弃……一路从熊孩子成长到熊中年,坎坷的龙生道路上写满了各种普通人遥不可及的悲剧。
所以五成实力拿出来战斗,显得相当的熟练,但也正因为熟练的让人忧伤,才能让我真正感受到五成实力的真实度。
换做以往,哪怕放水,这一剑我也是万万不敢用熊掌去接的。
这种恰到好处的自信和压力并存,感觉拼尽全力的话说不定能赢的限制,让我内心不禁再次赞美白龙小姐姐的英明。
“小子,五成的力量可不代表只有五成的战斗力。”
随着瓦尔特嘴角咧开一抹邪恶笑容,掌心的剑刃化作空气似的消失,从熊掌的内侧再现,瓦尔特保持着下劈的攻势,嘶拉一声,在胸口留下一道血肉翻滚的巨大伤口,也在我刚刚燃起的自信上面同样割下一道裂痕。
得势不饶人,下劈紧接一个上挑,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完整的V字,确实棕熊的胸口是有一撮V字型的白毛,但我可不打算用瓦尔特的剑去实现,千钧一发间闪身后撤,躲了过去。
盯了盯他手中的大剑,我就知道有猫腻,以前一直藏着掩着,现在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竟然可以化实为虚,穿透实物,无法阻隔招架么?
面对这种诡异武器,只剩下躲闪这个选项?
等等,我小机灵的脑袋一转,他穿透的时候,我也能穿透呀,所以我需要一把武器,再不济拼个两败俱伤,虽然你是巨龙,但我对自己的一身熊皮更有自信。
家教xanxus霸史錄
熊掌一抬,久违的咸鱼剑扛在了肩膀上。
“快看了,竟然是一条鲑鱼,这真的是熊吗?真的是熊吗?哈哈哈哈!!!”
老岳父的禁言术又不管用了,不止一头巨龙投影指着咸鱼剑和布偶熊的完美搭配,捧腹大笑。
然后,只听见笑声似被硬生生掐到了般,数十座剑峰上的投影跟着消失。
禁言退群断网一套带走,老岳父年轻时或许也是个狠角色。
却是没想到,老岳父也很为难,本来没什么,他都差点笑出猪声了,结果至高龙神冷不防冒出,一嗓子魔音灌耳震的他咬着舌头。
那些开口的,尤其是笑出声的家伙,岂止是断网一套带走,全送去龙墓反省了,要是不能写出十万字的悔过书,直接关到嗝屁,就地火葬一条龙服务。
还好还好,我没笑出来,至高龙神大人又是玩哪出戏,不过是笑几声罢了,至于么,至于么,哈迪捂着隐隐作痛的舌头,五脸懵逼。
目光漫不经心的回到战场,哦,已经打上了,瓦尔特那小子,我得盯紧他才行,要是敢像上次那样多使出一分力,可就别怪我毁约了。
交错的剑芒,将一座座剑峰斩断,肆虐的能量风暴,将大地深耕出无数道沟壑,狂暴暴虐的余波袭来,到了哈迪面前,却像一粒小石头掉进了大海,被淹没的无影无踪。
归根究底,如此激烈的,让其他巨龙也看的津津有味的战斗,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跟小孩子打架没什么区别。
空间跃迁会了么,不会还不好好在家里练,学人出来打架斗殴?
只不过,他忽然察觉到,场景的恢复速度竟然开始跟不上两人战斗的破坏速度了,于是老岳父淡定伸出指头,在空气上连续轻点几下。
坚固+1+1+1+1+1+1
“哈!!!”
“喝!!!”
又一座剑峰被斩断,数百丈的峰顶从天坠落,两道激战正酣的身影发出怒吼,手持大剑(鱼),各自从峰顶的两侧向对方奔袭,将武器高举。
锵————
预料中的,峰顶被轻易切割,两把武器在无数的碎石中再次交织,迸出激烈火花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剑尖,以及鱼头,只没入了岩体一半,便再也无法深入,于是乎,两位热血上头的选手就像是被高速急停的敞篷车甩出去似的,带着强大的惯性狠狠撞在山峰上,身体镶嵌在里面,意识动弹不得。
脑子里全是???
咋回事,刚才还跟豆腐似的石头,怎么就忽然砍不动了?
因此,激烈到让客人们眼花缭乱,根本跟不上节奏的战场,也忽地陷入了诡异平静,看到这一出意外,大家也都满脑子的???
这算是……即兴表演?巨龙式幽默?吴师弟演的还挺投入挺拼的嗷,好好一张熊脸都挤压变形了。
“这臭老头子,尽是做些多余的事情。”深知这种变化是谁造成的瓦尔特,擦干鼻血,掰正下颚,咬牙切齿的叨叨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不及疑惑石头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变硬了,不仅是石头,这个世界好似也出现了巨变,景色还是原来的景色,但是空气变得极度粘稠起来,就像是周遭的重力陡然增加了千万倍,同样的力度挥出一拳,完全就是在做慢动作的感觉。
襲花逐月一刀仙 浮屠欒
“有空发愣,不如好好选一选哪种死法!”瓦尔特的戏谑声,比他的大剑迟了一秒逼近,咸鱼剑下意识在身前一横,将其格挡下来。
總裁寵妻99次
好快,这家伙为什么还能这么快?
目光和瓦尔特对上,那双杀红了的双眼,以及憋红了的脖子,告诉了我答案。
无他,全力以赴而已。
大國航空
就在这时,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得逞的快意。
夢幻之北宋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似真而假,以假乱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半真半假,真假不分,年轻人啊,你还是大意了。
糟糕!
我心里大叫一声不好,果不其然,手中的咸鱼剑压力陡然消失,如同一根绷紧的弹簧忽然松开,下一瞬间,瓦尔特的大剑穿过咸鱼剑斩入胸口……
然而并没有。
反而是咸鱼剑带着惯性力道,一个横扫将瓦尔特重重砸落在地。
反转太多,以至于我一时忘了痛打落水狗,看着瓦尔特仰躺在地,吐出一口老血,不知道是伤的还是气的。
这到底是怎么肥事?
瓦尔特震惊的连脑海都产生了肥音。
为什么我的大剑未能穿透对方?
虽然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但对方可都是高级神器,甚至是接近超神器的存在,极高的能量立场,导致自己的剑在化作虚无穿过对方以后受到剧烈影响,没办法第一时间凝实。
但那只是一条鲑鱼啊!
这年头,鲑鱼都能成精了?
不仅是瓦尔特,其他人也看呆了眼,包括老岳父都被口水呛了一下。
“啊这……”
大师兄二师兄面面相觑,托坚固+1的福,他们总算能跟上四翼强者的速度和招式,内心正激动着,恨不得将眼珠瞪出去看个明白,结果又上演了一出年度相声金奖。
这是演吧,这绝对是在演吧?
“莫非,竟然是吴师弟占据了上风?”
“这可说不定,瓦尔特那小子还没拿出真本事。”压下惊讶的老岳父哂然一笑。
虽然他希望看到瓦尔特出糗。
但是他更恨不得能看到抢走自己女儿的臭虫人类去死。
两两相比,先是瓦尔特出糗,然后绝地大反击一波将傻女婿带走,正是他最希望看到的剧本。
现在,非常滴完美!
“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东西,大意的是我才对。”缓缓从地上站起,瓦尔特将大剑反握抬高,锵一下收入腰间消失。
“我得承认,一直以来是有点小看你……不,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这是我的失误。”
两手空空的瓦尔特,抬起头,一双无喜无怒的青白竖瞳,正对上我的眼神,心里顿时一紧,有股子无来由的被天敌盯住的束缚不安感。
这样的瓦尔特很不对劲,要么高傲不羁,要么戏谑轻蔑,要么狰狞暴虐,感情总是毫不遮掩的丰富多变,像这样的,面无表情,满脸写着认真和严肃的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啊喂,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要吐槽自己!
吼吼吼吼吼吼——————————!!!!!!
毫无预兆的一声仰天龙吼,以瓦尔特为中心,加固了千百倍的地表,依旧被他身上爆发出的可怕风暴挤压,撕碎,冲击,变成一个直径数千米,布满了蛛网裂纹的大坑。
大坑中心,那个浪子面孔的瓦尔特,半遮半隐于飞扬的尘埃之中,已经完全变了个样。
衣服裸露出的身体,布满了仿佛宝石一样,整齐,密实,光滑,璀璨的白色龙鳞。
以及人身。
龙头。
利爪。
长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