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ckh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秦時小說家 偶米粉-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靈渠通南北-3spnl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大王,此事上将军同蒙武昨夜还在商榷,实则兵力上足够。”
“江南之地的百越、越人、蛮夷部族根本不算太大的阻碍,若非攻下一地,需要筑城,留下大军镇守,更无需三十万兵力。”
“江南之地虽重要,中原大局更需要稳固。”
蒙武为之一礼,将上将军王翦之意诠释延伸,秦国六十万精锐大军尽皆在此。
耗费过多的兵力在江南之上,未免有些可惜,甚至于会造成中原兵力减少。
那不是一个好事情。
燕赵、三晋还需要大军镇守,因为那些地方还没有彻底纳入秦国掌控。
目下只是土地被大秦占据。
“二十一万兵力!”
“外加庄氏一族、蛮夷部族十万!”
“下江南的确可行,眼下重心仍旧在中原,待将中原之地稳固,便可在江南之地下重力。”
周清颔首赞语。
岁月长河中,江南之地上的大秦兵力前前后后超过了五十万以上,这一次……算是缓解不少。
然则,也就是缓解一二。
眼前的三十万兵力只能是一个先锋,欲要彻底掌控江南,大秦还需要继续增派兵力、民力稳固城池、地域。
“江南之地!”
“必须重力。”
那里不是山东诸国残余之人的法外之地,诸夏间将不会有他们的法外之地。
秦王政沉声一言。
大秦若要长治久安,江南必须握在手中。
“三路主将与兵力调遣定下。”
“如此,则当大田令出力了。”
下江南的事情并不复杂。
选择好合适的主将,派遣足够的兵力,如何框架就成了。
其余便是一些后勤军需辎重,还有一些民力调遣。
周清起身,目光看向侧前方的大田令郑国,相召大田令郑国前来寿春。
可是为了另一桩大事。
“哦?”
“此言何解?”
“莫不江南之地要整修水利?”
郑国好奇,先前自己在咸阳,被大王急忙召来,具体何事自己不清楚。
现在看来,非寻常小事。
“在大田令到来之前。”
“我等已经商榷,欲要在岭南开辟一条水渠要道,专门运送粮草辎重,以供军需。”
“前两日,武真侯举荐了一人,论述了一条岭南水渠要道,接下来便是要大田令给予衡量了。”
李斯旁侧笑语,近前沙盘 指着五岭首端的一处 那里靠近洞庭,靠近江水。
关键以北便是湘水 以南便是离水。
两条水脉都相当澎湃 若然南北贯通,则大秦南下的军需要道很简单轻松了。
青春契約 紫晶石
以诸般军需物资运送至江水 便可沿着湘水南下,直入离水 而离水的尾端 便是海域。
行进途中,足以覆盖左右两路大军,三路大军尽皆可以受益,甚至于路线转移 专供西路与中路大军都足够。
东路大军可以从海域运送物资。
“开辟一条水渠要道?”
“欲要将粮草辎重运送五岭以南 从沙盘而观,最便捷的便是将这里贯通。”
“以为湘水、离水汇合。”
郑国点点头,听着李斯之言,凝视在沙盘上,落在李斯手指的方向 四周一观。
便是一条水渠的影子沉浮眼眸深处。
“史禄!”
“你觉如何?”
周清不由大笑。
不愧是郑国,不愧是大田令。
不愧是开辟郑国渠的水家高人。
能够一语中的。
超級鬼屍 搖滾土雞蛋
灵渠!
北连湘水 以为贯通整个江水水系脉络。
南连离水,以为贯通整个岭南水系脉络。
这条盖世水渠 规模上或许不及郑国渠,然则 重要性不是郑国渠可以媲美的。
岁月长河中 这条水渠的开凿还要在岭南战事失利之后 还要在大秦损兵折将数十万之后。
目下开辟,再好不过了。
八卦耽美樓
说着,周清看向今日同样位列殿中的一人。
史禄!
是芊红从南郡挖掘出来的一位水利要人,由着郑国规划的水利路线,此人完成的相当好。
一次阅览文书,看到此人,不自觉想到固有岁月中他的杰作灵渠,应该就是他。
而他也没有令自己失望,一览江南舆图、沙盘之后,同样提出贯通湘水、离水以为所用。
“大田令为水家高人,小臣佩服。”
絕品醫神 飯後吃藥
诸人目光看将过去,便是一位精瘦的黝黑汉子缓缓走出,不显的神容上,一双眼睛很是明亮。
身高中等,闻武真侯之言,连忙从厅殿尾端走出,近前深深一礼。
“这身衣衫穿着合适否?”
打量着面前的史禄,周清又是笑语。
以往史禄见自己的时候,都是极为朴素的,甚至于都斗笠蓑衣麻布衫加身,手持一根探水铁尺。
如今身着锦袍,看上去颇有些怪异。
“武真侯!”
九尾美狐賴上我
“这……衣衫虽合体,却穿着不舒服。”
那史禄却也不卑不亢,又是一礼,自己穿惯了粗布麻衣,猛然间穿着这身锦衣,着实不舒服。
“哈哈哈。”
周清又是一笑。
“大田令,史禄也是言语要贯通这条水渠。”
“接下来三十万大军能否经常吃到关中的酱肉锅盔大馒头,可就要靠你们了。”
续接前言,对着史禄点点头,又看向大田令郑国。
古语有言,千里不运粮。
非是真的不运,而是成本之大根本就划不来,输送粮草辎重需要大量的民力、牛马之物。
千里的距离,民力与牛马都要吃去好多好多,到达目的地,又能够剩下多少?
就算秦国家大业大,也很难长期的承受。
所以就近运送粮草辎重、军需马匹、兵器打造、民力征发乃是必要。
再加上三十万大军大部分都是老秦人,都是北方人,吃不惯楚地的肥鱼、大米。
江南之广袤数千里,没有简洁的路线,根本不可能支撑。
连日来,沟通湘水、离水,打造一条崭新的水渠便是重中之重,甚至于王兄已经命令学宫打造相关开辟山脉的兵器了。
“史禄之言,二三日来,寡人有感。”
“今大田令前来,正合一起商榷,探讨将此渠贯通。”
秦王政对于史禄也是欣赏。
此人身上很有些大田令的气息,虽不为高官,可为干吏,而于大秦来说,能干之吏同样不可缺少。
“无需着急,在寡人离开寿春之前,有详细开凿文书就行了。”
对于开辟那条水渠,暂时并不紧迫,因为楚国淮南之地,还要彻底稳固。
更别说接下来还要行进江南之五岭以北的区域。
真要开凿那条水渠,诸般民力、物资齐备,怕是要等到明岁了
“下江南之事,虽不为灭楚那般紧迫与紧要,仍需一位得力之人镇守,稳定大局。”
“你等可有人选?”
一览面前不算精细的江南沙盘,三路大军南下,必然要有一位重份量之人镇守统辖。
军中必须有所抉择。
“大王,上将军东出以来,历诸国事,操劳心力甚多。”
“接下来,平定江南并无紧要大战,蒙武以为大王派遣一位大臣坐镇寿春便可。”
“上将军可返回咸阳,蒙武虽不才,统率大军下江南足以。”
蒙武率先一言。
“大王,老臣虽略有老迈,仍为弯弓骑射。”
“老臣坐镇于此,更可以统率大军安稳平定江南。”
“蒙武将军所言,亦是有理,可以派遣一大臣前来,处理文书政事。”
“老臣可专心军事便可。”
王翦摇摇头,并不觉自己应该返回咸阳。
其余在列军将闻声,彼此相视一眼,并不多言,以他们的资历,还无法有那个要求。
“武真侯以为如何?”
秦王政也不好抉择。
无论是上将军王翦,还是蒙武,都足以担任下江南的重担,或许王翦坐镇,更为稳妥。
然上将军鬓发已然灰白,比起前年苍老甚多。
于心不忍多矣。
“王翦将军东出灭国有成,战国乱世百多年来,何有军将之功如上将军者?”
“接下来下江南,虽无大的战事,却多复杂琐碎纠缠,果然埋首案上,更是操劳心力。”
“《司马法》一语: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天下将一,王翦将军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护国学宫大祭酒的位置等着上将军。”
周清闻此,顿时哑然。
王兄倒是好手段,将这个问题抛给自己。
但这个问题并不难,略有所思,便是语落。
以王翦的威望和谋略,坐镇下江南,纯属大材小用。
蒙武一个人足以。
“武真侯!”
王翦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大王只手挡下。
“武真侯所言不无道理。”
“上将军功勋昭显,入护国学宫是更好的抉择。”
“蒙武将军统辖江南大军,以谋兵事。”
“至于大臣……,李斯,你就留在寿春吧。”
王翦想要说什么,秦王政知晓,但王翦待在楚地,的确没有那个必要。
果然操劳中出现意外,非自己所愿意见到。
蒙武统帅大军足矣。
至于处理文书政务的大臣,身边的李斯就足够了。
眼下的咸阳那里,也没有太大事情。
“喏!”
李斯自是没有什么意见,眼下己身为廷尉,廷尉府中,其余人员足以处理要事。
“……”
“……”
随即,厅殿之内,君臣文武言语不断,将一桩桩大小事务不断处理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