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an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大佬 鶴bar-第一百二十六章 直播(完)熱推-rimmu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腐国,威斯特领,童话镇,莎莎居所。
看着面前板着脸的林宁,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的莎莎,轻咬了咬唇,连忙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有些惊讶你这种大少为什么会这么懂化妆,我,你别生气啦。”
“哪来那么多气可生,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额,不像,我。。。”
“好啦,快到点了,你去换衣服吧。”
唯唯诺诺的姑娘,看起来还挺心疼人。
想到莎莎这些天的处境,林宁摆了摆手,声音轻柔了不少。
“啵,我去咯,一会儿见,期待你女装的样子。”
“期待个。。。滚蛋。”
“咯咯。”
“。。。”
黑色蕾丝深V连身裙,中分大波浪,烈焰红唇,光腿,细跟高跟。
大概半小时的样子,焕然一新的莎莎,视线里的林宁,除了头发外,和之前并没什么两样。
“怎么就戴了个发套?”
白衬衣,牛仔裤,小白鞋,黑长直。
再三确认自己没看落什么后,莎莎撅了噘嘴,疑惑道。
“不然呢,我有说过我要全套女装吗?”
不得不说,就这么当着外人的面女装,真心挺难。
看似淡定的林宁,先前的半小时里,心下有多纠结,没人知道。
“好吧,那ꓹ 那丝袜和内裤怎么没了?”
宅男崛起1935 幽谷雪蘭
“你说什么?”
“嘿,没什么ꓹ 等下就要直播啦,你还没给我说我们播什么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宁的脸说变就变。
以免再次挨揍ꓹ 莎莎娇憨的笑了笑,话题转移的有够直接。
“这有什么好说的ꓹ 直播不就是给人看么”
“额,我们又不是姐姐ꓹ 即便什么都不做ꓹ 都有的是人看。”
“你想说什么?”
“有人直播游戏,有人直播跳舞,有人直播唱歌,有人直播搭讪,有人直播吃喝。。。我们还是第一次直播,总得有些互动吧,如果什么都不做ꓹ 人家为什么要打赏?”
“你让我学那些主播卖萌求赏,你脑子有坑吧?”
莎莎的意思不难理解ꓹ 回想起曾经刷到过的直播间ꓹ 林宁撇了撇嘴ꓹ 打工不可能ꓹ 卖萌,更不可能。
“我也没说卖萌呀ꓹ 我们可以唱歌ꓹ 跳舞ꓹ 说段子,才艺类主播厉害的也挺多的。。。”
“打住ꓹ 让我卖艺,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
“你什么你,屁大点事儿搞那么复杂干嘛。等下别说话,乖乖坐镜头前,剩下交给我。”
“交给你?可以吗?”
“自信点,把吗去掉。”
“嘿嘿,就知道你最厉害啦,我会乖乖坐着不说话的。”
林宁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应该是有了周全的安排。
瞬间反应过来的莎莎,轻咬了咬唇,除了性感妩媚,身高腿长,那副乖巧的样子,真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无二。
“duang,duang,duang。”
口罩一戴,谁也不爱,口罩一戴,福气常在。
晚9点钟声响起的时候,林大少的直播间,正式开播。
“孙凌宇:沙发,礼物(100块)。”
“唐百亿:这口罩男是谁?敢cos我家凝凝,嫌弃。”
“PaulBao:还是一对,主播播什么的?”
“打嗝:穿深V直播,当超管不存在?”
超級無敵召喚空間
“飞零叶:我赌100个嘉年华,这直播间活不过10分钟。”
“墨染:我跟50个,赌叶姐赢。”
“。。。”
炫彩的弹幕,全是老熟人,且级别不低。
心系任务的林宁,不可置信的看着后台数据显示的观看人数6,险些吐了脏。
“孙凌宇:主播还挺腼腆,这样,唱首歌,10个嘉年华热场。”
威斯酒店,豪华套房。
眼瞅着直播间开局不利,想到林凝先前的叮嘱,套房内的孙凌宇,眼珠子一转,手速飞快。
“。。。”
“打嗝:人都说给你十连刷,你丫还一言不发,你这主播是傻得么?”
“飞零叶:口罩摘了,100个嘉年华走起。”
“唐百亿:同意,快把口罩摘了,我倒要看看你哪来的自信敢cos我家凝凝。”
定影劍 危龍
“PaulBao:无聊,你俩这一动不动的是要闹哪样?不然我截个图,放大看可好?”
“墨染:该不是卡了吧,连个声音都没?”
“。。。”
直播间的弹幕,一句好话没有。
镜头前的林宁,微皱了皱眉头,愣是没想明白问题出在哪。
“林宁:她们怎么不刷礼物?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隔壁套间,林宁来微信的时候,林红正在看小萌新的新书。
待看过直播间的情况后,林红尴尬的挠了挠头,实话实说道。
“红苹果:你后来不是说让我含蓄点嘛,所以我就说让她们看看你朋友直播,看看有没有前途,给点意见什么的。。。”
“林宁:意见和打赏有冲突吗?”
“红苹果:额,应该没有吧。”
“林宁:那是为什么?没记错的话,荼荼游个泳,睡个觉,打个狗,每次直播都有上百万收入,十几万在线观众。。。我这都坐了快五分钟了,满共就孙凌宇给的100块。”
“红苹果:那个,荼荼的打赏基本都是飞零叶给的,她不停的空刷全频道礼物,人多很正常。”
“林宁:那她为什么不给我刷?荼荼有互动吗?”
“红苹果:额,荼荼是猫啊,不用互动,她直播的时候,我只需要拿着镜头跟着她跑就行。”
“林宁:所以我连猫都不如?”
“红苹果:她有金主的,不能和她比,这么给你说吧,抖音里能打过荼荼的,没一个。”
“林宁:金主?你是说叶玲菲?”
“红苹果:不止叶玲菲,还有雨城,孙凌宇他们,只要他们在,不管是抖音财团还是明星首播,但凡PK连到,荼荼就没输过。”
“林宁:我怎么不知道,荼荼在抖音这么火的吗?财团,明星都PK她?”
“红苹果:你蛮久不刷抖音,不清楚很正常。那些人都有关注荼荼,但凡荼荼开播,都会来PK,想来是为了GDP吧。”
“林宁:GDP?什么意思?”
“红苹果:刺激消费。这些主播都聪明着呢,都知道荼荼家金主上票不墨迹,不偷塔,纯硬钢,所以都喜欢找荼荼PK,借此刺激自家大哥和粉丝上票打赏。”
“林宁:无聊,跟只猫PK,亏他们想得出来。”
“红苹果:没人和钱过不去,沈墨浓的沈小黑首播的时候,不一样有人来PK,你忘啦?”
“林宁:那才多钱,这帮财团,明星能看得上眼?”
“红苹果:飞零叶有次打火了,单场上了一亿音浪。”
“林宁:额,我记得音浪的配比是1比10吧?”
“红苹果:嗯,那场PK上过头条,两边加起来打了差不多2000万华币,荼荼完胜。”
“林宁:难怪荼荼猫罐头不断,照你这么说,这家伙私房钱很多啊。”
“红苹果:嘿嘿,你在严家花园不是说过嘛,让她自给自足,不然不给她吃猫罐头。”
“林宁:行吧,既然他们这么喜欢PK,我成全他们就是。”
“红苹果:啊,你要跟人PK吗?”
“林宁:怎么?”
“红苹果:抖音PK输了是有惩罚的,唱歌,跳舞,下蹲,扭屁股,写字,向对面榜一表白,这些惩罚,你能接受哪个?”
“林宁:笑话,有叶玲菲他们在,我怎么可能会输,不说了,PK去。”
“红苹果:可,可他们会叛变啊,万一他们为了看你输,去对面打赏怎么办。”
“。。。”
事实证明,只要肯用脑,就没有骗不来的打赏。
再次看了眼直播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弹幕,悄摸收回手机的林宁,得意挑了挑眉。
PK点开,既然要刺激消费,自然要找个像样的对手。
“Ps:您的本场PK,已连接。”
“九妹:嘿嘿,这次九九居然连了两个小姐姐,小姐姐们好。。。咦,对面的口罩小姐姐似乎有点不一样啊。”
“九妹:欢迎打嗝大佬,59级大哥,小九表示很慌啊。”
“九妹:哇塞,欢迎飞零叶大佬,60级,我天,小九表示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九妹:额,欢迎唐百亿小姐姐,55级,欢迎雨城大佬58级,欢迎PaulBao,57级,欢迎墨染,54级,那个,小九九弱弱的问问,你们不会都是对面过来送医药费的吧,我我我,九九投降输一半好不啦。”
“。。。”
对手长得还挺可爱,猪队友叛变的还挺快。
看着直播间仅剩的观众,林宁长出了口气,总算说了开播后的第一句话。
盛世嫡嫁 雨落長安
“敢跑你试试。”
“孙凌宇:额,天地可鉴,我绝对没想过去。”
“孙凌宇:这局就不上票了,江湖规矩,100票不到,不罚的。”
“Ps:60级飞零叶,已进入房间。”
“飞零叶:礼物(10块)。”
“Ps:当前比分100:30000。”
“Ps:60级飞零叶,已离开房间。”
说时迟那时快,直播间的系统提示,特喵的还挺扎眼。
第一次玩PK的林宁,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显然被飞零叶的骚操作,雷的不轻。
“小九九:谢谢打嗝大佬的嘉年华,嘻嘻,对面的口罩小姐姐,我们家榜一说啦,如果输了,就惩罚你摘口罩四件套好了。”
“不可能。”
暴力召喚師 馬上將軍
四件套是什么不重要,口罩那可是任务的服装要求。
回过神的林宁,想都没想,直接拒绝道。
“小九九:额,原来是女装大佬,失敬失敬。。。哇塞,感谢飞零叶大佬的礼炮,嘻嘻,口罩小哥哥,飞零叶大佬说了,让你背5楼。”
“背5楼是什么?”
一不留神,对面得票数多了6万多,看在眼里的林宁,暗自咬了咬牙,果断在心中的小本本上,给叶玲菲记了一笔狠得。
“小九九:我背飞零叶上一楼,屁股扭一扭,回头瞅一瞅,没丢,muma,我背飞零叶上二楼,屁股扭二扭,回头瞅二瞅,没丢,没丢,muma,muma,以此类推。”
hp 福爾摩斯的日常
“小九九:嘻嘻,小哥哥知道了吗?”
“知道你妹,换一个。”
“小九九:额,小哥哥这么漂亮,怎么这么凶啊。”
“让你换你就换,哪来那么多话?”
人倒势不倒,势倒被狗咬。
不着痕迹看了眼一旁乖巧有佳的莎莎,林宁微眯了眯呀,也不知道叶玲菲这姑娘是打哪学的招数,光想想,就浑身不自在的厉害。
“孙凌宇:惩罚不需要俩人都做得,你俩谁做都行。”
虽说不知道这口罩男跟林老板有什么关系,但为了白白,为了家庭和睦,独守直播间的孙凌宇,也算是操碎了心。
“用得着你提醒?一张票不上,好意思发弹幕。”
“孙凌宇:额,大哥,不是我不上,是根本打不过,那边都是身家百亿的主,还有俩富婆,这我怎么打。”
愛久成婚
口罩男还挺凶,显然没挨过社会的毒打。
发过弹幕,孙凌宇笑着摇了摇头,顺手截了个图,随手举了个报。
“Ps:失败。”
5分钟转瞬即逝,林宁的第一次PK,输的简直不要太惨。
全程乖巧的莎莎,很有眼力劲儿,不等林宁开口,撩发,起身,自告奋勇的背起了楼。
尴尬的是,没等飞零叶上三楼,屏幕上的失败一方,突然就黑了屏。
待看清屏幕上出现的禁播提示,林宁一把摘掉口罩,径直吐了脏。
“我尼玛,什么叫直播因衣领过低已被中断?刚就不低吗,刚怎么不中断?”
“额,那个,会不会是我扭得幅度太大了?”
“认不得字吗,都说是衣领过低,和扭有什么关系。”
“我得衣领很低吗?好多明星走红毯都这么穿,都上新闻了,也没见有人说不好嘛。”
“我怎么知道,难不成怪我?白衬衫?”
“我,我错了,下次我一定穿多多,我。。。”
林宁的脸黑的发亮,低垂着头的莎莎,瘪了瘪嘴,此时不怂,更待何时。
“行了,去把袜子穿了。”
“啊?不是禁播了么。”
超級探囊取物
“你刚不是要玩嘛,速战速决,晚点我还有事儿。”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看着身侧性感撩人的莎莎,林宁咽了咽口水,直接说道。
“你要有事儿的话,我可以不玩的。。。”
“你再说一遍?”
“肉色怎么样,超级薄那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