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落戶武漢,人才和產業函數值得關注

阿里落戶武漢,人才和產業函數值得關注

如果不是疫情,今天的武漢一定是一個更加富有生機和活力的地方,但也正是因爲疫情,武漢成了一個堅強而偉大的地方。在剛剛公佈的《中國城市競爭力第18次報告》,武漢成爲中西部地區唯一進入前十的城市,涅��重生的武漢再次以一個追逐者的形象出現在了大家面前。

從武漢的各項數據來看,武漢穩坐華中地區第一。2019年,8569.15平方公里的武漢土地上常住人口達到了1121萬,GDP達到16223.21億元。亮眼的數據背後是武漢優越的地理位置和巨大的人才優勢。

武漢歷來有“九省通衢”之稱,是我國少有的集鐵路、水路、公路、航空於一體的交通樞紐。方便的交通讓武漢能夠實現與國內以及國際任何一個地方的快速連接。這樣的樞紐地位讓武漢成爲了華中地區的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聚集的中心。在人們關注北上廣深,或是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經濟帶之時,以武漢爲首的華中都市羣也越來越值得關注。

經濟的發展從離散走向集聚,就像數學中尋求最優解一樣,要素的流動也是要找到一個各省市、地區間的那個最優點,而武漢特殊的地理位置正好滿足了最優的條件,良好的區位優勢幫助實現資源的積聚,資源的積聚帶來經濟的發展,而經濟的發展又將引領下一輪資源的積聚,這就是一個城市發展的良好循環。

同時,近年來全國範圍內興起搶人大戰,武漢作爲一個教育強市同樣不甘落後,坐擁武大、華科爲首的多所211、985大學,在校大學生數量多年居於全國第一位。像買房打8折類似的補貼措施精準瞄向畢業生的痛點。但令人遺憾的是,每年武漢的應屆生依然有三分之二回到家鄉或是去往一線城市闖蕩。從武漢大學生的口中,經常能夠聽到“武漢的吸引力不足”等話語。究其原因,或許是因爲長期以來的經濟向東轉移,讓武漢雖具有人才培養優勢,但缺乏一定的產業發展來留住大學生。

北上廣深爲何能夠吸引人,關鍵的原因是那裏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性。武漢的光電子等產業是全國中心所在,並且擁有大批相關產業的高科技企業,但作爲華中區域龍頭,僅僅只有少數產業領先,對於武漢來說還遠遠不夠的。

近日,一則阿里巴巴華中總部落戶武漢的消息一下引爆了輿論。作爲國內互聯網龍頭企業,阿里毋庸置疑對人才和資源有着強大的吸引力。


“不差錢”的農夫山泉爲何要上市?

首先,作爲一個新成立的區域總部,人才需求旺盛,可以想見,2026年建成的華中總部需要招募大量員工,這將爲武漢大學生帶來就業的福音,甚至帶動周邊省份大學生前來應聘。其次,其生態能夠輻射到諸多產業。以盒馬爲例,在落戶消息出來的前一天,盒馬在武漢開出了第21家門店,一個新名詞“盒馬村”也橫空出世,2019年以來,武漢、孝感、漢川三地已出現多個盒馬村,幫助村莊實現需求導向型農業發展,加速農業數字化轉型,提高農業生產的靈活性。疫情期間,大量農產品賣不出去,而“盒馬村”農產品無一滯銷,正是得益於這樣的農業模式。除了盒馬,阿里自身的產業培育能力也不容小覷,疫情期間,武漢本地的蔡林記、周黑鴨、良品鋪子等品牌得到了進一步發展,良品鋪子還順利完成了上市。最後,還會形成一定的示範效應,更多優質的企業會認識到武漢的發展優勢,開始考慮其未來的產業佈局,這爲武漢後續的發展將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

其實,阿里落戶或許將一種新的發展思維置於我們面前,經濟學講發展多提到比較優勢,過去40來年,中國乘着改革開放的東風實現了飛速發展,作爲對外開放的窗口,東部地區也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期,而今天,國際局勢波譎雲詭,經濟發展開始聚焦“雙循環”,在發展格局下,貿易時期的區位優勢將不再明顯,地區經濟發展所具有的比較優勢不再是個固定值,而會成爲一個人才和產業的函數。因此,阿里落戶實際上再一次吹響了城市間競爭的號角,未來城市的發展要不遺餘力對於人才和產業進行爭搶,進而形成產業、人才、發展的良性循環。(作者盤和林,系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


劉學聰:打造國際一流的高價值益生菌企業


飲用水包裝比水貴觸痛了誰


232家北京影院獲2000萬元疫情專項補貼


一汽解放發佈全新品牌戰略 致力於成爲“中國第一、世界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