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71n優秀都市言情 旅人畫鋪 ptt-第025章 回到原點鑒賞-t65jr

旅人畫鋪
小說推薦旅人畫鋪
“什么决定?”
“我要离开海城。”
顾纯然不由疑惑,“离开?”
寵妻成癮,總裁的清純小妻
“嗯。”
“是刚刚……”
“不,自从叶芯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一直有这种想法,只是最近才终于下定决心。”
“可你不是很喜欢海城吗?”
“是,但正因为喜欢,所以更加无法接受哪怕一点点的瑕疵。现在的海城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海城了,它变得冰冷没有温度,即使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可我却觉得一切都是虚幻的,或许真的是寒心了。”
“你再考虑看看。”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她笑了笑,“所以今天才会来看小温温,也算是跟她道别,毕竟有段日子见不到面了。”
“我是无所谓,哪里对我来说都一样,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放心吧,我讹上你了,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他忍不住捏捏她的脸颊,“没问题。”
她揉了揉被捏的脸颊,然后笑着说,“你看,他还算合格吧?虽然我要离开海城了,但只要有空,我一定回来看你。如果你想我了,也可以来梦里找我。”
从墓地出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她支着头望着窗外,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
“这是去哪儿?”
“待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见他一脸神秘,不禁觉得好笑,但又不想戳穿,便不再发问,直到车子停在一个婚纱店门口。这是一个非常僻静的巷子,而婚纱店就位于两条巷子的交界处。橱窗里有个模特,身上穿着纯白鱼尾婚纱,看起来气质超群。
“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件婚纱。”
“是吗?”
“嗯,之前我们无意间路过这里,你一眼就看上了。然后特不害臊地说让我快点娶你,说这样就能穿这个婚纱了。”
“我真的说过这种话?”
重生1999 塵醉
“嗯,起初遇到你时,你一副高冷姿态,完全不像会说出这种话。但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你属于外冷内热。”他眼中带着笑意,“当时听你一说我真的吓了一跳,不过心里特别高兴。”
“这些事我到现在还没记起来,甚至对这条裙子也没有任何印象……”
“现在看来什么感觉?”
離婚以後 安素
“什么?”
“这婚纱啊。”
她皱着眉头想了会儿,“没什么感觉,漂亮是漂亮,不过是那种让人记不住的漂亮。”
“描述的有够深奥。”他露出为难的神色,“那你打算穿什么嫁给我?”
“你怎么张口闭口让我嫁给你,我是能跑了还是怎么的?”
“你这么优秀,一天不嫁给我,我就一天不踏实。”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跟你学的,外冷内热。”
“得了吧,你这叫闷骚。”
“好好好,是什么都好,那这件婚纱还要吗?”
“嗯……设计有点复杂,我还是喜欢简单点儿的。”
“看来你的衣着品味变了,不过好在挑男人的品味没变。当然,这跟我的优秀脱不了干系。”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这拐着弯夸自己的技能真是神乎其神啊。”
“我可是你的男人,怎么能给你丢脸呢。”
他说着发动车子,向别墅方向驶去。等到家的时候,乔昊言已经回来了,此时正瘫在沙发里看电影,看到他们似乎有些惊讶。
“你们这么快就浪漫回来了?”
顾纯然看了他一眼,不怀好意地说,“你的那些前女友要是知道你变身宅男,一定会特别庆幸当时跟你分手了。”
“我在这边没事可做,只好放任自流了。”
“你很快就有事做了。”
名門少爺:小丫頭,別惹火 化蝶飛滄舟
“什么意思?”
“我们得回去一趟。”
“回去?”她和乔昊言异口同声问道。
“嗯。”顾纯然看着她,“有件事有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事?”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这些年隔三差五就会出现。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你能让这个梦彻底从我脑海中消失。”
“我?”她心底不由一颤,心想该不会自己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吧?
他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忍不住笑了笑,“这件事确实跟你有关。”
“所以呢?”
“我跟昊言办了一个工作室,叫做自在。专帮人们实现愿望,或者弥补遗憾。有一天年老的你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要我杀死20岁时的你。”
“不是吧?”
這個地球有點兇
“老了老了也不消停,不过我也正是因为这个委托才遇到了你。只是没想到,我不但没有杀了你,反而爱上了你。”
“又到撒狗粮的时间?”坐在一旁的乔昊言无语地望着两人。
“你觉得是就是吧。”顾纯然笑着说到,但随即又严肃起来。“更让我意外的是20岁的你还挺抢手,竟然被中年时期的你带去做实验。大概老年时的你知道中年时的你的计划不成功,所以索性打算杀了20岁的你一了百了。”
“我对自己够狠的。”
“这些年我的梦中常常出现你来时的场景。”
“你希望我做什么?”
“我希望你能说服老年时的你放弃委托。”
她思索了一阵,小声说,“谁知道她听不听我的……”
“如果你做不到,那就真没人能做到了。”
“好吧,那我试试。”
“嗯,收拾收拾,我们明天出发。”
“出发之前,我还想去见个人。”
下午三点,她站在海城警局门口。这里还是以前的模样,只不过经历了之前的事情,这里出现了很多新面孔。杜泽毅的办公室还在走廊尽头,她轻敲了两下,得到应允才推门进去。
杜泽毅没想到她会来,见到她时动作明显停滞了几秒,随即摘下老花镜,“你还敢来?”
吾道何求
“我又没犯法,怎么不敢来?”她调皮地眨眨眼,径直来到办公桌前。“您什么时候下班啊?”
“做什么?”
“我想请您吃饭。”
“黄鼠狼给鸡拜年。”
“哪有,我只是单纯觉得我们太久没一起吃饭了而已,所以才特地过来请您吃饭。也为是我的调皮捣蛋,给您赔个不是。”
“你那哪是调皮捣蛋那么简单?”
“我知道错了,保证不会有下次。”她绕过桌子来到他身边,撒娇地扯着他的胳膊,“哎呀!你就陪人家吃个饭吧,好不好嘛!”
“行了,知道了。”他站起身轻轻捏捏她的鼻子,“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
她不禁笑了,这是多年来两人第一次这么亲昵。想起之前自己误会杜泽毅,还跟他闹情绪,心里就格外难受。如果可以,她真想把逝去的时光都补回来,多留在他身边,陪着他,让他不再孤单。
只是时间一去不复返,当他不再年轻,当她发现他两鬓斑白,才知道自己有多么任性。
晚餐时,她一直隔着桌子望着杜泽毅,看到他用起刀叉来蹩脚的样子,忍不住发笑。杜泽毅瞥了她一眼,脸上竟露出孩子般的怒气。
“我早说吃不惯这种东西。”
“就当陪我吃一次。”
“真搞不懂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吃个饭非得搞出这么大动静。”他说着索性摘掉餐巾,“我还是觉得烙饼更好吃。”
“爸,我有事儿想跟您说。”
“你又闯什么祸了,这刚消停了没两天……”
“我打算离开海城。”
杜泽毅不由一愣,许久才问,“你要去哪?”
“具体还不知道。”
今歲當開墨色花
“纯然陪着你?”
“嗯。”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
“哦。”他靠着椅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重新戴上餐巾,用布满老年斑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将面前的牛排切成小块,并递给她几块。“你多吃点,看都瘦成什么样了。”
“嗯……”她点点头,眼眶不由发酸。
“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他说着吃了一块牛肉,“其实也没那么难吃,细细品倒是有点香味,下次再带我来这里吧。”
听到他的话,她的眼泪无法抑制地夺眶而出。他慢慢放下刀叉,探着身子,用手背轻轻蹭点她的泪珠。他的手背又粗又糙,蹭在脸上感觉涩涩的。
“好好的怎么哭了。”
“对不起,爸,是我不好,不能陪在您身边……”
“孩子大了总要离开父母,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过得幸福。”
“嗯……”
回到别墅,她一直翻弄手机,顾纯然忍不住凑过来,看到她与杜泽毅一起的自拍时,竟然忍不住惊叹。
“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你们两人的自拍。”
“很惊奇吗?”
“那当然,他老人家可从来不跟人合影,哪怕对方身份再高,也没得商量。”
“我跟他说要走了,可能心里不舍才会由着我胡闹。”
“说实话,我很羡慕你,至少还有家人活在世上。”
她忍不住将他搂入怀中,“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家人,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真的?”
“嗯。”
如意幹坤袋
“那你以后不许再赶我走。”
“我才舍不得呢。”她望着他的眼睛,“你说我们该去哪儿?”
“计划都在这了。”他说着用食指指了指太阳穴,“你只要跟着我,什么都不用想。”
第二天早上,三人来到自在工作室。
站在门外,她心里七上八下,这时站在旁边的顾纯然轻拍她的肩膀,她才深吸口气推开了门。
一切终于回归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