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u8e精彩小說 探險祕聞之長生罪-第一百六十二章 回家(終章)-21m9h

探險祕聞之長生罪
小說推薦探險祕聞之長生罪
一个有着巨高穹顶的大厅映入三人的眼帘。这里整体的风格有点类似于教堂,但是并没有十字架一类的物品,穹顶侧面两两对称着开着几扇彩色琉璃的窗子,虽然有光通过窗子照进来,但却能看出这不是自然的日光。
每一扇窗户下面都有一座石膏像,雕刻着几张熟悉而陌生的欧美脸。三人对于艺术方面不太了解,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
撩個王爺麽麽噠
整个大厅是梯形的,在最窄的尽头立着一个格格不入的雕塑,要说这雕塑的奇怪之处有二。
一是这座雕像的材质,在这种英式教堂类的建筑中居然有一尊玉雕像,属实是有些离谱。二就是这座玉雕像的内容了。
末世之變種崛起
和其他的石膏像不一样,这玉雕像雕刻的是一位女子,女子拿着一个类似三叉戟的东西,头上戴着皇冠,身上裹着布料。
这是经典的西方海之女神的雕像。但是雕像上那张怎么看怎么是东方特征的脸庞看上去就如同这雕像的材质一般,十分违和了。
这雕像的背后是一扇紧闭的大门,门上雕刻着厚重的哥特风格花纹,门把手的地方被两个一直出现在遗迹各处的图腾所替代。
看来那就是龙的藏宝库了。
三人彼此看了看,心下了然,看来打开那扇门就是最终的目的。三人想着那扇门走去,还是留了个心思在那座奇怪的雕像上。
總裁獵愛:老婆要乖乖
三人不知是谁触碰到什么开关,异变陡生。整个大厅震了一下,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三人发现那两排雕像都从脖子那里裂开,脑袋碎成粉末,消散在空气中,只留着肩颈在那里孤独的矗立着。
三人停下脚步不再敢轻举妄动。
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远道而来的人,我已预料到你们为何而来,雪莲花就在藏宝库中,如果你们能解开海神像的谜题,就可将其带走。”
三人惊异的望着四周,却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的声音。
“你们一定在找我吧,我只是原来驻守在这里的龙的一口龙息化成的,为了完成使命而诞生的。”
这次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比之前近了许多,也低了许多。
低了许多?!三人聚睛往钱朗脚上一看,那坨史莱姆已经松开了钱朗的脚踝,在地上摊着。
“不会吧……”三个惊得说不出话,这玩意是龙息变的??
但是随着声音的微弱,那史莱姆也在慢慢消散,三人终于确定了那史莱姆就是刚才那个声音。
史莱姆消失后给三人留下了一把刀,钱朗捡起来发现就是之前被腐蚀的刀。
张凡和冷星云一边一个拽着因为刀失而复得而欣喜的钱朗,开始观察海神像。
“快看,这有一个没破碎的!”张凡拽着冷星云给他指。
两侧的石膏像仔细观察有一个脖子部位没有破碎的,被眼尖的张凡发现。那脖子处有一个像把手一样的东西,三人小心翼翼的扳开了把手,那海神像的脸突然间就变了,东方女性的特征不在,而是越来越有西方特征,变化完毕后外表的玉慢慢剥落,里面居然是液体,洒落了一地。
三人小心躲开液体飞溅,走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的大门中。
这么轻易吗?三人都很是迷惑,但当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这种担心在三人在琳琅满目藏宝库中找到那株千年红雪莲的时候终于被三人放下了。
可就在此时,整个大厅开始震动起来,一切都开始崩塌。
这关果然没有这么好过!
冷星云只能尽力护住手中的花,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剧痛,便陷入了混沌的黑暗中。
混沌中冷星云觉得自己仿若一叶扁舟,在虚无中漫无目的的漂泊,他在路上见到了很多他漫长生命中遇到的人,那些人或停留了一阵子,或一闪而过,但是只有他,仍然在漂泊。
他想起许多年前认识的一位好友,原本两人相约同游,在路途中那人因为一个姑娘停泊,那人带着歉意看着冷星云,冷星云却十分能理解他。
如此多好。
但冷星云却一直,一直虚浮着脚步,飘在无尽的虚空里。
商人也彪
突然一束光强行冲破了虚无,照在冷星云脸上,惹得他禁不住眯了眼睛。
“孩子,你醒啦?”一声足可以称得上和蔼的声音将冷星云从迷梦中解救出来。
刚苏醒的冷星云脑子还有点转不过来,缓了一会儿眼睛才看清面前的人,面前是个面相和蔼的中年妇人,长得和张凡有七分像。
冷星云突然想起来,这是他在张凡家中摆着的照片上看见过的一张脸,应该是张凡的母亲。
张凡……张凡!
“阿姨,张凡他……!”冷星云后知后觉的出了一身冷汗,连忙问道。
“他刚被我差遣着买食材去了,今天做个大餐!”张凡的母亲笑呵呵的按住要起身的冷星云道。
冷星云刚要说什么,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门开开又关上,拖鞋扔到地上的声音格外清晰,接着熟悉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傾世狂妃:馴服腹黑王爺 瑤華
“妈,他醒了吗?我路上遇到钱朗了,正说着要叫来一起吃个饭,就多买了些食材……”
同时,另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也响起来了。
“医生说今天差不多就能恢复过来了,可好让我们担心嘞!”
声音由远及近,张凡和钱朗一人抱着一大包食材站在卧室门口,看见冷星云已经起身,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钱朗咋咋呼呼扑过来就要给好兄弟一个拥抱,却被张凡抓住说怕碰到冷星云身上的伤口。
“我哪有那么脆弱!”冷星云也笑了,拽着俩人给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三人互相看了看,一切情义尽在不言中。
接着客厅传来张凡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飘来饭菜的香味。
“孩子们,来吃饭啦!”
张凡和钱朗早就饿得不行,听到声音一气儿跑了出去,边跑边招呼冷星云也过去。
于人世间漂泊,有个家可以停留,三生有幸。
穿上早就预备在床边的拖鞋,冷星云露出一个漫长生命中许久未露出过的温暖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