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b7i扣人心弦的小說 獨居逍遙-一百七十七 無聊的假期-ittfj

獨居逍遙
小說推薦獨居逍遙
道上的事情自然是交给道上的人去处理,方天铭是个甩手掌柜,并不想过问,但是人还是会提供给罗海宁和周海的,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能成事不是。方天铭临走之前交给了罗海宁一张电话,道:“老三,这是我的人,他们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异能社,到时候黑道大会,你找他们一同去,先震一震场子。”
“乖乖,异能社,老四,你是怎么搞到他们的,他们可是国内顶尖的异能者啊!”罗海宁笑声道。
方天铭撇着嘴道:“顶尖吗?没注意啊!”
“哈哈,有了这群人加盟,那就算不动用浮沉岛的人,也可以轻松搞定苏州的局势,看来苏州的暗夜之王,我们的当定了!来来来,先走一个吧!”周海笑道。
門 徒 牛筆
方天铭考虑了一下道:“你们还是要小心一点,别要太大意了,慕容家并不是好啃的树,再说慕容家会不会狗急跳墙还不一定呢。到时候我们要同时和几个门阀世家开战,我现在必须尽快联系浮沉岛,看看他们在苏州城的力量到底有多少,这样才能确定要怎么做!”
“好吧,谨慎小心一点总是好的!老四,我们等你消息!”罗海宁认真思考了一下道。
“嗯,那就先这样,我先回去了!”方天铭一边念念不舍的咬着肉串,一边拿着酒瓶猛灌了一口,感叹道:“沉烟醉酒,人生几何呀!”
望着方天铭张狂离去的背影,罗海宁笑了起来,和周海对视了一眼,道:“疯子,你觉得你这个妹夫怎么样?他的计划真的能够在苏州实现吗?”
周海小了一声道:“你见过有人能够徒手之间,三秒钟不到杀死四十个人的吗?”
摇了摇头,道:“没见过!”
“那个变态就可以,他的修为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不过我暗地里面曾经给他算过一挂!”周海说着拿起肉串,套着酒瓶喝了一口酒,罗海宁十分好奇道:“那卦象中怎么显示的,快说说,快说说!”
“不是我不想说,其实是卦象什么也没有显示!”周海道。
“怎么会?你们周家被称之为神算,可以算尽别人的命运,怎么可能没有显示呢?”罗海宁不信道:“也许是你功力不够吧?”
“可能是吧!”周海笑了一声,说道:“我曾经就这件事情问过我们家老爷子。”
“那周老爷子怎么说?”罗海宁的兴趣再次被提及起。一脸好奇道。
周海摇着头道:“老爷子只是告诉我三个字,算不出!”
布弈 無拘先生
“不是吧?怎么可能?周老爷子可是世界上最为接近神的存在,连他也算不出?”
周海叹息一声道:“本来我也是这么问老爷子的,老爷子无奈的说,最接近神但是毕竟不是神,所以又怎么能够算得出神的命运呢?”
“这。。。。。。。。。”周海的话直接让罗海宁惊呆了:“神??不会吧!龙白,教皇,黑暗教皇哪一个敢自称是神的,就算老三打娘胎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成神啊!”
某召喚師的少女計劃 我就是鏡子
周海摇了摇头道:“周家的卦象已经很久不出现这种情况了,这种情况武侯老祖宗曾经做过解释,其一就是学艺不精,其二,算无此人,其三,要算的这个人命格贵不可言,乃真神转世!”
“那老四属于哪一种?”=_=罗海宁问道。
“不知道!”一句回话让罗海宁彻底无语,只有淡然叹息道:“老四还真是个神秘的人!”
“也许他还真能修炼成神也说不定!”周海打趣道。
暗夜之中,方天铭专挑僻静的小道行走,走了半天终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面,默默的点上一支烟,妖艳的红色在夜空中亮起,方天铭缓缓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跟了我一路了,该出来了吧!”
千年神話
黑夜之中两道身影盘旋在墙壁上,两人都是黑色的斗篷遮住面庞,一个沙哑的声音道:“怪不得你能够让人出得起这么高的价钱,果然有非凡之处。好了,我们兄弟既然来了,你就等着去阎罗殿报到吧!”
“口气不小,你是属蛤蟆的吧!就凭你们两个吗?”方天铭冷声道。
“是又怎么样!”其中一个道,而另一个则笑了起来,道:“我们黑白杀星。怎么样,小子,死在我们手底下不冤吧。”
“黑白杀星??”方天铭好奇的笑了起来。
“小子,没空和你在这里扯闲篇,受死吧!”两道身影闪电般呼啸而来。
方天铭不住的摇了摇头,瞬间两道火焰喷涌出来,不过两三秒钟的功夫,他就已经悠闲的叼着烟卷从巷子里面走了出来,回眸含笑着望了一眼巷子中已经被烧成灰烬的两个人,淡淡中带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哼,黑白杀星!”
其实方天铭早就知道有人跟踪自己,这才飞快的离开罗海宁他们。他并不想让这两人看到自己出手时候的模样,说他隐藏实力也好,说他保持神秘感也好,只是不想让这两人看到而已。
缓缓的踏着步子,方天铭悠闲的抽着烟,望着暗夜的天空,神情说不出的迷茫。并不是因为有人杀他而迷茫,他现在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到底是不是太仁慈了,对于这些要杀自己的人,必须下狠手才行。
如今自己是一个人,以后若是有周蓉若在怎么办,难道让她冒险吗?
想着想着他的思维进入了一个死角,他下定决心要尽快铲除慕容家,要不然他的麻烦会越来越多,和慕容家同时的还有陈家那个丫头,她也是极度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也只有干掉他们,自己的生活才能够不那么麻烦。
下定决心,方天铭的步伐立刻加快了起来。奔着黑暗的尽头走了过去。
一年一度的国庆又在轰轰烈烈的军演中拉开的序幕,看着电视上走过的红红绿绿的方正,方天铭脸上露出了一个异样的笑容,心道: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多少年以前就过时了,真家伙一个没拿出来,真会装深沉。
在军队任职,方天铭对于这些高科技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有些涉猎,虽然这些东西在他看来还不如自身修为的强大重要,但是这些东西也的确能够彰显出一个国家的国力,每年拿出一些新花样来撑一撑场面也无可厚非!
妃本萌物:雪皇的狐後
此刻的方天铭并没有待在宿舍里,宿舍里是那些家伙,飞鹤那小子最近调上了一个美眉,去谈情说爱去了。淫风则是在苦思冥想自己的中秋大计,至于**则是一脸神秘,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亂世紅顏:冷王的寵妃
不过看他那一脸幸福得有些猥琐的表情,方天铭断定,也没啥好事情。
说到毛樱桃,方天铭就想起那一脸的络腮胡子,不过这段时间他似乎转性了,居然将留了好多年的胡子给剪掉了,干干净净的面孔,**除了黑一点之外,可以算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型男。
那是一种独特的阳刚之美,带着点黝黑的皮肤,真是真人不露相。刚开始的时候鹤行赢和杭赢风还不大适应,还出声询问过,这到底是那个宿舍的帅哥,不想**一出声音,吓得两人一跳,惊呼道:“**,你整容了!”
毛樱桃根本就不理会两人,径直朝着镜子走了过去,自恋道:“我本来就是个帅哥,好不好!”
想想方天铭就想笑,不过这幅尊容的毛樱桃到是有那么一份独特的魅力。
沿着街道走着,方天铭忽然看到一家玉器店,店面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玉雕屏风,屏风上刻着浮沉两个大字,对于这两个字,方天铭再熟悉不过了。浮沉岛旗下所有企业里面都会或大或小的出现这两个字,表示他们是浮沉岛的企业。
仙門棄 鴻蒙
大步走了进去,这家店面虽然不大,但是装修的却是很到位,很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气质在里面,所有的摆件都是玉器,散发出一种温婉无暇的气质。所有的玉器下面都铺着一层白色羊毛,雍容华贵透着典雅。
在店里面过往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大多却是上层人物,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和配饰就能看出些端倪。
店里面的人见方天铭进来之后率先在浮沉两个字边上楞了很久,这才上前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方天铭望了一眼,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并非一般的服务员,而是一身西装革履,应该是这家店面的经理或者高层管理。方天铭不动声色的摸着手边的斩风两个字,道:“很华美,这块玉应该是昆仑玉吧!”
“先生慧眼如斯,这正是昆仑玉!”
方天铭感受着手中的温润,笑着问道:“那这块玉什么价格?”
那人勉强笑了一声,道:“对不起先生,这块玉只是展示品,不出售的!”
曾許諾
“哦?这么好的玉,不出售可惜了!”方天铭面上有些惋惜道。
“先生,我们这边还有更多的美玉,您可以任意挑选,我们这边还有和田玉,独山玉,白玉,都有,大小方寸都可以选择!先生您请看这一款。。。。。。。。”
说着,他将方天铭带到了边上,拿出一方中型的独山玉雕刻出来,是一座八仙过海,虽然不大,但是却很是传神,八仙各显神通,看上去表现的淋漓精致,最重要的这方独山玉居然是纯白色的,透露着晶莹光泽,很是显眼。
“先生,这方玉,你感觉如何,虽然不似和田玉和昆仑玉那样价值连城,但是却也很有收藏意义,放在家里一定会增色不少。”
方天铭看了一眼,抚摸了一下,掌中带着点点湿润的感觉,点头道:“颜色不错,质地也很好,手感也不错,而且杂质很少,确实是一块好玉。只是不知道这价格。。。。。。。。”
“三十万!”
“哦?”方天铭好奇的哦了一声,道:“不贵,不贵!”
顿时,陪在方天铭身边的人眼神从开始的兴奋到失落了起来,淡淡声道:“先生既然喜欢,那我就给先生打包了!”
方天铭摇了摇手道:“不急,不急,我还要再看一会!”
那人也不再打扰,自动走开了。方天铭细细的观察过他的神情,神情中从热情到平常,这有些怪异。一般来说买家看中东西,那应该是很高兴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神色,这让方天铭怀疑此人应该是浮沉岛中的人。
我就是賣豬肉的
但是在他的身上,方天铭却感觉不出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这也是方天铭没有贸然将自己身上的玉佩拿出来的缘故。
这间店面不大,却是令郎满目的各种玉器。有好有坏,让人目不暇接,方天铭花了很长很长时间才看了遍,不过他一边看依旧是一边观察那个人的神色,见他神色不变的站在柜台内,方天铭也没去打扰。
很快方天铭再次来到了御风两个字的边上,一点一点的触及着这块玉石。那人本来并没有什么动作,见方天铭再次盯着浮沉这块玉石,又一次走上前来,笑道:“先生,这件是非卖品,还请见谅!”
方天铭笑道:“我知道,浮沉浮沉,能浮沉者是为逍遥!”
那人一听,浑身一震,眼中发光道:“原来先生也是识货之人,不知道可有兴趣到里面一坐!”
方天铭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这边也有一方玉石,还请您鉴定一下!”
“哦?那还请您拿出来!”
方天铭伸手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方玉石,青翠无比,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浮沉两个篆体大字,玉佩的下面两道红樱,背面雕刻着一副山水,玉佩虽小,但是雕刻工艺却十分高超,整块玉佩当中似乎还有水在流动,浑然天成之中散发出一股超凡脱俗。
见到玉佩,那人刚准备行礼,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声音清脆,甜美,却是甜而不腻道:“君子如玉,此玉乃是玉中上品,不知道这位先生能不能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