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xjh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的人生是開掛了嗎 愛下-第一百七十五章 希望與絕望-l1su4

我的人生是開掛了嗎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是開掛了嗎
听到蒙的提醒,姜涛向前面看去。
这时姜涛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有一间草屋,屋顶上正有袅袅炊烟升起。
蒙让姜涛先在外面等一等,他自己先进去沟通一下。
当蒙过去以后姜涛又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不远处居然有一块菜地,地里种有番茄、辣椒、白菜、甚至还有韭菜等常见的各种蔬菜,看到这一幕让姜涛觉得仿佛是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僵屍王異界遊
此时此刻姜涛有些吃惊,很明显,相对于蒙他们,这个人的生活似乎要接近现代一点。
仙塵
姜涛向前走了几步,在靠近草屋不远的地方还看到了几盆鲜花,还有几只芦花鸡也在草丛里悠闲地刨着虫子吃,很明显这些家禽也是这个茅草屋的主人养的。
就在这时,蒙脸色难看地从草屋从来,姜涛急忙过去,问:“怎么样?”
蒙愧疚地说:“涛,要不我们再想其它办法吧,他说帮不了你,也不想见你!”
听到蒙这么说,姜涛也失望起来,本来还以为来到这里起码能找到自己离开岛的办法,没想到居然白跑一趟。
姜涛与蒙正打算离开,突然看到草屋那边有动静,两人又转过头,姜涛看到草屋的窗户上伸出来一块木板,上面写了两个字“過來”,虽然是繁体字,但是姜涛还是认得出来。
姜涛高兴地说:“走,我们进去!”
“不行的,刚才人家明确说了不见你的!”蒙急忙阻止说。
姜涛:“你放心吧,这会他要见我了!”
蒙还是很担心,不过看到姜涛很有把握的样子,还是跟着过去了。
姜涛推开门,看到草屋里虽然简陋,但是整洁,房里灶台、床、座椅等一应俱全,甚至还看到几本翻得毛边的书放在桌子上面。
宋風
这时姜涛看到一个六七十岁的慈祥老人坐在椅子上面,同样留着长发,不同的是他不像蒙他们那样将头发披着,而是在后脑勺上面束起来,显得精神些。
而且此人穿着也与蒙他们不同,居然是一身洗得已经发白的中山装。
看到这幅形象,姜涛觉得这个人就像是一个从旧社会穿越而来的人,然后居住在了紫雾谷,于是在心里很快给他取了一个雅号——紫雾怪人。
这时蒙有些尴尬地说:“那个……不好意思……”
紫雾怪人没有理会蒙,而是歪着脑袋看着姜涛,和蔼地说:“你能认识这两个字,说明你真的是从外面世界来的!”
姜涛点点头,说:“对,大爷,您能帮助我吗?”
紫雾怪人:“也许吧……你先给我讲讲你是怎么来到岛上的!”
于是,姜涛把自己在川城的时候被人下药迷倒然后带上火车,后来又换在船上,最后遇到风暴等经过详细讲述了一遍。
紫雾怪人听完后叹了口气,说:“孩子,难为你了,不过既然来到了这岛上,想要离开就不容易了!”
姜涛紧张地说:“那……您也不知道怎么离开吗?”
紫雾怪人闭上了眼睛,思考了一会儿才说:“可能你只有去殷城了,在哪里或许你有机会离开飘渺岛!”
“殷城?那里是商族人的地方呀!”姜涛与蒙异口同声地说。
紫雾怪人:“不错,在商族,每二十年都会举行一次‘留生’仪式,就是把在这二十年当中出生的孩子中选出十人,然后造一艘大船,让他们驾船离开,如果他们能够幸运活下来并完成任务,那他们就可以返回缥缈岛,并且会被封为‘智王’,不过,送出的人中活下来的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还没有到外面的世界就葬身大海!”
“这不是杀人吗?”姜涛请不自己地说了一句。
紫雾怪人看了姜涛一眼,说:“是呀,这就是杀人,据我所知,除了在八十年前产生一位‘智王’以后,再没有人返回过……”
姜涛:“你是说我混在船上离开?”
大爷点点头,说:“是的,虽然说是九死一生,但这是你要离开缥缈岛的唯一希望!不过现在算来,距离下一次的‘留生’还有两年,这期间你估计要待在岛上了!”
姜涛:“何必等两年,我可以直接买一艘船自己雇人把我带出去的!”
紫雾怪人急忙摇头,说:“孩子你想简单了,你以为这个岛是个普通的岛?你要知道,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地图,上面都是没有这个岛的,换句话说,在外面世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缥缈岛这个地方的!”
姜涛:“怎么会这样?现在的人类就连南极北极都勘测过了,为什么能没有发现这个岛呢?”
紅官印 大話正點
紫雾怪人:“这是因为缥缈岛四周,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一直在阻止这岛上的人与外面世界的人有联系的,船只只要是到达这个海域,平静的海面上就会风暴雨、惊涛骇浪、不见天日,最终沉入海底,那个时候,有的只是黑暗、闪电、冰冷,而且不光是船,即使飞机都是没有办法飞进来的!”
听到紫雾怪人这么说,姜涛马上想到了传说中的百慕大三角,难道现在自己正是在哪里?
姜涛绝望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情况,那么自己可能还得在岛上生活字码两年,然后等到商族人的留生即使,按照紫雾先生说的混上船,而且到时候即使自己能够顺利上船,但是能不能平安厉害还是个未知数。
两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等到两年以后,外面的世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姜涛瘫坐在了椅子上面。
过意一会儿,紫雾怪人又说:“你也不要多想,既来之则安之,岛上生活其实未尝不好,当然,是去是留最后还得你自己决定!”
紫雾怪人说完,让姜涛他们先坐,然后自己去做饭。
当香喷喷的番茄炒蛋摆在桌子上的时候,姜涛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急忙问:“大爷,你到过外面的世界?”
紫雾怪人惊讶地看着姜涛,犹豫了一下,说:“我没有,不过我父亲去过!”
姜涛:“那我猜您也是商族的人,您对于外面世界的知识也是您父亲教您的,您的父亲就是上一届的智王吧?”
紫雾怪人点点头,说:“差不多,我确实是商族的人,不过我父亲虽然成功返回了缥缈岛,但是在外面其实并没有完成留生的任务,所以没有成为智王,只做了几年慧客,后来还由于反对商帝的暴政,我们家还被满门抄斩,我是侥幸活下来的!”
姜涛明白了,大爷之所以居住在紫雾谷,是在死里逃生以后,才在这里隐居的,所以大爷才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
姜涛与蒙一起在草屋吃过了饭,然后又听大爷将了一些关于商族的事情后才在地上打了个地铺入睡。
虽然是睡在地上,但是这一觉睡得很香,早上姜涛是被公鸡打鸣的声吵醒的,当姜涛与蒙爬起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紫雾怪人,而是看到地上用树枝写了一行字,蒙看到后问姜涛:“这画的是什么?”
姜涛看了一下,只见写到:“两位小友早上好,我们相遇也算是有缘,这房子就送你们了,至于我,我打算去走走,在走到生命的尽头之前,我打算把缥缈岛再看一遍!”
姜涛把地上的字念了出来,蒙听完后愧疚地叹了一口气。
姜涛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其实紫雾怪人之所以离开,主要责任在于自己。
虽然草屋的主人离开了,但是里面的物资姜涛他们并不打算搬走,只是煮了几个清水鸡蛋再带上几个黄面饼后就离开了。
一路又是翻山越岭,其中艰辛不再细表,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终于回到了青石寨。
进入寨子后,姜涛很快觉得有些不对劲,发现今天寨子里出奇地寂静,好像没有一丝生机。
姜涛看蒙,发现蒙也一脸紧张,又走了一段,突然两人同时看到墙角下躺着一个全身是血的人,蒙和姜涛急忙冲了过去,看到那人居然是青石寨的寨主景,此时早已经断气多时。
蒙的脸色苍白,突然转身向着自己家跑去,姜涛也紧紧跟着,在路上,姜涛他们看还看到了好几句尸体,有的全身是血,好像是生前受过残酷的折磨,也有的是在胸口或者是脖子上面一道刀痕,应该是一刀毙命。
軍妻 無所不有
在路过一个烧焦的柴堆的时候,姜涛看到了灰烬里还有一大一小两具尸体,大的紧紧地抱着小的,小的应该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居然会这么残忍,姜涛心里不断地呐喊着。
姜涛与蒙一起跑回了家里,发现院子里一片狼藉,还有一具尸体躺在了院子的正中间,正是莲婶。
蒙急忙冲了过去,一把抱起了莲婶,但是此时莲婶也早就没有了气息,身体冰凉,姜涛看到,莲婶的伤口是在胸口,应该是被长毛或者是利剑之类的武器直接穿胸而过致死的。
看到眼前的惨景,姜涛也是心如刀绞,突然,想起了珍还没有看到,珍是不是也遇害了呢?
姜涛急忙准备进屋找找,这时候蒙也意识到孩子自己的妹妹也是生死未卜,于是也进来,屋里虽然被翻得一片狼藉,但是两人找了一圈后什么都没有发现。
穿越之箭選皇妃好遜色 一路平凡
两人又回到院子,蒙仰天大喊:“娘!珍,到底是谁害了你们?”
正在这时,旁边的草堆里传出一丝微弱的哭泣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