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d9x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討論-第224章 大人物來了展示-7o94k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于是魏宁带着他的保镖一行几个人连忙摆了摆手,灰溜溜的就逃跑了。
本来杜文莉还想着自己这件事情应该也算结束了,于是就想趁着他们几个人逃跑的时候,自己也 跟着一起走,可是没想到他还没有走几步呢,就被陈长寿直接给点名叫住了。
“杜文莉,好像咱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啊!你这么直接走有点不太合乎情理呀!留下来咱们再聊聊天吧。把有些话给说清楚了。”陈长寿虽然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的,但是稍微对他有一点了解的人都能听出这一份语气以外的死死冷意。
武道丹尊 暗魔師
本来还想活着溜溜逃跑的杜文莉这会儿被陈长寿给现场抓包了,还有一些生气的想要直接手叉腰争辩一番,可是一抬头看见陈长寿的眼睛还盯着自己呢,于是首先在气势上就弱了下来,有一些结巴的说道:“额,你要干什么呀?还单独叫我留下来。不是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吗?叫我有什么用?难道你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吗?”杜文莉虽然现在被叫走了,但是还是壮着胆子。把自己说的有多委屈一样。
陈长寿对于他此时的表现不屑一顾,但是想了想还是把接下来的话给说清楚:“呵,你还真的是高看你自己了。叫你留下来只不过是想把话和你说清楚了。以后少自作多情,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心里有一点数,如果只是想凭着自己长得那个样子,还想出来作妖,那你这如意算盘课就打错了。希望你不要再让我遇到你下一次这样了。否则我一定会直接动手的。虽然以前说过打女生的男生并不好,但是那也有前提条件呢。对于你这种人打与不打,都是一样的情况。今天我之所以不动手,也是因为你只是一个女子,但是如果你下一次再对我女朋友有任何不敬的话,我一定会动手的。”
妃令難為,冥王的小俏妻 莉莉薇
陈长寿这些冰冷的话听在杜文莉的耳中,简直是刺耳万分,所以一听到陈长寿把这些话说完以后,用一颗哀怨的眼神看了陈长寿一眼,立马便向外面冲了出去,一边往酒店外面跑还一边哭泣。
陈长寿听到他哭泣以后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对站在自己身旁的袁雨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到这边的这一出闹剧已经差不多了,陈长寿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转了个身,对自己旁边的五星级酒店的老板郑鸿飞说着道歉的话:“鸿飞哥,真的是抱歉了。今天这件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了。没想到居然在你的酒店这边闹出了这么一出笑剧,鸿飞哥希望你不要在意呀!”
搶了八祖宗
郑鸿飞对陈长寿摆了摆手,其实也有一些抱歉的说道:“今天这件事情就是我管教不力了。还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就生气了。”
陈长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多大的影响。
郑鸿飞虽然已经听到了陈长寿的抱歉,但是就是在自己今天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的。毕竟自己今天已经成兄道弟的一个人,却被自己酒店里边的大堂经理在那胡来喝去,总觉得心里还是有一些不爽。
大賢者成長日記 暗黑芒果
于是转身走到了大堂经理白语的面前,指着他说:“你以为你当上大堂经理以后就可以为非作歹吗?你知道吗?你今天在那里骂的可是我郑鸿飞的兄弟,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还是我给你的权利太大了,让你一个小小的大堂经理居然敢对我的兄弟如此不敬,甚至你身为一个大堂经理,居然对顾客造成了不利的影响。这是你的工作业绩吗?我真的没想到你的工作业绩这么厉害呀!”
白语知道自己今天提到了铁板上,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得到了陈长寿的原谅的话,自己今天也就算是暂时性的得到了安稳。
死神之地獄歸來 小豬兒(輝)
“陈长寿先生,求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我今天要是当时不赶你的话,宁少真的会打死我的。真的,求求你了,陈长寿爷爷……”白语直接扑到了陈长寿的脚边,抱住了陈长寿的大腿,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请求陈长寿的原谅。
本来陈长寿就觉得,其实无所谓。毕竟大堂经理只是在那前面呵斥了几句,前面的话他其实也挺为难的。一方面是有权有势的少爷公子,另一面却是一个家境普通的年轻人。如果自己站在他的角度上面考虑问题的话,可能自己也会做出和他相同的选择。所以这件事情发生以后,陈长寿并没有多加为难他,刚刚也只是让他道歉了,就把这件事情给过去了。
陈长寿对郑鸿飞说道:“哥,就当是卖我一个面子吧。他作为一个大堂经理也挺不容易的。毕竟两个人的实力关系明显的摆着。这个也比较麻烦。所以呀,你就不要再怪罪他的。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你看这样可以吗?”陈长寿看到一个大男人居然能够跪下来向自己请求原谅,陈长寿也觉得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重新改变。
郑鸿飞有一些无奈的说道:“你啊你。我本来是想借这个机会让你好好收拾一下刚才欺负你的人呢,可是你这倒好,直接还给人家台阶下了。算了算了。我也不说了。既然你都已经决定放过他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还有你呀,你怎么都不想想呀?上一次你不是去我们郑家家族里面治病了吗?郑家主不是还给了你一张卡吗?那一张卡可是在我们这边整个所有的企业你都是超级VIP呀,根本就不用在大厅坐,你就直接去贵宾厅了。”郑鸿飞有一点可笑的说道。
陈长寿自己也不知道那张卡的作用居然这么大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因为那张卡自从给了自己以后,自己就放在钱包里面,从来没有拿出来过呢,这是上一次听到郑家主说道这张卡的作用挺多的,自己却一直并没有去发掘这张卡的作用。今天听到郑鸿飞说了这句话之后自己才知道。
郑鸿飞对周围看了看,于是吩咐让白语带着剩下的服务员把大厅收拾好,并且给他听的这一群顾客全部赔礼道歉,送上一些小礼物,随后转过身对陈长寿客气的说着“走吧,我直接带你去贵宾厅吧。毕竟那里本来就有属于你的位置呢。更何况咱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自然也是需要一个好的环境去聊聊天说说话,增进一下感情呢。你说对吧?弟妹?”
我的老婆很傾城
郑鸿飞这简单的一声弟妹立马就让袁雨萱有一些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本来就在刚刚的时候,陈长寿直接让他们说给我女朋友道歉的时候,袁雨萱心就像小鹿乱撞一样砰砰砰砰的跳,谁知道现在居然又被郑鸿飞把这一句话又给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