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m9y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屍人 起點-323 超長大結局+後記分享-28aip

屍人
小說推薦屍人
示天台坐落于一块凸出的悬崖之上,平整光滑的地面不知为何种矿石铺成,仿佛一个硕大的广场,隐隐光华流转其中,不知是周围冥火的反光,还是其本身生成。
当十八判官令与阎王令一同插入天台的两处凹槽时,地面中的隐隐流光仿佛加入了催化剂似的以,十分明显地朝着崖边的示天台涌去,无数光华纠缠一块,仿佛无数条冒着绿光的蛇类缠卷而前。一时间,整个示天台为绿光充斥,即便是黑白无常之流的强大鬼类,也不禁为这刺眼光辉所遮目。
旋即绿光直冲天宇,划破漆黑的地府空际,其上竟是不见尽头,猛地一下绿光爆散,发出一声雷鸣般的轰鸣,爆开的绿光聚而不散,翻滚变幻,有若云海。渐渐地青绿云海之中化出一张巨大无比的脸面来,无形的压力使下边鬼类魂躯明显矮了几分,除了天帝,谁人还能有此天威!
阎罗、小阎、黑白无常、十八判官以及赶阎罗之流几乎在同一时刻,下意识地顺着压力跪倒,“参见天帝!”至于其他地位稍低的鬼类,却是进不来示天台的。
天帝俯视着下方渺小的鬼类,一个响鼻打下,霎时间惊雷震耳,狂风大作,几个功力稍浅的判官竟是抵不住纷纷向后跌去,“阎罗,何事竟要示天?”
阎罗还没开口,赶阎罗就磕头哭喊道:“天帝,您一定要为秦妃娘娘主持公道啊!”
“放肆!”突来的声音有如重锤般狠狠打在赶阎罗胸口,一口鬼血就从他口中“哇”地吐了出来,天空中那个声音继续道:“天帝没问你,哪里有你插嘴的份!”
又見昔日重來
震惊,无与伦比的震惊!赶阎罗在地府也是仅次于阎罗的顶级高手了,眼下竟然不及对方一声呵斥之威,到底天界还有多少个变态的神级存在?一时间,不少官员倒没注意赶阎罗刚才所语,不过还是有部分官员注意到了,不是要向天帝禀告忠烈堂的事么?怎么扯到秦妃娘娘身上去了?尤其是黑白无常以及老一辈几个知情判官,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姓罗的到底想说什么!
云海中又化出一只绿手,朝身后微抬示意了一下,天帝道:“让他说。”天空中那个恐怖的声音便应令消失了。从始到终,示天台上所有鬼类就只看到天帝一张巨脸,根本就没见到其他任何的神影。
赶阎罗磕头谢恩后,一脸悲伤道:“禀天帝,两百四十四年前,阎王娶亲,普天同庆。秦妃娘娘爱于出猎,阎王赐予一列王妃亲卫队保护娘娘安全,小的罗剑便是其中之一。一日山中偶遇冥龙,险战三日三夜,我等终于不辱王命,护得娘娘周全,屠毙冥龙,同时我等也因为吸得龙息,实力大进。不想四十年后一场妖劫席卷地府,娘娘带领我们一举擒杀万载妖王,王妃亲卫队从此威震天下,娘娘更得万民爱戴。可不幸就在这里发生了,阎王担心娘娘功高盖主,威胁到他的王位,竟然带人将亲卫队一朝绞杀,连娘娘也不得幸免……”说到这里,语音悲怆,鬼泪凄下。
黑无常首先沉不住气,怒极暴吼:“放你娘个狗屁!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噗!”同刚才赶阎罗插嘴一样,他话刚出口,天空中一声呵斥就如锤袭到:“放肆!天帝面前岂由你口中不净!”
重生豪門:心機姣娘 念念
赶阎罗瞧也没瞧喷血的黑无常一眼,继续说道:“之后他阎罗竟是厚颜无耻地告之天下,说娘娘和亲卫队遭遇妖类的狠狠报复……哈,哈,他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想到当日我和几个兄弟因为有点私事没有归队,而让我们逃过了一劫。寻到娘娘的遗留的一缕神识后,我好恨,我要为娘娘,为所有的兄弟报仇,我找过小阎公主,要跟小阎公主说娘娘的事,想让她继承娘娘的遗愿,继续带领我们亲卫队,却被阎罗发现了,我不敌之下挨了他一掌,装疯卖傻下才逃得性命……”
他说到这里,天帝的目光投向了小阎,似在询问她是否真有此事,小阎脸色确也惊疑不定,其中不乏痛苦之色。她不相信阎王爸爸是赶阎罗所说的那种人,可是各种事实却让她害怕。赶阎罗很久以前的确找过自己,像他说的一样说什么要自己重新带领亲卫队什么的,自己回去后把这事跟阎王爸爸说了,结果第二天赶阎罗就莫名其妙的疯了,看来这真是阎王爸爸下的手不假。而自己曾经也没少问过阎王爸爸关于妈妈的事,阎王爸爸却总是避而言他,直到一年之前跟钟馗相处的时候,钟馗不小心说漏嘴时说起过妈妈,自己马上就回去问了阎王爸爸,阎王爸爸更是大发雷霆……她打心底地不相信阎王爸爸会是那种卑鄙小人,可是情形又让她害怕,害怕妈妈真是给爸爸杀死的。
“混蛋,你在说谎,你在说谎!”黑无常已经给声波击趴,可无尽的愤怒使他还是忍不住为阎王叫冤。的确,阎罗与黑白无常他们,绝对不只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尽管阎罗很多时候爱摆排场爱摆架子,但他对下属绝对是真心的好,不然他也不会将神器“阴阳弓”赐予黑白无常。
想当年,阎王一心治理地府,把地府整得条不紊,地府上上下下一团和睦,包括赶阎罗、锁魂五鬼在内,所有人不是亲兄弟一样?
可是没想到的是,阎王花在地府上的心思太多了,竟疏忽了王妃。一开始时秦妃娘娘并没觉得怎样,连赶阎罗等兄弟也都没觉得怎样,赶阎罗等亲卫更开玩笑地要帮娘娘“夺回阎王”,于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就在暗中酝酿了。没人知道后来玩笑到底有没有变味,反正在旁人的眼里,地府确实是出现了异常,到得最后,那神秘组织更只差没最后一步篡位了。
其时阴间百姓不知,但地府内部当真是人心惶惶,后来那个神秘组织,即王妃亲卫队,向钟馗伸出了招揽之手,可能当时组织真有点变味了,刚开始时并没跟说起“夺回阎王”的初衷,结果可想而知,钟馗又岂是轻易能够收买的?组织却不罢休,三番四次找上钟馗,钟馗误以为他们是来灭口的,于是,杀戮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想来也是,从古到今,一次足以改朝换代的政变,收买不成,还能留下活口?钟馗的误会也是正常的,其实即使他不大开杀戒,这场暴乱也总会发生的,只是导火线引燃的迟早问题。
杀掉组织一批人,钟馗便由种种线索找到了秦妃娘娘那,果然,一切都是娘娘在幕后主持!本来他是不想理会地府的事,不过这组织既主动惹到了他的头上,他也决计不会忍气吞声的,当下他便将事情告之了阎王。种种事实与钟馗所说相符,不由阎王不信了,盛怒之下他带领一队人马就在钟馗指引下找到了神秘组织的巢穴,在那里亲眼看到了娘娘带着她的亲卫队,他当时可谓是给怒火冲昏了头,第一道指令——格杀勿论!想那王妃亲卫队暗地里干点事情还难以让人提防,可是明刀明枪地跟阎王对干,哪里是对手?而且还是在完全不备之下,不亡才是怪事。
当阎王怒火稍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一掌已经收不住了,在娘娘临死之前他才明白了娘娘的心意,要是以前自己能多关心一下王妃,要是以前自己能多陪一下王妃,要是以前自己能……他明白一切都已经晚了,是自己害死了王妃,是自己害死了这么多兄弟,这么多的好兄弟都是为了自己夫妇,可是如今都落得魂飞魄散……
不过当时黑白无常以及幸存的几个判官都清楚,即使秦妃娘娘自始至终都没变心,但那种情况下,她的亲卫队中难免有人变了性质,其中的确有不少人想要篡位。可是阎王已经听不进去了,王妃已经冤死在自己手里,他不能再让王妃承受骂名了,王妃至今还受万民爱戴……于是,一场暗流来得突然,也去得突然,普通的官员都不知道当时那场暗流怎么无缘无故地出现,又怎么无缘无故地消失,仿佛一切只是一场闹剧。
只是从那以后,王妃亲卫队彻底消失了,普通官员间传言正如赶阎罗上面所说,王妃亲卫队擒杀万载妖王,而遭遇了妖类的报复袭击……
赶阎罗对天帝所言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确让外人难知其实况,便以天帝之能,也还得细细揣度他每一句话,仍在听他道,“两百年了,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这机会,阎罗他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竟然炼化了忠烈堂内的历代忠烈的元魂,给我当场抓个正着,小的这才有机会上示天台来进见天帝,天帝您一定要为娘娘,为小的死去的兄弟们,为地府历代忠烈们主持公道啊!”
黑无常此时倒是没了声音,不是骂够了,而是在此之前连受音波打击,现在已经昏过去了。
小阎与白无常及几个知情判官不同,她听完反松了一口气。她最怕的就是赶阎罗之前讲的全部都是真的,可是听到最后,她知道了,赶阎罗说的分明就是假话!阎王爸爸和大胡子钟馗炼化忠烈们的元魂根本就是为了救嫣兰,而他赶阎罗却说阎王爸爸是为增强自己的力量,一切根本就是他乱说来冤枉阎王爸爸的!
好在天帝并没听信赶阎罗的片面之词,尽管听到忠烈堂里的元魂被炼化之后,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但他还是沉声问道:“阎罗,他说的可是真的?”
阎罗此时早已陷入了对王妃的深深自责,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既然在两百年前自己就选择了抛弃真相,现在自己就更不能让王妃背上骂名,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来承担吧……
“三弟,弟妹,你们现在应该都上去了吧,上去了好,永远不要下来了,结拜那天我说过,有难我当,大哥只能在这里为你们作最后的祝福了……”
阎罗知道,如果说明了忠烈元魂是为嫣兰炼化了,那么,嫣兰在天帝天威下,是决计见不到明日的太阳的,而焦傲为了嫣兰而跟天帝抗衡,同样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万念俱灰下,他对赶阎罗已经提不起恨意了,赶阎罗或许是个野心家,但他的确也对王妃忠心不二,甚至,有些忠心地过头了,因此,在自己本来就要来向天帝请罪的情况下,他还不忘为王妃之死,而捅自己一刀。
“是的,罗剑说的不错,两百年前的罪魁祸首是我,今天忠烈堂的罪魁祸首也是我。天帝,您降罪吧!”
大酆都 言午三壽
“阎王爷……”白无常以及几个判官虽然对忠烈堂的真相不明,但对于两百年前那场暗流还是清楚的,知道他是为了秦妃娘娘的名声自愿而承担罪名,不禁眼中含泪,“您这又何苦呢?”
“阎王爸爸……”小阎则明白父亲是不想焦傲、嫣兰他们受到地府的通缉以及遭受天帝的惩治,也红了眼眶。
天帝当然看得出白无常等人眼中的真情流露,他自己也不相信阎罗是那种卑鄙小人,不然当初天界那么多神官,他也不会单派阎罗下来当此重任。不过此时连阎罗他自己都承认了,天帝也确实没有办法袒护他,神力暗作,示天台可视范围内立即电闪雷鸣,浩大的力量压得云海愈低,似乎随时可能由空坠落,压毁下边一切。
就在一道闪电劈向阎罗之时,一声暴喝迎雷响起:“住手!”
没人敢胆硬抗天威,来人并没傻得用身体去抵抗那道闪电,只是在一瞬之间推开了阎罗。
“什么人竟胆妨碍天帝刑罚!”天空中那恐怖的喝声传下,来人受音波冲击,蹬蹬蹬连退三步,倒不至于像黑无常那样被音波震得吐血。
紧接着,几个小鬼差冲了进来,在示天台外为结界所限,他们并未能看到天帝,此时看到天帝如此强大的存在,吓得脚一软就跪了下来,看看阎王,再抬头看看天帝,不知该向谁禀报,胡乱地磕着头,“禀各位大人,他们三个太厉害了,硬闯进来,小的们抵挡不住,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大人……”
天空中那个恐怖的声音竟不能伤着焦傲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正气得不轻,当即冲这几个鬼差大吼一声:“滚!”狂风席卷,几个鬼差立时被击飞出去,至于是死是活又或者伤到什么程度,结界之内却是看不着外面情况了。
“三弟,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来人正是焦傲,嫣兰、钟馗三个,阎王最怕他就是忠烈元魂都被炼化在了嫣兰体内的事被天帝知道,见他们回来哪会不知他们想的什么,不禁大是着急。
小阎则跟阎罗不同,她反扑到了焦傲怀里,“骄傲哥哥,你终于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多跟她亲人密切相关的大事,即便是魔鬼,在看到天雷劈向父亲的刹那,也不免心力交瘁了。
焦傲安慰地轻抚着嫣兰的秀发,看着阎罗道:“大哥,我们离去后就总觉得心里不安,后来听到雷声,这地府下边的哪里来的雷声,于是我们知道出事了,便赶了回来。”
“嗐,你们这又是何必呢!”阎罗悲伤地摇头。
無良帝少:獨寵替嫁妻
“阎罗!这人竟是你兄弟?!”天空中那恐怖的声音重重地冷哼一声,“哼!你还有没有把天帝放在眼里!竟敢躲避天帝的刑罚!”
嫣兰如今得到地府历代忠烈的元魂,力量大增,刚才从外面直打进来,竟没碰到一个一合之将,对自己自己可是充满信心,完全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玉齿一咬就要开骂,幸亏被焦傲及时拉住。焦傲脑子里已经融汇了圣气的博大智慧,哪会看不出天帝的无比强大,就是自己和钟馗、阎罗三个联手,都不一定是他对手,跟他硬抗,那不是找死?
他踏前一步,仰天冲天帝道:“天帝!忠烈堂里的元魂是我炼化的,跟我大哥无关,你要罚就罚我一个人!”由于结界的缘故,除了天帝初现时的惊雷,他们在外并未听到里面发生的事,他只道天帝降罪阎罗是因为忠烈堂的事,却不想其中还包括了两百年的一件事情。
天空中那恐怖声音又是一声冷哼,“好小子!原来这其中还有你的一手!哼,你和阎罗两个,一个都少不了!”
焦傲不知其中缘由,听到这话也不禁气了,“天帝!有道是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本来就跟我大哥无关,你岂可冤枉好人!”
天空中那恐怖声音似乎还想再说,天帝却抬手止住了,“小兄弟,你说我冤枉好人,可你又知道你大哥到底犯了什么事?就算你能承当一件罪名去,可是还有一件你又承当得了?”
“还有一件?”焦傲心下犯疑了,向小阎投出了询问的眼神。
小阎眼中一黯,还是将刚从赶阎罗口中听到的事说了一到。
“我呸!”钟馗一听完狠狠地吐了口痰。
对于钟馗这样的下界至强,天空中那恐怖的声音还是知道的,“钟馗!你敢在天帝面前吐……”
钟馗才不理会他,没听到般瞪向阎罗,“你个黑心饺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耍英雄!”
其他方面,阎罗还可以与他重归旧好,可是在这件事上,阎罗怎么也不能释然,当年要不是他来给的烂情报,自己也不会误杀王妃。一听他开口,便怒道:“你给我住口!”
白无常和老一辈的几个判官看向钟馗的眼中却尽是热切。赶阎罗则刚好相反,要是让天帝知道自己欺骗了他,自己还活得成么?
阎罗对阎罗不屑地冷笑一下,左手指向黑白无常等人,“黑心饺子,你以为我像他们一样,你说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啊?哼,我可不是你的下属,我想说就说,你管得着!当年的事没几个人比我更清楚,秦秀珠……哼,也许你说得对,她是为了你,她自己是没什么野心,可她为了你一个人,至多少人性命于不顾?!她害死了多少人?!那一段时间她给地府造成多大损失……”
他一路话大声说来,犹如根根利刺刺在阎罗、小阎、赶阎罗三人心中。前者忍不住再次跪倒在地,眼中垂泪;中者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父母之间的事情,心中绞痛;后者,冷汗浃背,最后再忍受不了天帝阴毒的目光,拔腿欲逃,可第一步还没落实,一道天雷当头劈下,赶阎罗一代鬼才灰飞烟灭。
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着阎罗,天帝心里可谓翻江倒海:“为了一个女人的名声,竟然连命都不要了!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窝囊废派你下来管理地府!哼,想来忠烈堂的事也是你撑英雄要替人承担了!”天眼冒出一阵蓝光,在阎罗、小阎、焦傲、嫣兰、钟馗四人之间一顿扫视,看得清楚,历代忠烈的元魂果然是在嫣兰那小女娃体内,当即冲焦傲道:“小子,你说忠烈堂里的元魂是你所炼化,如果你现在指出真凶还来得及,不然你就等着跟那姓罗的一样……”云海边缘顿时又是电蛇游走,第二道霹雳马上就要劈下。
嫣兰急得要哭,就要抢上去说明元魂其实是被自己吸收了,旁边钟馗却忽然拉住了她,一股奇力透入,嫣兰只觉浑身酸软,再开不了口。
阎罗在此时站了起来,“天帝!您别听我三弟乱说,他根本就没有炼魂的本事,忠烈们的元魂都是我一个人炼化的,请您降罪吧!”
焦傲急道:“大哥,这事跟你无关,你还有小阎要照顾,别跟我争了!”
阎罗道:“你别跟我争了才是!你以后日子还长着,这事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与你无关,你退下去!”
……
眼看两人争过来争过去,天帝心中的火种已经完全燃烧了,“你们都把我天眼当什么了!哼,你们一个个都给我胡扯,元魂根本就都不在你们身上!”一道有如实质的目光便如利剑一般射在嫣兰身上,嫣兰痛叫着就捂着肚子跪了下去。
焦傲急忙张开双臂挡到了嫣兰前面,“天帝!你要伤害嫣兰就先杀了我!哼,忠烈堂里的那些所谓的忠烈早都没散失了意识永不超生,供在那里半点用处都没有,能够救人一命何乐而不为?!当时嫣兰受了重伤,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天帝你明察!”
“哼!你的意思还是我老顽固不成!”天帝冷目如电,周边无数闪电迅速聚集,一道闪电越来越粗,越来越强,“我就看你这个僵尸是不是真的能够金刚不坏,有什么本事竟敢跟本尊大呼小叫!”
焦傲挡在嫣兰面前仍不退让,却叫得更加大声:“天帝,我们夫妻俩只欠你一条罪名,你这一击若是要了我的命,你便再也不能为难嫣兰!这里所有的人都能作证,你不能仗着力量恃强凌弱!”
天帝怒极反笑,“好,好个恃强凌弱!你们既是夫妻,我杀你一个,另一个还不是一样痛不欲生!”话音一落,天空中蓄积已久的那道粗大闪电竖直划破百米长空,由焦傲头顶将他完全吞噬!
“不——放开我,放开我——呜呜……骄傲,骄傲……”嫣兰哭吼着要向电光那具焦黑的尸体扑去,却被钟馗紧紧拉住。
而另一边,哭喊的小阎也被阎罗含泪拉着。
其他的,包括白无常在内的好几人也都红了眼眶,唯有天空中响彻着天帝畅快的大笑,也不知多了多久,笑声渐弱,终于,在最后一点绿云消失天际之时,笑声平息。
極品上仙
“骄傲,骄傲……”钟馗这才放开了嫣兰,任由嫣兰扑向了那具焦黑的尸体。几乎同时,小阎也挣脱了阎罗的手,扑了过去,丝毫不顾焦傲身上残留的电流,拼命地推着他,“骄傲哥哥,你醒醒啊,骄傲哥哥!”
“钟馗!现在你还笑得出!”阎罗看着钟馗竟然抿嘴偷笑起来,无名怒火不由而生。
钟馗却笑得更大声了,夸张处,更捧着肚子笑弯了腰,右手却拿出了一颗碧绿而外冒金光的珠子,“别忘了,我可是‘以魂炼体’而生,只要有骄傲的魂魄,那具肉体根本就只是具空壳而已。锁魂珠里的魂魄不比忠烈堂少,骄傲的意识早在闪电劈下之前就注入到了这里头,哈哈,用不了六十年,骄傲又可由锁魂珠重生,至于那两个要空壳而不要我骄傲老弟灵魂的,由她去好了,本大神去也!哈哈哈哈……”一边说着,雷鸣般的笑声就早已远去。
妻子的秘密:冷總裁的復仇嬌妻 喬麥
嫣兰和小阎回过神来,又惊又喜又急,在后疾追,“死大胡子,把锁魂珠给我——”
(全书完)
后记:
呃。。。实在不好意思了,这本书实在没激情没动力了,大纲本来都写好了,结果后来还是改了后面的大纲。
本来大纲与修改后的大纲分歧是在马至道那开始的,本来犬王在那应该是借假死而彻底逃过阎罗和钟馗的追杀,然后改头换面以另一个身份继续呆在犬族,只是当时的犬王已成了犬哮。
而焦傲这最后一次下地府应该还要等六年。在他连同蝠王一块击毙马至道之后,心灰意懒,结果听钟馗开导,终于选择隐世。当时他已得到圣气的智慧,然后又经钟馗一番教导,对修炼的突破是毫无疑问的。于是乎,钟馗以魂炼体,他便以体炼魂,终于在六年之后创出尸魂,而后与阿哑再度出山。
出山时已是六年过去了,外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重要的一项是马博士的试验没能完成,能量泄露造成了,无边的辐射使所有僵尸都出现了变异,除了力量上比不上直接试验的阿哑,其他所有僵尸都能如人一般自如活动了。而焦傲、阿哑出山后,就碰了一伙人化的僵尸混混。一个号称尸皇的小僵尸混混的偶像便是当年的破除第九浩劫的僵尸焦傲,当然,在这里他要先一次有眼不识泰山,然后在与一群妖精争地盘的时候得焦傲帮了一把,才知道眼前两个“不吭声的僵尸”的厉害。接着小尸皇一直纠缠着焦傲要拜他为师,(这个我作过投票,问焦傲以后收徒弟是收老的还是收小的。呃,我失言了,结果全文都没这一幕)最后焦傲虽然没有明言收他为徒,可还是让他跟着自己了啦。
然后他去了一次河畔酒家,(呃,我前面也有说过河畔酒家到后面有桥梁作用,结果又没出现,我太无耻了~~)结果在河畔酒家和马万财他们相遇了,虽然焦傲破了第九浩劫,道界已经不再与他为敌,可是心结终究难以解开。而且,当年尸王和焦傲分散后,一直找道界麻烦,道界跟困仙谷也是难分难解,结果焦傲当然不得已又跟道界干上了。
至于灭世,灭世为的是蝠王,而蝠王早离开了焦傲,灭世倒是没理由再跟焦傲拼死拼活的了。
最后,呃,在作品相关里有说明,河畔酒家老板发生车祸,经典桥段哈!呃,然后焦傲跟阎王关系可是结拜兄弟关系,于是下地府想帮曾姐还魂,那时正逢小阎250岁成年大庆。也在那时,赶阎罗来找阎罗麻烦哈。然后本来是阎罗帮焦傲的,成了焦傲帮阎罗……
最后,由于种种原因,焦傲还是要“挂”在地府,不过当时他已经完成了“以体炼魂”,没有躯体小意思,于是乎金蝉脱壳。比修改大纲后的狠毒点,要喝孟婆汤,不过最后他凭着强悍无不的力量,强行封印了对嫣兰的记忆,只让孟婆汤洗去其他的记忆,当看到嫣兰的时候,或许可以……
呃,原本打算写续集,于是留点铺垫在结尾,让他由僵尸驸马转变成地府的鬼驸马,不过后来想想,反正续集看点也不会是失忆这种老掉牙的桥段,孟婆汤不喝也罢。于是乎,额狠心地压缩压缩再压缩了后面的大纲。。。我罪过。。。